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66、给她喝了什么

266、给她喝了什么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4137  |  更新时间:

这两个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谁知道酒里面有没有放什么东西,迪欣然当然不敢喝。她抓起自己的书包就要走。

两个人见状,迅速将她围困住,“小妞,太不给面子了吧,只是请你喝杯酒,喝了就让你走。”

迪欣然看着他们,这样露骨的威胁,她就更笃定这绝对不是什么好酒。她弯了下唇,“好,不就是一杯酒吗,我喝了就是了。”

她假意要把书包放下,趁这两个人放松了警惕,顺势将书包照着两个人抡了过去。事情来得太突然,两个人都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孩敢反抗,他们下意识就往后躲。

迪欣然抓着这个机会从高脚凳上跳下去就跑。

那两个人这才知道上了这个女孩的当,抬步就追,两个人都是练家子,他们没几步就窜过去拦住了迪欣然。一个人在迪欣然的前面,一个人在迪欣然后面。

那两个人挨近迪欣然,其中的一个手里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刀子,刀子的利刃正对着迪欣然的腰。

“小妞,最好你不要乱动,乖乖地跟我走,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我的刀伤不到你。”

迪欣然紧抱着自己的书包,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当然知道这是个绝对是危险的信号,可是她要怎么从两个人的手中逃脱。她的脑子飞快的转着,可是一条有用的办法都没找到。

“放开她!”一道男声响在三个人的身后。

迪欣然转头一看是那个带她进来的人。

两个黑人,似乎并不害怕,嘴里骂着脏话,叫嚣的喊着,“小子,你别多管闲事!不然有你好看!”

其中的一个男人还晃了晃手里的刀子。

那人低笑了一声,“敢在我爱德蒙的地盘上撒野,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两个人瞬时就像被石化了一般,僵直的站在原地,他们的四周围过来好几个彪形大汉,每个都像铁塔,完全是那种迪欣然要仰视才看得到脸的高度。

两个黑人注意到围过来的人,才回过神来,立刻没了刚才的嚣张,几近哀求着,“我们不知道这里是爱德蒙先生,您的地盘,您就饶了我们吧!我们两个再也不敢了。我们第一次来,不知道,绝对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

迪欣然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叫爱德蒙。不过看着这两个人杯吓成了这个样子,她总算是送了一口气,看来他们是不敢把她怎么样了。

“亲爱的到我这来。”爱德蒙朝迪欣然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不过,他叫她什么,亲爱的?他没搞错吧。显然现在不是计较称呼的时候,迪欣然赶快跑了过去。

没等迪欣然说话,爱德蒙又接着说到,“亲爱的,你说要怎么惩罚他们两个好呢?是断手,还是断脚?怎样你才解气?”

迪欣然吓了一跳,她也就是想不被伤害就算了,可没想过要他们的手脚,虽然他们是坏人,应该得到应有的教训,可是这个也太残忍了点。

那两个人吓得跪在了地上,一个赶忙说:“小姐,我们没想伤害你,只是你张得太漂亮了,我们就是想……”话说了一半他们又咽了回去,想把她那个的罪过估计不比伤害她的罪过小。

另一个狠瞪了同伙一眼,连忙接过话来,“小姐,我们是第一次,我们没有伤过人,小姐就请你放过我们吧!要是我们没了手脚,我们干不了活就要饿死了!”

两个大男人说得期期艾艾,迪欣然原本就没想要他们的手脚,这下就更不忍心了。

她转过头对爱德蒙说:“如果他们能改过自新,不然就放了他们。这世上多个好人总比死个坏人强。”

爱德蒙深凝了一眼身旁的小女人,‘多个好人总比死个坏人强’这观点他还第一次听说。一个善良而又特别的姑娘!这是当时他对迪欣然的认知。

两个黑人听到迪欣然的话似乎是接到了圣旨,千恩万谢的说着:“不敢!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小姐,你这次放过我们,我们两兄弟一定会报答你的!”

爱德蒙弯了下唇,“你们两个可听清楚了,她说的是你们以后要改过自新,不可以再害人!知道没有!只要让我知道你们又出来干这种勾当,倒时候我要的就不是你们的手脚了,可是你们的命!”

“不敢!不敢!以后再也不敢了!爱德蒙先生,您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再犯了。”

“行了,起来吧,快滚!别跪脏了我的地方!”爱德蒙命令到。

两个人连忙站起身,就往外跑,可是他们跑了几步,又折回身。

爱德蒙一蹙眉,“怎么放过你们,你们还不想走了?”

两个人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们是有话要跟这位小姐说。”

“什么话,说!”爱德蒙有些好奇,他们能说出什么来。

“小姐,你今天放过我们,我们会报答你的,我叫保罗,我弟弟迈克,如果将来小姐有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上,我们一定会尽心帮小姐做事的!”两个人说完才走。

迪欣然并没有想过,她会有和这两兄弟见面的机会,也没想过他们真的有一天会报答她的恩情,她其实这个时候,她已经把两个人的名字忘得差不多了。

爱德蒙到是一笑,“看来这两个人的本性还真的不算坏,还知道知恩图报。”

他转过身对着迪欣然,伸出手,“我叫爱德蒙,很高兴认识你!”

迪欣然礼貌的扯了下唇角,“我叫迪欣然,谢谢你救了我。”

爱德蒙怔了一下,锐利的眼眸瞄着迪欣然不放,轻声念了一遍,“迪欣然。”下一瞬才轻笑了一声,“不用谢,保护我店里客人的安全是我的责任。做为对你受到惊吓的赔偿,我请你喝酒!”

他说着就走进了吧台,酒保看着自己的老板进来了,立刻毕恭毕敬的站到了一旁。

迪欣然真正琢磨着要不要过去的时候,爱德蒙朝迪欣然挥了挥手,“过来啊,你不会连我都害怕吧,我还不至于在自己的酒吧里,做什么毁自己酒吧名声的事!”

迪欣然看了看周围的彪形大汉,估计要是他硬留她,她也走不了。她捡步走了过去。做在了高脚凳上。

“想喝什么?”爱德蒙问到。

“随便吧。”迪欣然就刚才喝过几种鸡尾酒,而且她刚才只顾着喝酒,根本连名字都没记。

爱德蒙娴熟的拿起吧台里的瓶瓶罐罐,好像演杂技一般,摆弄着这些瓶子,迪欣然都看直了眼,这些瓶子好像是活得一般在他的手中上下翻飞。

不大的功夫,他从调酒壶里倒出一杯深蓝色的液体,蓝色很深很深就像是深海的颜色。

爱德蒙倒完了,就示意迪欣然喝这杯酒,“尝尝也许这个是你想要的。”

迪欣然摸着那个酒杯,看着杯子里的酒,“这个酒的颜色好哀伤,它叫什么名字?”

爱德蒙弯了下唇,“它叫遗忘。不管有什么伤心的事,喝了就都忘了。”

他把迪欣然带进酒吧,他在监控室里,他的眸光就没离开过这个女孩,这个女孩来了不听歌,也不找朋友,只是闷头一杯一杯的酒喝着,完全是一副卖醉的样子,他笃定她是有伤心的事,不过能让一个姑娘伤心到买醉,他能想到的就是情伤了。

他成心调了这杯酒,一是,试探这个女孩的心意,二是,他要证实一件事。这件事对他来说很重要。

迪欣然摸着杯子,喃喃地问,“是不是喝了就真的可以遗忘了?”

“你可以试一试,看看管不管用。”爱德蒙教唆着她。

迪欣然的心真得很难受,就在刚才,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她蓦然想到的就是他,即便是她负气甩开他,不理他,可是她心里想的还是他。她觉得很委屈,她只是想要他一句实话怎么就这么难。

其实她要想知道当年的事有太多的方法,她可以上网查,也可以等到她再见到冷峻的时候去问,但是她没有查也没有去问谁,她执拗的要他亲口说,她对自己说,无论他说什么她都相信他,相信他说的话。

可是他不说,她连个相信他的理由都没有,毕竟是关系到自己家族的事,毕竟那是她的过去,她怎么能装着不知道,继续和他过着他们的日子。

她的心现在正疼着,她举起这杯酒,一饮而进。酒有些呛人,但迪欣然还是强迫自己都咽了进去。

爱德蒙的眼眸凝着对面的女孩,嘴角露出旁人难查的笑意。他转身走出吧台,来到迪欣然的身边,揶揄地问,“怎么样都忘了吧?”

迪欣然大脑一阵强烈的眩晕,连想回答爱德蒙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一头栽倒在吧台上睡着了。

爱德蒙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抬手,手指轻划在她的丝滑如玉的脸上,口里轻念着,“迪欣然。想不到我们会这样见面。”

“拿开你的手。”一声厉呵。

爱德蒙没有回头望,嘴角弯了弯,似乎很满意现在的结果,他听话的把自己的手从迪欣然的脸上移开了。

“南宫墨,你终于出现了!原来这个女人真的是你老婆迪欣然。”

他在酒吧外就注意到,这个女孩不一般了。他暗自的揣测到底是她有什么背景,要用这么多的保镖暗中保护她。那些保镖做得很隐秘,但是他是什么人,就算做得在隐秘,又怎么可能逃过他的眼睛。所以他带迪欣然进来后就一直在监控器里监视着她。不过没想到,她只是个来买醉的女孩。

后来当他听到她说,她叫迪欣然的时候,他的眸子瞬时一敛,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但是这个眼前的女孩,可跟那个照片上的姑娘一点也不一样,他揣测着这个迪欣然到底是不是那个迪欣然。

他给她调了酒,故意做出些轻浮的举动,他想如果她就是她,那么她身后的男人一定会出现。果然,南宫墨出现了。

南宫墨迅速走了过来,他的手抚在迪欣然的脸上,可女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你给她喝了什么?!”他的口气中毫不掩饰他的担心和不满。

爱德蒙一笑,“放心,只是用金麦酒给她调了一杯她想要的酒。酒没有问题,唯一的副作用就是要睡到明天中午了。”

“你怎么给她喝这个!”南宫墨的脸上腾起了愠怒。

要知道美国的金麦酒是世界上最烈的酒了,这种酒的度数是95%,基本就是在喝酒精。虽然爱德蒙已经把酒勾兑到度数不那么高了,但是显然这份酒还是迪欣然承受不住的。

爱德蒙做了一个很无辜的表情,“南宫墨,你搞清楚了,这可是她想要的酒,她来了就灌酒,明显的在买醉。我只是帮了她一下,把她想要的给了她。不过,很显然她是情商。据说你南宫墨从来都是标榜自己一生只有一个老婆的,怎么她还会情伤?”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进你办公室说吧。”

这里人多,根本就不是能说话的地方。

爱德蒙抬了下手示意南宫墨跟着他,南宫墨打横的抱起女人,和爱德蒙上到了二楼爱德蒙的办公室。

南宫墨将女人放到了超大的沙发上,让她平躺好,感觉这里的空调有些温度低,他又把自己的西服脱下给她盖在身上。

爱德蒙懒散地坐在了他们旁边的沙发上,看着这对痴男怨女,揶揄的说:“行了,别表现了,你做什么,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你要是有需要,我也可以把这个地方借给你,这个时候的女人可以任你所为,不会有一丝的反抗。”

“闭嘴吧你!谁让你给她喝那么烈的酒!”南宫墨一想到,火就又窜上来了,他怎么舍得他的小女人醉成这样。

“先说说,你是怎么找到她的?想我爱德蒙一世的金字招牌都被你毁了,我没找到的人,竟然让你找到了。不过,她和原来可没一点像的地方,你怎么认出来的。”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另一作品《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