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70、给他,她的所有

270、给他,她的所有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4194  |  更新时间:

“南宫墨,如果你还当我是你老婆,就把以前的事告诉我。她已经很努力的绷直了声线,可是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夹着轻微的颤抖。

南宫墨仰头轻叹了口气,“老婆,你真的想知道?”

迪欣然骤然回身,“是,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的家庭,我的过去,我的一切,那些都是我的一部分,没有那些我是不完整的。虽然现在我们很幸福,可是我的过去呢?每个人都有过去现在和将来,南宫墨,我也会好奇,如果有一天你丢了你的过去,你难道不想知道?”

南宫墨底下头看着那扎破了迪欣然手的玫瑰花,“老婆,你种的玫瑰花,叫朱丽叶,你知道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吗?”

迪欣然一愣没想到南宫墨会问她这个问题,这个故事她当然知道,如果不知道,当查理告诉她这种玫瑰叫朱丽叶,她也不会感叹这个伤感的名字。

这是一个会让人伤心到流泪的故事,有着世代仇恨的两家人,他们的孩子在不经意见相遇,不该发生的爱情从头就是个错误,但是,他们却爱得融骨,两家根深蒂固的冤仇没能阻拦住他们的爱情,但是阴错阳差间,他们都为了对方殉情而死。

可是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迪欣然没再问南宫墨,她揣测着他话的意思。

南宫墨拉起她的手,郑重的问她,“迪欣然,要是我们也如他们一般,有着世代的仇恨,你愿意为我放弃这些仇恨吗?愿意为我们的爱,坚持和我一起面对那些上一代的仇怨吗?”

迪欣然怔怔的看着他,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过去里,竟然会有这些。

南宫墨紧紧握着他的手,“告诉我,迪欣然,你爱我吗?你愿意和我相守一生吗?不管我们的家族有什么样的矛盾。”

迪欣然的头跳痛着,她一直苦寻的答案,现在她就要揭开这个答案了,可是她又不敢了。

“老婆,你一直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你,那是因为我怕失去你,我怕你会因为那些仇恨离开我!所以,我才不敢告诉你!如果你不知道这些,你就不会为这些事纠结痛苦,我宁愿这些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只有我一个人痛苦。”

迪欣然的手终于将他的手握紧,“老公。我爱你,我愿意和你相守一生,不会因为任何事改变我们的爱。”

南宫墨长臂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用尽自己的力气抱着她,“老婆,你答应和我永远在一起吗?即使冷峻说的是对的,我是你的仇人,我们两家有世仇,七年前,我害你家的公司毁于一旦,而且你父亲也是因为这个才死的。即便你知道这些也会不离开我吗?”

迪欣然的手臂环住他的背,“是的老公,我爱你当然要和你在一起,过去事,我不再问了,就让那些成为过去吧!”

虽然南宫墨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过去的事,可迪欣然就已经不敢听了,她打断他不让他再说下去,她不敢想,现在她真的宁愿她什么都不知道。以前的事让她痛苦,但是离开他她更痛苦,就这两天的分离她已经就痛到受不了了。

“老婆!”南宫墨抑制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他所担心的事终于没有发生,他的爱没有离开他。

两个人这样相拥着,谁也不肯先放开彼此。直到太阳的余晖打在他们的身上,南宫墨才轻拍着她的背,“老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迪欣然松开了她的手,“我先去向查理道谢,这两天多亏了他收留我。”

南宫墨点头,“我们的确要谢谢他。”

迪欣然蓦然想到了什么,“南宫墨,是你让他把我约出来的是不是?”

“是,我早晨来的时候,被他打了一顿,他都还不同意,让我见你呢。”

迪欣然猛然顿住了脚,“早晨,打了一顿?老公你伤着没有?你早晨就来了吗?可是现在都下午了。这一天你在哪?”

南宫墨勾着唇,听着小女人紧张的问话,“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地吗,我一直就站在玫瑰园里等你。”

迪欣然的心猛然一抽,夏天中午的太阳有多毒,他竟然就站在玫瑰园理等了她那么长的时间。

“南宫墨,没你这么事后告状的,我也没说要约她出来啊,是你自己愿意等的。”

迪欣然眼眸中闪着满满的不满,“查理,你怎么能让他在外面站那么久。”

查理无奈的摇了下头,“好了知道,你舍不得他受苦。你们两个要秀恩爱,就回家秀去!”

南宫墨上前一步,伸出自己的手,“谢谢!谢谢你这两天照顾我的妻子,也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见她的机会。”

“不用谢,我帮迪欣然是因为我是迪欣然的朋友,约她出来,只是因为你最后说的那句话,不然我不会考虑把迪欣然约出来,让你们见面的。行了,没事我就不送了,你们一路顺风!”查理说着就走了。

迪欣然有些纳闷了,“老公,你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当时,查理说,迪欣然如果想见你就不会自己跑出来,南宫墨的确是沉默了,查理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如此,她也不会走。

不过,他沉默了一下后,就对查理说:“如果她真的想离开我,真的不想见我,那么现在她已经如愿了,她又为什么要哭?她哭了那么多次,只是因为想我。”

查理没了话,他当然知道迪欣然伤心是因为南宫墨,迪欣然哭也是因为南宫墨,只是今天南宫墨没有出现在学校门口,她就难过的回来就躲在房间里哭。

最终他被南宫墨的话说动了,要是真心的想让迪欣然高兴,就是化解他们的心结,让他们重新在一起。所以,查理就约了迪欣然下午的时候去玫瑰园,但是他却没将这个计划告诉南宫墨。他倒是要看看南宫墨有多大的耐心等迪欣然。

中午的太阳很毒辣,他远远的就看见南宫墨那被太阳直射的身影,玫瑰园里都是玫瑰,没有高大的树木可以遮荫,如果不是他真的在意迪欣然,如果不是心中的爱支撑着他。查理相信没人能忍受这些。看到南宫墨的真心,查理也就放心把迪欣然交给他了。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人终于和好了,查理自然是功成身退。但是对于迪欣然的问题,南宫墨嘴角勾出一丝邪味,他低头在迪欣然的耳边低语,“我对他说,你已经想我想到了哭,再不让你见我,你会哭死的!”

迪欣悦狠捶了他一下,嘴硬道,“谁想你了?!我才没有。”

“没有想我吗?可是老婆,我已经想你想到快疯了。”南宫墨在她的耳边低语。

迪欣然不受控的就靠在了他宽大的怀抱里,他想她想到疯,她又何尝不是,若不是这样的别离之苦,她又怎么会连自己家的仇也不管不问了。

她在他的怀里轻声的低喃,“老公,我想回家。”

南宫墨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好,我们这就走。”

迪欣然终于和南宫墨回到了她离开了两日,却又让她恍如隔世的家。两个人这次再团聚,竟是腻得连吃饭的时候都要牵着手。

两个人似乎成了连体娃娃,谁也不肯离开谁,干什么都要一起做。

就连晚上洗澡,迪欣然也从来没有过的,没用男人强迫就乖乖地和他一起进了浴室。

只是在南宫墨要帮她褪下衣服时,迪欣然还是有些害羞坚持自己脱。南宫墨倒是也没强求,他麻利的褪下自己的衣服。

迪欣然躲闪着自己的眸光不敢看男人的身体,她连忙把自己泡进了浴缸。有水的遮挡,至少她没有这么害羞了。

南宫墨泰然自若的跨步进了浴缸,宽大的浴缸似乎还不够他用的,他不停的往迪欣然那边挤。

迪欣然羞得脸上泛着红晕,真心的是后悔答应和他一起洗澡了。她的手推着他,“自己好好洗不许过来。”

“啊。”男人一蹙眉,低哼了一声。

迪欣然吓了一跳,她是推他来着,可她的力气并不大,“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南宫墨扯了下唇,“没事,不是你弄疼的。是刚才被查理打的。”

迪欣然吃了一惊,她是知道他挨打了,但是她看着他身上没有伤也就没往心里去,没想到他伤在肚子上。

“让我看看。”她说着低头看着他的肚子,那里有一大片的淤青。

“怎么被打成这样了?你不会躲吗?你不是会功夫吗?”迪欣然心疼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南宫墨嘴角的笑意更盛了,能得到她的关心,那么他付出的所有就都值了。“是我成心挨打的不然他怎么会让我见你。”

迪欣然听得眼眸蒙上了水雾,手轻抚着他的伤,“老公,是我不该逃走的。”她俯身爬在男人的身上,如果不是她逃走,他又何苦要挨打。

南宫墨搂着她光滑的身子,大手轻拍在她的背上,“老婆,是我不该关你的,你知道你跑走,我有多担心你吗?这楼那么高,万一你要是摔着,碰着了,你知道我会有多担心你?

当时我就后悔不该这么对你,我是应该和你讲清楚的,但是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说,也没有勇气和你说。我们两家的仇怨也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解释得清楚的。老婆,谢谢你肯为了我放下过去的一切!”

“老公,你不提自己的妈妈,不和你的家人联系,是不是为了我?如果你为了我放弃了你的一切,那么我又为什么不能为了你,放弃过去。”

当南宫墨告诉她,他们两家是世仇的时候,迪欣然才明白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他和自己的亲人联系过。也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他的亲人。因为,他们是世仇,所以她并不被他的家人接受,所以他要带着她走,所以,他不和他的家人联系,他竟然为了她放弃了他的家人。

想到这里迪欣然就更加肯定自己的做法,他为了他们爱付出了那么多,那么她也该为了他们的爱付出些什么。如果,他放弃了一切,那么她就放弃过去。

南宫墨将身上的女人搂紧,“老婆,我爱你!”

“老公,我爱你!”她的朱唇轻声的在他耳边低喃。她抬起头在他的唇上印上他的吻,这是她爱的表白。

南宫墨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吸入她的气息,他的唇缱绻在她的唇上,不放过她的一丝气息。

迪欣然感受着他的火热,她也想给他,她的所有,但是他身上的伤,是她的牵挂。

当他终于放开她让她喘气的时候,迪欣然才有机会说出话来,“老公,你的伤……我们先回去给你把药涂上。”她紧喘了一口气,快速的说到,只怕晚了就阻挡不住他了。

男人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深喘了一口气,黯哑的说到,“好,我们出去。”

他是很想要她,可是他更像享受小女人为他治伤。要她的事可以不急,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

南宫墨把自己和女人快速的洗净了,牵着她的手回到卧室。

迪欣然那出红花油,让男人躺好,将红花油倒在手上搓热了才去揉男人肚子上的淤青。迪欣然认真的做着手里的工作,脑子不知为何,突然有一个画面闪现,就是男人为她治疗身上淤青的样子。

迪欣然的手顿住了,怪不得她知道红花油要搓热了才能揉淤青。刚才她还觉得很奇怪,在她的印象中她是没有用过这中东西的,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她的记忆里有这些。

南宫墨看着她失神的样子,大手抚上她的肩头,“老婆,怎么了?”

迪欣然的思绪被他的声音拉了回来,她扯了下唇角,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没事,只是没想到查理会把你打得这么狠。还疼吗?”

“不疼了。”男人勾着唇角看着关心他的女人,心里的暖意从眼眸中溢了出来。

迪欣然继续手中的动作,红花油要揉进皮肤才好得快。

不过,男人在干什么?

迪欣然不满的娇嗔着,“你的手干什么呢?”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