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76、挣脱不开他的怀抱

276、挣脱不开他的怀抱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

宫雪仇顿了一下,在她去找莫子辰后,莫子辰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他也知道她要找这个皮包。当初他收拾她的东西的时候,皮包就被他带回了‘倾城’。当时他没看那个皮包,也没想到那个皮包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但是这次女人为了这个皮包特意的去找,他意识的这个皮包的重要性,不然她不会一下飞机,哪都不去直接就往医院赶。

昨天晚上,他把皮包找了出来,当然打开后他就看到了那个录音笔,他瞬时就意识到这个是什么。她费尽心力拿到迪欣悦蓄意伤人的视频,又约迪欣悦去迪家的老宅,他想得出她去找迪欣悦,要迪欣悦说什么。

他的大手攥着这个录音笔,久久没有松开。他已经料到女人会来找他要这个皮包。

“皮包在我车里,吃完饭我拿给你。”

迪曦芙用餐巾擦了一下自己的唇,“我吃完了。现在去。”

宫雪仇眉头一压,那份焗海鲜,她连一口都没动过。

“把饭吃了,吃完了就走。”他的口气中带着无奈,也绞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愤。她又开始厌食了,他能不着急吗。

迪曦芙没再说什么,现在东西在他的手上,她不能不听话,她拿起碟子旁边的叉子,大口的吃着碟子里的食物,几乎没嚼就直接吞了下去。

宫雪仇的心绞痛着,他的手抓住女人的泛着冰冷的小手,声音略带着颤抖“慢点吃。”

迪曦芙的手条件反射般的弹开了,她躲开他的手,拼命的吃着碟子里的东西。

当她把最后一口东西吃下后,她立刻放下了叉子,“我吃完了可以给了我吗?”

宫雪仇无奈的起身,轻声说:“走吧。”

他带着她来到他的车旁,从后备箱里拿出了那只皮包。

迪曦芙不等他给,径直的从他手中拿走了皮包,她将皮包打开翻找着里面的录音笔。

当时为了不影响录音的效果,她这里面基本没怎么放东西,可她翻了个便也没找到她要的东西。

她把皮包扔在了地上,她的眸光不再躲闪开他,直直地逼向他,声音带着她的愤怒也带着她的冷冽,“把录音笔给我!”

宫雪仇一个跨步,长臂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不管女人怎么反抗,他都死死地抱住她,“老婆,不要再找了,我们走好不好,到一个没人认得我们的地方,过我们的日子好不好?你说过愿意为我为你放弃一切,你愿意为我放弃以前的仇恨的!”

他抱得那样的紧,迪曦芙根本就挣脱不开,甚至连动都不能动,“你真的愿意为我放弃一切吗?如果你真的愿意为我这么做,你就不会藏起录音笔!我不想冤冤相报,但是你母亲,她该为她自己的行为得到她应得的法律制裁!”

她嘶吼着宣泄着她心中满满的愤怒。

“可是她是有原因的,老婆,是你爸爸害死我爸爸的。老婆就这样算了吧,忘了吧,就让所有的恩怨就此了解不行吗?欠你的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去偿还,只要你能放下这些仇恨!”

“宫雪仇!当年你为什么不肯为了我放下这些仇恨?!在你保护你母亲的时候,你想过我的父亲吗?他死的有多惨!他被他这一生最爱的人算计死!我只是要给他一个交代,一个交代!你明不明白!”

迪曦芙哭喊着,她的心情谁能懂,她爱上自己家的仇人,她放纵自己的感情一次次的爱上他,可是她要怎么面对她的父亲,她心在煎熬着,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脸去见自己的父亲。

“那你知不知道,如果当年的事可以从来,我会怎么选择,我会为你放下所有的仇恨,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宫雪仇痴痴的说。

“好,那你就把录音笔给我,我不要她的命,你母亲不会死,顶多就是20年的牢狱之灾,到时候我跟你走,我们还是南宫墨和迪欣然,行不行?”

她觉得自己已经退到了极限,她不去计较他覆灭了她家的公司,她不去计较那次跳海,她不去计较他和林静雅,她只要沈佳华得到一个应有的审判。

“老婆,她已经那么大的岁数了,就算不审判她已经也没有多少年了,放过她好吗?”

“宫雪仇!在你母亲在享受着天伦之乐的时候,我父亲呢?!他冰冷的底下!你说可以吗?!你告诉我!”

宫雪仇紧抿着自己的薄唇,他无言以对。

“宫雪仇,我们终究是不可能只像南宫墨和迪欣然一般简单的生活。我们都有我们自己放不下的事。所以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我们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如果我们没有相爱,那么也许我们就没有现在的纠结和痛苦。你不该让我爱上你,而我更不该一次次的爱上你,不管是迪欣然还是迪曦芙。”

迪曦芙清冷的笑出声,她的笑这样的凉薄,让人听了冷得心碎,冷得发颤。

她轻拍了下宫雪仇的背,“放开我吧,如果你不打算给我那个录音笔就放开我。”

宫雪仇的手臂紧紧抱着她没有一点放松。他知道这次如果他放开了她,那么他就要永远的失去她了。

他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轻声低喃,“给我一点时间,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处理好的。”

迪欣然没有动,她的头仰着,眼中满是泪水。

片刻后,感到他的手臂有了松动,她的手推开宫雪仇,转身离开了他。

宫雪仇的眸光一直追逐着那个娇瘦的让他心疼的背影。心已碎到不能收拾。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脚步,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站到发麻。

回到家的宫雪仇拿出了家里的红酒,他还从来没有借酒浇愁过,以前的他总会有办法,他相信自己的能力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即使在迪欣然死的时候,他都可以告诉自己她还活着。

但是现在他该怎么办他无措了,他甚至不敢想他们的将来,一瓶瓶的红酒灌进了他自己的肚子,他已经不知道他喝了多久,可是为什么他越喝越清醒,可越是清醒的头脑,越让他意识到他们似乎已经无路可走。

一阵急促了铃声,打断了他。他起身去开门,当门打开的时候,出现的人让他搞不清楚状况了。那个人竟然是冷峻。

他刚想问冷峻为什么来找他,带着一身愤怒的冷峻挥拳就向宫雪仇打了过来,“你把小芙藏在哪了?!”

宫雪仇没意会冷峻会打他,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吐出一口血沫子,咆哮着,“冷峻,你疯什么!”

冷峻挥了一拳没有再继续打,直接闯进来他的屋子里,他挨个屋子搜索着,像是在找什么。

宫雪仇的酒顷刻就醒了,他已经意识到不好,他几步奔了过去,“冷峻,你在找什么?!”

冷峻毫不客气的回手抓住他的衣领,怒吼着,“小芙呢?!你把小芙藏哪了?!”

他下班就回家做饭等迪曦芙,可是他一直等到天黑也没等来人,他给她打手机,结果手机是关机的状态,他给她的单位去电话,结果说她中午就走了,他立刻冲出去找可是他找遍了她能去的地方,甚至连冷妍那里都去了,也没找到她。

他颓然的回到家,可是当他看见宫雪仇家里亮着的灯光时,他就有了一个想法,迪曦芙在宫雪仇的家,这个女人心心念念的都是宫雪仇,他望着那个亮灯的窗子,甚至都已经幻想出他们在房间里做的事。

他径直的冲进到了宫雪仇的家,就是要来抓这对男女。可是迪曦芙竟然不在,她不在,那么她一定是被宫雪仇藏起来了。

宫雪仇一愣,“她没回家吗?”这句话像是为冷峻的,也像是他在自语,如果她回家了,冷峻自然不会到他这里找人。

他没等冷峻回答,挥开冷峻攥着他衣领的手臂,跨步奔出公寓。上了自己的车子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结果他自己的身上竟然没手机,他在想返回公寓拿手机的时候,蓦然听到了手机的铃声,原来他的手机落在车上了。

那个手机的号码他太熟悉了,他立刻接通,“太太在哪?”他着急的问。

“总裁,太太我们跟丢了。我们一直给您打电话,结果您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电话另一端的保镖心虚的说着。

“怎么会跟丢?她最后去的哪?”宫雪仇急了。

“太太从‘唯尊’出来后就去了一家花店,然后又开车往郊外跑,可是路上的车太少了,我们怕被太太发现就没敢跟紧了,一直躲在一辆集装箱车的后面,后来我们发现太太的车停在路上,我们远远地停下不敢过去,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太太的车动。我们觉得不对,开过去一看,车里根本没有人,太太不知道哪去了,对了,后来发现那车是没油了。”

“不让她发现的前提是保证她的安全!!”宫雪仇瞬时吼出了声,他是怕她发现了,将来就不好再保护她了,但是之一切都只是为了她的安全。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