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61、芙蓉花般的女人

261、芙蓉花般的女人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

迪欣然推着南宫墨,“你别碰我!”他的火热从来都像是她的克星,是她永远也拒绝不了的东西。

“老婆,我不碰你,你让我碰谁?”南宫墨弯着唇,他的手握住迪欣然摸着摄像机的手。

“你别动我,我要把那些都删了。”迪欣然挥着他的手,急着删那些东西。

南宫墨的手拦着她,央求着,“都录了好歹也看看再删,先看一遍就删。”他的一只手握住迪欣然的小手,另一只手点开播放。

迪欣然想挣脱开他的手去关,可根本就挣不开,而且画面瞬时就显现在小屏幕上。

画面火热煽情,迪欣然看了一眼,就羞得闭上了眼,她根本连看都不敢看。可就算不看,那声音也充斥在她的耳朵里。

她羞得扎进男人的怀里,小声的求着他,“别看了,快删了吧!求你了!”

男人深邃的眸子绞着怀里娇羞的像盛开的芙蓉花般的女人,像是要把她吞进自己的眸子里,“宝贝,羞什么,这里面的人是我和你,现在看的人也是我和你,自己看自己怕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子的吗?”

他湿热的气息温柔缱绻的喷薄在女人的耳后。

其实,好奇心人人皆有,迪欣然也不例外,她被男人鼓动的,悄悄地把眼睁开个缝,偷偷地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她的心陡然狂跳了起来,那火热的画面把她带到了昨夜的热情中。

她紧咬着自己的下唇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她每一个反应,又怎么能逃得过男人的眼睛。

南宫墨不徐不疾的看着眼前的屏幕,和怀里的女人,等着她情到浓时,才送上自己的唇,轻啄着她的耳珠,“宝贝,你的亲戚该走了吧。”

他已经算好了时间,四天了,怎么她的亲戚也该走了。昨夜女人的确帮了他,但是那个根本不能满足他,他现在想要完全的占有她。

迪欣然被视频和男人搅得乱了心神,稀里糊涂的就从了他,交代了自己。

一场晨练,让男人精神焕发,可把女人害苦了。

汽车上,迪欣然揉着自己的酸痛的腰,怨怨地绞着身旁的男人,真心的不明白,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南宫墨疼腾出一只手,伸到她的背后,帮她揉着,“怎么体力这么差?以后还要加强运动增强体力才行!”

迪欣然恨的难受,使劲推开他的手臂,被他生吞了,他还嫌她体力不行。

“不用,你不惹我,我身体好着呢!”

南宫墨低笑了一声,“好,是我不对,累着南宫夫人了,晚上我做饭做卫生,再给你做个全身按摩,怎么样,这服务不错吧?!”

迪欣然大大地给了他个白眼,“最后一项就免了,你把家务做了就行了。”

做饭做卫生是不错,他不做,反正她是做不了了。可是这个全身按摩,迪欣然可不敢让他服务了,只怕这全身按摩最后会变成全身运动。

南宫墨轻笑着,猜到女人是怎么想的了,“行,听你的。”

其实他还真没想干什么,她都累成这样了,他怎么也要让她休息一天吧。

两个说着话就到了学校。迪欣然刚要下车,又被男人拽了回来,“宝贝,你忘了什么?”他用手指了下自己的嘴。

迪欣然知道他要goodbyekiss,但是她现在可没心情给他。她应付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刚一转身,男人搂着她的手臂一弯,她又被揽回到他怀里。她不给只能他自己拿了,他的唇狠啄了一下女人的柔唇,才放开她。

南宫墨看着迪欣然走进了学校,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觉得不安,他打电话交代了自己的手下,暗中保护好迪欣然才开车离开。

阳光照着大树,映照在地上一片阴影,当南宫墨的车离开后,从那片阴影了走出来一个人,他的身上满是戾气,一双迸着火的眸子狠狠地盯着那辆远去的车子。

“宫雪仇!我不会让你成心如意的,你从我这抢走的,我都会再抢回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迪欣然和几个同学往餐厅走。

“迪曦芙!”一道男人的声音响在她的身后。

不过迪欣然似乎并没有对这个名字有什么反应,她继续和身边的同学说笑着连头也没回。

“迪曦芙!迪曦芙!”那人又连喊了几声。

迪欣然身边的同学转过身看看一直跟在她们身后走的男人,这个男人长得挺帅的,不过眉宇间却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暗,让人不喜欢。

“请问这位先生,你是找人吗?”同学问道。

迪欣然也转过身,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一直盯着她看,他的眸光让迪欣然看着不舒服。

“迪曦芙!小芙!”那人盯着迪欣然继续的叫着。

“你找我吗?”迪欣然有些纳闷,他为什么一直盯着她叫,可是她又不叫这个名字,不过这个名字好像她再哪听说过。

那人点了一下头,“是,我找你,小芙,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知道我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你被绑架了,是我的不对,可是那天我公司加班,我才没有回家的,小芙你原谅我!”

迪欣然完全的蒙了,“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你在说什么?”

那人似乎被她的话刺激到了,他上前一步两只手抓住迪欣然的两条手臂,“你说什么?!你不认识我,小芙!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冷峻!我是你的未婚夫!”

她的同学也蒙了,在她们的意识中,迪欣然刚结婚,这哪又出来个未婚夫?!

迪欣然也糊涂了,她的丈夫是南宫墨,这个冷峻又是谁?不过,迪曦芙,迪曦芙这个名字好熟悉。不过还没等她想明白,迪曦芙这三个字她是从哪见过的,她手臂上的疼痛就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你把我弄疼了!”迪欣然用手掰着冷峻的手臂想把他的手掰开。

“小芙!我错了,你原谅我,你可以打我骂我,可是你不能装作不认识我!”冷峻的情绪已然失控,他想过她会生气,会不原谅他,甚至会提出和他分手,可是他就是没想到,她连认都不认他了。

这样的结果他怎么能接受,他好不容易派人在美国查到了迪欣然的信息,她的入学记录,他甚至都不能确定就是她,他就连夜坐着飞机赶到了美国。

他一早就在学校门口看着入学的人群,从里面找寻着他熟悉的身影,可他都等到了快上课了,才在飞驰来的车里看见了他寻觅的人,但是她的身边坐着的却是宫雪仇,尤其是当宫雪仇揽着她拥吻的时候,他的整个人都要炸了。

那个人是她的仇人,她却能和他亲密的做任何事情,但是对他呢,他这三年到底得到了什么?!

他不知道迪欣然对他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他不敢去班里找她,他等着她中午到餐厅吃饭,一直跟在她后面,他费力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喊出声。可是她却不认他了。

迪欣然的同学也上来帮忙,“放开,你放手!再不放手我们就叫保安了。”

冷峻不得不放开他的手,要是事情闹大了,一定会惊动到宫雪仇的,照现在的样子看,迪欣然是不会和他走的。只要宫雪仇知道了,他敢笃定,宫雪仇能带着迪欣然立刻消失。

迪欣然看着他松开了手,心里送了一口气,不过她的大脑蓦然的想到了,她是从哪里看见的迪曦芙这个名字的了。她的身份证上的曾用名的这一栏里有迪曦芙这几个字。

迪欣然怔怔地看着这个叫冷峻的男人,看来他确实是认识她的,不然他也不会知道这个名字。

“请问,你认识我对不对?”

冷峻被她的问话雷倒了,她怎么会问他这个问题呢?他当然是认识她的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至少她愿意和他说话,他连忙答道,“是,我们认识。”

迪欣然抱歉的笑了一下,“对不起,这位先生,我的头受过伤,以前的是我都不记得了。所以我也不认识你了。”

冷峻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不认识他了,原来她不是因为生气不认他,而是她真的是失忆才不认识的。

“我是冷峻,你不记得了吗?我是你的未婚夫!”因为迪欣然失忆了,冷峻似乎有了不少的底气。既然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那么他彻夜不归的事她一定也不记得了。

迪欣然愣住了,“对不起,冷峻先生,我早就结婚了,我有丈夫。”

冷峻冷笑了一声,“你的丈夫是宫雪仇对不对?!也许他告诉你的名字是南宫墨?”

迪欣然点了一下头,她不知道宫雪仇是谁,但是南宫墨确实是她的丈夫,但是他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小芙!你不能嫁给他,他是你的仇人?!他骗了你!”

迪欣然呆怔的听着他的话,她绝对不相信冷峻说的话,南宫墨那么爱她,怎么会是她的仇人。如果现在让她选择相信一个人的话,她当然会选择相信南宫墨的话。

如果南宫墨说的是实话,那么只能说明这个人说的是假话。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