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346、卫生间里的痴缠

346、卫生间里的痴缠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

原来冷妍还是希望迪欣然能够等到南宫墨,可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她不知道迪欣然怎么想,反正她是认定那个人一定死了。而爱得蒙对这对母子真心的好,冷妍觉得如果南宫墨真的不在了,那么爱得蒙的确是迪欣然最好的选择。

迪欣然轻扯了一下唇,“暂时不会有这个想法。”

“那爱得蒙呢?他也不想吗?欣然,你们天天在一起,其实也不过就差那一张纸。不如就给他吧!你这个样子对爱得蒙也不公平。”

可是他们差的何止是一张纸,即使他们天天住在一个屋檐下,可他们也都恪守着朋友的本分,从来没有越过朋友的这条界线。

“我知道对他很不公平,但是,先这样吧,让我再想想。”

无奈的一声叹,她的心,真的很难再去接受一段感情,当初她默许传出她和爱得蒙的绯闻,无非是刺激那个人。可是看来,她真的是失去他了,如果连那个绯闻他都不在意,也就是说,他真的放下了她这个人。

但她明明知道,她明明恨,可还是放不下她的心,她的心每每想到他都会揪痛,很痛很痛。

冷氏80周年庆的这天,冷家把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请来了。场面热闹非凡。连前来报道的媒体都在冷氏的门外布阵般的严阵以待。

迪欣然和爱得蒙早早就到了,她是冷妍的朋友,这样的场面,她要帮冷妍调停。

人太多了,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事,要不是迪欣然在,冷妍真要忙不过来了。这些事总不能让她那接待客人的大哥来做吧!

好在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客人也都到齐了。当然,里面唯独却了那个诺曼公爵。好多客人和媒体都是冲着这个神秘的诺曼公爵来的。他的缺席引起不少人的骚动。

典礼的时间到了,大家失落的心,被疾驰而来的豪车吸引了。人们的目光瞬时在那车上锁定,脚步也都向门口倾去。

媒体的镜头更是不敢错过这样的机会,还没等人下车呢,镁光灯就闪成了一片,只怕会落下什么镜头。

车门打开一个高的的身影走了下来,他的脸把所有人的眸光吸引住了,因为,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铜制的面具。

他的身姿挺拔,每走一步都尽显贵族的风范,他如王般的走进来,深邃的眸子高傲的俯瞰四周的人,仿佛在检阅他的子民。

人群不约而同的向两边撤下,给他让出一条路。诺曼公爵走进宴会厅。

冷漠迎上去,“bonjour,bienvenue。”(你好,欢迎光临)

诺曼公爵和冷漠握手,“merci,beaucoupdebonheur!”(谢谢,万事大吉!)

他的语调带着浓重的法国贵族口音,像是从深渊的宫廷传来,光听这个声音,都觉得他无比的高贵。

所有人都期待着宴会的时候,能和诺曼公爵说上一句话。

可迪欣然的脸色却微微发白。

“你的脸色不好,不舒服吗?”爱得蒙看着有些失神的迪欣然问到。

“噢,没有,我没事!”迪欣然强扯了一下唇,喝了一口手里的酒,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的眸光没有一刻不打在诺曼公爵的身上,仿佛要把他看穿。他的身影太像了,可是他的手和脖子又太白了。他的手可以完全用惨白来描述,白得没有任何血色,就像是从来没见过阳光。

南宫墨是古铜色的皮肤,不会这么白。迪欣然的思维完全混乱了。她知道自己想得太多,可是她就是不受控的拿两个人比较。甚至想走近了听他的声音。

宴会的时候,诺曼公爵被安排在一个单间里,由冷漠亲自陪着。

迪欣然悄悄跟了过去,她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谈话声,两个人全程都是用法语在说话。迪欣然不懂法语,他们说的什么,她根本听不懂!她就这样靠在门上听着他的声音,分辨着每一个音符。

正当她郁郁的觉得自己像疯子似的竟然把他和南宫墨联系到一起的时候。诺曼公爵接到了一个电话,很显然电话里的人说的是英语,因为他是用英语回答的。

迪欣然已经抬起要走的腿,瞬时落下,她疯了般把耳朵紧紧贴在门上,那个声音,每一个音符都像一把锤头敲击着她的心。她的唇颤着,她相信她不会听错,即使所有的人都听不出来,但是她一定会听出来,他们在美国的时候,都会用到英语,那个声音她怎么可能忘。

她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她仰着头紧眨了几下眼睛,才把眼睛里的水泽眨净。她无力的靠在门上,手里的酒杯差点掉落在地。

诺曼公爵走出单间,他高贵的眸光没有半丝施舍给这个站在门外的女人身上。径直的往卫生间走去。

迪欣然看着他的背影,追了过来。<oyou!”(诺曼公爵欢迎你)

诺曼公爵停下脚步,看着挡在他眼前的女人,礼貌的伸出手,“thankyou.”

迪欣然伸出她的手,在碰触到他手的那一刹时,她的手指颤抖了一下。她的眼凝着他铜质的面具,一瞬不瞬,眼眸里泛着点点水泽,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波光。

诺曼公爵轻握了她的手一下,便毫不迟疑的松开,没有半点的眷恋。

迪欣然顺手把酒杯放到了窗台上,看着他走进卫生间的那一刻,蓦然冲了过去。她知道自己很荒唐,可是她就是要确定,他到底是不是。

他身边的保镖还没反应过来,诺曼公爵被她从后面撞进卫生间。保镖立刻冲进来。

可迪欣然就用这个间隙,双臂勾住他的脖子,送上她的唇。他的面具冰冷贴在她的脸上,他的唇柔软的被她吸附。她吮着他的唇,手扣住他的头,逼他低头,把两个人贴得更紧。

保镖上来就要拉走迪欣然,可男人手一挥,他们恭敬的退下不敢在打扰这对痴缠的人。

四片红唇再也分不开了,男人不受控的用长臂搂紧她的腰,她的背,简直要把她嵌进他的体内,他的唇也在不甘寂寞,迅速掌控了主导地位。狂热的吻,像是下一分钟就是世界末日一般。

两个人的身体密不可分,互相都想把对方溺毙在自己的怀里。暧昧的水渍声从他们纠结不开的唇角逸出。激烈的吻似乎还不能满足彼此的渴望,女人的唇齿啃咬着对方,换来对方更疯狂的吻。

两个人不像是吻,更像是用生命在索取对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外面的保镖提醒里面的人,“公爵,有人朝这边过来了!”

诺曼公爵这才渐渐松开了他怀里的人。他分开两个人缠绕的唇,嘴角噙着一丝讥笑,“ch.”(我有老婆,你要勾我吗?贱人。)

他阔步走到洗手台,捧水洗自己的嘴。毫无刚才的半点温情。

迪欣然完全没从刚才的激情中回过神来,猛然就听见了他的话。她的身形一抖,她只是想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南宫墨。却忘了他已经有老婆了!

她的泪噙在眼里,她的唇被她自己咬得生疼。她跌跌撞撞逃一般的冲出卫生间。他早已不属于她。

爱得蒙满处找迪欣然,猛然在走廊里看见这个失魂落魄的女人。

“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他抓着她的双肩,急切的问,怎么才一会儿不见她就失魂到这个样子。

迪欣然身体再也撑不住了,她无力的扎进爱得蒙的怀里,手紧按在自己的心口上,她的心好疼,像是被人用刀子生剜一样的疼。疼到她无法呼吸。

“带我走,求你!”她艰难的说出。只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在所有人面前崩溃。

“好,我带你走!”爱得蒙不敢让她自己走了,打横的将她抱起,在所有人的诧异的目光中,带她离开了冷氏的宴会。

在他们身后,诺曼公爵高大的身姿挺拔的看着这一幕,全身笼着彻骨的寒意,面具后面的眸光森冷到了极致。

“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吗?”爱得蒙看着女人惨白的脸,悄无声息的躺在卧室里,仿佛像是没了气息的叶子。

女人没有回答,就这样躺着,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天花板,似乎她的思维完全被抽离了。

“那你休想吧,有事叫我!”这个样子的她,肯定不会告诉他什么,爱得蒙只能让她先休息。

转天,让爱得蒙意外的是,迪欣然好像没事人一样,带着南宫懿去上幼儿园,去公司。虽然她一个字都没有和爱得蒙说,但是恢复了的她,总算是让爱得蒙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迪欣然,你昨天怎么走了,你没看见那个诺曼公爵有多帅,他搂着我跳舞的时候,我感觉我都要爱上他了,你说他长得什么样?他为什么要带着面具?”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