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67、怎么又睡到了一起

267、怎么又睡到了一起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

说起来,爱德蒙就生气,要知道他可不只是酒吧的老板这么简单,他简直就是世界万事通,什么商业情报,什么人,只要找他没有找不到的。当年,迪欣然跳海后,南宫墨就发了全世界的悬赏令,要找这个人,他当然也联系了爱德蒙,以爱德蒙的金子招牌,找个人还找不到吗。可是没想到,爱德蒙都快把地球翻了个,也没找的这个女人。

想着自己那么多年的金子招牌就毁在一个女人手里,他怎么能把那个名字忘掉。迪欣然这三个字对他的意义可是太大了。不过在他确定了迪欣然的身份后,他也就知道为什么自己找不到了,这个女人整形了。不过南宫墨是怎么找到的,并且认出来的,这个让他太费解了。

南宫墨的大手始终抚在女人的肩头,似乎舍不得松手,“要感谢上天了,只是一次在路上突然看见了,她的眼睛,让我认出她来了。”

他慢慢地说着,所有的情绪似乎有回到那个瞬间。

“眼睛?”爱德蒙不可思意的重复了一遍,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爱得有多深,只是望了一眼眼睛就认出来了。

“对了,还没谢谢你,刚才救了她。”南宫墨现在才想起道谢。

爱德蒙轻笑了一声,“算了吧,即便我不出手,你老婆身边的那些保镖,也会让她出事的。我只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在自己的场子里,总不能让客人自己救自己吧。对了,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找到了,怎么又吵架了?”

南宫墨无奈的扯了下唇,唇角满是苦涩,“还是因为七年前的那些事。她现在失忆了,所以可以接受我,但是有人和她提了当年的事,她让我告诉她。可是我怎么说……”

当年因为要找这个女人,爱德蒙自然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始末,所以当年的事他也是知道的。

他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唉,那你打算怎么办?如果有人成心的要告诉她,她早晚也会知道。”

沉沉地低叹,溢满了南宫墨的无奈,如果真的有岁月的史书,他宁愿用他的所有去换,只希望历史可以改写。如果,他可以重新选择,他宁愿为她放下所有的仇恨,只因为爱她。可是现在,她是否愿意为他,放下他们的仇恨?他不知道。

“先不说这个了,我让你找的杰克逊,你找到了吗?”

这个问题暂时不是他能解开的,南宫墨索性先不去想了,难得看见爱德蒙,他要把杰克逊的事问清楚。杰克逊当时逃了,他和厉成枫,冷峻发动了所有的人去找,结果别说人了,连那架直升飞机都没找的。

南宫墨知道以杰克逊的个性,这件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一定会回来报复,现在他在暗处,是最难防备的,南宫墨到是不怕他报复自己,他怕的是杰克逊会伤到他的小女人。

所以他找了爱德蒙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杰克逊挖出来,只有知道杰克逊在哪,他才能做好防御措施。

不过,显然南宫墨的问话踩到了爱德蒙的痛处,他的眉头一低,“南宫墨,我发现你的钱真的很难赚,上次你让我找你老婆,我没找的,这次让我找你仇人,结果我还是没找到,我觉得你整个就是来砸我招牌的。”

南宫墨眉头一紧,“这么久了还没找到?”

“你以为我不想赚你的钱?可是这个人就想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留,哪怕是死人,也该有尸首,就算火化了,也该有灰,可是现在我连个渣也找不到。”

爱德蒙真的是郁闷到了极致,他的业务都是根据难易和复杂的程度来收费的,就这个活的难度和复杂的程度,只要他能找的杰克逊,他就能给南宫墨开出天价的价格来。可是现在他的钱远远地只能看不能拿。这可是商人最大的悲哀了!

南宫墨深邃的眼眸内敛着锋利的光芒,这个消息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爱德蒙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他的背瞬时变得笔直,“南宫墨,我发现了一疑点。”

“什么疑点?”

“我只有两个人找不到,一次就是你老婆,一次就是杰克逊。当年我找你老婆也是这样,什么消息都没有,所有的痕迹都被抹得一干二净。现在也是一样,所有的手法都是一样的。我觉得好想有一个巨大的势力,在操控着这一切。不然,我的势力不可能找不到。而且这两件是都和你老婆有关系。

而且如果当年,那个势力是为了保护你老婆才把她改头换面,那么对于杰克森也难道是为了给你老婆报仇?可是这个逻辑根本就行不通。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你老婆,那么……”

“那么就是因为我!这股势力保护的都是我的仇人。他真正要对付的是我。他保护他们给他们新的身份,等到适当的时候让他们回来向我报仇。”

不得不承认,爱德蒙给了南宫墨一个很好的思路,他们似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是,如果这个假设成了,你们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南宫墨,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这个人肯花这么大的功夫,去对付你,应该是你的死敌。”

这就像是一场野兽和猎物的游戏,野兽看着自己的猎物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徒劳的奔命,他享受着主宰者的快乐。可能做到野兽这个地位的,能把南宫墨这样的人物当猎物的人,这个人的地位一定不简单。

南宫墨陷入了沉思,这样的人物,放眼全世界,又有多少人呢?如果说他得罪了什么够分量的人物,他想也就是迪家了,可是迪楚平已经死了,这点毋庸置疑。而且,迪楚平也不会拿自己的女儿当复仇的工具。

那么除了迪家还有谁,他真的想不出来,这这些年一直在为复仇准备,除了对付迪家,他没得罪那个名门望族。被他吞并消灭的公司也有不少,但是那些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和地位,和他抗衡。

他的眉越锁越紧,“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我。爱德蒙,恐怕这个还要你来查。”

爱德蒙很高兴又有了一个大生意,不过转瞬,“别了,我怕我非但挣不到钱,还往里搭钱。”

他向来都是后收费的,这些年为了找迪欣然和杰克逊,他的人力、物力、财力,可没少消耗。结果现在连一个子也收不回来。

南宫墨轻笑了一声,“想不到你爱德蒙也有认输的时候,看来你是被那个势力吓坏了。”

“诶,这话是怎么说的,我爱德蒙的金子招牌,谁能砸得了?!这活我接了,我也想知道,那个势力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南宫墨的一句话激起了爱德蒙的斗志,他很高兴爱德蒙能接下这个活,不然光靠他一个人找,就更找不到真相了。

两个人把主要的事情谈完了,南宫墨便抱着迪欣然回家了。女人一路睡着,毫无反应,听话的就像是个芭比娃娃。

南宫墨直接把她抱进了卧室,看看她这个样子肯定是洗不了澡了。南宫墨只好打了一盆水用毛巾给她擦洗。他把女人都收拾干净了,自己才去洗澡,然后躺在她的身边睡觉。

昨夜不光是女人没睡好,他也是一夜难眠,今晚他将女人抱紧,终于可以闻着她的体香入睡了。

迪欣然睡得很舒服,身边暖暖的温度让她不由自主的往里钻了钻。她的头蒙蒙地,她的手揉着自己的头,终于知道什么是宿醉了。她的大脑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工作,脑子搜索着她最后的记忆,她记得爱德蒙给了她一杯酒,然后她的到脑就断了电,眼前一片漆黑,她似乎掉进了一个黑洞里。可是后来呢?

她猛然睁开眼如果是爱德蒙给的她酒,那她身边的人是谁?

想到这些,她吓得身体都不受控的发颤,坎特的后头看去,直到看见那张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她小小的心脏才终于正常的跳动了。还好是他。

不过下一瞬,她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她的头被她的动作弄得更晕更疼了,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和这个男人冷战的,怎么又睡到了一起。该死的男人竟然趁她酒醉就当没事了,迪欣然的心里瞬时就窝着火,她揉着她的头,看着因为被子滑落而露出的身体,瞬时被刺激到了。

南宫墨正睡着,感觉到女人的动作,他也醒了,手臂将她环住,“怎么了?头疼?”

他看着她揉头的动作就知道,她的头又不好受了,昨天喝了那么烈的酒,今天不宿醉才怪。

迪欣然两手往外推着他,不让他靠近,“谁让你睡过来的!混蛋!你走,我不要你!”

口口声声说爱她,结果连一句实话都不给她,她的心被他伤得七零八落的。

南宫墨那里会放手,“老婆,你头疼再躺一会儿,饿不饿,我给你做饭去。”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