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305、不给她退缩的机会

305、不给她退缩的机会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095  |  更新时间:

可是迪欣然却受不了他这么说,别说他真的死,就是现在想一下那个字,她的心都抑制不住的颤抖。

“快上来!求你!求你!”她的眸子浸满了泪,即使她答应他不再哭了,可是现在她还是忍不住。

男人凝着她眼中的泪光,她的焦急,她的担心,她的爱,此时好不遮挡的在她的眼中展现。

男人终于找到了他要的答案,他脚下一蹬外墙,一跃窜进房间,没有片刻的耽误,直接把女人紧锁在自己的怀里。

迪欣然看着男人没事了,一颗心才安定下来,可是他的爱,她真的承受不起,“放开我!”她挣扎着。

南宫墨当然不会放,他的手臂越来越紧,简直就要把她溺死在他的怀里。

“放开我……我喘不上……气了!”女人艰难的说着。

南宫墨没再更她废话,低头吻住她的唇,把她需要的空气送给她。他强势的占有,没有往日的柔情,像是惩罚她一般,狠狠的吻着她,不给她丝毫退缩的机会。

迪欣然仰头承受着幻化成兽般的男人,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她退一步,他进一步,迪欣然腿突然磕到了什么,这个人向后仰去,两个人都跌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女人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男人的动作,和气息都告诉她,他下一步要做的事。她的手按住他的手,不让他四处作乱,她张口想反对,可她的动作却让男人更加的深入,她的反抗声统统化作了呜咽声,被男人吞入了腹中。

迪欣然所有的动手都成了多余的,男人毫不顾忌她的举动,他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好了,他要惩罚她,用身体惩罚她,把他这些日子所有的思念统统化作了他的动作。

女人推着他的手,最终变成了紧握着他手臂的姿势,她的指甲深嵌在他的肉里,他给她的,她已然承受不住,她全身收紧,在他的身下颤抖做一团。

男人自顾自的索取着,他要她,从来没过的迫切的要让她感知到他的想法,他一遍一遍不知疲倦的索取,甚至不管女人攀在他肩头低声的哀求。他的疯狂从来没有过的,女人最终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迪欣然才醒过来,醒来的时候,她就躺在他的怀里,她抬眸看着熟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她的眼泪不受控的低落,她扬起头,硬把所有的泪眨净。

她知道他在生气,她一次次的离开他,他怎么可能不气,可是要让她怎么办,她可以为他放弃所有的仇恨,可是有些事却已经改变不了。她只是希望他可以有一个更幸福,更美满的婚姻。因为,她注定给不了他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可期的未来。

她慢慢起身坐起,可就是这轻微的动作,也把男人惊醒了。

“你还要走吗?!”男人沉冷地问着。

迪欣然拽了拽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轻声说着没有任何情绪的话,“你走吧。”

“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吗?!别告诉我,你放不下对我妈的仇,如果你真放不下就不会把那个剪辑了的视频发到网上,我相信你手里有完整版,那里面应该有我妈害死你爸的最有利的证据!你只是想吓我妈,让她来拦住我对不对?!

还有别告诉我,你不爱我了!如果你不爱了,就不会死抓着我不放,怕我跌下去受伤!就在我爱你的时候,你不会有感觉和反应!可是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

南宫墨气吼着,说她不爱了,他坚决的不会信,现在的状况他真的想不通。

迪欣然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他把她所有的借口都堵死了。

良久,终于传来到了女人的声音,“你想知道原因?”

“是!但你要看着我说,我要听实话!”南宫墨的手指抬起她的头,逼她看着自己。

迪欣然眨了一下长长的眼帘,“是实话。你记得你以前问过我,我那三年都在哪,都干了什么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想听。”

不过她没等男人回答便开始不疾不徐的讲,“七年前,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私人的诊所,我睁开眼睛,就看见满眼的白色和身边一堆的仪器,我全身都是疼的,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除了眼睛我全身都不能动。

没过以后一个护士走进来,她看见我醒了,惊呼着跑出去叫医生。医生跑着进来了,他满脸的惊讶,他说,他没想到我还能活过来,而且竟然还有思维!他原以为我就要一辈子这么躺在那。可是怎么办,我就活着,即便我真的很想死。

当时我还不能动,他们给我就用鼻饲的方式维持着我的生命,后来过了多久,我不知道,总之真的好久,我才可以坐起来,我身上的纱布才可以一点点的拆下,但是露出的地方全都是吓人的疤痕。

后来我头上的纱布拆除了以后,我找他们要一块镜子,因为我不知道我脸上的伤到底是什么样子了的。可是他们却不给我,真的不给,不管我怎么要,都不给。但是他们忘了,他们给我勺子是不锈钢的,那个可以照出我的样子。

于是,等我能自己拿勺子吃饭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勺子举起了看我自己的样子。”

说到这的时候,迪欣然顿了一下,似乎完全沉浸在当初的那个回忆里,她的唇颤着,连眼中都透着惊恐的神色。

片刻,她才艰难的让自己发出了声音,“我,我当时就惊呼出声,那是我见过的最狰狞的脸,不知道几条疤痕交错的横亘在我的脸上,如果是晚上,我相信我一定是看见了鬼,但是那却是我的脸。

你能想得到那种看着自己的脸却吓叫出声的恐惧吗?我却知道。我把所有的饭菜摔了一地,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救我,这样一个我活着还有什么用?即便他们安慰我说可以整容,那又如何,我还是没来我原来的脸。

后来我拔过输液的针头,想这样失血而死。当时我看着自己的血从手背上的管子里蜿蜒的流了一地,一片的鲜红,我以为我终于可以解脱了,可是被他们发现了,结果我没死成。后来他们再给我输液的时候,就把我的两只手都绑上,才给我输液,这个寻死的办法被他们堵死了。

我忍着,配合他们的治疗,让他们放松警惕,就这样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我身上的纱布都拆除了。然后,他们就开始让我做康复训练和给我做整容手术。

也许是我的配合,让他们放松了警惕,我在散步的时候,去医务室偷出了手术刀,然后隔断了自己手腕上的血管,我想我这次一定是死定了,结果,我又被救活了。

南宫墨,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是什么吗?不是,死亡,而是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后来,我又自杀过两次,那个时候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死,永远的离开这个让我痛苦的世界。

但是,连这都是奢望,后来我想明白了,老天不让我死,一定是我要做的事没做完,才会一直留着我的命。的确,我的杀父之仇都没报,怎么有资格去死。

后来,我没再寻死,就这样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手术和复健中度过。等我真的像个人一样可以仰首走在人前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以后的事了。

南宫墨,当你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都是一张不是自己的脸,当你要看着你以前的照片才想得起自己的样子,当你,每天睁开眼睛都要面对这个始作俑者时,你告诉我,我要怎么面对你,我们又要怎么继续下去?!”

南宫墨沉默了,当女人刚才痛苦的浑身都发着颤的时候,他多想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告诉她,‘没事了,这些都过去了。’可是,他始终没勇气抬起自己的手,就连他勾着她下巴的手指,都不知何时就无力的捶下了。他和他的母亲是造成这一切的人,他竟连安慰她的资格都没有,他又有什么资格来爱她?!

他没有再说一个字,颓然的起身,拾起地上的衣服,默然的穿上,在所有佣人诧异的眼光中走出冷宅。

从大门走进来的冷妍惊讶的看着走出去的南宫墨,她看着那个似修罗般笼着一身阴冷的男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迪欣然。

她飞快的跑上楼,甚至把自己还怀着孩子的事都忘了。当她打开门冲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卷坐着,满眼含泪的女人。

冷妍完全愣住了,就女人这个样子和房间里满地的衣服,完全是两个人刚亲热完的场景,可女人和男人的状态完全不对。冷妍的脑子完全转不过来了,这是刚亲热完又打起来了,还是本就就没和好直接被逼着做了?

“内个,迪欣然,你,你没事吧?你们没事吧?”冷妍筹措着自己的语言,可凑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问。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