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78、爱却不能爱的爱

278、爱却不能爱的爱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

羽承浩点了一下头,“放心。

他不知道要怎么和宫雪仇说,但是好像也只要这两个字,能给他最大的安慰和承诺。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迪曦芙是谁,那可就真的侮辱了他的智商。其实他一直对迪曦芙有自己的怀疑,尤其是她黯然伤感的时候,他总会把迪欣然和迪曦芙这两个人的影像自动的重合。

但是每次他又把这个可笑的想法,自动否定了,迪欣然已经死了,而且这个女人和迪欣然长的根本就不像。但是她一举手一抬足间,又总会给他这种错乱的冥思。

他晚上接到一个电话,是女人打来的,让他转天一早到悬崖那里。没有过多的话,只是这一句。羽承浩彻底是失眠了,那个地方他知道,那是迪欣然跳海的地方,可是迪曦芙为什么会到那个地方去?

他开始收理着自己的思绪,迪曦芙和迪欣然的近似,迪曦芙和宫雪仇的纠缠不清,迪曦芙对宫雪仇公司股票的恶意运作,迪曦芙会出现在迪欣然跳海的地方,而且这个日期,竟然就是迪欣然跳海的日期。他的心狂跳着,能让这一切都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一个了,迪曦芙就是迪欣然!

等他想明白了便立刻给迪曦芙打电话,想问清楚,但是电话已经关机了。一夜没睡,甚至等不到天亮就往海边赶。但是当他来到的时候,没想到宫雪仇也会在这里。他想他已经不用再问什么了,宫雪仇的出现无疑已经印证了他所有的猜测,这个和他一直在一起工作的女人,就是当年的那个小丫头。

迪欣然没有死,羽承浩是欣喜若狂的,但是这种欣喜没有持续多久,他就陷入更深的痛苦中,如果她还活着,那么她和宫雪仇要如何继续。迪欣然对宫雪仇的爱他清楚,宫雪仇对迪欣然的爱他现在也看明白了。可两家的仇,两个人的怨,不是能凭空消失的。

就是这样爱却不能爱,才是最让人痛楚到极致的。

但宫雪仇背着迪曦芙下来的时候,羽承浩一眼就看见宫雪仇膝盖上的伤,不用猜他也知道,那个位置上的伤是怎么弄的,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坚持背着女人走,到底他是铁打的,还是他有超人的意志力。唯一的解释只是他太在意这个女人,在意到爱她胜过自己。

而迪曦芙在他背上用手紧抹掉那一脸的泪的动作,也让他知道女人的痛苦丝毫不比男人的少。这种隐忍的痛苦,只怕更伤人。他现在一颗心只为了这两个人而担忧,只怕这事还没了结,就先把两个人折磨死了。

他扶着迪曦芙,听着宫雪仇的交代,他知道宫雪仇肯定是放心不下迪曦芙的,他也只能用‘放心’这两个字作为他对宫雪仇的承诺,让他安心。

迪曦芙被羽承浩扶着上了汽车。

羽承浩回身和宫雪仇道了一声‘保重’才上车,开车离开。他从后视镜中望了一眼一直目送着他们的宫雪仇,一声低叹响在他的心里。

车子一路开到了药房,他买了创口贴回来,坐到后座上俯身去抬女人的脚。

迪曦芙意识到羽承浩的动作,她伸手拦住,轻声道,“我自己来。”虽然只有四个字,但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压抑着自己的全部的情绪,咽喉肿痛的说一个字都是痛苦的。

羽承浩没有听她的,他伸手抬起她的脚,看着她脚上那些被磨破了的水泡,鲜红的嫩肉外露着,让人看着一阵阵的心疼。他把创可贴打开,细心的贴在她每一个伤口上。

“小丫头,想哭就哭吧,现在他看不到。”他轻声说。

小丫头是羽承浩对迪欣然的称呼,除了迪欣然他没叫过任何人小丫头,除了羽承浩也没人这么叫迪欣然。

迪曦芙瞬时就哭出了声,那些被她压抑住的情绪,像决了堤洪水,呼啸着奔涌而出。她的泪冲出了她的眼眶,早已分不清点滴,哽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她,只艰难的喊出了两个字‘学长’。

羽承浩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让她在自己的肩头哭泣。他知道她一隐忍到了极限,如果再不发泄出来,他真的怕她把自己逼疯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可以无私的安慰她的人,有一个肩膀可以给她亲人般的依靠,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羽承浩了。

羽承浩轻拍着她的背,仰面一声长长地叹息。

她走了一夜,又站了一夜,早就精疲力尽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迪欣然直觉得自己哭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在羽承浩的肩头累得睡着了。

羽承浩扶着她让她在后座上依靠好,才回到驾驶座上开车离开。他没有带迪曦芙回她自己的公寓,羽承浩知道她现在和冷峻的关系,估计这个样子的她应该已经没有精力在面对冷峻了。

他的车开到了自己的公寓,看着一直没醒的女人,他没有叫醒她,而是把她抱进了自己的公寓。看来女人是累坏了,直到羽承浩把她抱进卧室,让她躺好,她都没醒。

羽承浩没有去上班,这个样子的迪欣然,他怎么放得下。他给铃兰打了个电话让她看着公司里的事。

中午的时候,羽承浩家的门突然打开,铃兰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羽承浩和铃兰虽然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但是两个人对彼此的关心在就超越了普通朋友的界限。

铃兰会时不时的过来帮羽承浩收拾房间,打扫卫生,也会为为他做上一顿温馨的晚餐,甚至连羽承浩家的门钥匙她也有一套。

羽承浩对她也是体贴入微,两个人就这样在朋友和恋人的界限间游荡着,但是谁都没迈出质变的一步。

原来羽承浩对铃兰的印象就很好,经过后来的相处,她的温婉,善良还有细心贤惠,就更让他喜欢这个姑娘,但是也正因为此,他也更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他有他的顾虑,铃兰比他小很多,而且还是个姑娘,哪怕岁数不提,就单说婚史这一项,羽承浩就始终不敢跨出追她的那一步。他觉得这么好的姑娘应该可以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他只想在这段时间呵护她,等她找到适合她的人,他就会离开。

而铃兰也有她的担忧,她在这里不是简单的一个身份,她对他们都有所隐瞒,她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没有妈妈要照顾,她的一切都是一个谎言,她只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好心人收养,并且培养到现在,她的一切身份都是那个人给她的。

是的,她是宫雪仇的手下,从小受过严格的训练,是来帮宫雪仇保护迪曦芙的,虽然她不会伤害迪曦芙,而且还会尽力的保护她,可真的当这个真相解开的时候,她不知道羽承浩会不会介意这个欺骗。所以她只能这样远远的望着他。尽她的所有去照顾他。

于是两个人就僵持在这里,互相喜欢,互相吸引,却又互不敢靠近。

羽承浩对雨铃兰的到来,十分的诧异,他没想到她回来,而且现在迪曦芙还睡在他自己的卧室里。他的脸上瞬时就不自然了,没有人希望被自己心仪的女生误会,但是这个要怎么解释,好像怎么都解释不清。

羽承浩从来没这么心虚过,他心虚不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他不想让她误会,可是他的解释她会信吗?

“铃兰,你别误会,迪欣……不是,迪曦芙,她早晨让我接她过来,她……她遇到些事情,但是这个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没事,什么都没有,她从来都把我当哥哥,我也是把她当妹妹的!”

他暂时不能将迪曦芙的事情和铃兰说,虽然也不是不能告诉铃兰,毕竟她现在是他们自己的人,而且迪曦芙就是迪欣然的事,如果宫雪仇知道了,那么也没什么再瞒人的必要。但是这是迪曦芙自己的事,说不说要她自己决定,他没有权利去决定。

羽承浩堪堪地解释着,他感觉自己的语言瞬时被退化了,连他自己都要被自己讲糊涂了,这么没说服力的解释,别说铃兰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说不通。

铃兰唇角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她走过去,拉起羽承浩的手,“我相信你,我来给你送饭的,正好多带了些,一会儿总裁醒了,让她一起吃。”

她看着羽承浩紧张的嘴里打着结,局促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的心就泛起了一阵甜蜜,要不是他在意她,他又怎么会怕她误会,紧张成这个样子。

她当然知道他和迪曦芙没事,因为要保护迪曦芙,所以迪曦芙和宫雪仇的事,宫雪仇事先就告诉她了,这个是她老板的女人,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的,当然和羽承浩没事了。而且今天也是她老板让她来送饭,顺便替他看看女人现在的情况。

羽承浩心里陡然一松,仿佛千钧的石头落地了,不过这个是真的吗?他恍惚着看着铃兰,那个连他自己都不信的理由,她竟然相信。

“铃兰,你信我!”他期期艾艾地问。

给读者的话:

亲们,林花静语建群了,群名:花语的故事群号202500551验证码,林花静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