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75、还在想着他吗

275、还在想着他吗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37  |  更新时间:

下午,迪曦芙在自己的办公室办公的时候,铃兰向她报告,冷峻来了。

迪曦芙失踪后突然回公司上班,冷峻的手下很快就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他。

“让他进来吧。”迪曦芙轻声吩咐铃兰。

转瞬,她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

冷峻急步走了进来,“小芙,你回来了!”

迪曦芙看得出他是高兴的,他的脸上完全洋溢着他的喜悦。

“是,我回来了。”她淡然的说着,平静的像一池没有任何波澜的水。

冷峻看着她的淡然,他收住了脚,当他听到迪曦芙回来的时候,他就猜测她回来的原因,她当时在美国那么决绝的要和宫雪仇在一起,怎么会突然回来。在他想来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宫雪仇的母亲起了作用。

他想一定是宫雪仇的母亲逼宫雪仇离开迪曦芙,不然她又怎么会回来。但是如果她是被宫雪仇抛弃了,她就应该对他好,因为冷峻一直认为,没有宫雪仇的话,迪曦芙一定会爱上他。所以,他故意将消息告诉林静雅,自然沈佳华也就知道了。

“小芙,你回来是……”他含糊的问着,实在看不懂她的情绪。

迪曦芙的脸上平静如初,“我想起以前的事了,所以就回来了。”

冷峻眉眼都透出了兴奋,原来是她想起过去的事了,“你终于想起来了!小芙,你看我没骗你吧,我说的都是事实,骗你的人是宫雪仇!”

迪曦芙垂了一下眸子,“你没有骗我,他也没有骗我,只是我骗了我自己。”她骗了她自己,即使她已经断断续续的想起了过去,她还是骗自己不去想那些事,骗自己是失忆的,就像冷峻说的,她不是失忆,只是不愿意想起。

不过她终究是骗不过去了,当沈佳华站在她的面前是,那些被她自己封存的记忆彻底挡不住了,她清楚的记得自己爸爸是怎么死的,就是那个女人害死的,沈佳华骗了她爸爸一辈子,然后将他害死。她像着自己爸爸的死,又怎么能和那个女人的儿子,假装没事的爱着。

那一夜,是南宫墨和迪欣然的最后一夜,从此世界上只剩下宫雪仇和迪曦芙。所有该了结的都要了结清楚。她终究是要给自己的父亲一个交代。

冷峻没意会迪曦芙会这么说,他以为她和宫雪仇闹翻了,他就有机会了,但是现在的情况让他看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和宫雪仇分开了,可是她又好像并不恨宫雪仇,也对宫雪仇也没有任何的怨言。

那么他要怎么办?她对他到底是什么态度?冷峻不知道了。

“冷峻,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迪曦芙看着冷峻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对她一定是有话说的。

“小芙,我是想问,想问,我们的事,既然你想起来了,就该记得你答应嫁给我了。”

“是,我记得。但是冷峻,该知道我和宫雪仇的事。你不介意吗?”

“不介意,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边,我就不介意。”

“好,我答应你的事会做到。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办公了。”迪曦芙平静的答道。

冷峻完全愣住了,她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他,甚至没有一丝犹豫,这样的迪曦芙让他完全搞不懂看不透。

迪曦芙没有管冷峻,她底下头就开始处理手中的文件,好像刚才说的事,完全是一件别人的事。

冷峻怔了一会儿才离开,虽然他看不懂现在的迪曦芙,觉得她现在像是一个没有任何情绪的娃娃,但是既然她答应了,也就够了。

迪曦芙丝毫没有理会冷峻离开,对于她来说,现在她要的只是所有事情的了断,她自已俨然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工具。

下班的时候,迪曦芙开车回到家中,一进门就看见了冷峻。他还是像以前以前,早早的回家做饭等着她回来。

“小芙,你先歇一会儿,一会儿饭就熟了。”冷峻弯着唇说道。

迪曦芙点了下头,就回到自己的卧室,从她的抽屉里,拿了一片药吃下,这个药她这段时候,她已经基本吃了,但是自从她回来不吃药,已经睡不着觉了。快过去了,迪曦芙,就快过去了。她暗自对自己说。

冷峻做熟了饭,进来就看见呆坐在窗台上望着外面的女人。窗台是低矮的飘窗,宽大的窗框坐着很舒服。迪曦芙就这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的样子让冷峻一阵的担忧。

“小芙,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他轻声问着她,似乎怕声音大了都会吓到她。

迪曦芙似才回过神来,“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问你是不是不舒服。”冷峻重复着。

“没有,我很好,是饭熟了吗?我们去吃饭吧。”迪曦芙站起身,捡步走出房间。

冷峻向窗外望去,便看见对面那亮着灯光的窗子。宫雪仇,迪曦芙到底还是我的!

吃饭的时候,冷峻一边给迪曦芙布菜一边说:“小芙,你回来了是不是哪天去看看我爸爸,我们也快结婚了,你还没去过我家。没有正式见过我的父亲。”

迪曦芙默然的回答,“你安排吧,随时可以。”

冷峻虽然不喜欢她那冷漠的表情,但是她痛快的答应,一样让他高兴,他又试探的问,“要不就明天吧,顺便连我们的结婚的日期也定下来。”

“明天不行,明天以后哪天都行。”迪曦芙扒着碗里的饭,不过半天也没送到自己的口中。

“行,听你的,那就后天,我把冷妍也叫上,对了,冷妍和厉成枫,他们在一起了。”冷峻说着,一双眼眸凝着迪曦芙的脸。

“冷妍和厉成枫很般配。”她的脸上不再是一点情绪都没有了,眉宇间有了些笑意。

冷峻总算放了心,原来他还在为厉成枫的事发愁呢。厉成枫和迪曦芙以前的事,他是知道的,如果冷妍真的嫁给厉成枫,那么他们就是一家人,是一家人总会见面,他有些不放心了。但是看现在的情况,迪曦芙对厉成枫没有一点意思。她丝毫不介意厉成枫和冷妍的事,而且好像还挺高兴的。

一餐饭,迪欣然吃得很快,吃过饭便早早的就去休息了。

冷峻看着她的碗,碗里的东西基本都没动过,他都不知道她到底吃了没吃。迪曦芙,你都回来了还在想着他吗?

转天,迪曦芙便和冷峻一起上班去,他故意抬头,忘了一眼对面的窗子,嘴角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宫雪仇的车子还在楼下,他知道宫雪仇还没走,他成心要给宫雪仇看他们的恩爱。他把迪曦芙送上她自己的车,要关上车门的时候,他突然弯下腰在迪曦芙的脸上亲了一下。

迪曦芙的身子陡然一颤,这个信号冷峻很清楚,这是她在抗拒他的表现。而且这份抗拒要比以前更强烈。他没敢再要什么,说了声‘小心开车。’便起身把车门关上了。

看着迪曦芙的车开走,他的心拧成了一个,她的心始终都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他虽然留住了她的人,可是却注定永远得不到她的心,不过那又怎么样。宫雪仇,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迪曦芙在公司处理完公事就开车出了公司,她把车子一路开到了‘唯尊’。她走进去就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一份焗海鲜和一杯干邑,坐在那里慢慢地喝着。

当她的焗海鲜被端出来的时候,男人也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她没有抬眸,他的气息和走路的声音,已经告诉她,他来了。果然,和她想的一样,当他知道,她来到他的宾馆一定会赶过来。

男人在她的对面坐下,没有说话,只是一瞬不顺的看着她,似乎要从她的脸上看出,她这两天是怎样过的。

侍应生走过来,“总裁,你要点些什么?”侍应生的话终于打破了这份死寂。

“一份牛排,一份水果沙拉。”他沉声吩咐道。

侍应生领命退下,这里又恢复了寂静。

他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她半低下自己的眸光,忽略掉男人,酒杯在她的手中,她轻碾着高高的杯脚,浅尝着杯子里的酒。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坐着,似乎怕发出任何的声响打破这份静好。如果时间真的可以静止,也许他们都会选择静止在这一刻。

牛排和沙拉很快就端上了桌,宫雪仇用叉子叉了一块沙拉放到嘴里慢慢的嚼。

“以前我不爱吃水果,基本不吃,可是你说水果有营养,为了让我吃,想了很多办法,最后把水果伴成了沙拉。”

迪曦芙的酒杯放到了桌子上,丝毫没有理会他说的话,也或者她根本没让自己去听他的话。

“把我的皮包给我。”她淡淡地说,眸光始终不在他的身上。

她的皮包对她太重要了,里面有迪欣悦和沈佳华的录音,那是指正沈佳华罪证的证据,为了这个证据,她被孙道成绑架,还好她的皮包是斜肩背的,一直挂在她的身上,所以孙道成绑走她的时候,她的包也在她的身上。

后来她逃出去,她的包更是被她背在身上,她知道她最后被送到了莫子辰的医院,她回国的时候,一下飞机就直奔莫子辰的医院去找那个皮包。但是莫子辰那里并没有,如果莫子辰那里没有,那么就一定在宫雪仇手里了。

她千辛万苦才弄得的证据,她怎么可能不找回来。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