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41、爱的真谛

241、爱的真谛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

店老板很热情的拿出项链让他们看,而且很诚实的指出这颗钻石的瑕疵的地方。这个钻石看着很大,但是钻石里面却有一个气泡般的瑕疵,还有一缕像羽状的线。老板解释说因为这些瑕疵,虽然这颗钻石真的很大,而且像这么大的蓝色钻石也很少有,但是这条项链的价格并没有很昂贵。

店老板还讲诉了这个钻石项链的由来,原来他买到了这颗钻石的毛坯石,是打算将它好的地方切割出来,去掉那些瑕疵的地方,但是他的妻子却不让,因为这颗钻石的形状和眼泪的形状一样,他的妻子舍不得让他割开,她说那是大海的眼泪,是人鱼公主的眼泪。

于是,他只得保留了这颗钻石的全部做成了这条项链,他的妻子还给这条项链起了个名字,就叫人鱼之泪。后来因为这些瑕疵的问题,这个项链一直没有卖出好的价钱,也正因为此,他就留下了这条项链送给了他的妻子。

直到她妻子去世,她才告诉他,她很高兴他能为她留下这条项链,因为他的妻子是丹麦人,娘家有个古老的传说,传说得到人鱼眼泪的人会得到一生的幸福。他们一生没有孩子,妻子临死的时候,让他把项链卖出去,带给有缘人一生的幸福。

迪欣然的嘴角勾出了一个弧度,她没想到只是一颗钻石竟会承载了那么多的祝福。

店老板接着说到:“太多的人看到这些瑕疵都想到的是它的价值被破坏了,却忽略了它本身的意义。人生就像是这块钻石一样,他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不如人愿,甚至是让人不能接受,不忍直视的地方,就像是这里面的瑕疵,但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生活的意义不是他的完美而是生活本身的意义。”

迪欣然懵懵懂懂地听着店老板诉说着人生的意义,说实话她听不太懂,这位老人的话,等到她再次来的这个小店,再次看到这个老人,再次聆听到这个老人的教诲时,她才明白,她现在所听到的这番话的隐喻。

老人给出的价钱,真心的不高,迪欣然很高兴,她没有让她的男人太破费。他们谢过了老人,然后去参观克伦堡。

参观过克伦堡,南宫墨又悠闲的带着她到长堤海边公园去看人鱼公主的雕像。公园里的便利亭中销售着海的女儿的童话书。南宫墨顺手买了一本,拿在手里。

迪欣然看着在那块石头上跪坐的人鱼公主哀伤的看着大海,她的心莫名的痛着,她似乎可以理解当时人鱼公主跳入大海那一瞬间的心情,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了解,但是她的心就是这样的难受,替这个公主难受。

“南宫墨,我不喜欢人鱼公主的故事。我们走吧。”她的眼眸有些泛着水泽。

“等一下,宝贝。”南宫墨从身上掏出笔,在书的最后一页尾页上,写这什么。

片刻,他递给了迪欣然。

迪欣然结果书,便看见南宫墨苍劲的字。她轻声读着,“王子醒来后便兴冲冲的去找小美人鱼,他要告诉她,他婚礼的时候终于发现自己心中的人不是他的新娘,而是她。他当晚向他的新娘忏悔,希望她能原谅他,解除两个人的婚约。他的新娘,也向他忏悔,告诉他,救他的人并不是她。

王子很高兴,他原来并不欠他的新娘什么。可是他却没有找到小美人鱼,小美人鱼的姐姐们将整个故事讲给王子听,王子才知道,他的爱人竟为了他受了那么多的苦。

他纵身跃入大海,追随他的爱人。他找到了她在跳入大海时留下的最后一滴泪,他把小美人鱼幻化的泡沫和自己的爱,嵌进进了她的眼泪里。‘我把你嵌进眼泪里,幻想千年后,会化作宝石,从此不敢低头,怕泪珠坠下,碎了你,碎了我,也碎了千年的梦,倘若有来世,踏遍千山万水,寻找你永恒的爱人!’

这一世,南宫墨找到了迪欣然!”

迪欣然读到了最后,已经哽咽难言。

南宫墨打开手里的盒子取去了项链,细心的带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看,这里面的泡沫就是小美人鱼,那羽状的线就是王子的爱。”

迪欣然的眼浸满了泪,她双臂将她眼前的男人抱紧,眼泪瞬时低落在他的肩头,“谢谢,谢谢你,南宫墨!”

他竟然为了她续写了故事,甚至还赋予了这条项链的新的意义。

“宝贝,我此生的爱人,如果你不记得我们的过去,那么从现在开始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重新和我谈一次恋爱吗?”

南宫墨的遗憾,他和迪欣然从来没有真正的恋爱过,他从大海中将她失去,现在他在海边将她找到,他们从这里重新开始他们的恋爱。一段完美的爱,会成为他们一生的追忆。从此他们再无缺憾。

迪欣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竟然要和她重新恋爱,她的眼泪不受控的涌出,但嘴角却是弯的,她忘了他们过去的恩爱,他就从恋爱开始给她新的记忆。怎么可能不感动。

“愿意吗?我的姑娘?你还没回答我呢。”

可现在的迪欣然感动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手捂着满是泪的脸,拼命的点头。

南宫墨将她抱紧,“宝贝,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和我重新开始。”

他的头仰望着湛蓝如洗的苍天,谢谢,谢谢你,愿意给我们一个爱的机会。

当他拉着她的小手再回到宾馆时,迪欣然已经不知道掉了多少泪了。南宫墨看着身边的小女人,一阵的懊恼,是不是他搞出来的事太多了,把小女人激动坏了,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的伤怎么样了。

迪欣然用冷水洗了半天的脸,才止住泪,她走出卫生间,坐在男人的身旁。

她主动贴近他,扬着小脸问他,“南宫墨,你为什么爱我?”

很傻的问题,可是却是所有恋爱中的女人都想搞清楚的问题。迪欣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除了有些姿色,她还有什么可以吸引他的地方,能让他为她做那么多。

南宫墨长臂将她揽进怀里,“因为你是迪欣然所以我爱你。”

很简单的回答却让女人在无话可说,只是因为她是迪欣然,就这么简单。

迪欣然的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南宫墨,我真的好想知道,原来的你我是什么样子的。原来我们是怎么相爱的,那一定很美,很幸福。”

南宫墨抿了下唇,眸色有些黯然,“记住现在就可以了。我会把以前的一切都统统补给你。”

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累了吗?还要去看安徒生的故居吗?”

“不去了,我不喜欢他写的,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写的故事。”

迪欣然说着拿起脖子上项链的吊坠,仔细的看着,她真的好喜欢这个人鱼的眼泪。每次想到,他写的最后一句话,这一世,南宫墨找到了迪欣然。她的心都是甜的。

林静雅回到了‘雅居’,婚礼的当天本该和她在宾馆里洞房花烛夜的宫雪仇突然失踪,她傻等了一个晚上都没见到人。转天,她就给沈佳华打电话,说联系不到宫雪仇,宫雪仇失踪了。

可沈佳华的口气很淡然,只是平静的告诉她,宫雪仇到国外出差去了。林静雅听得出,沈佳华是早知道的,看来他们都是商量好的,只是哄她给她一个婚礼。她的放下电话,手都要把手机攥碎了。原来,她所有的计划都因为宫雪仇的走落空了。她在宾馆又待了一天,才起身回‘雅居’。

冷峻在宾馆外也是空守了一天一夜,在他看见林静雅一个人从宾馆出来,他终于忍不住的上前询问。“宫雪仇人呢?”

冷峻的语气不善让林静雅很反感。她正为这事烦着呢,他还来问她。那她又要问谁?

不过,她一个转念,迪欣然从孙道成的手里逃了,那么她现在人呢?

“冷峻,你的你的未婚妻呢?现在在哪?”

冷峻的脸瞬时一僵,他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自己的找不到,简直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不过从他僵硬的面色上,林静雅已经猜到了,她的新郎不见了,他的未婚妻不见,结果很简单,那两个人在一起。

林静雅轻声低笑,像是在嘲讽谁,也像是在自嘲。

冷峻被她的笑声弄急了,她是在笑他吗?他吼道,“你笑什么?!”

林静雅渐渐止住笑声,“你说我笑什么,我们一个人丢了男人,一个丢了女人,不可笑吗?”

冷峻不想再和她继续下去,这样的侮辱他受不了,他转身就要离开。

“你不想知道他们在哪吗?也许我们可以合作。”林静雅急忙叫着他。她现在的确需要人合作,她手底下没人,就算她能打听到迪欣然和宫雪仇所在的地方,只怕她也没法子去找。她需要有人帮她找。

冷峻转回身来,“你知道他们在哪?”

“他们在国外。”

冷峻上前一步,“哪个国家?”

“这个还不知道,不过,我能去打听,毕竟宫雪仇不会连他妈妈都不联系吧,到时候我打听出来,我告诉你,不过有个条件,到时候你要带着我一起去找。”

冷峻点了下头,“这个好办,我答应你,可是你什么时候给我消息。”

“现在肯定不行,我尽量,你放心我不比你少急。”

简短的对话后,林静雅坐着车子回到了‘雅居’开始她的行动。

给读者的话:

亲们放心,男主没有联系他妈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