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52、痴缠了一夜

252、痴缠了一夜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

“宝贝,你要快点写,不然工作人员要下班了。南宫墨提醒她。

果然,迪欣然没在纠结在这个名字上,她赶快的将表格填好,交给了工作人员,手续办理的很快,当他们再走出这栋大楼的时候,他们就成了合法夫妻。

他们一直十指相扣着,直到要开车了南宫墨也没松开,迪欣然不得不提醒他,“南宫墨,把手松开这样危险。”

南宫墨侧头凝着她,“亲爱的,你现在该叫我什么了?”

迪欣然脸一红,他们现在可是真正的夫妻了,“老公,把手放开。”

“遵命老婆大人,不过你是不是要给我些补偿?”南宫墨依旧握着她的手不放。

迪欣然羞涩的一笑,凑过去,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行了吧。”

“老婆,你好像吻错了地方。”男人不依不饶的说。

“回去补给你,这里人太多了。”这是在大马路上,人来人往往的,她真的会害羞,想来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哪来的勇气,竟然和他在学校门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拥吻。现在想起来,她都不知道明天要怎么去上学了。

南宫墨终于放开了她的手,“遵命老婆大人,我们回家继续。”

迪欣然的脸脸瞬时红得更胜,回家继续,继续什么,就单看男人那深意满满的眸光,她也能想得到,他想继续什么。

南宫墨一路上没耽误时间,径直的就开回了家。

迪欣然打开大门,一开门就看见屋子里到处点缀着的勿忘我和桂花,从门口一路延伸到了楼梯,又从楼梯延伸到了卧室的门。

她将房门打开,他们的卧室里已经点着不少的蜡烛杯,因为南宫墨走的时候将窗帘拉上了,所以卧室里现在一片黑暗,一盏一盏的蜡烛杯像是遍布在卧室里的小星星。

迪欣然慢慢走进去,看着满室的星光,眼睛又不受控的泛起了水泽,当她走到里面的时候,发现在被单上有着一个大大的用勿忘我和桂花拼成的心形,还有用花拼成的一句话,‘iloveyouforever’

迪欣然转身扑入男人的怀里,他竟为她做了那么多,这些他到底弄了多久,她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可以幸福的死掉了。

“老公,你真好,老公我好爱你!”

南宫墨勾着唇角,不过嘴角却绞着一丝邪魅,“老婆,一会儿我会让你更爱我。我们先去洗澡好不好?”

他说着,就用唇啄她的耳,迪欣然痒得躲开了。

南宫墨拉着她走进了浴室,不过这次南宫墨没在洗澡上耽误时间,很快的把自己和女人洗干净,就抱着她回到卧室,他没敢再浴室要她,他精心的准备,可不能因为性急破坏掉了。

他让她躺在那些花上,细细的品尝着她的美好。迪欣然紧抱着他,将两个人贴得更加的紧密。浓情四溢,两个人都控制不住的想要更多。

一个翻身,南宫墨将迪欣然置于自己的身上,在她的耳边低语,“老婆,这次,你主控,想要多少自己取。”

迪欣然羞得不敢动,南宫墨手扶着她,带动她的动作,教会她自己寻找欢愉的方法。

迪欣然随着南宫墨的动作起伏,室温因为他们的火热迅速的升温,身边桂花的香甜沁着他们的心脾,他们被幸福的甜蜜包围着,爱的因子弥散满室。

一夜的耳鬓厮磨,两个人用掉了最后的气力才停下。

转天,迪欣然动了动自己像散了架的身体,真心的明白了什么是过度了,这滋味可是真的不好受,她的手习惯性的就去搂自己身边的那个位置,不过只摸到了被子。

男人呢?她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看看房间里,空空地没有男人的影子,不过有一点她注意到了,就是那些蜡烛杯,鲜花,都让男人收拾干净了。

迪欣然真心的佩服他的体力,他不累吗?一大早起来还能做卫生。她慢慢地爬起来,身上是清爽的,没有什么粘稠的感觉,看着是男人不但打扫了卫生,连她也都擦洗干净了,迪欣然弯着唇,满脸的笑意。这么窝心的男人,她怎么能不爱呢,不过一想到男人给她擦洗的画面,她的脸立刻就红了。

她看看自己的手机,大脑瞬时一阵清醒,所有的睡意都赶走了,都快中午了,还在睡觉,她今天注定要旷课了。不过下一瞬,当她看见手机上的日期时,她又整个人继续瘫倒了,原来今天是星期六,她不用上课的。

补个眠先,她最终的决定,真的很累,累的不想动了。只是被她刚才吓跑的睡意再也没回来,她翻了几个身,也没睡着,于是,她的小脑子开始想男人了,她起身想去看看自己的男人干什么了。

她刚一站在地上,她的腿立刻给了她反应,两条腿都酸到不能动。迪欣然揉着自己的腿,暗骂着男人,每天都吃,怎么还跟饿狼一样。

她哪里知道,她的男人顾忌着她的伤每次都是温柔的要着她,这样的要法,根本就满足不了他,昨天想着她的伤应该彻底好了,他才拿出他的英雄本色,只是没想到,他的小女人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猛烈。

迪欣然慢慢走出卧室,到不是她想慢,是实在走不快。她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往楼下看,闪闪的大眼睛也没找的她的男人。她的轻叹了口气,她想一定是他把她娇惯坏了,现在她只要一睁开眼睛就想看见他,其实,一般的夫妻,有多少可以这样同睡同起的,要不是她要上学,她敢肯定他们一定是形影不离的。

不过那个男人在干什么呢?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嘴角一勾,便蹑手蹑脚地往书房走,一般的情况下,男人在家里不是和她腻在一起,就是在书房里处理公司上的事。

她悄悄地靠近书房的门,门没有关严,还有一道缝,她有手指悄悄地将那个缝隙阔大,偷偷地往里看,门口正对着男人的书桌,她可以清楚的看见他。

不过他在干什么?迪欣然的眉头一沉,男人桌子上好像有很多的相片,他从里面拿起一张看看,然后提笔不知道在相片后写了什么,最后在放进一个盒子里。

是谁的相片?迪欣然的心蓦然的就是一紧,他们天天在一起,她没发现他给她照相,相片自然不是她的。

迪欣然狠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男人看着相片眉眼嘴角那露出的绵长的笑意,刺痛了她的眼,她的眼睛瞬时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她记得男人让她相信他们的爱,可是眼前的一切又是什么,他们昨天才刚登记结婚,而且晚上还刚刚痴缠了一夜的欢爱。

她猛然推开门,径直的冲了进去,虽然这样让她自己,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妒妇,但是爱情中又何时能容得沙子。越是爱得深,越是无法原谅。

南宫墨正在收理着照片,他看着他的心肝宝贝睡得正沉,才自己到书房收理这些照片。没想到她会找到这里来。

他看着那双含着泪绞着无尽怨恨的眸子,他着实的一愣,再想收拾这些照片就来不及了。女人的径直的奔了过来,也根本没有给他掩盖的时间。

“老婆,你听我说。”南宫墨从来没这么窘迫过,他堪堪地想和女人解释。

可迪欣然冲了过去,寒冷的眸光只盯着桌子上的照片看,她太想知道这些到底是谁的照片。

不过她眸光在下一瞬就凝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一桌子的照片都是她和男人的,她拿起照片一张纸地看,有他们在丹麦的,有他们在这里,有的是他们俩个人的,有的只有她一个人。

她伸手拿过那只箱子,里面的照片是已经规整好的,迪欣然发现这些照片都是按照时间的顺序排列的,而且每张照片的背后,都有男人的字,有的写的是地点,有的写的是他的感想。

迪欣然拿起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照的是他们在丹麦美人鱼雕像旁边照的,那时他们正相拥在一起,相片后男人写着一段字,‘亲爱的,如果你是人鱼公主,那么我就是你的王子,感谢上天能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可以弥补我的过失,重新好好爱你!’

迪欣然又看到一张照片,是他们在迪斯尼商店里看宫主裙的照片,相片后面也有一段男人的字,‘宝贝,我的小蝌蚪有没有发芽?即使没有也没关系,我可以保证种到她发芽为止。’

不过,下面的一张照片,让迪欣然很诧异,这张是她在看工人种玫瑰花时照的,虽然相片了只有她一个人,但是她却蓦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这里有她每一天的照片,而且可以肯定这些都不是男人照的。

也就是说,她每天干什么都有人在拍照在监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那天,她在迪斯尼公园里哭的时候,男人会是时的打来电话。而男人也可以在她和查理种玫瑰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因为已经有人向他报告了她在做的事。

原来男人一直在派人监视她,这些照片便是监视她的附属品。虽然她知道他这样做一定没有恶意,但是这种保护让她觉得窒息。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