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58、换一种方式爱

258、换一种方式爱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16  |  更新时间:

“总裁,这是详细的资料。迪欣然是当年四大家族之一迪家的私生女,迪家经济陷入窘境,就传出迪家和宫雪仇联姻的消息,宫雪仇的未婚妻就是迪欣然。

但是在他们结婚的前也,迪家突然破产,而迪楚平当天死亡,迪欣然就在她结婚当天的清晨跳崖自杀。听说当时宫雪仇和厉成枫两个人找了很久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宫雪仇更是连墓都不给迪欣然立。”

冷峻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多的信息,怎么会,怎么会迪欣然是宫雪仇的未婚妻,而这里面又怎么会扯上厉成枫的事,他的脑子一时根本就转不过来,“等一下,你说什么,宫雪仇和厉成枫两个人找吗?这里面怎么还有厉成枫的事?”

“太具体的没有详细的记录,但有传闻,厉成枫当年也追过迪欣然。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只是传闻。”

冷峻没想到查一个迪欣然竟会查出这么多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他愣了片刻还是没能从震惊中走出来,“还有什么消息?”

“传说是宫雪仇害迪家破产的。但是前些日子爆出一个重大的新闻,宫雪仇的妈妈,南宫家的主母,原来就是迪楚平的妻子,当时新闻还猜测,真正害迪家的其实就是这位迪家的主母,也就是现在宫雪仇的妈妈。”

冷峻挥了下手,示意手下退下,他呆怔的坐了半天,才把全部的消息消化掉。怪不得迪曦芙一来到明市就和宫雪仇纠缠不清,原来他们本来就是认识的,而且以前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怪不得迪曦芙一直说她有事要做,要做完了才能走,原来她要做的事就是向宫雪仇复仇。怪不得前些日子新闻会把七年前的事报道出来,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迪曦芙的安排。

冷峻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宫雪仇会对迪曦芙的所有报复都这般的纵容,即使在金融市场,迪曦芙绞得天翻地覆的,可宫雪仇始终只是防守,根本就没有还击过。宫雪仇对付杰克逊的手段,冷峻是看见过的,他始终也没搞清楚,现在一切的一切都终于找到了答案。

答案很简单,只是因为迪曦芙就是迪欣然。

可这不对,他们是仇人的关系,为什么迪曦芙到最后宁愿选择她的仇人,也不选择他。他始终记得那次在小岛上看见他们欢愉的那一幕,两个人忘我的纠缠,要说他们没有真正的感情,谁信。

冷峻的心拧巴成了一个,她可以承欢在她杀父仇人的身下,却把他这个现任的未婚夫却置之千里。

“迪曦芙,你是来报仇的对不对?!可为什么,你的仇会报复到男人的身下?!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解释!”冷峻发狠似的嘶吼着。

黑暗中,迪欣然蓦然惊醒,她的全身一阵战粟,浑身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她的动作,搂着她入睡的男人也惊醒了。

“怎么了?”他的大手抚着她的额头,轻声问着。

迪欣然狠命的抱住他,几乎用尽了全力,“老公,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我梦见我怎么都找不到你了。我把你弄丢了!”

她说话的时候还沉浸在那个梦中,以至于她的泪滴在了男人的身上。

“小傻瓜,你不知道梦都是反的吗?而且,你也弄不丢我,不管你在哪里,你都休想丢下我,因为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你自己老公的本事你不知道吗?”

迪欣然抽泣的点了点头,可手臂上的力气却没减轻一份,“老公,你一定记得要找到我,我不想离开你!”

“我知道,放心吧,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他赌咒般的说着。

迪欣然在男人的怀着,听着他的心跳声,安心的又睡着了。

南宫墨的手轻拍着女人的背,宝贝,你放心,这次即便是你要离开我也不会再放开我的手。

清晨,迪欣然又应迎来了她一个幸福的早晨。她抬眸看着飘窗上那大大的玻璃罐子,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的玻璃珠子,她算了算应该快30颗了。

罐子里有多少颗珠子,他们就在一起多少天。那天她发现男人派人监视她,她生气的没放那天的珠子,可从海滩回来,男人偏要让她把那天的补上,非说他犯的太爱她的甜蜜错误,不可以说那天他们不幸福。

迪欣然最终没有扭过男人,乖乖地放进去了一颗珠子。迪欣然想到当时男人为了这一颗珠子和她睁得面红耳赤的样子,嘴角就不受控的勾起。有的时候,她觉得这个这男人挺孩子气的。

不过一想到孩子,她就郁闷了,她这个月的大姨妈昨天如期而至,他们的造人计划没有成功。她暗自神伤的叹了一口气。

男人的手臂从她的背后环了过来,“老婆,早安。”

他意外的没得到女人的回应,“老婆,你还没给我早安吻呢!”他手臂一弯将女人的身子扳了过来。就看见她郁郁的眼眸。

“亲爱的,我们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你这是怎么了?”

迪欣然的小嘴一撅,“老公,我们的小公主这个月没来。”

男人哑然失笑,原来他的小女人竟在为这个事伤神,“宝贝,这个月没来,下个月我加倍努力,一定让我们的小公主报道!”

迪欣然看着他绞着邪魅的眸子,只觉得胆寒,这个月她排卵期的那几天,她都承受不住了,要是下个月他在加倍,问题是她还想活着呢。

“老公,好像听说,怀孕和次数没关系,你就不用加倍了。”

“和次数没关系,那和什么有关系?”南宫墨揶揄的问着,眼中夹着玩味。

迪欣然愣了片刻,她说和数量没关系,只是应付男人的话,她哪里知道和什么有关系。

她大大的眸子转了转,想了半天才找到个合适的理由,“嗯,应该和质量吧。”

数量和质量是相对的,如果不是数量,那肯定要说是质量的。

南宫墨弯着唇角,嘴贴近她的耳轮,“宝贝,你是在抱怨我们的质量不高吗?”

“啊?”迪欣然瞬时怔住了,她说的话可以这样理解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连忙解释着。

“那你告诉我,每次都享受到我带给你的快乐了吗?”他湿热的气息肆无忌惮的打在迪欣然的耳后。

迪欣然痒得想躲开,可他的手抚着她的脸根本就不让她移开。男人的话,男人的气息,都让迪欣然想到了那个欢愉的瞬间,她的脸瞬时腾起了红晕。可是这样羞人的话要她怎么说,即便这个人是和她日日耳鬓厮磨的男人,她实在是羞于出口。

可男人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他的唇轻啄着她的耳,加大带给她的感觉。

“不要!”迪欣然真的受不了他这种刺激的方法,她今天身上不方便,根本就不能和他怎么样,可他这么招惹她,她的身体也不可能没有反应。

她手推着男人,不让他在靠近,“你别动,我告诉你。”

即便是再羞人她也只能说了,不然在这么发展下去,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了。

南宫墨一双深眸,紧紧凝着她,泰然的等着她的话。

男人的那副表情,让迪欣然更窘迫了,她撇开自己的眸光不敢再看男人,期期艾艾地说着,“内个,我,我很。”

迪欣然踌躇了半天用词,享受这两个字,她考虑了半天都说不出口,这两个字也太露骨了。

她深喘了一口气,又咬了自己的下唇一下,才让自己说完了后面的话。

“我很喜欢你带给我的感觉。”

“宝贝,我也喜欢你带给我的感觉,我现在就想要了。”南宫墨的声音黯哑异常透着他的渴望。

迪欣然的情绪早就被他带动,她又何尝不想融入到他的情绪里。可是她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允许两个人放纵。

“老公,这几天不行,过几天好不好?”她轻声说着,语气中透着对男人的抱歉。

南宫墨翻身压在她的身上,他的唇在她的脖颈处游走,没有丝毫放过她意思。

“老公,这样不行。”迪欣然的声音,也沙哑了,他的唇,他的手,都是她抗拒不了的。

南宫墨的唇吻着她的耳后,脖颈,低声在她的耳边缱绻,“宝贝,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满足对方的。”

这种方式他一直没用,不是不想,只是他的小女人太害羞,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她,不过现在似乎有了正当的理由。

迪欣然没太明白他的意思,她闪闪的春眸,看着身上的男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南宫墨将唇贴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迪欣然的脸瞬时就红透了,这个方式,她真的是很难接受。她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和男人说,她还没拒绝过他的任何要求呢。

南宫墨看出她的犹豫,轻咬着她的耳珠,喃喃低语,“宝贝,我快受不了了,帮帮我。”

迪欣然知道他没有说谎,她早就感觉到他的变化,看着他欲求不能的样子,她又怎么会不心疼他,她只得红着脸答应了。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