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366、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366、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44  |  更新时间:

366、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厉伟蓉对着迪欣然嘶吼着,“迪欣然,你以为我就是要一条活命吗?如果那样我何苦做这么多事!我堂堂的厉家大小姐,结果就被沈佳华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是沈佳华毁了我一辈子!也害死了我的孩子!那场大火害我失去的所有!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安然的活着,看着她生下的贱种,生儿育女!我要让她痛苦!比我更痛苦上百倍!”

“厉伟蓉!你报复了一辈子,你可曾释怀过?!你真的得到了你想要的快乐了吗?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如果,你当初肯放下这段仇恨,你这一生根本不会这样狼狈。”

“迪欣然!我还用不着你来教训!我一辈子运筹帷幄就是要报仇,我,啊!乔安,你干什么!”

乔安趁着厉伟蓉激动地和迪欣然说话的时候,猛然推开了厉伟蓉对着孩子的枪,她抱着孩子站在平台边上,手一伸将孩子扔了下去。

下面的南宫墨早就准备好了,他一跃将孩子稳稳的抱在怀里。

厉伟蓉气疯了,她的苦心计划又白费了,她的枪瞬时指向了崖下的南宫懿,她怎么能让他们父子团聚。

乔安察觉到她的动作,推开厉伟蓉,这一枪厉伟蓉打偏了。

“乔安,你敢背叛我!你去死吧!”厉伟蓉的枪口指向乔安。

一声枪响,厉伟蓉倒在了地上。

罗大卫冲了过来,“乔安!”

“大卫!”乔安幸福的抱住了罗大卫。

“宝贝,怎么样我着攀岩可没白练吧!”他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还真亏了罗大卫平时有攀岩的爱好,这个崖壁虽然陡一些,但是上面都是嶙峋的石头尖,对他这个攀岩高手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他看见厉伟蓉出现在崖壁中间的平台上就给南宫墨打了个手势,自己从侧面攀了上去。

而南宫墨趁着厉伟蓉和迪欣然说话,分散了对他的注意力的时候,就示意乔安把孩子扔下来,崖壁很陡,这样扔下来不会挂到孩子,而不算太高的崖壁也让他有接住孩子的信心。

果然,南宫墨稳稳地接住了那个柔软的身体,而罗大卫是时的阻止了厉伟蓉对乔安的伤害。

皆大欢喜的结局。

“爸爸,你真棒!”南宫懿的两只小手搂着南宫墨的脖子用崇拜的小眼神看着他心里的男神。原来他以为干爹是最棒的,可是干爹还没从这么高的地方接住过他。南宫墨的形象在他的小世界里迅速高大起来。

一声爸爸快把南宫墨的眼泪叫掉了,这还是南宫懿第一次叫他爸爸。他忽然发现爸爸这个词,是即老公之后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名词,也最让人动容。

“儿子,你,你再叫一遍。”他的声音都发着颤,心脏都激动的跳不到拍子上了。

“爸爸。”南宫懿利落的叫了一声,不太明白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眸里浸着泪光。

“爸爸,你为要什么哭?”

南宫墨吸了下鼻子,怎么在儿子面前这么怂。

“内个,爸爸不是要哭,爸爸是激动的。告诉爸爸,你刚才掉下来的时候害怕吗?”

“不害怕!妈妈说过,爸爸会保护我和妈妈,是让我们平安的神!”

南宫墨,你完了!儿子都没哭,你哭!就这一句话,让他的眼泪彻底不受控的流了出来。

他有些难为情的侧过脸不敢让儿子看见他的眼泪。眼泪可不是男人的标志。儿子都把他当神了,他哪能哭啊!

迪欣然看出他的尴尬,从他怀里抱过儿子。

“宝贝,你吓死妈妈了!”她的头埋在儿子的怀里,他软软的身体,是她全世界。

“妈妈,爸爸为什么哭?”南宫懿同学还在执着这个问题。

他哪知道,当这四年的思念化作这一刻相聚的时候,男人封存在心底的情愫像决堤的洪水涌了出来,失控在所难免。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宝贝就像你扎了手指痛了就会哭。”

她用最简单的方式给南宫懿做了一个比喻,让他明白男人也会哭的道理。

崖下一家人团聚。崖上,幸福的两个人忘乎了所以。罗大卫狂吻着他的女人,当他看见厉伟蓉用枪指着乔安的时候,那一刻他的心都停跳了。他更加明白了这个女人对他的重要性,她可以说就是他心跳的理由。

“我们回去就登记结婚!”他的字从两个人纠缠的唇角逸出。他不能在等了,一定要立刻马上把这个女人贴上他的标签。

“好。”乔安之一刻也想马上嫁给他,如果刚才她真的死了,那么她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嫁给他,给他生儿育女。

她睁开眼睛,看着她眼前的男人,怎么看也看不够。想着能这样看他一辈子幸福就满溢了出来。

不过,她的笑弯了的眼睛,蓦然睁到了最大,“小心!”

乔安一个转身将罗大卫和自己调换了位置。

一声枪响,“乔安!”罗大卫疯了似的吼出声。

他掏出自己的枪,修罗般的指向了厉伟蓉,他真的后悔刚才怎么没查看一下,厉伟蓉是不是真的死了!

“去死!”他痛吼着!

“我死了,迪欣然就永远别想见到她的亲生母亲了!”

她的话让所有人震惊!

“迪欣然,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吗?”厉伟蓉一边说着一边艰难的爬起来。“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是谁!”

“大卫,乔安流了好多的血,你快带她去找莫子辰!厉伟蓉交给我!”南宫墨知道现在厉伟蓉还不能死,不知道母亲是谁一直是迪欣然的遗憾。如果要让厉伟蓉死,那也要把这件事弄清楚了再让她死!

罗大卫抱起乔安从石壁里面走出来,再没什么比女人的生命更重要的,他也相信南宫墨不会放过厉伟蓉!

他从里面把石壁打开,南宫墨带着人冲进去带走了厉伟蓉。

莫子辰的医院里。

罗大卫一直在手术室外转悠。

“大卫,你坐下等,手术一时还完不了!”迪欣然劝着他。

罗大卫坐下,又顷刻站起,他根本就坐不下吗!他的一颗心都是乔安,他都不敢想如果没有她,他要怎么活!两个人好不容易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明明上一瞬,她还说马上和他结婚呢,怎么转瞬她就要和他死别,这样的打击,他受不了!

“大卫,这个是厉伟蓉的手机,里面有乔安的东西。交给乔安吧!”迪欣然心细的发现了厉伟蓉手机上的东西,她想厉伟蓉要威胁乔安,一定会把这个东西随身带着才保险,果然让她发现了。当然,当她看见那些照片也完全理解了乔安。

罗大卫紧紧攥着这个手机,他知道迪欣然说的是什么,就是这些东西,才让乔安如此的痛苦,一直被厉伟蓉威胁着。

乔安,你一定要挺过来,她再没有能威胁你的东西了!从此你再不用怕她,你的噩梦结束了!

南宫墨带着人守着厉伟蓉的手术室,她的伤也不轻,可以说差点她也没命了。等她出来,他就算撬也要把她的嘴撬开,把迪欣然妈妈的事问清楚。

南宫懿同学坐在老八的腿上,两只小手抱着啃自己手里的苹果,远看近看都像一只可爱的仓鼠。

“老八叔叔,你一会儿就要回家吗?”

“是,我的伤做了手术,没事了,你爸爸让人给我买了机票,还给了我一笔钱,我可以回家看我儿子了。谢谢你少爷!”

“为什么你叫我少爷?”南宫懿对于这个称呼很陌生。

“我的命是你们父子两个给的,我此生都会效忠你们的,你爸爸是我的主人,你是我少爷。其实我的真名叫瑞克。少爷以后叫我瑞克就行了。”

“我觉得还是瑞克比老八好听。”南宫懿提出自己的意见。

瑞克苦笑了一下,在那样的亡命路上,谁能用自己的真名,都是用这样的编号。

“少爷,我该走了。”瑞克看看来的人向他招手示意他走。

南宫懿跳到地上,伸出小手,大人般的和他握手告别,“瑞克叔叔,一路顺风!”

瑞克握住那绵软的小手,“谢谢!再见!”

南宫懿背着小手看着送瑞克的车消失在视线里,才去找自己的妈妈。

“麻麻,乔安怎么还不出来?”他在迪欣然的怀里撒娇。

“应该快了吧!”都这么久了,迪欣然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罗大卫更是连站都站不住了,只差没闯进手术室里了。

蓦然手术室的灯息了,里面的医生走了出来,“谁是家属?!”

“我,我,我!”罗大卫拽住医生就问,“我老婆怎么样了?!”

医生被吓了一跳,这是要绑架他吗,他掰着罗大卫攥着他手臂的手,“这位家属,你别紧张,你老婆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要送她到重症监护室里去。一切正常的话,就没事了!”

罗大卫可算活了过来,“谢谢,谢谢哈!”

他看着乔安被推出来,跳了过去,“乔安,乔安!”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书友素锦流年作品《重生之妃倾天下》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