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74、把自己呈现给男人

274、把自己呈现给男人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4194  |  更新时间:

迪欣然怔了一下,长长的眼帘颤了颤,强扯了下唇角,“织好的时候。

是的只好的时候,你就可以穿上了,但是要什么时候只好?迪欣然不知道,她不敢问自己,也不敢去想。

南宫墨在自己的身上比了比,眉眼上都是暖意,她织的毛衣刚刚和他的身。

迪欣然抽过毛衣,装到了袋子里,重新放回了楼上的更衣室。

傍晚的时候,迪欣然不让男人帮忙,自己把晚饭做了,她就这样看着他吃饭,想要记住他的每一个瞬间。

南宫墨给迪欣然布菜,一定要她把碗里的都吃净才让她离开餐桌。他们有条不紊的收拾着餐具,做着家务,似乎白天的事从来没有发什么过一样。

晚上,南宫墨牵着迪欣然的手来到卧室,迪欣然蓦然转身,站在他的面前,她仰着头,看着他的眸子一瞬不瞬,牟然踮脚吻着男人的唇,那是她从为有过的热烈,南宫墨也迅速被她点燃,还没走到里面,衣服便跌落了一地。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南宫墨原以为今天迪欣然不会有心情和他在一起,但是结果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她的主动让他晃神,她从来都是害羞的,即便都这么久了,有些动作她还是会害羞的拒绝,而且在这个事上她从来不会主动。

但是今夜,她放下了她所有的矜持和羞怯,完完全全的把自己呈现给男人,让他享受到她给他的极致的快乐。

南宫墨本来没想狠要她,可是却被她弄得欲罢不能,一次次纠缠上彼此,好像再也分不开了。

这一夜,南宫墨从来没有过的尽兴,直到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黑暗中,迪欣然看着熟睡的男人,他睡得很甜,她的头低下,唇颤着吻在了他的唇上,滚烫的泪滚落到了男人的脸上。

对不起,南宫墨。我们注定是不可能以南宫墨和迪欣然的身份简单的生活下去。

她起身站起,在看了他最后一眼后,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她无比眷恋的浪漫满屋,她和男人的在这里的每一个画面都在她踏出院门的哪一步时,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在这里,她做了一个迤逦的梦,但是现在却有人把她叫醒,梦醒之后又是一片的残忍和萧瑟。

转天中午的时候,南宫墨才睡醒,他弯了下手臂,但是手臂里的感觉却不对,他睁眼一看,竟然是个抱枕。

不知道为什么一阵不安迅速向他袭来,“老婆!”他失声的叫着,顾不得穿衣服,径直的从出了门,但是偌大的别墅那里还有女人的影子。

他奔上卧室,拿起手机,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被关机了。怪不得,她离开了他的保镖竟会没有通知他。他的迅速的收理着自己的思绪,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女人计划好的,所以才会一直缠着他要。

一夜的缠绵,本以为是两个人爱的誓言,结果醒来了却是一场空。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他的家人,还是……

他不敢想了,他把手机打开,迅速的拨出了电话,“太太去哪了?”

“总裁,太太坐班机回中国了,我们一直跟您打电话,但是您的手机一直关机。”

“有人跟着吗?”

“已经派人跟去了,等飞机降落就会有消息穿过来。”

南宫墨立刻吩咐道,“给我订一张最快回中国的机票。留两个人,守着这里,剩下的人和我一起走。”

这里是他和女人的家,他始终不愿意这里被荒废了,他希望有一天可以再牵着女人的手和她一起回来。即使是梦他也会争取。

当迪欣然下了飞机,她回到了自己的公司,她没有什么行李,随身的只有自己的一个书包,她把一切都留在了哪里。

羽承浩和铃兰正在办公室研究着大盘的走势,没了迪曦芙,公司的运作都成了问题,因为羽承浩不是专业做金融的,他对这些不是很了解。亏了有铃兰,她总能出些好主意,而且真的照她的话去运作,公司在这段期间,不但没亏损反倒盈利了。

迪曦芙走进让里面的两个人惊得张大了嘴

“总裁,你怎么回来了?”铃兰下意识的问了出来。转瞬才发现自己失语了,又连忙说:“不是,我是说,总裁,你怎么才回来,你去哪了?”

羽承浩才回过神来,他兴奋的冲了过去,“小芙,你这些日子都去哪了?你在哪?你怎么也不和我们联系,我们都找翻了天了。”

迪曦芙扯了下唇,“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只是前一段时间,我失忆了,所以才没有和你们联系,不过现在好了,我回来了。”

“失忆?你怎么会突然失忆?”羽承浩急着问。

“是孙道成绑架了我,我在逃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跌到了山坡下,结果磕伤了头,好在有人就了我,但是我却忘了过去。刚想起来,就回来了。你们好吗?公司一切都好吗?”

迪曦芙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好好,都好。对了,多亏了铃兰,我们公司还赚了一些钱。”羽承浩把铃兰往前推了推。

铃兰堪堪地笑了笑,“瞧羽副总把我说的,我那会什么,只是碰巧蒙上了。”

铃兰从来没这么心虚过,这些那是她的主意啊,问题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连个通知的都没有?

迪曦芙弯了弯唇,“都辛苦了,从现在开始我恢复上班。”

“你刚回来,累了,还是先回家休息一下吧。”羽承浩关心的说。

家?迪曦芙听得心里一颤。下一瞬,“不用了,我先看看公司的报表。铃兰把报表都给我拿来。”

“好,我这就去哪!”铃兰终于有了一个出来的机会,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着手机就打了过去。

“老板,迪总裁回来了,而且她好像应该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我知道了,你好好保护她,有什么事随时和我联系。”

南宫墨挂下电话,他的深眸暗沉无光,她真的都想起来了。当他的手下想他报告她下了飞机去了公司,他就知道她都想起来了,不然她也不会记得那个公司。

他痛苦的合了下眼,攥着手机的大手青筋蹦起,老婆!他似乎觉得自己又一次的失去了她。

“总裁要回哪?”雷鸣问道。

“回‘倾城’。”他低声说道,只有那里还可以离她近一点。

迪曦芙在公司看完了近期的公司报告,不得不承认羽承浩把公司管理的很好,这让她也安心了不少,回来的时候她还在担心不知道公司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她抬眼看了一下桌子上的日历,那个日子快到了。

羽承浩敲了敲门走进来,“怎么还不下班,刚回来别这么拼命。”

迪欣然扯了下唇角,不过她有个问题想问羽承浩,“我怎么查不多孙道成的消息?网上说他失踪了?”

羽承浩点了下头,“是,失踪了,你失踪的时候,就传出宫雪仇四处追杀孙道成的消息,后来网上突然冒出林静雅和孙道成的火爆视频,人们都猜测是因为这个宫雪仇才要追杀孙道成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孙道成就像是蒸发了一般,再也无找不到了。

宫雪仇的人到现在还在找他。不过,照现在看,宫雪仇追杀他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林静雅?”

“不管为谁都好,那个人的确该死,不过人怎么会消失呢?你明天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羽承浩点了下头,“当然可以,明天我去你家接你。不过现在我送你回家吧。你的车那么久没开了,先让人检修一下再用吧。”

“好,麻烦你了。”迪曦芙轻声应着。

羽承浩带着她,把她送回了家,便离开了。

迪曦芙走到自己的家门口,她的手踌躇了半天才打开家门,原来冷峻一直住在这里,她不知道现在他还在不在,在美国的时候,她那么伤他,此生她终究是欠了他。

她把手指放到了电子门锁上,门瞬时打开,她轻声走进去,屋子里满是灰尘,好像很久没人住过的样子,而且这里的状况,她那天她上班离开的时候,是一个样子。原来冷峻从那天起,一直没在这里住过。

她的心似乎放松了很多,如果他肯放下,那没什么比这个更好的。

她挽起袖子拿起抹布开始收拾着房间。

晚上,她通过自己的窗子就看见对面窗子里的灯光,她怔怔地看着,似乎回到了过去,似乎这一个多月真的只是一个绚丽的梦。

转天,羽承浩就来接她,他们一路向明市外开去。羽承浩一直按着迪欣然的指示开车,他们开到了一片丛山之中。

“小芙,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羽承浩越开越纳闷,他们来山里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的记忆还对不对,我只是想看看孙道成当初关我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他的线索。”

梦醒了,她回来了,那么一切都要继续了,孙道成她不会放过,这个人渣,她要找到他,让他接受应有的报应。

羽承浩,一路开上的了山,果然按照迪曦芙的记忆找到了那个小房子,不过还没到房子,他们就味道了一股恶臭。

羽承浩觉得这个很不正常,他让迪曦芙带着外面自己进去看,房子的门没关,他很顺利的就进去了,不过转瞬他就出来了,“可能孙道成已经死在里面了。现在怎么办?”

他进去就看见一个**不堪的尸体,他揣测着应该就是孙道成。

“报警!既然他已经死了就让警察来查吧。”迪曦芙淡淡地说道。

这个时候,一个人影从树丛窜过,“不是我,不是我!”

迪曦芙马上对羽承浩说:“抓住他,他可以知道些什么!”

羽承浩很快就将那个守山的人擒住,“这个屋子里的人是谁杀的?”他把那个人按在地上,问着他。可是那个人除了喊‘不是我’以外,不管羽承浩说什么都没反应。

“他是个智障的人,让我来问问他。”迪曦芙走过去。“你还记得我吗?”

那个人一看到迪欣然吓得惊叫着,“鬼!鬼!”他一直以为迪曦芙死了,现在猛然看见她还以为是见鬼了。

羽承浩抬头看看迪曦芙,完全被搞晕了,“这怎么回事?”

“我当初摔下山坡,是他追的我,所以他以为我死了。”迪曦芙想羽承浩解释着。

她又看着那个人,“我是鬼,我来向你索命,是你害的我!”

那个人更是吓得发抖,“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行,你要是能回答上我的问题,我就不抓你!”迪曦芙说道。

那人像是得到了保命的圣旨,连连点头,“我说,我说!”

“这个屋子里的人是谁杀死的?杀他的人你看见了吗?”

“是个女人,一个女人,不是我!我怕,好多的血!”他说着,又不停的全身发抖,似乎在回忆当时的可怕情景。

“女人张什么样子?”迪曦芙接着问。

“长头发,漂亮,红车。”

“红车?她开着一辆红色的车吗?什么牌子的?”羽承浩连忙问。

“是,红车,好漂亮的红车。女人也漂亮,不穿衣服,和男人睡,没羞!”

那人东一句,西一句的和羽承浩说着,羽承浩虽然没全听明白,但是他现在多少能听出来杀孙道成的女人是个和他有关系的女人。不过在具体问什么,显然那个人的脑子就不够用了,完全回答不上来。

警察来得很快,接到报案后就赶过来了。

迪曦芙和羽承浩把发现尸体的情况和警察说了一遍便开车离开了。

羽承浩从后视镜上往后座看了一眼那个智障的人,转头问身旁迪曦芙,“小芙,我们把他带回来干什么?怎么不交给警察。”

“我想查查到底是谁杀的孙道成。对了,你帮我找个地方安顿他吧,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迪曦芙淡淡地说着。

羽承浩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迪曦芙要亲自查这件事,她脸上的表情他看不懂,那是一副冷然的面色,冷得像一块千年难化的玄冰。他没再追问下去,完全按照她的安排去做了。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