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64、放纵自己的感情

264、放纵自己的感情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4174  |  更新时间:

“冷峻,你要是恨就恨我,这些事都和迪欣然没有关系,不要伤害她!如果你想报复就报复我,过去的事是她的伤痛,她已经忘了,就不要再打搅她平静的生活了。算我求你!”

那次是他没压抑住对她的渴望,才会在小岛上要了她,他现在有些悔恨了,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放纵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冷峻就没有这么恨,也或者他们的关系就不会到不能收拾的地步。

冷峻突然低笑出声,“南宫墨,你求我?!哈!哈!想不到你,南宫墨也有求我的一天!可是我要怎么报复你,我还没想好呢?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我现在想休息了,请你离开这!”

冷峻的手拍这南宫墨的脸,轻蔑的看着他。

“好,我等你。”南宫墨说完便转身走了。

当冷峻去学校找迪欣然的时候,暗中跟在迪欣然身边的人就给南宫墨打了电话,通知他那个昨天找迪欣然的人又来了。南宫墨吩咐他们一路跟着,探明他住的地方,便立刻赶了过,当他查到入住登记的名字时,他就知道来的人果然如他想的一般,这个人是冷峻。

对于冷峻的到来,他一时没有想到最好的对策,冷峻毕竟是冷家的人,他不能像对付一般人那样轻易的让他消失。这样只能激怒冷家,让事情越弄越大。

他和冷峻说了那么多,是想探明他的心意,到底他有几分放过他们的可能。但是看来,这个可能根本就是零。他知道冷峻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现在他只能先安抚住他,再做打算。

他出门便吩咐他的手下,加派人手盯着冷峻的一举一动,看他都和谁联系。还有迪欣然那边,他也派人全方位的保护起来,而且下令不许冷峻在接近她,只要看到冷峻,就要提前拦截不许他靠近。

南宫墨很快就赶回了家,全方位的布置着人手,他要确保万无一失。看着迪欣然放学的时间快到了,他开车就往她学校赶去。他知道今天冷峻见过迪欣然,可冷峻和她都说了什么他不知道,他的手下怕被冷峻发现没敢靠近,当然他们的对话,他的手下也就没有听到。

其实他也猜得出冷峻会和迪欣然说什么,无非就是当年的事,可是迪欣然的反映他不敢猜测,他知道她爸爸对她的重要性,她知道这些后,还会再理他吗?而这些话,又是否会让她想起过去?南宫墨的心里没了低,他拼命的往学校赶。

他早早的就来到学校的门口,眼眸一瞬不瞬的望着门口,即使他的手下明确的告诉他,迪欣然就在里面,即使他知道现在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可他就是执拗的看着学校的门口,就想在第一时间看到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每一秒对南宫墨都是这样的难挨,他不停的看着手表,感觉似乎耗尽自己所有的耐性,才挨到了放学时间。他的眸子穿梭在人群中,找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却没找到。

迪欣然看着班里的同学都走快走净了才慢慢地站起来。

查理走了过来,“迪欣然,怎么了?还不走吗?南宫墨应该来接你了吧。”

迪欣然抿了下唇,“是,他一定在外面等我了。”

“见到他就问清楚!迪欣然,既然你爱她,又确定他是爱你的,就该相信他的爱。不要再让你们之间的误会扩大了。”

迪欣然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我会问清楚的。”

该面对的事情总是要面对的,迪欣然也想把事情都问清楚了,这样猜忌很辛苦。但是,她又害怕事情的真相是不是会想她希望的那样,她是相信南宫墨的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些冷峻说的事,她就害怕。

她很想自己把过去的事想起来,可只要她一想她的头就会疼得要死。

她带着她坎特不安的心情,往学校外走,远远的就看见那个高大的男人在站在那里等她。

她的眼眸瞬时就湿润了,她就想冲过去将他抱住,永远不再想那些事情了。她一步步向他走过去,每一步都这样艰难,她要怎么问他?

南宫墨的眸子,终于看见了他要找的人,他急步奔了过去,迫不及待的将她紧搂在自己的怀里。像是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

迪欣然被他搂得喘不过气来,她紧拍着他的背,“老公,你放开我,我喘不上气来了!”

南宫墨顿时失了神,他喃喃地问:“老婆,你刚才叫我什么?”他甚至以为自己幻听了,如果她知道了那些事,她怎么会再叫他老公,难道冷峻没有告诉她?可是这个更不可能,他的手下已经向他回报了,冷峻走后,迪欣然痛苦的表情,甚至都被查理送到了医务室。

南宫墨那高智商的脑子瞬时觉得不够用了,怎么也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叫你老公啊!老公,你怎么了?”她选择相信他,她是他的老婆,他是她的老公,这些不会因为外人的几句话而改变。

南宫墨紧紧地把她圈在怀里,嵌进自己的身体,“没什么,没什么,老婆,有你真好!我们回家好不好?”

迪欣然点了头,让他牵着上了车,他们和往常一样到超市买菜,回家做饭,吃饭,南宫墨恍惚的甚至以为冷峻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吃完饭后,迪欣然和南宫墨依旧坐在沙发上,一个看着电视,一个看着电脑。迪欣然的脑子完全没在电视上,根本连电视里面演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南宫墨手里的电脑,一直保持着显示着桌面的状态,他看着女人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如果她问了他要怎么回答?

终于迪欣然的手指关掉了那乱响的电视,就想查理说的一样,她不该瞎猜的。她抬起头,一双琉璃般的眸子凝望着他。努力了半天,终于让自己发出了声音。

“老公,我有些事想问你!”她的话不自觉的有些发颤。

南宫墨合上手中的电脑,“你想问什么?”

“我想知道我们以前的事,还要我家的事,我父亲的死。”

南宫墨垂了下眸光,“老婆,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迪欣然点点头,“能啊。什么问题?”

“老婆,你觉得我们现在幸福吗?你爱我吗?”

迪欣然点了点头,“幸福,我当然爱你。为什么问这个?”

南宫墨放下电脑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坐下,“老婆,我也爱你,我对你的爱,不比你对我的少一份。可是,既然我们现在是相爱的,我们也是幸福的,为什么我们还要纠结在以前的事情上呢?”

他知道他可以编一个故事给她听,以她对他的爱,她一定是相信他的。但是他却不想欺骗她。所以他宁愿什么都不说。

迪欣然眸色一沉,他的答案还是和以前的一样,他永远在这个问题上和她兜着圈子。

她郑重的看着南宫墨,“老公,可是我想知道,那些也是我的过去,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有权利知道!为什么,你每次都这么说,为什么你每次都不肯告诉我?难道过去的事里,真的有你不敢让我知道的吗?!”

迪欣然说着说着,情绪就有些激动了,她真的很想和南宫墨,把过去的事情说清楚,她甚至想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她的会听他的解释,会原谅他,可是他还是不和她说实话。

南宫墨沉默了,过去的事情,真的是她不能知道的,那些事情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更何况是她。当初她为了这些事都落下了创伤后遗症的病根,她的这个病好不容易因为她的失忆好了,他怎么敢再让她想起来。

“老婆,过去的就让那些都过去吧,不行吗?”他的声音颓然,甚至带着哀求的意味。

“南宫墨!到底是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老公,算我求你了,你告诉我,我不想一个人猜来猜去的。我不想这个样子,所以你告诉我!”

南宫墨的唇紧紧抿着,那些事让他怎么说。可他的沉默让女人更加的气愤,迪欣然扔下自己手里的遥控器,跑上了楼,她是想好好和他谈的,但是他却不说,沉默就是默认的一种表示方法,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冷峻说的话,难到冷峻说的话都是真的。

她的脑子都乱了,如果冷峻说的是真的,如果南宫墨真的是她杀父的仇人,那么他们要怎么继续下去。

南宫墨没有追上楼,她的问话他没有办法回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他的脑子也是一团的乱。不过现在他还有要办的事情,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做饭的时候他就接到了他手下的电话,直到现在他才能出去。

黑暗中一个人向他走过来,“总裁。下午的时候,有人把这个扔到了院子里。”

南宫墨接过那个袋子,看得出来里面是一些纸质的东西。他挥手示意他的手下退下,打开袋子,里面厚厚一叠都是打印出来的新闻,全部都是迪家的过去的事情。

南宫墨当然知道这些是谁让送来的,看来他不让迪欣然知道是不会完的。他拿着这些文件,负手立在黑暗之中,像是一尊雕像一般岿然难动。

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南宫墨才转身回到了别墅里。他走到厨房,打开燃气炉将这叠厚厚的纸燃尽。

如果我们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都可以这些烟消云散,重新开始,那么我们一定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了。

南宫墨收拾好一切起身上楼,到了卧室才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他倒是不担心迪欣然会跑走,这别墅的周围都是他的人,如果她跑出去,他们一定会发现,会向他禀报。

他转身走出去,来到了客房,果然这里的门是锁着的,他轻轻地敲了敲门,“老婆,你睡了吗?”

半天没有人回应,一片死寂中,沉沉的一生低叹,他最终还是离开了。他知道储藏室里有钥匙,可他却不敢进去,如果女人再问他那些问题,他还是没有办法回答。除非是她愿意放下过去所有的事情,不然他们就像是钻到了死胡同里,永远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迪欣然没有睡,现在她也根本就睡不着,她不想瞎猜,可男人却不肯和她说实话,她不想想,但是满脑子不受控的回放着冷峻的那些话。

她卷坐着,听着男人的脚步声渐失,她的泪悄然滴落,她不明白为什么两个恩爱的人会走到这一步,这是从她有记忆以来她最伤心的一次,虽然这次他们根本没说几句话,可是她却伤得最重。

迪欣然就这样坐着,昏昏沉沉中,似睡又好像根本就没睡。等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她洗漱好,开开门走了出去,站在走廊里就看见在做早餐的男人。男人回过头望望站在二楼的她,“饭马上熟,下来吃饭。”

他轻声说着,语气平和到,迪欣然都恍惚要以为昨天那些事根本就没发生过。她捡步走下去,从沙发上背起自己的书包,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家门。看男人的样子,肯定是不想和她说的,她也没什么必要在问了。

望着女人走去出的背影,他只能拿出电话吩咐他的手下,保护好她。

迪欣然漠然的走在路上,她知道坐巴士的站台和路线,她固执的自己走出来,就是给男人一个警示,如果他不说清楚,那么她就不会再和他说一句话。为什么他连句实话都不肯给她,如果他爱她,就该和她坦诚相待,她的心绞痛着。

很快迪欣然就到了学校,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满脑子不知道想什么。

“迪欣然,昨天和南宫墨谈得怎么样?”查理一进来就看见一脸郁郁的迪欣然,他有些不放心的问着。

迪欣然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眼泪瞬时从眼眶中滴落,她心里的苦现在也就能和查理一个人说了。

“查理,他不告诉我,他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也许,那些事情都是真的,所以他才不敢告诉我,是不是查理?”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新书《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