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80、睡在一起

280、睡在一起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

迪曦芙现在这个状态,怎么见得了冷峻,羽承浩立刻让铃兰挡住冷峻。对于冷峻,他开始还有些好感,觉得这个人挺爱迪曦芙的。但是后来他就不喜欢冷峻了,爱一个人不是索取,真正的爱是奉献,是成全,是让对方幸福,可俨然冷峻是把他的幸福凌驾在迪曦芙的痛苦之上的。

他挂上电话,便去厨房将饭菜给迪曦芙热了,端着到卧室,“小丫头,该吃饭了。”

迪曦芙不让他叫她迪欣然,他明白她的意思,她就是想让自己的心死了,可是他却不想叫她迪曦芙,他一直不明白这个名字的意思,知道他知道她是迪欣然的时候,他才猜出名字的意思,tisiphone复仇女神。这样寓意的名字,他怎么能叫得出来。所以他最后选择了叫她小丫头,他希望又一天,她可以重新变回他那个快乐的小丫头。

迪曦芙轻声道谢,“谢谢学长,可是我不想吃。”

“客随主便,小丫头,好像你是在我家,应该听我的。”

羽承浩怎么敢让她不吃饭,她都累成这个样子了,在没有饭补充体力,这完全是在找死。他端着饭碗,用勺子喂迪曦芙吃饭。

迪曦芙真的吃不下,但是羽承浩的好意她又扭不过,她勉强吃了几口,就摇头,“学长,我真的不想吃了。”

“不行,怎么也要把这碗饭吃了。小丫头要听话,不然学长要生气了!”羽承浩盘算着,她至少两顿饭没吃了,就是把这一碗都吃了,也根本就补不过来。

迪曦芙听着他的口气,仿佛又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纪,那段岁月真的很美好,她除了上学再没有什么事了。

她的眼中又盈满了泪,“谢谢你,学长。”

“傻丫头,谢什么?要真的想谢我就把这碗饭吃了。不然以后就别叫我学长。”

这种家人般关心的温暖,是迪曦芙太久没有享受到的,她含着泪,一口口吃下羽承浩喂给她的饭。

当一碗饭吃下,羽承浩又不依不饶的让她又喝了一碗汤,汤炖的很够火候而且材料十足,羽承浩真不知道铃兰是从那里买来的这些饭菜。

看着迪曦芙喝完了,羽承浩又扶她躺下让她在睡一会儿。看着迪曦芙又入睡了,他退出了卧室。

铃兰好不容易把冷峻打发走了,看着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间,就出了公司,她现在可郁闷了。原本打算借着这次机会给羽承浩做一顿丰富的晚餐,结果她的计划还没实施就接到自己老板的电话,让她和中午一样,下班去他的宾馆拿饭菜给迪曦芙送去。可想而知她的爱心晚餐就这么被剥夺了。

她开着车去了宫雪仇的宾馆,侍应生看着她进来,直接就带她到了厨房。

宫雪仇正在那里亲自看着他的大厨做饭。

铃兰倒吸了口冷气,真的对那个大厨深表同情了,怎么被总裁盯着做饭,不紧张死才怪,不知道这一餐饭,要死多少脑细胞了。

她弯着唇走过去,这个人把她从流浪儿变成有家可回的孩子,让她有衣穿,有饭吃,可以上学,可以像所有人一样,仰头站立在这个世界上。他给了她一切,她对他的感情中,有感激,但更多的是把他当成自己遮风避雨的亲人。

“老板。”她甜甜地叫着,别人都叫他总裁,可她喜欢叫他老板,她觉得老板比总裁更有人情味,他是她的老板是她的衣食父母。

宫雪仇看见铃兰,劈头就问,“中午饭,她吃了多少?!”

铃兰脸上的笑瞬时僵掉了,就算老婆再重要,好歹他也让她喘口气吧。

她强扯了下唇角,“老板,我走的时候迪总裁还没睡醒,我没看见她吃饭,而且你知道,我也没办法问羽承浩啊。”

宫雪仇也知道这样问铃兰实在是为难他,但是怎么办他就是不放心,昨天中午女人吃饭的样子一直印在他的脑子里,晚上女人指定是没吃饭的,在加上早餐没吃,他能不急吗!

“你去的时候,问一下。想办法让她晚饭多吃些,她有厌食症,这次只怕是又犯了。还有这个烫,一定让她多喝,里面放了西洋参和三七,是补气阴两虚的,还能安神。”他不放心的交代着,只怕有什么疏漏。

铃兰可真是佩服死他了,他什么时候又懂得药材了,只怕她的老板娘再病些日子,他都能自学成医了。她探了一下头,看着那汤的颜色就知道八成熬了一天了,她抿民自己的唇,“老板,我最近也失眠。”

宫雪仇的手指弹了一下她的头,“不许偷嘴,她喝剩下的是你的。”

铃兰‘嘻嘻’一笑,“知道了,我可不敢抢老板娘的汤,这么多,她喝剩了就够我喝的了。不过老板,这个男人喝行吗?”

她心里还惦记着她的羽承浩呢。

宫雪仇顿了一下,“男人?铃兰,你不是爱上羽承浩了吧?你失眠是为了他吗?”

“啊?”铃兰惊得嘴都张开了,她就随意说了两句话,他都能给连起来。她的小秘密就这么被他看穿了。不过这个她要怎么接啊?

“内什么,总裁,内个……”她堪堪地编着说辞。

“行了,别编了。羽承浩人很好,你要是能跟着他,我也放心了。但是有一点你千万记住了,我们的事不许你想他透露一个字,不然我就把你送会美国,让你再也见不到他!”

吃饭的人就三个,只有一个男人,铃兰问能不能给男人喝,自然是为羽承浩问的,一碗汤都惦记着男人,宫雪仇当然会猜到铃兰的心思。他收养的孩子,他对他们也都像自己的亲人,他当然也希望铃兰幸福。而且羽承浩确实也是个不错的男人。

不过,他不得不防两个浓情蜜意的人什么说不出来,他只怕这件事被他的小女人知道了,会把铃兰赶走,这样她身边没有人保护,他可不放心。

“放心吧!老板。说梦话我都不会说出来的!”她连忙保证,她当然不会说了,她还纠结在这个问题上能,要是羽承浩知道她骗了他,她害怕羽承浩不会理她呢,怎么可能自己去说这个事。

不过宫雪仇眉角轻扬了一下,“说梦话他听得到?这么快?”

说梦话都不会说出来,难道她说梦话的时候羽承浩能听见?如果羽承浩能听见,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他们睡在一起。这个真的很难不让宫雪仇多想。

铃兰瞬时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她的脸顷刻变得通红,这里还可不光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厨房人多着呢。铃兰只差立刻就跑出去了。可是她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顺嘴说了一个大家常用的一句话,没想到会让他产生这样的联想。

她涨红着脸,急着解释,“才没有呢!我只是形容一下!老板,你思想很不纯洁!”

宫雪仇轻笑了一声,“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想多了。”

铃兰被他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拿起厨师装好的食盒,狠狠撂了一句,“老板,你真的很欠老板娘收拾你!”

宫雪仇看着羞愤的铃兰,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时间过得真快啊,连铃兰都开始恋爱了,可他和他的女人非但没修成正果,反而越演越烈。他又多希望能天天被老板娘收拾。

铃兰开着车子到了羽承浩家,她提着食盒上去,拿出钥匙开着羽承浩的门,这个时候她真的希望这里能成为她的家,她心灵的归宿。她满脑子都在想她和羽承浩,尤其是宫雪仇的那句话,让她对羽承浩有了些幻想。

她的手打开门,猛然被什么人撞了进去,她的脑子瞬时清醒了过来。她的功夫也是从小学的,她抬腿一勾,反勾到那个人的腿上,那人一个好像也会些功夫,反身一踹,铃兰跳起躲过,她手上还提着食盒,只能拿脚进攻。

当她定下神,看清出这个人,她气愤的喊到,“冷峻!你干什么!”

冷峻并没有住手,反倒对铃兰大打出手。

羽承浩听见外面的动静,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就看见冷峻和铃兰打在一起。他立刻冲上去,挡在铃兰的前面迎接冷峻的进攻。

“冷峻,你发什么疯?!”羽承浩气吼着。

冷峻住了手,气愤丝毫未减,嘶吼着。“我疯什么?!你拐走我的未婚妻,还敢问我!”

“冷峻,你说话别怎么难听!谁拐走你的未婚妻了!”铃兰气吼着。她就见不得有人愿望羽承浩。

“没拐走吗?你告诉我,这地上的鞋是谁的!你别告诉我,迪曦芙不在你这!”

他从迪曦芙的公司出来并没有走,他感觉铃兰一定知道迪曦芙在哪,不然她不会知道自己的老板失踪了一天一夜还这么淡定。

而且他已经让铃兰告诉羽承浩迪曦芙失踪了,而羽承浩,还是没有出现,他知道羽承浩和迪曦芙的关系不错,他就不信羽承浩也无动于衷,如果真的无动于衷,那么只能说明,他们知道迪曦芙在哪。

他一直吵着要见羽承浩,结果羽承浩就是不来,这也更加大了他的怀疑,所以就等在公司的门外。看着铃兰开车出来,他便跟着她了。结果,他没想到的是铃兰回去宫雪仇的宾馆,他当时就要气炸了,他还以为迪曦芙在宫雪仇的宾馆里。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