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343、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343、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

每次,南宫墨看到她们母子的时候,都是他们来医院的时候,那个时候,莫子辰会故意带他们去贵宾病房,因为那里有摄像头,可以让另一个人解解相思。

南宫墨盼望着见到他们,可以又怕见到他们,因为来这里的原因,只能是他们生病了。他怎么舍得让他们生病!

他看着爱得蒙抱着他的孩子,照顾着他的女人,他嫉妒得发疯,做这些事的人明明该是他!

他看着凑到了屏幕的跟前,可是摸着屏幕上冰冷的影像,他多想亲手摸摸他的孩子,他还一次都没摸过他。

他看着迪欣然睡着了,拄着手杖悄悄溜出那个暗楼。因为他一直住在医院里根本不会出去,他除了身上穿的病号服没有任何的衣服,他只好披了条毯子去。到了病房,他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虽然病房里的温度并不低,可这么睡很容易感冒!

他把自己的毯子披在她的身上。又走近孩子,仔细的看着他的小脸,他的唇勾出了两年不曾有过的弧度。这个女人,到底怀着孩子的时候有多想他,孩子几乎就是他的翻版。他的手摸摸孩子的小脸,一股热血从他的心口涌出传到他的四肢百骸。

这种感觉很其妙,很美,很感动,他的鼻子瞬时就酸,竟然有想哭的冲动。女人好像是被他惊扰到了,她动了动身子。南宫墨怕被她看见,没敢多呆,踉跄着走出病房,在病房的门关上的一刹那,他贪婪的又看了他们一眼,可女人却惊呼出‘老公’。

他吓得关上了门,长长的走廊,他的腿还没好只怕他还没走掉女人就出来了。他急中生智的躲进对面的病房。

莫子辰去暗搂看他的时候,就发现他不见了,当然他也看见屏幕上那个在迪欣然病房的男人。他带着护士冲回去,正看见南宫墨躲进病房。他和护士也跟了进去。

南宫墨不知道迪欣然到底有没有看清楚他,他让莫子辰把他藏在衣橱里。好在是藏在衣橱里了,不然真的就被她发现了。

莫子辰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他还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南宫墨的心情他多少能理解,至少他看着爱得蒙和迪欣然在一起,他都不舒服,至少,他看见孩子高烧他也心疼的慌,他都这个样子,更何况南宫墨。

“先忍着吧!至少离开你,他们不会有生命危险!”

南宫墨痛苦的合了一下眼睛,“事情调查的到底怎么样了?”

“有些眉目了,但是还需要时间去找。放心吧,我们都会极尽全力的,只要忍过这一时,你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

南宫墨点点头,“送我回去吧!以后不会在这么莽撞了!”

莫子辰让小护士看看外面没有人,扶着南宫墨走回暗楼。

转天一早爱得蒙带着早餐来看迪欣然。南宫懿的精神也好了很多,孩子就是这点好,只要一有精神就跟个没事人似的玩。再没什么比这个更让迪欣然安心的了。只要孩子能好好的,她就能活过来了。

他们在医院呆了四天,第五天就出院回家了。尽管某人严重的不舍得,可为了孩子的健康他还是祈祷希望不要在医院见到他们。

后来,迪欣然听了莫子辰的话,不再阻止南宫懿到户外做运动,不光是爱得蒙,她也会陪着孩子在外面跑跳的锻炼他的身体。

孩子的身体真的好了起来,现在基本上不会再感冒了。

转眼又是桂花飘香的时候了,孩子已经两岁半了。迪欣然带着他到花园里玩,顺便修剪一下花木。

朱丽叶的玫瑰花开得很灿烂,勿忘我蓝色的小花开遍了整个花园。迪欣然坐在秋千上,金黄的太阳透过高大的桂花树洒下一片斑驳的柔光。

一双小手在她的后面使劲推着她,稚嫩的童声响起,“妈妈,我是不是长大了?你看我的力气多大了!”

迪欣然笑弯了唇,“是,我的南宫懿长大了!你是妈妈的小男子汉!”

南宫懿不怎么喜欢坐秋千,但却很热衷于推迪欣然。就像那个男人一样。每每这个时候,迪欣然的眼中都难掩的透着无尽的思念。

她略带哀伤的眼神,让南宫懿的小脸皱了起来,“妈妈,是我推得不够高,你不高兴了吗?”

迪欣然回过神来,一个甜甜的笑送给自己的儿子,在他的额头上猛亲了一口,“才不是呢,你推的很高了,妈妈很高兴。妈妈要去收拾花了,你自己玩好不好?”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收拾花!”南宫懿的小手拉着迪欣然的手,牵着她走进那片花丛。

迪欣然拔着那些夹在花里的野草,修建着玫瑰的枝叶,就是对勿忘我,她从来不会毁掉一颗,即便他们已经长出了本该在的地方,甚至蔓延到了石阶的缝隙里,她都舍不得拔一棵。

南宫懿和跟着她拔野草,不过很快小家伙就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妈妈,我发现宝石了!”

他的小手从地上捡起一颗红色的石头递给迪欣然。

迪欣然接过来,“这个不是宝石,是玻璃石子。”

下家伙并没有因为东西价值的改变而沮丧,相反兴奋的在花丛里搜索着他的战利品,“妈妈,你看,好多的石子!他们好漂亮。”这就是孩子的单纯,他们看问题的角度永远都是这样的简单和干净。

不一会儿迪欣然的手上就有小小的一把。

“妈妈为什么我们家会有这个?这些好看的石子是从哪来的?”

迪欣然的心猛然一突,略顿了一下,“这些都是我和你爸爸从玻璃海滩捡来的。”

“玻璃海滩?!”小家伙张大了嘴。他的小脑袋已经不够用的去想想一整个沙滩都是玻璃石子的样子。

“是,玻璃海滩。”她的轻声又说了一遍,脑子中回想起他们那个时候的情景,她记得那个时候,男人亲口和她说,将来要带着他们的宝宝一起来玩。现在孩子就在她的身边,而那个男人呢?

“妈妈,能让爸爸再带我去一次吗?”南宫懿歪着小脑袋问,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迪欣然唇颤了一下,“好,等他回来,我们就去!”

南宫懿似乎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可是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迪欣然狠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这问题就像是插着她心里的刀子,不停着割着她的心。每想一次都是窒息般的疼,快三年了,还没有找到他。

她重喘了一口气,对着儿子勾了下唇角,“会回来的!”

他答应她的事都会做到,他当初答应她,他一定会回来找她的。那么他一定会,她就是这般执拗的相信,也因为这份相信,才让她撑到了今天。

南宫懿似乎没再纠结这个问题,因为每次的答案都是这个,他已经无感了。他的小手摘下一朵勿忘我,把勿忘我插在了迪欣然的发鬓上。

迪欣然凝着眼前的这张小脸,似乎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从前那个人也是这样,没事就折下一朵勿忘我带在她的发鬓上!不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人,却做着同样的事!

她的眼泪瞬时倾泻而出,她双臂紧抱着自己面前这个娇小是身躯。她呜咽的哭着,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南宫懿的小手拍着她的背,也许是父子,就连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也如出一辙。

“妈妈不哭,爸爸找不到,你还有我呢!我已经是小男子汉了,我的肩膀给你靠!”他的小嘴说着大人的话。

因为每次他追问妈妈爸爸在哪,妈妈都会说,爸爸迷路了还没找到。每次他问凝神的妈妈,在想什么,她都会说,她在想爸爸。为什么想爸爸?他不明白。妈妈解释说,她累了,好想他,想靠在他的肩膀上。

思念最是磨人和辛苦,她真的想得好累!

不管南宫懿能不能听懂妈妈的话,有一点成了他的认知,妈妈累了要靠在爸爸的肩膀上休息。

所以他每次妈妈说想爸爸的时候,他都会说,自己已经长大,可以把肩膀借给妈妈靠了!

迪欣然终于破涕为笑,是的,她还有他们的儿子,他生命的延续,他们爱情的结晶。

“好,妈妈以后靠着南宫懿的肩膀!”她抹净自己脸上的泪。

“饿了没有,我们先进去吃点心好不好?”她起身轻声问着南宫懿。

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对面路上的一个身影定住了她的目光。那个人步履有些蹒跚,虽然早已是夏天,可他还穿着一件风衣,甚至还带了帽子。

为什么这个身影,这个身影会和他的这么想象,即使那个人的脸因为他立起的风衣领子和宽大的墨镜,她根本就看不见。

“南宫懿,你先进屋吃点心,妈妈一会儿再进去。”

“好的。”妈妈的点心真的很吸引南宫懿,他迈着他的两条小腿,走进别墅。

迪欣然的眼睛一瞬不瞬的凝着那身影,她中邪般抬步跑出院子,直直奔向那个身影。

“等一下,请等一下!”她喊着。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