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68、禁锢在他的怀里

268、禁锢在他的怀里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4195  |  更新时间:

迪欣然气得喊,“南宫墨,你不是以为这样把话岔过去就没事了吧?!如果你不能和我说实话,就别管我!我不需要你!”

迪欣然气坏了,他根本就没有要说的意思,既然他不说,那她再不想和他再待下去。

她扫了一眼身边,根本没有衣服,她只得用被子把自己裹紧,跳下地径直的往门口走。

南宫墨起身追了过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老婆,你去哪?”

迪欣然一手攥着被子,一手掰着他攥着她的大手,“你放开我!”

“我不放!”南宫墨也来了脾气。

迪欣然知道她根本就掰不开,她沉下一口气,“你不放是不是,好,那你告诉我以前的事!我爸爸,和我们的事,我都要知道!”

她的琉璃般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凝着他的眼。

南宫墨看着自己眼前的女人,他的爱人,他的妻子,可是他自己却是她的仇人,他可以说吗?比怕她生气,他更怕她会离开!

他紧攥着她手臂的手,渐渐没了力气,颓然的从她的手臂上跌落。

迪欣然的心骤然一冷,他宁愿放开她,也不愿意和她说实话。

她清冷的哼了一声,原来这就是他对她的在意,他对她的爱都换不了他的一句实话。她转身开门就奔了出去,她的泪在那一瞬间滴落。她跑到客房,那天和他分居的时候,她就把自己常用的衣服搬到了客房,她迅速的罩上了衣服,好歹洗了把脸就跑下楼梯。

她撇了一眼正在做饭的男人。抬手拿起自己的书包,就往门口走。

“站住!”一声断呵。

迪欣然绝对听得出他有多生气,可是那又怎么样,她还气着呢。她头也不回的就走。

身后一阵呼啸的风声,她的手臂被男人的大手攥住,这次和刚才不一样,男人使了力道,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手臂要被他攥碎了。

她挣扎着,“你放开!”

“迪欣然!今天你敢走出去这里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南宫墨发狠的说着,腿打断了他养着她,可是也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南宫墨!你凭什么拦我?!我有我的人身自由!我想去哪就去哪,你没权利干涉我!”

“我不干涉你,你昨天被人卖了你都不知道!”南宫墨气吼着。

亏了她进的是爱德蒙的酒吧,亏了他给她随身配备的保镖,不然他都不敢想会有什么后果。

昨天,这个女人成心就是要甩开他,他已经是尽量跟了,可是她却跑到了夜市。那里不可以开车进入的,等南宫墨放好车,再找这个女人,她早就消失在人群里。

夜市的人很多,他派了的保镖差点就跟丢了她,等他再赶到酒吧时,就看见两个黑人在找她麻烦,他示意他的手下先不要动,女人不知道这些保镖的存在,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让他们暴露,这个女人精明的很,一定会猜出是他安排的人。一旦被她发现以后在想暗中保护她就难了。

况且他看见爱德蒙已经过来了,他知道这点事对于爱德蒙简直不叫事,所以他就站在远处看着,果然,事情被爱德蒙处理的很好。

他看着爱德蒙给迪欣然调了酒,就有些坐不住了,他不知道爱德蒙给她喝了什么,但是女人醒着他也不敢过去,当迪欣然倒在吧台上的时候,他才冲了过去。

她的安全都是在他的保护下的,现在她竟然不要他管,不要他干涉,他能不生气吗!

迪欣然不知道那么多的事,她完全纠结在他不和她说实话上。

“南宫墨,我就算被人卖了,也用你管!你不和我说实话,就别想让我回来!”

这次她真的是气极了,她已经在考虑离家出走了,她到底要看看,是不是她走了,他都不说。

南宫墨哪里受得了她这么说,他就是怕她离开才不敢说的。他的手臂一用力将她整个人抗到了肩上,不管她怎么哭喊,他径直的把她扔到了卧室里。

最后狠狠地撂下一句话,“我是你的丈夫!今生你休想离开我一步!”

他转身走出卧室,反手就把门锁上了。

迪欣然扑向大门,弄了半天也打不开。这个节奏她知道,明摆着的软禁,他竟然用把她软禁起来。

迪欣然狂拍了几下门,便明智的住了手,那个男人铁定是不会给她开门的,她在这里嚷纯属白费力气。倒还不如冷静的想想要怎么办。

南宫墨没有走,就站在门外,他知道她现在一定会恨死他了,但是他已经无从选择。

对不起,老婆。我说过这次即便是你放手,我都不会让你离开的。不管是囚,是绑,我都不能再失去你了。

迪欣然卷坐着,看着墙上的表发呆,已经一个小时了,她的眸子扫了一眼窗外,太阳高高的,现在刚过中午,绝对不是逃跑的好时候。

她知道这间房是在二楼,也看见了窗外高大的桂花树,她的眼眸闪闪的看着外面的景色,安静的像个娃娃。

一声门锁的声音,迪欣然没有抬头,依旧把自己的头枕在自己屈起的膝盖上。很快饭菜的香气就飘散在房间里。

南宫墨端着饭菜进来,看了眼连理都不理他的女人。他把饭菜放到了沙发前的桌子上,“饿了吧,吃饭。”

女人依旧是那个姿势,连动都没动。

南宫墨几步走过去,双手一掐她的手臂,将她拎了起来,不管她的拳脚怎样施加在自己的身上,就这样拎着她把她拎到了沙发上。

迪欣然被他放到沙发上,在男人松手的一瞬,她就从沙发上跳起,可下一瞬就又被男人禁锢在他的怀里。

她气得嘶吼着,“放开我混蛋!你放开我!”她不要他抱,原来那个温暖到让她贪婪的怀抱,现在她只想逃开。

男人的手臂紧圈着她,让她不能动一分,“想让我放开,行,但要把饭乖乖吃了!不然我不敢保证我抱着你会做出什么事。”

他没了办法只能拿这种事要挟她,悲催的发现他也只能用这个了。

迪欣然看着眼前放到的脸,紧咬了自己的唇一下,“行,我吃,你放开我。”

她知道现在不是和他硬碰硬的时候,她绝对相信,只要他想要,她真的是反抗不了的。她不可能为了绝食抗议,反倒被他吃。这个帐她还算得过来。

南宫墨深绞了她一眼,才慢慢松开他的手臂,但是他没动就坐在她的身边。

迪欣然拿起筷子慢慢的夹起菜,小口的吃着,她的眼眸似有似无的扫看着房门,虽然现在门没锁,可男人就在她身边,估计还没等她跑出去一不,男人就能给她抓回来。这个计划被她自己迅速否定了。

一餐饭吃完的时候,她郁郁地看着门再次被锁上,看来只能等晚上了。

天色渐渐地黑了,因为他们午餐吃得完,所以晚餐南宫墨也送来的晚。这次迪欣然没有废话,乖巧的自己坐到沙发上,听话的吃着饭。

吃了饭,迪欣然便起身走进卫生间,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眸光施舍给男人。

南宫墨听到了一阵水声,看来她是要洗澡睡觉的节奏。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收拾了碗碟,出了卧室去收拾他楼下的厨房。

迪欣然从卫生间出来,看着空空的房间,很满意现在的结果。好在她被关上来的时候,她一直抓着书包了,她把书包背在了肩上,打开窗子,桂树的枝叶已经漫展到了窗口,她站在窗台上,伸手把树枝拽过来。

她回手又把窗子关上,纵身一跃就跃上了树杆,她从树上一点点往下滑,亏了她穿了一身运动衣才能做到活动自如。她一直滑到了地上,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悄悄的从门口溜了出去。

南宫墨正刷着碟子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是保镖的电话。他擦干了手,手指一滑接通了电话,里面立刻传来焦急的声音,“总裁,太太跑出去了。”

南宫墨整个愣住了,迪欣然怎么会跑出去,门肯定是锁了的。他随口吩咐到,“跟着她,看她去哪?随时向我回报,千万保证她的安全,别让她发现。”

他放下电话,跑上楼,卧室的门锁得结结实实的,他拿着钥匙打开门,屋子里一切如常,只是少了个女人。南宫墨查看了整个屋子,最终他的视线停在了窗口的桂花树上。

该死的女人!她到底知不知到这么做有多危险,如果按照他和爱德蒙的推测真的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一直掌控着这一切,那么迪欣然没有他的保护,就可能随时会有危险,而且还有一点让他很不放心的就是冷峻,冷峻现在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了,他的保镖已经几次发现他想接近迪欣然,要不是这些保镖的存在,冷峻早就见到迪欣然了。

他的眸色暗沉的像深不见底的海,桂花是他对女人的誓言,永伴佳人,而女人竟是借着这桂树跑走的。天大的讽刺。

他没有下令把女人抓回来,他知道她能跑一次就能跑两次,他了解她的脾气,她认定的事一定会做到,既然她想离开,那么他就拦不住。而且他也想知道,她到底要去哪?

是去找冷峻吗?只是这样想了一下,他的心都是疼的。

迪欣然坐上了巴士,其实她刚跑出来的时候,她也没想好要去哪,她身上的钱不多,这些钱不够她住宾馆的,开始她想去找萨琳娜,可是下一瞬就打消了念头,萨琳娜是和她的关系很好,可她和南宫墨的关系也很好,去她那里萨琳娜必定会第一时间就通知南宫墨。

后来迪欣然终于想到一个人,就是查理,查理肯定不会向南宫墨通风报信的。这点她可以肯定。于是,她坐上了去查理家的汽车。她在汽车上给查理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她要去他家里玩,查理立刻就同意了,而且还告诉迪欣然会到车站接她。

当迪欣然在车站看到查理的时候,她总算是送了一口气,她终于逃脱了那个男人的控制。

查理带着迪欣然回到自己的家,帮她安排了客房,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关心的询问她和南宫墨的情况。

“迪欣然,你和南宫墨是不是吵架了。”他能想到的就是这个。

迪欣然黯然的失了神,他们真的吵架了,而且这次他还把她软禁起来,他说过如果她敢跑出去一步,他就打断她的腿,她不敢想象当他发现她跑走的时候,他会有多生气。

她只是想逼他说出以前的事,她不想相信冷峻,她那么爱南宫墨,她希望能合同永远的在一起。可是现在好像把两个人越逼越远了。

迪欣然的黯然,无疑回答了查理的问话,查理心情也跟着消沉了,他知道她和南宫墨是相爱的,他愿意祝福他们,现在看见他们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好受。

“要不,我和南宫墨谈谈?”查理轻声说道,如果他们两个人有什么事情谈不好,也许一个外人,能从另一个角度帮他们分析问题,也许就可以解开两个人的结。

“不用!”迪欣然赶快拦住他,她刚跑出来,查理就找去,无疑是告诉那个男人,她在查理家。而且她现在已经茫然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和南宫墨怎么走下了。

他们很相爱,但似乎他们之间的问题太多了,多到他们都无法放下这些问题,继续他们的生活。

她轻叹了一口气,“查理,能让我暂时住在这吗?我想好好想清楚,我们之间的问题,有些事是外人帮不上忙的。”

查理点了下头,“好,随你,这里你想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等你想明白了,或者,你觉得我能帮上你的时候,再告诉我。”

迪欣然扯了下唇角,“谢谢,查理。”

查理郎朗的一笑,“说什么呢?我们是朋友,你忘了?用你们国家的话来说,这个叫什么,为朋友两什么插刀?”

迪欣然弯了下唇角,“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可是,为什么是两肋呢?肋骨上怎么能插刀呢?迪欣然,我觉得这个很不符合逻辑?”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