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300、陪着她疯

300、陪着她疯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

可是身体不能动,迪欣然的头还是能动的,她身体里似无数的小刀凌迟般的痛苦让她无处宣泄。而宫雪仇就压在她的身上。她蓦然抬头咬住他的肩头,发狠的咬下去。

怎么可能不疼,宫雪仇眉蹙起,他的大手,抚着她的脸,低声轻喃,“老婆。老婆,再忍忍,再忍几天就好了。”

不知道女人是真的听见了他的轻唤,还是她真的太痛苦,她的泪从眼中蜿蜒的流出,因为她啜泣,她咬住他肩头的嘴送了力道。

宫雪仇感觉到了女人的变化,他坚信她是能听到的,于是,他便不时的在她耳边低喃,就这样老婆老婆的叫着她。

转天中午,罗大卫来看宫雪仇的时候,就看见女人睡在垫子上,而莫子辰在给宫雪仇涂药。宫雪仇的衬衣扔在了地上,上面血迹斑斑。他的两个肩头都烂了,血肉模糊。

“这是怎么了?”罗大卫低声问,不敢大声怕吵醒女人。

“疯的。”莫子辰没好气的说。

“疯的?”罗大卫的脑子转不过来了。

“一个疯,一个陪着疯!宫雪仇,我就没见过这么戒断,早听我的把她手脚都固定住,随她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事的!你偏不让!这可好,被咬烂了!”

可是宫雪仇怎么能让莫子辰这么捆迪曦芙,他冲到冷峻的卧室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当时他的心都要疼碎了。虽然,现在他被咬,但是他的心里不那么难受,他觉得他是在陪女人一起受难,她不是一个人面对这些痛苦。

“被咬的?迪曦芙咬的?”罗大卫疑惑的问,怎么迪曦芙也是被绑着的,再怎么样,宫雪仇还不能躲吗。

“不然呢?你看这里还有谁能咬他,他还能让谁咬?!要不戒断的时候不那个有直系亲属在场呢!这个绝对是有道理的!不然医院就都乱套了!”莫子辰一通感慨。

“你手忙着,嘴还不闲着!我告诉你,过度用我的耳朵,我就扣你的钱!”

“你还别吓我,你要是再这么陪着她疯,你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让你看不见她!”

莫子辰也发了狠,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已经一个这样了,实在没必要再搭上一个。而且这么多年的兄弟,难道他心里好过,都说兄弟如手足,难道自己的手足被咬了,他会不疼!

“你敢!”宫雪仇也急了,他好不容易把女人救了出来,让他离开她,那还不如杀了他呢。

“行了!都少说一句,这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想想看到底要怎么解决?”罗大卫理智的劝着两个人。

“没发解决,戒断就只能挨着,那些缓解症状的药根本没什么用,而且副作用也很大,说实话,用还不如不用。”莫子辰无奈的说着,要是有办法他能不用吗,就是算是上天揽月,只要有用,他都能为了宫雪仇和迪曦芙去天上。可现在的问题根本就解决不了。

“那这样还要持续多久?”罗大卫解着问道。

“这个样子,至少还要持续三天,以后症状会越来越轻,说是两个星期,其实就一个星期难捱,过了这个星期,基本就没什么事了,以后就是精神戒断,主意不是身体上的反应,是她心里的上要断除这个念想,到了这步只要把人盯住了,不让她再碰那些东西,就没什么事了。”

“就三天,我挺得住的。你们不用担心我!”宫雪仇知道他们两个都是在心疼他。

罗大卫看看宫雪仇的伤,大概知道这个伤是怎么造成的了,“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两个人看着罗大卫走了,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去。

罗大卫倒是没用多时间,很快又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身后带着的人拿了一堆的软垫进来。

罗大卫让宫雪仇把迪曦芙抱起了,站在房间的中间,这个时候宫雪仇和莫子辰都知道罗大卫的用意了。

“行,罗大卫,你真行!这个方法你都想的出来。”莫子辰说道。

“大卫,谢了!”宫雪仇看着墙壁四周的软垫,非常满意这个方法。

“谢什么,有用就行!”没别的,只要能帮上宫雪仇,这些算什么。

当罗大卫看着宫雪仇的伤,就想到了一定是宫雪仇怕迪曦芙乱撞把自己伤到,才会不顾一切的抱着迪曦芙,而难受的迪曦芙才会咬伤他。

所以,他买了软垫回来,把他们四周的墙壁都堆上软垫,这样迪曦芙在怎么撞都不会伤到。

“对了,这个给你老婆的!已经是能买到的最大个的了。”罗大卫看着软垫摆放完,想起了他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递给宫雪仇。

宫雪仇一蹙眉,“我老婆不是狗,不要咬胶!”

“你以为只有狗有咬胶吗?这个是给婴儿用的,但是只有这款骨头有这么大的个,小的你老婆那么大的人也咬不住!”

“真的是给婴儿的?”宫雪仇有些不放心。

“不信看说明!你不知道现在父母疼孩子都不知道怎么疼了,都喜欢弄这些搞怪的哄自己的孩子。”

宫雪仇这才接过来,看看说明,真心的不懂现在的父母都怎么想的,竟然会愿意给自己的孩子买骨头的咬胶磨牙。不过想一想要是他们有个孩子,嘴里咬着这样的咬胶,应该也萌翻了吧。

“行了,你们休息,我和羽承浩约了开会,先走了!不过,羽承浩那边要怎么说?”

“实话实说,就是他现在还不知道你和铃兰的身份,这个先不要告诉他,其他的都可以说!”

“明白!”罗大卫出了医院又往迪曦芙的公司赶。

有了这些软垫,莫子辰也就放心了,他也出去看自己的病人了。

宫雪仇就在这间屋子里和迪曦芙厮守着,这次可真的是厮守了。

第四天,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这几天他都累透支了,迷迷糊糊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可是怎么可能,女人没闹吗?

他一个激灵做了起来,就看见女人睁着眼睛正看着他,他凝着她那双含泪的眸子,他确信她这个时候是有思维的,是清醒的。

“老婆!”他轻声叫着她,似乎怕大声一点都会吓到她。

一声老婆叫落了女人的眼泪,斗大的泪珠扑簌的落下。

“别哭,别哭,老婆你好了是不是?你认得我了对不对?”

她怎么可能不认得他,即便是这几天她像是没思维的疯子,但其实她是听得到看得见的,只是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动。男人为她做的一切她都知道,她的眸光停在他肩上和手臂上,那里的衣服外透着斑斑的血迹。

宫雪仇注意到她的眸光,连忙说:“没事,一点都不疼的。”

女人哭得更凶了,怎么可能不疼,他又不是铁打的。她不想想咬他的可是每次都控制不住,有的时候他递过来的咬胶她没咬住,就不管不顾的咬上了他。而且是碰到哪咬哪。

男人长臂将她抱紧自己的怀里,他知道有这些垫子的保护她磕伤不了自己,但是没次看见她痛不欲生的样子,他就想把她抱紧,让她知道他就在她的身边。就算被她咬伤他也没犹豫过。

迪曦芙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

男人轻拍着她的背,低声喃着,“没事了,老婆,你所有的噩梦都过去了。”

一声没事了,足以让人动容。无论我们遇到多大的事,哪怕是灾难,我们多希望有这么一个人,可以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告诉我们一声,‘没事了’。

女人的泪打湿了他的衣衫,也滋润了他干涸的心,在历经这么多的磨难后,两个人还能这样在一起,没什么比这个更让他籍慰的了。

但是这样的温馨没有维持太久,女人又开始难受的乱撞。宫雪仇照样抱着她,有了这次的清醒,他相信她的状态会越来越好。

又是一番的折腾,直到女人筋疲力尽了,才停了下来,这些日子她根本吃不了饭,都是宫雪仇给她灌下的营养药维持着她的体力,但是这些毕竟是药,不可能当饭吃。女人的身体已经严重亏空了。

宫雪仇大手理着她被汗打湿了的长发,要想办法让她吃东西才行。

等女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宫雪仇定定的看着她,以确定她是不是清醒的状态。

“老婆,你醒了。饿了吧,我们吃点东西好不好。”

他把她扶起,让她靠在身后的软垫上,从保温瓶里到了一碗汤出来,用西洋参熬的补烫,最适合体虚和营养不良的人进补。他将汤吹温用勺子盛了送到她的嘴边。

迪欣然看着那荷花瓣般的碗怔了一会儿,才颤着嘴唇,将他送来的汤一口口的喝下,她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每一口咽的都是那样的艰难。可是,她逼着自己努力的喝着。眼角留下的泪滴落在汤里,分不清是汤是泪。

她知道,现在唯一能让男人好过一点的就是让自己赶快好起来,只有这样这个男人才能解脱。

宫雪仇看着她把一碗汤都喝下了,高兴的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她积极的吃东西,就证明她是要积极的康复,“老婆,你真棒!”

一天就在发病,喝汤,发病,喝汤的循环中度过了。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