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342、偷见宝宝

342、偷见宝宝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

儿科的医生给南宫懿用酒精擦身体降温,温度太高了,退烧药已经打了,但是还没这么快起效。可孩子的温度一定要马上降下来不然孩子就有危险了。

南宫懿感觉到身体的温度和酒精强烈的冲突,不舒服的哭了出来。

迪欣然心疼的拉着他的小手,“宝宝坚强,再忍一下,一会儿不发烧就好受了!”

南宫懿听见妈妈的声音,紧紧攥着迪欣然的手,一丝不能分开。

“高烧多少度?”莫子辰进来就问,只有到了高烧才会用这样的退烧方式。

“42.5度。病毒性感冒了。必须输液了,给他开了药,一会儿擦完就让护士给他输液。”

莫子辰拿过血液的化验单,看了一下,病毒性的感冒不好好,而且高烧也是反复发作的。

看着医生给南宫懿擦完酒精,他对迪欣然说:“跟我来,我给你们安排一间病房。孩子要在这住几天。”

“好。”迪欣然答应着。她的手刚抱起孩子,爱德华就从她怀里把孩子抱了过去,跟着莫子辰走。

莫子辰带他们来到一间贵宾单间的病房。

护士细心地给南宫懿输上液。

莫子辰的手摸摸孩子的额头,可以判断出他的温度还是高烧。

南宫懿的小手紧紧拉住迪欣然的手指,看他蹙眉的样子,迪欣然就知道他很难受。

爱德华更是自责,“欣然,对不起,我不该带他到雪地里玩!”

如果他不带着南宫懿这么疯玩,肯定孩子就不会发烧了。

“不是,是我没照顾好他,洗完澡,我看着他睡着,就没给他吹头发。应该是这个引起的,我记得他睡的时候头发是潮的!”

两个人都检讨着自己的错误。

莫子辰看看孩子又看向他们,“如果说错,还真是迪欣然的错!玩一场雪,没吹干头发,就可以引起高烧,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吗?孩子太缺乏锻炼了!迪欣然,我知道你紧张他,可是孩子每天一定要有适当的户外锻炼,才能身体健康。不然就会像现在一样,外面玩一会儿就生病!”

“可是,可是,我怕……”她怕他有什么意外,这个是她唯一的念想,她只怕南宫懿再有什么闪失。

“只有锻炼才能提高身体的素质。他是要长大的,难道你要一辈子把他托在手心里?”

莫子辰知道迪欣然的心思,可是孩子不是这么养的,这样养早晚这孩子就该体弱多病了!

迪欣然紧咬着自己的唇,头略低下,她知道自己错了。

“孩子的液大概要书三个小时,你们都歇歇吧。”莫子辰说完,走出病房。

低低的一声叹息,他知道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很不容易。他回望了一下病房的门。不知道,等所有事情真正的都了结了,这个女人身边站的人,还是南宫墨吗?

有时过度的保护也是一种伤害,向迪欣然对南宫懿,向南宫墨对迪欣然。

迪欣然让爱得蒙到沙发上休息,自己就坐在南宫懿的身边,一瞬不瞬的凝着他。因为小孩子手上的血管太细,输液的时候要扎额头上的血管,可南宫懿现在睡着,迪欣然怕他翻身会碰到。只能就这样盯着他。

转天,孩子刚降下的体温又升了起来,接着又是输液。体温反反复复的地,迪欣然和爱得蒙忙了一天。

晚上,爱得蒙离开医院去了自己的酒吧。他昨天就没在,今天他必须去一趟,要知道他的酒吧不光是买酒,还要在那里谈他的生意。他的手下已经给他打过电话,告诉他今天会来客人。

迪欣然望着孩子的小脸,那几乎一样的面容,让把她一直隐忍的思念都勾了出来。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个时候,她多想他能在她的身边!

已经折腾两天的她,身体严重的超负荷了,她坐在椅子上,趴在南宫懿的身边就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她似乎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很想叫他,她觉得好累,好想依偎在他的怀里,告诉他,她有多想他!可她似梦魇一般怎么也醒不过来,她拼命的想叫出声,可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嗓子。

“老公!”她终于喊了出来,人也跟着清醒了。可是空空荡荡的病房哪里又他的身影。迪欣然的手滑过额头插进自己的头发,用手撑着自己的头。又是一场梦。

什么东西从她身上滑落,迪欣然回头一看,是一条毯子,可是她刚才坐在这的时候明明没有披什么毯子。

她抓起毯子一股味道窜进她的鼻息,那是一种药的味道,气味并不浓烈,可就在这气味里,却绞着她熟悉的味道。

她怔了一秒,打开门冲出病房。这里是贵宾的住院区,本来这里的人就不多,冷冷清清的走廊上一眼望到了头,根本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呆呆的站在哪,手里紧紧攥着那条毯子。

莫子辰从旁边的病房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小护士。

“你怎么出来了,孩子的液输完了吗?”

莫子辰的话终于把迪欣然的魂叫了回来。

她咄咄的逼看向莫子辰,琉璃般的眸子眸光凌厉,“莫子辰,一直没找到南宫墨吗?!”

莫子辰轻咳一声,不敢错开他的眼,只怕她起疑,“迪欣然,你不是都知道吗?孩子怎么样了,我进去看看孩子!”他赶快岔过话题,绕过迪欣然就想往病房里走。

“我的毯子是谁给我盖的?!”

爱得蒙走了,房间里就他们母子,这毯子从哪来的?!

“哦,这个啊,是我刚才查房时给你盖上的。”小护士轻声说,脸上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有些泛白。

迪欣然没有理她,她的眼眸盯着那扇他们刚走出来的门。下一瞬,趁他们不注意就奔了过去。

“迪欣然!”莫子辰惊叫了一声,紧追过去,要拉住她。可是女人却在他拉到的那一刻,打开了病房的门。

空旷的房间没有她的预期。

莫子辰偷着松了一口气。

“这房间里没病人,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一瞬的消沉后,她像是抓到了什么思路,拽住莫子辰逼问。

“我……我们,内个什么,”这个要怎么说?莫子辰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内个什么,我们,我们,迪欣然,你看我们一男一女的,你觉得我们在这里能干啥?”

小护士不知道是害羞还什么低头转过身,不敢看迪欣然。

迪欣然抱着毛毯无力的蹲下,再也忍不住的眼泪决堤似的泄了出来,她终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出声,“老公,老公,你在哪?!”

莫子辰从来没见过这么失态的迪欣然,两年了,她都是微笑的对人,尽管在她的眼眸里,细心的人会读到伤,可她的嘴角却始终坚强的挂着那抹淡淡地微笑。看来真的是把她压垮了。

莫子辰没有拦她,让她宣泄自己的情绪,长期这样的压抑,她终有压垮自己的一天。

片刻,病房里传出南宫懿的细弱的声音,莫子辰连忙扶起迪欣然,“孩子醒了,去看看孩子吧!”

迪欣然用手抹净自己脸上的泪,她不想让孩子看到她在哭。

回到病房的迪欣然,又是那个挂着浅笑的她。

“宝宝,你醒了。”她的声音柔柔的,是南宫懿最喜欢的。

“麻麻,你去哪了?”南宫懿撅着小嘴问,他醒来没有看见她,有些不高兴了。

“妈妈,妈妈去叫护士给你把针拔掉,你的液输完了!”

小护士连忙走过来,把南宫懿头顶上的针拔掉。

莫子辰摸摸南宫懿的体温,虽然还是烧,但是已经比昨天好太多了。

“明天体温应该还有反复,一般这种病毒性的感冒要烧四天,当然会一天比一天好。他晚上没液了,你和孩子早点睡吧!”

迪欣然点点头,她的确是好累,她送走莫子辰就躺在南宫懿的身边搂着她的宝贝睡觉。

“南宫墨!”莫子辰走回刚才的那件病房。

壁橱打开,露出一个人形,他身穿着病号服,除了脸凡是露出来的地方都裹着纱布。

小护士走过去,把他搀出来。

莫子辰瞬时就发飙了,“南宫墨啊南宫墨,你可真行,谁让你跑出来的?!她找你都找疯了,你竟然还敢到病房!你要是想让她发现你,你干脆就直接过去,你老婆孩子就在对面,过去了你们就一家团圆了!”

南宫墨缠着纱布的手,费力的攥着,他的嗓音沉得吓人,像是和谁发狠一般,“你知道我不能见他们!”

“我当然知道你不能见他们,但是现在好像是你自己不知道!要是你想把所有的计划都毁了,也可以,可你别忘了,当初是谁要这么做的!”

南宫墨颓然的息声,片刻,他哀伤的又无奈的口气逸出他的嘴。

“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保护他们。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想看看他们。莫子辰,那里面躺着的是我的儿子,他高烧我都不能抱抱他。还有我的妻子,看她累成那个样子,我一点忙都帮不上她,帮她的却是别的男人。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心情?!”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