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69、思念如潮

269、思念如潮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

查理那副大惑不解的样子,逗乐了迪欣然,其实中国的谚语每个都有一段故事。这些是不知道故事的外国人很难理解的。

“查理,这其实是个故事,等以后我讲给你听吧。”迪欣然现在身心俱疲,真的没心情给查理讲故事。

“好,不着急,我等着听你的故事。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迪欣然点了点头,“你也早点休息。”

南宫墨的手机终于来了电话,他赶忙接通了电话,“她去了哪?”

不等保镖说话,他就已经急着喊出了声。

“总裁,太太去了查理的家。”

听到保镖的话,他的心蓦然的一松,她没有去找冷峻。她没有去找冷峻就是她现在还不相信冷峻说的话的意思,就是她现在还不会和他决裂的意思,没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能安慰他的了。

“总裁,现在要怎么办?”保镖问到。

“你们就在查理家守着,安全,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还要盯着冷峻不许他靠近。”

“是,总裁。”

南宫墨放下电话,抬眸望向那没有半点星光的永夜。夜的黑像他的眼眸,没有一点光亮。

老婆,我该怎么办?

南宫墨知道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的心纠结成了一个,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转天,迪欣然和查理一起去上学,一天的学习把迪欣然的脑子占满,她没有让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去想那些事。

放学后,她又坐着查理的车直接回到了查理的家。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她的眸子沉冷着,她的心情也跌倒了谷底,那个男人没有出现在学校的门口。他没有来。

迪欣然的心绞痛着,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明明不想看见他,可是看不见他,她有难受的要死。

回到查理的家,迪欣然便把自己关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的眼眸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他一个电话没有,也没去学校,他对她在哪,在干什么完全不管不问了。她可怜的就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卷坐着,眸子里浸满了泪,到底是什么样的事,可以让他宁愿放弃她,也不和她说。

迪欣然就这样想着,都要把自己逼疯了。

她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眼中溢出的泪,拽过自己的书包,想拿出作业来写,可她打开书包就看见书包里的摄像机。她颤着手将摄像机打开,里面都是男人的镜头,她以为看见他就可以不想他,却不知道这样的看见,更让她的思念如潮。

摄像机里两个人纠缠的吻,有谁能说他们不相爱。迪欣然的泪被刺激到了奔涌,老公,你到底爱不爱我?

哭,小声的呜咽,难控的哭泣,最后是失声的痛哭。

查理站在门外就听见她的痛苦的哭声,她有多伤心不言而喻。可是让她伤心的那个男人呢?查理的心中火不停的往上窜。

南宫墨听着保镖的回报知道她已经平安的到了查理的家,他这才安心的处理公司的事,他今天没有去学校,只怕自己一看见她就会忍不住要把她绑回来,他相信他绝对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所以他没去,他现在也没想好要怎么解决两个人之间的事,倒不如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转天是星期六,迪欣然没有早早地起来,难得放假,她把自己卷在被子里,被子里没有他的温度,总觉得是冷的。

查理一早就出去了,他虽然是家里的少爷,但是父母从来不娇惯他,他从小就跟着父母一起打理着花草。

他在玫瑰园里忙着收拾着玫瑰花,玫瑰花很美但很娇贵,一个不小心就会枯萎。

我们常拿玫瑰比喻爱情,世人看到的都是和爱情一样美丽的玫瑰花,却不知道爱情和玫瑰一样需要人费劲心力的去养护。爱情需要打理,婚姻需要养护,就像娇贵的花。在我们羡慕那些婚姻幸福的家庭时,你又怎知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心思。

为了保护名贵个花种,玫瑰园没有主人的允许是不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查理一直低着头干手里的活,一个佣人就跑了进来,“少爷,有个叫南宫墨的人要见你。”

查理瞬时就站起了身,他心里一直压抑的火再也压不住了,他放下手里的工具,急步就奔了出去,一出玫瑰园,就看见南宫墨负手站在那里。

查理一步走上来,挥拳就朝南宫墨打过去。“混蛋!你知不知到她哭了多少次?!”

南宫墨的心蓦然一痛,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心也在疼着。他没有躲就这样承接着查理的拳头。

查理不会打架,他也没练过功夫,他一手按着南宫墨的肩,一手拼命的往他肚子上打,他在为女人出气,这么好的姑娘,他竟然会让她伤心到离家出走。

“你知不知道,她有多爱你,你怎么忍心伤害她!”查理怒吼着。

查理本想和南宫墨好好的干一架替迪欣然出气,可是南宫墨不还手,他打了几下就停了手。

他怔怔地看着南宫墨,“南宫墨,你到底爱不爱她?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些事一直困扰着他,他实在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南宫墨站直了自己的身体,怎么可能不疼,他又不是铁打的。

“查理,我有多爱她,你知道吗?”他为了她付出了多少又有谁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伤害她?”查理真的被搞糊涂了。

“有的时候,事情不是爱就可以解决的,我想见见她,让我和她谈谈。”南宫墨几尽哀求的看着查理。

查理顿了一下,“可是她没想见你,如果她想见你,她就不会离开你,跑到我这。”

南宫墨沉默了。

迪欣然看着外面的太阳已经快到中午了,她起身洗漱好,才走下楼。

查理正从外面回来,“你醒了,睡得好吗?”

“很好,谢谢。”她礼貌的回答。

可是怎么可能好,她红肿的眼睛,这个可是骗不了人的。

查理扯了下唇,“我们去吃饭吧,饭应该熟了。”

查理带着迪欣然走到了餐厅,餐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他绅士的为迪欣然拉开座位,看着她坐下,自己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迪欣然根本没什么心情吃饭,她的叉子在碟子里插着,可是却不见她吃什么东西。

“迪欣然,不如吃完饭,你歇一会儿,我带你去玫瑰园里看花。”看着迪欣然难受的样子,查理的心情也不好。

“好,一会儿我们去。”迪欣然现在也很希望能有事情做,好把她的大脑填充满这样就用想他了。

两个人吃了午餐,查理贴心的让迪欣然先去睡个午觉,然后等太阳落下的时候再去,那个时候天气就没这么热了。

迪欣然其实也睡不着只是晚上哭得太厉害,所以她的头晕晕的,她躺到了下午才起身,和查理去了玫瑰园。

太阳的余晖照映着一片绚丽的花的海洋,天地间都是一片金红。

迪欣然在田间漫步,悠然的走到了那片叫朱丽叶的玫瑰花的前面。她抬手摸着那如油画般精美的花瓣,家里的花现在也应该开得这么美吧。

家,她出神的想着,手指下滑,不小心碰到了花枝上的尖刺。

“啊~”她轻声叫了一声。

“怎么了?”一个男人紧张的握起了她的手,细心的查看她手上的伤口。

迪欣然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怎么在这,他连个电话都没给她打过,他怎么知道她在这?

南宫墨用手挤出了她手指上的脏血,又把她的手指,放进自己的嘴里吸。

迪欣然恍惚了半天,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真实的就在自己的眼前。她拼命往回抽着手指,他们的事还没了解呢,她才不让他碰呢!

可男人攥得紧,她根本就抽不会来,她这个时候才想到查理,“查理!查理!”她叫着,查理一定会帮她的。

可是查理呢?她四处往了一圈也没看见人。他明明是和她一起来的,怎么会不在。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查理约她到玫瑰园,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在这里。

“是查理去找你的?”迪欣然生气的质问着。他没问过她在哪,而知道她在哪的只有查理,迪欣然顺理成章的想到,是查理去找的南宫墨。

“你觉得你男人,用得着让别的男人,告诉我自己的老婆在哪吗?我自己还找的到自己的女人,迪欣然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你也在我的手心里。”

你是我手下里的宝,我怎么舍得让你跑走。

迪欣然心口一窒息,原来他知道她在这里,虽然她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但他主动找她来,要比查理找他来这个答案好多了。

“行了,我的手没事了。”她动动她的手指,她的手又是摸花,又是摸土的,他也不闲脏竟含了这么半天。

南宫墨终于松开了她的手。迪欣然瞬时转身就走。

“老婆……”

迪欣然顿住脚,一声老婆,她的眼泪都快让他喊下来了,她紧眨了眨眼,眨掉了眼中的水泽,她没有回头,只怕一回头就忍不住掉泪。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