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62、把她抱紧在怀里

262、把她抱紧在怀里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4165  |  更新时间: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我丈夫,或者我,和你有什么仇,让你说出这样的慌话!虽然以前的事我都忘了,但是我相信我的丈夫,所以你就不用白费苦心的挑拨我们的关系了!”

在她看来,他这样煞费苦心的说这些谎话,唯一的解释就是要挑拨他们夫妻的关系。

冷峻清冷的笑着,“迪曦芙,你和害死你自己的父亲的凶手在一起谈情说爱,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吗?”

“你胡说!”迪欣然的心猛然跳痛着,她不相信这些是真的。

“我有没有胡说,你为什么不去网上看看,明市的迪家也是少有的大家族,他一夜之间覆灭,不久前的新闻,还有报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看!你的父亲叫迪楚平,大妈叫沈佳华,你还要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你本来是迪家的私生女。

可是宫雪仇利用你,将迪家至于死地。而你的大妈现在成了南宫家的主母,对了,还忘了告诉你,你大妈的儿子,害死你父亲的凶手宫雪仇,还有一个名字就是南宫墨!我相信这些南宫墨一定没有告诉过你吧!”

“不是,不是,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我的老公很爱我,他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我的事情!”迪欣然的头疼得,她不得不用手按着。

“我又没有骗你,你为什么不去上网查,这些网上都有!我今天就和你说这么多,你自己回去看吧,我明天再来找你!”

冷峻说着转身离开了,他知道失忆的她一定不能一下子接受这么多的事情,况且她现在也不相信他,他就给她时间让她去查,这些都是事实,他也不怕她查。

宫雪仇,你等着吧,迪欣然会知道真相的!他的嘴角露着阴狠的笑,原来迪欣然失忆了才会和宫雪仇在一起,那么只要让迪欣然想起以前的事,她也就会主动离开宫雪仇了。

迪欣然的头跳痛着,她没有吃饭就回的自己班里的座位上,她的脑子一片混沌,根本就找到思考的方向。她对自己说要相信自己的丈夫,这个连吹一阵风都怕她会生病的男人怎么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虽然他们以前的事,她都忘了,但是现在的感情假不了,他对她的爱,她能感觉到。可是冷峻说的话又不停的往她脑子里钻,他甚至敢让她去网上查,如果是假的,那么他哪来的如此胆量,他就不怕她查出来他再说慌吗?

一个下午,迪欣然一点课也没听进去,混混沌沌中就听见查理说:“迪欣然,放学了,你还不走?”

迪欣然环顾一下四周,才发现身边的人都走光了,“噢,放学了。”她每天一放学就立刻走,只是因为学校外那个等她的人来了,她迫不及待的想看见他。可是今天,她突然知道了那么多她不知道的事,她有些怕面对他。

查理看着她一个下午愣在那里,现在又是魂不守舍的。

“迪欣然,你没事吧?”查理关心的问着。

迪欣然木纳的应着,“没事,没什么事。”

她的反映让查理觉得很不正常,“迪欣然,是不是你家里出什么事了?他欺负你了吗?要是他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会帮你教训他的。”

迪欣然默默的摇着头,“不,他没欺负我,他对我很好,非常好,从来没人像他一样这么爱我。”

她说着眼眶不禁红了,他那样的疼惜她,让她怎么相信他是害她爸爸的凶手。对,一定是冷峻骗她的,她怎么会怀疑自己的丈夫呢?!迪欣然暗骂了自己的一句,扬起她的小脸,对查理笑了笑,“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我该走了,我丈夫一定在门外等着我呢!”

她说完,飞快的跑出去,奔向自己的爱。南宫墨对不起我竟然在怀疑你,你放心我不会在怀疑你了。

迪欣然跑出学校就看见早已站在那里等着她的男人,她一头扑进他的怀里,手臂结结实实的搂紧了他。

南宫墨有些纳闷了,平时迪欣然不会这么大胆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他的。

“宝贝,怎么了?”他的手臂搂紧了她,手轻拍着她的背。

少顷,迪欣然才从他的怀里起来,弯了弯唇,“没事,就是想你了。”

南宫墨嘴角勾出一抹邪笑,“这么快就想我了,哪里想?”

迪欣然看着他那双邪眸,和意义深远的眸光,就知道他话中有话,她的小脸一红,小手捶狠了他一下,“瞎说什么,也不怕别人听见。”

南宫墨底笑了一声,“宝贝,我是问,你是不是心里想我,这个别人听见怕什么。”

迪欣然狠瞪了她一眼,明明他就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他要这么说,她也没话反驳,总不能自己把那羞人的话说出来吧。

南宫墨的唇角一直扬着,小女人害羞的样子总是让他心醉。他拉着她的手送她上车,关好车门,自己才上了驾驶座位上开车回家。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那道阴冷的眸光一直在树后面注视着他们。

迪欣然回到家,像往常一样和男人一起做饭,吃饭,听男人说着有趣的事情。两个人其乐融融的,迪欣然知道这个就是幸福,是她不想失去的幸福。

夜深人静的时候,迪欣然不管怎么不让自己去想冷峻说的话,可那些话字动回放在她的脑子里,毕竟是关于自己父亲和家族的事,她怎么能做到置若罔闻。

男人的手臂从后面将她抱紧在怀里,“怎么还不睡,不是说累了吗?”

迪欣然顿了一下,“老公,你能给我讲讲我家里的事吗?我想知道。”她本来是想问,她父亲是怎么死的,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南宫墨一沉,下一瞬才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怎么又想起问了?你父亲已经死了七年了,不要再想了。”

迪欣然心口一窒,和每次的答案一样,她醒来后不是没问过,自己家里的事,可是他的答案永远只是都过去了不要在问了。

“那我有兄弟姐妹吗?”迪欣然接着问到。

“没有,怎么今天想起问这些。”南宫墨眉头一压。

“我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吗?”

女人似乎执着在这个问题上了,南宫墨的手臂不由得收紧,“是,只有你一个女儿。”

她的大姐只是个抱养来的孩子,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算是她的姐妹。至于迪欣悦,南宫墨知道迪欣然是不会原谅迪欣悦的,这个是她肯定不会认的姐妹。所以他干脆说,她没有兄弟姐妹。

迪欣然怔怔地没有说话,南宫墨从来只说她没有兄弟姐妹,而冷峻却说她还有两个姐姐。

“老公,那你的家人呢?你的妈妈,爸爸呢?”

南宫墨的眉头压得更低了,“我爸爸早死了,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死了。老婆我们不要在想那些以前的事好吗?我们现在只过我们自己生活。只为我们自己而活。”

迪欣然的心骤然的沉了,他依旧没有回答,从来都只说,他爸爸早死了,可是他妈妈呢?冷峻说他的妈妈就是她的大妈,是他们母子害他们的。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她就是不受控的比对着俩个人的答案。她没再问什么,估计再问什么也是和以前的答案一样的。他永远不会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墨才听到了女人均匀的呼吸声,他蹑手蹑脚的起来,悄悄地走到了卧室外面。

拿着手机拨出了电话,“今天太太在学校没有出来吗?”

保镖回答道,“没有,太太一直在学校里没出来。”

“那她在学校里都见过什么人没有?”南宫墨继续问着。

“这个?”这个真是为难了,这个学校几千人,他们就几个人怎么认得了那么多的人,迪欣然在学校见同学和同学说话都是正常的行为,他们哪里认识的了她这么多同学。

不过下一瞬,那个人似乎想起了什么,“总裁,今天中午的时候,太太和一个男人说了会儿话,因为我们不敢离近了,所以他们说的什么我们不听不见,只是看见开始的时候,那个男人有些激动,但是后来他们说了几句那男的就走了。”

“一个男人的,是那个学校的学生吗?”

“这个我们没注意,我们看着太太没事,就没管那个男的。”

“明天多叫几个人,把太太看严了,如果再看见昨天的那个男人,给我跟住了,我要亲自见他。”南宫墨沉冷的吩咐到,迪欣然一出学校门他就觉得她的动作反常,回到家里,虽然她也和平时一样,但是他能感觉到她总在出神。刚才她又追问着两个人的过去,这些事绝度不正常,他只怕他担心的事会出现。

转天,迪欣然照旧被男人送到了学校,依旧是在下车前被男人索要了一个goodbyekiss。

迪欣然背着书包就往自己的班里走,走廊上她蓦然看见了昨天那个自称是冷峻的男人。

冷峻走了过来,“事情都查清楚了吗?我没骗你吧?!”

迪欣然抬起头,正视着他,一字一句,“我没有查,因为我相信我的丈夫!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她说完,绕过他就往自己的教室走。

“迪曦芙,你是相信他,还是不敢去查?!也是,竟然和自己杀父仇人同吃同睡,你还怎么干面对自己的父亲?!”

迪欣然的身形蓦然顿住了,她的指甲深嵌进了手心,她是相信他,还是不敢去查,冷峻问到了她的痛处。她明明知道他后好多事都瞒着她,她明明知道他的话有太多的疑点,可是她却不愿意相信冷峻话,甚至连查都不愿意去查,其实要查很简单,现在只要上网没有查不到的消息。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转回身,“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和你没有关系!请你离开!”

冷峻嘲讽的笑着,“夫妻?迪曦芙我们才是未婚夫妻,我们才该在一起的!迪曦芙难道你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己家毁家灭族的大仇都能忘了。我真的是怀疑你是真的失忆,还是你自己根本就不愿意想起这些!如果你真的能和自己的仇人生活一辈子,如果你真的将来有脸去见自己九泉下的父亲,那么我走!”

冷峻说完阔步离开。

迪欣然的心荡到了谷底,她的头疼得她站不住,她蹲下身,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如果冷峻说的都是真的,那她要怎么面对南宫墨。

“迪欣然,你怎么了?”查理以上楼就看见迪欣然蹲在地上难受的样子。

他赶快上去扶起她,“你病了吗,我带你去医务室!”

迪欣然被查理扶着送到医务室,其实她的身上一直带着药,只是刚才她自己都疼忘了。到了医务室才想起来,医生给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因为她自己有药,也就让她自己吃药,在医务室的病房里休息好了再走。

查理帮迪欣然倒了水,让她把药吃了,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她的样子似乎隐忍着很大的痛苦,查理很不放心。

他轻声的问道,“迪欣然,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能告诉我吗?也许我可以帮你的。”

可是这个谁也帮不了她,迪欣然很清楚,不过她的心真的压抑得好难受,“查理,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查理看着她纠结的表情,大概猜测出她所指的人是谁,除了自己的爱人,还有谁能让她这么难过?

“迪欣然,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迪欣然点了点头,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而且这些事她根本就不能控制和选择。“是,发生了一些事,有人跟我说了一些,我们过去的事。你知道我失忆了,我不记得以前的事,可是那些事很不好,我不知道我该相信谁说的。”

“那这些事是会影响到你们的关系的吗?”

“是的。”如果冷峻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那么......迪欣然不敢想了。

“那南宫墨,他怎么解释的?”查理接着问。

迪欣然抬眸,看着查理,“我没有直接问他。”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这种!!新书《讨债总裁滚远点》亲们去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