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72、把自己嵌进他的体内

272、把自己嵌进他的体内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4213  |  更新时间:

只是冷峻越打就越生气,他是会些武功可那些和南宫墨的根本就没办法比,他现在可以说连打都打不到他。

但是,这副场景却吓坏了迪欣然,她赶快从车里走了出来。

“冷峻,你住手!”

冷峻转头看见迪欣然,他收了手朝迪欣然本了过去,南宫墨赶忙跨步挡在迪欣然的前面。

冷峻又被他挡住,他急着喊:“南宫墨,你做贼心虚啊!为什么不敢让我见迪欣然!”

迪欣然走过来,轻拍了拍南宫墨的背,“老公,让我过去和他说几句话。”

南宫墨的手瞬时拉住了她,“老婆。”

迪欣然弯了弯唇,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她不用说什么,她的眼神已经告诉他让他安心了,她相信他看得懂。

果然,南宫墨松开了他的手,不过他始终保持着和女人两步远的距离,这样万一有什么事,他好来得及动作,对于冷峻,他始终是不放心的。

迪欣然没有走到冷峻的近前,和他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冷峻,你想和我说的我都已经知道了。”

不等迪欣然说完,冷峻就迫不及待的喊着,“小芙,他跟你说了什么?你不要相信他,他不会告诉你真相的!”

迪欣然轻声说:“他告诉我,迪家和南宫家有世仇,告诉我,迪家的公司是被他毁的,告诉我,我的父亲因此而死。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冷峻怔住了,他没想到,南宫墨真的敢和迪欣然说这些,这些的确是事情的真相,他也从中找不到,南宫墨有任何隐瞒的地方。

“你……小芙,你都知道了,你还要和你的仇人在一起吗?小芙,你到底怎么想的?!”

冷峻完全蒙了,这个是他没想到的,迪欣然竟然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还选择和南宫墨在一起。

“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而且迪家和南宫家是世仇,冷峻,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想在把这个仇恨继续下去了。既然上天让我记不起以前的事,那么也许这是天意,既然我忘了,就让过去都过去吧,我不想在执着在过去的回忆里。冷峻,我现在很幸福,我希望能这样一直生活下去。”

冷峻的眸子里满是颓然和无助,“小芙,你在说什么?你说你很幸福?可我才是你的未婚夫!我才是!你让我怎么办?!”

迪欣然回头望了一眼南宫墨,这个她还不清楚,她和南宫墨不是七年前就结婚了吗?怎么又会和冷峻订婚?

南宫墨走过来,解释道,“他确实是你的未婚夫,但是我们也确实在七年前就结为了夫妻,后来,因为以前的那些事,你离开我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你和冷峻定婚了。”

“是,我们都订婚了!小芙,你答应过嫁给我,你说过我们秋天的时候就结婚,因为你不喜欢夏天。”冷峻连忙补充。

迪欣然顿了一下,这个她还没有想过,下一瞬,“冷峻,我们已经注册结婚了,我和南宫墨现在是合法的夫妻。

至于以前我答应过你什么,我现在都记不得了,虽然我不想推卸我的责任,但是我现在的丈夫是南宫墨,而且我也希望能和他一起度过我们的一生。所以,我对你只能说抱歉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弥补你,但是爱不能勉强的。”

冷峻没等迪欣然说完就已经迸出火了,他怒吼着,“迪欣然!你是因为失忆才忘记,还是你根本就不想想起?!”

迪欣然的心口,猛然一突,她的眸子瞬时黯然内敛,“对不起,冷峻,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没办法骗自己,我爱的是他,是南宫墨。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冷峻嘶吼着。“迪欣然!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会放弃你!你是我的!”

冷峻歇斯底里的吼声,震得迪欣然发颤,她的身体不受控的战粟。

南宫墨上前一步,从后面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别怕,有我!”

男人宽大厚实的背是她可以依靠的港湾,不需要过多的字,只是两个字‘有我’就足以让女人安心。

是的有他,只要有他,她就是安全的。迪欣然相信他会拼尽一切只为护她周全。

眼前相拥的人,刺痛了冷峻的眼,他费尽了心力,终于也找不回她。她的心无论何时都不在他的身上,以前她至少还在他的身边,可是现在,他完全的失去了她。

他苦笑了一声,转身带着他一身的伤,一身的灰败的离开了,这里在留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彻底的被她抛弃了。

迪欣然!你太狠了!你对我不仁,别怪我对你不义!

迪欣然看着冷峻呼啸着开车离开,她的心才陡然放松。他终于走了。

南宫墨转过她的身体,安抚的吻印在她的额头,“没事了,不用怕。”

迪欣然双臂抱紧了自己的男人,什么也没有说就是这样紧紧抱着不想松手。

片刻后,南宫墨轻拍着她的背,“要是不想上学,我们就回家。”

迪欣然点点头,任由男人揽着回到车上,要不是男人要开车,她真的不想松手。

两个人回到了家,迪欣然径直的回到了卧室,她的心好累,虽然冷峻走了,但是她始终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她把自己卷在被子里,可怜的像是只兔子。

南宫墨也跟着她上来,躺在她的身边,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吻着她的头顶,让她安心。

迪欣然的手臂环住南宫墨的腰,咬了自己的下唇一下,才让自己说出话来,“南宫墨,我曾经是他的未婚妻,那我们……我和他……”

这是她担心的问题,她不记得以前的事,她不知道,在作为他的未婚妻的时候他们到底都做过什么,她知道这样问南宫墨很不好,但她很想知道,可是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了。

南宫墨将她抱紧,声音低低沉沉的,“没有,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因为你一直爱的人是我,所以你们从来没有过实质性的关系。”

虽然女人只说了一半的问话,但是他听得出她想问什么。

迪欣然轻喘了一口气,还好她担心的事没有发生,她始终都是他的,全都是他的。她的手臂将他抱得更紧,几乎要把自己嵌进他的体内。

每个人都希望把完整的自己交给自己所爱的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爱情和婚姻是完整的。迪欣然也不例外,她也有这种冥思,当她知道自己的初吻就是给了这个男人时,她的兴奋溢于言表,原来他们的爱这么完美。

“老公,我不想上学了,老公,我们去旅行吧!”迪欣然扬起她的小脸,看着南宫墨。

“怎么不想上学了?”南宫墨沉沉地问。

迪欣然把自己的头埋在他的怀里,“我不想上学了,我就想这样和你在一起,我们去别的国家好不好,我不想呆在这了。”

“你害怕了吗?宝贝,就算我们到别的国家,他要是想找也会找到的。”

“那你就把我藏起来,老公,我不想被任何人找到。”

“可是,你是我光明正大的妻子,我不要你藏起来,不想你偷偷摸摸的和我在一起,老婆,只有我们想在一起,没有人能分开我们。你安心的去上课,放心,你老公的本事可不一般。”

南宫墨没什么可担心的,他绝对有自信可以保护自己的女人,原来他担心她会离开他,但是现在小女人表白了自己的心迹,她要和他相守,只要她不离开他,他就有办法和她永远在一起。

迪欣然和南宫墨的生活,似乎回到了他们以前平静的生活。他们每天周而复始的过着他们平静甜蜜的日子。迪欣然也渐渐从最初的惶恐到现在的平静,好像已经把冷峻的事忘记了。

这天又是一个星期六,天气好到出奇,晴朗的天空如洗泛着朵朵的白云,阳光照耀的大地,从茂密的桂花树上洒下一片斑驳的金黄。微微的清风中弥漫着桂花的香气。

迪欣然坐在自己的秋千上,继续织着她的毛衣。毛衣已经有雏形了,她举起毛衣看了看,真心的佩服自己,毛衣织的和她想象的一样,照这个速度,再过几天就可以织完衣身,然后再织就是两个袖子。

迪欣然默默算着时间,这件毛衣到不了秋天就可以织完了,也许她应该再个南宫墨织一条围巾,或者再织一件毛背心。她想着想着,嘴角就勾了起来。

当她放下她的毛衣时,蓦然看见站在她家院门外的三个女人,她家的围墙是铁艺的围栏,门也是铁艺的,是完全可以看见门外的。

这三个女人是谁?她在她的记忆力搜索着,这三幅影像好熟悉,可是她却想不起来,她的头跳痛着。

终于,有一个女人没了等待的耐心,“迪欣然!贱人!你给我滚出来!”

好熟悉的口吻,迪欣然的头蓦然一昏,为什么连这句话也这么熟悉。她怔怔地看着那个女人,这个女人看得出比她大几岁的样子。

接着中间的那个贵妇模样的人说话了,“把门打开,不要让我们在动手了!”

迪欣然看着那张脸,这张脸的影像和她记忆中的一个印象完全的重合了,她看着她,怔怔地问:“你是谁?我在哪见过你?”

站在那个女人另一边的女人冷哼了一声,“别装失忆了,我们你会不知道?你骗得了仇哥,你骗不了我们!你以为你假装失忆就可以骗仇哥娶了你?你做梦吧!仇哥娶的人是我!”

迪欣然看着那个说话的女人,听着她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就闪现出一个让她窒息的画面。她的手紧紧握住自己跳痛的头,不敢让自己想下去。

“你们是谁?为什么来我家?”她疼苦的喊着。

“我们是谁?天,你不会真的连我的不认识了吧?迪欣然,我是迪欣悦!你不记得我了吗?”

迪欣悦,迪欣然的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贱人!你凭什么跟我抢宫雪仇,我才是迪家的小姐,你只是迪家的一个私生女!’‘贱人的孩子!生下来就是贱种!’这两句话自动的在她的大脑中不停的回放。

她的手紧紧攥住自己的头发,痛苦的合上了眼。

“妈,别跟她废话,来人把门打开。”随着迪欣悦的话音,她们身后走过来几个保镖模样的人,他们飞快的爬上大门,翻身就跃进了院子里。

“你们干什么?你们住手!”可不管迪欣然怎么喊,那些人还是把大门打开了。三个女人走了进来。

迪欣然呆傻地看着她们,大脑里一片空白,完全没了反应的能力。

“贱货!你怎么还没死!”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的是女人的巴掌。

迪欣然下意识的往旁边躲闪,但是一巴掌竟然没有打下来,迪欣然诧异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男人如神祗般的攥住了那个人的手腕。

“妈!我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她!”南宫墨一字一句的对着自己的母亲说着,他的声音铿锵,带着不容置疑的厉气。

“雪仇!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的手!”沈佳华气愤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感觉到她的手腕都要被捏碎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了这个女人竟然敢骗她。更没想到他敢这么对她。

她原来还真的是以为他是为了躲林静雅才出国的,当初她也是不想让他真的娶林静雅才放他走的,可是千算万算都没想到,她自己的儿子竟然是为了和这个女人暗度陈仓才走的。

当她知道这个消息震惊到了极致,迪欣然非但没死而且还和他注册结婚了。她是不想让林静雅做自己的儿媳妇,但这个人不能是林静雅,更不能是迪欣然!

她当即就决定带着迪欣悦和林静雅一起来找宫雪仇回去,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儿子的本事,为了不让他发现她们的动向她费了多大的劲,才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美国。

她让自己的手下探查清楚,宫雪仇去了公司,家中只有迪欣然一个人,这才带着她们两个过来,找迪欣然算账,但没想到,她们刚进来,宫雪仇就回来了。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