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323、连我的老婆都敢惦记

323、连我的老婆都敢惦记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

“拿开你的脏手!”一道森冷的男声呵住了那人的动作。

几个男人看着从不远处走过来的一个修罗般的男人。那人下意识的收回了手,可是觉得丢脸,他们这几个人总不能被一个人镇住了吧。

“你少管闲事!最好滚远点!”

“我管的不是闲事,是自家的事,这个女人是我老婆!”他阔步走过来就站在这些人的对面。“老婆过来!”

迪欣然抬步就要过去,却被那人拦住,“是老公又怎么样?爷我看上的女人,就归我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南宫墨骂了一句。

几个男人围了过来,“小子,你说谁是东西?!”

南宫墨轻笑了一声,“我说错了,你们不是东西!”

那几个人更急了,“你说谁不是东西?!”

“那你们是东西?”南宫墨笑意更胜。

“你!你!”几个人气得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给我打!”领头的那个人一挥手,示意身边的几个人一起上,虽然还没交手,但是他已经感觉到这个修罗般的男人不好惹。

“等一下,我先把奶茶给我老婆!”南宫墨气定神闲的说着,似乎没有理会这几个人。

迪欣然跑过来,紧张的抓着南宫墨的胳膊,她也会些武功,本来是可以帮南宫墨的,但是她现在怀着宝宝,她怎么敢打。

“老公……”

“乖,到边上站着,你的奶茶拿好了。”不等女人说完,他就拉着她到一边站着。他知道她担心,不过就这几个混混,他还能对付。

南宫墨安排好女人,转身回来,“一起上吧,我老婆累了,早打完我带他回家休息。”

南宫墨的嚣张,让这几个人更加愤怒。他们一拥而上,将南宫墨围在中间。这几个人虽然也都会些功夫,但是还都不是南宫墨的对手,就算是一起上,也招架不住南宫墨。

其中的一个,见事不妙跑回了酒吧叫人,没一会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走了过来。

“这是谁,怎么大的胆子赶在我的门前闹事?!”

围着南宫墨打的人听见了这个声音,纷纷住手让开路给那个人。

“是我在你门前闹事!金凯好久不见。”南宫墨已经冷言。

金凯一看见南宫墨脸上立刻挂出了笑脸,“这不是南宫总裁吗?我说你们几个怎么惹南宫总裁了!”

金凯不糊涂,南宫墨是什么人,一个堂堂的大总裁,怎么可能闲到没事和他们几个混混打架。

那几个人一听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就是明市有名的南宫集团的总裁。各个都吓得酒都醒了,赶快退到了金凯的身后。

迪欣然看着没事了,才走过了。南宫墨一揽迪欣然的腰,“金凯,你调教的人不错吗,连我的老婆都敢惦记。”

金凯马上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回手给那领头的一巴掌,“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调戏南宫太太!还不快给太太道歉!”

几个人连忙走过去毕恭毕敬的向迪欣然道歉,“太太,我们有眼无珠,不知道是太太,冒犯了太太,太太大人大量,饶了我们吧!不然金爷饶不了我们的!”

迪欣然看看南宫墨,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她想她的意思男人能明白。要说这几个人也确实没把她怎么样,而且他们又都是金凯的,实在没必要为了这点事和金凯杠上,金凯让他们主动认错,无非就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南宫墨会意,冲着那几个人说:“今天就看在你们金爷的面子上饶了你们,不过下次你们在敢为非作歹,我一定不饶!”

金凯陪笑道,“不用南宫总裁动手,我就不饶你们了!来人,把他们几个人一个给我抽50鞭子!”

金凯不傻,南宫墨没有追究给了他面子,他也要给南宫墨面子,命是没事,但这顿打可少不了,不然他真的就把南宫墨得罪了。

虽然还有挨50鞭子,但那几个人也如同大赦般了。

“今天难得,南宫总裁来我这,不如进去喝一杯,我自罚三杯给太太陪理道歉!”

南宫墨勾了下唇角,“那就不用了,难得和你碰上,你请我们喝一杯就是了。”

“好!咱们里面说!”金凯带着南宫墨和迪欣然回到了酒吧里。

酒保给把酒送了过来,然后都退了出去。

金凯亲自给迪欣然斟酒,“我是不是要恭喜迪三小姐和南宫总裁新婚之喜!”

他用了迪三小姐的称谓,虽然以前他有怀疑但是今天他敢肯定,迪曦芙就是迪欣然,迪家那个死了迪三小姐,不然怎么这么巧,迪曦芙让他查的都是南宫家和迪家的事,而且南宫墨又说她是他的太太,南宫墨向来标榜自己只有一个太太,就是死了迪欣然。这个时候他又亲口说这个是他的太太,金凯想到了她的身份。

南宫墨勾了下唇,没有否认,“不算是新婚了,我们美国早就注册结婚了。只是没和外界说罢了。”

“那也该喝一杯,我先干为敬!”金凯说着手一扬,一杯酒下肚了。

“谢谢,不过我老婆怀孕了,她不能喝酒,我替她喝。”南宫墨拿迪欣然面前的酒替她喝掉,有拿起自己的酒喝了。

“恭喜!恭喜!这个可是更该喝酒的喜事!”金凯说着又喝了。

迪欣然的眉头一蹙,她不喜欢这种喝酒的方式,这哪是喝酒简直就是灌酒。她实在搞不懂南宫墨为什么要答应金凯进来喝酒。

俩个男人酒过了三巡,南宫墨才开口问话,“金凯,我想查清楚当年我父亲的死因。”

金凯一顿,略沉,“这个我以前查过,但是我查不出来。所有的痕迹都被抹得一干二净的,现在除了南宫家的那座被焚毁的宅子,什么都没留下。”

南宫墨点了下头,“我知道,我也查过,也是什么都没查出来。”

“你怎么不问问你母亲,我想她应该最清楚!”

“问过,但是她不说,也不让人提,我从她哪里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我想我们联手一起查这件事,我需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金凯沉思了一下,“其实当年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四大家族的人,而且现在迪楚平已经死了,南宫城也死了,如果说知道也只有冷志森和厉伟梁知道了。可是,我跟他们根本接触不到,他们也不会告诉我!”

南宫墨的眉头轻压了一下,“这个我知道,他们两个我会想办法,但是只怕,也是缄口不提的面大,我希望从其他的方面调查这件事。比如,当年我父亲娶的人是谁,或者,南宫家的那场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只能说是尽力去查,事情都过去三十多年了,能不能查到,这个谁都不知道!”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通风的墙,只要我们肯查,一定能查到。至于钱的方面你放心,价格你定。”

金凯勾起了唇角,“这个倒是很诱人,但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有赚到这个钱的本事。”

“明市的金爷,也有认怂的时候吗?”南宫墨故意用了激将法。

金凯无奈的一笑,“我很不想认,不过我敢这行那么多年,只有南宫家的事查不出来!”

迪欣然忽然想到了什么,“如果我们不执著于事物的本事,而从另一个角度去查呢?”

金凯没听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查的都是事物的本身,可是那些东西都被人抹得一干二净,但是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我们不查事物的本身,而去查到底是谁将这些事实都擦净的,也或者,到底还有谁和当年的这些事有牵连,也许我们就能有线索了!”

“的确是个好的方向,如果我们去查和当年这些事有关系的人,也许还能查到,不过快四十年的事了,希望他们都还健在。”南宫墨感慨道。

金凯连连点头,“好,我去查,我也希望能早点查清楚,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当年迪家和南宫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好你们两个修成了正果,结束了两代人的仇怨,不然这仇还不知道要继续到什么时候。”

南宫墨拉着迪欣然的手,深望了她一眼,金凯说的没错,他们的爱结束了两家人的仇恨,现在希望他们通过努力能化解这些怨仇。

南宫墨没有带着迪欣然在酒吧里太久,女人出来大半天了,早就累了,他也是忽然碰到金凯,才临时改变了回去的计划,就是为了让金凯给他查当年的事。现在事情说完了,他要带着他的小女人回去休息了。

因为南宫墨喝了酒,所以只能由迪欣然来开车。

迪欣然把自己的奶茶递给南宫墨,“给你留的,你尝尝!”她笃定他连这个也没喝过。

他真的没喝过,托在他手里的可以是红酒、金酒、威士忌、和白酒,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是奶茶,想想他一身西装革履的拿着一杯比脸还大的奶茶,这也太不搭了。

不过现在他不需要顾忌这些,小女人给他的,他都会无条件接受。他吸了一口粗大的吸管。整个人顿了一下,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好喝。

迪欣然看着他不停的喝着奶茶,嘴角弯成了月亮,她要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和她心爱的人分享。

可刚才到酒吧的时候,她想到一件事,正好现在问男人,“老公,我上次在美国酒吧里喝醉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