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40、他到底有多爱她

240、他到底有多爱她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43  |  更新时间:

迪欣然看着南宫墨转过去,快速的给自己洗了一边澡,这个地方还是早走早好。她站起身擦净,在抬眼找衣服,可瞬时傻了,她的睡衣没拿,浴袍挂在对面的墙上。

她垂着眸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真有再坐回到水里的冲动。她正低着头,一道人影压下,她本能的往后躲,可她在浴缸里站着的,一个没站稳,整个人瞬时就往后仰去。

南宫墨一把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他的心差点都让她吓出来了,她伤的就是后脑,要是在磕一下,非出事不可。

他的脸色瞬时变得铁青,不容她反抗的将她控制住,把他手里的浴袍给她穿上,打横的就将她抱回卧室。

迪欣然看着他铁青的脸,紧抿的唇,她已经感觉到他在生气了,可是他在气什么?迪欣然左思右想也这不到原因,她没惹他吧,而且这是她醒来以后第一次看见他生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宫雪仇的脸一直绷着,他拿起吹风机就给吹头发,动作不轻,倒是还记得躲开了她的伤口。

直到男人转身去了浴室,迪欣然呆坐着,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

晚上睡觉,男人头一次没搂着她,可这些日子她已经习惯了听着他的心跳声睡觉了。他的体温,他的心跳,都能让她莫名的安心,和幸福。

迪欣然看着那个宽大的男人后背,咬了下唇,讨好似的凑了过去,可男人却是一躲,根本就不让她碰。

迪欣然的火蓦然就从心里窜了出来,他凭什么给她脸子看,他想亲就亲,他想抱就抱,现在他不想要了,就连碰都不让她碰了。

她愤然的坐起身,气吼着,“南宫墨,你有什么不高兴你说出来,你凭什么摆脸色,我没招你没惹你!”

男人也气的坐了起来,“你不是不想让我碰吗?!你不是不想让我看吗?!明知道浴缸里滑,你为了躲我,差一点把自己弄得摔倒,你不要命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伤的是哪?!你不想活了,我受不了一次次的陪你玩命!我心脏没有那么强大!”

他真的很生气,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好避讳的,可以为了避讳他,做这样危险的动作,他可以不碰她,甚至不看她,但是他受不了一次次看她游走在生死的边缘,既然她不想,那么他干脆躲她远远的,省得她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迪欣然这才知道他是因为紧张她刚才差点摔倒才生气的,可她不是想躲他,只是她害羞,就算他们之前有多恩爱,可是现在她都不记得了,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淡定的让一个大男人看自己的身体。

她堪堪地解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躲你的。”

南宫墨怒吼着,“不是对不起我!是你根本就不在意自己!”

她根本就没弄懂他话的重点,他的重点是她不该做那些危险的动作,不该不会保护自己!

迪欣然的眼泪瞬时就让他的声音从眼眶中震了出来,她知道这次是自己太莽撞了,没有考虑到后果,可是她真的不是有意的,就算她有什么不对,她下次注意就是了,他干什么吼她。

南宫墨气得火往上顶,他到底是为了谁,他这样的紧张她,只是因为他太在意她。

迪欣然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她的泪顺着她精致的面庞蜿蜒流下,这还是她有记忆以来,他们第一次吵架。

少顷,南宫墨的火气才多少压下了些,当发现她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时,他意识到她在哭,她受伤他心疼,她哭他心痛。他长臂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迪欣然感觉到男人的动作,她挣扎着不让他抱,他和她吼完,现在又抱她干什么。

女人的悲哀,在力量上永远无法和男人抗衡,男人轻易的就转过她背对着她的身子,当他看着满脸的泪痕,他的心生绞着难受。他何尝想让她伤心。

女人的粉拳雨点般的落下,她真的好生气!

南宫墨一动不动的让她打着,声音低沉暗哑,“对不起,不该吼你的。老婆,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吗?如果我能替你伤,我觉得不会让你伤到一份,如果我能替你痛,我觉得不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疼。

我受不了的不是你躲着我,是你竟然为了躲我,差点害到自己。如果你不想让我碰,那我就不碰,只要你不再做那些危险的事就好!”

迪欣然的手无力的挂在他的肩头,她终于知道他在气什么,原来他竟是这般的在意自己,甚至比她自己都在意。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注意到浴缸是滑的,而且我不是要躲你,我知道你是我的老公,我没有躲你的理由,只是我不记得我们以前的事了,我只是,只是害羞。”她的头埋在他的肩窝上哽咽的说道。

南宫墨的手臂更大力的将她抱紧,她只是害羞,她不是要躲他,也不是要避讳他。他的心豁然的开朗了。

他低头吻着她的泪,一点点将她的泪吻净,“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注意到你的心情。”

是啊,他怎么这么粗心,她不记得他们的过去种种,不记得的不光是他们的仇,还有他们的爱,他现在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她怎么可能毫无顾忌的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毫不忌惮的展露自己。

南宫墨的吻密密印在她的眼角眉梢,双手捧着她的小脸,他们有多不容易才能在一起,爱都爱不过来呢,他怎么能让她哭。

迪欣然仰着头承接着他的吻,抬手间,她的浴袍滑落,他是自己的老公,有什么不可以给他的。想明白这个,迪欣然决定要让自己适应被他拥有。不过她的手臂还是紧紧挡住她心口的那道疤,那道疤好难看,她不想让他看见。

南宫墨注意到女人动作,她在用行动表白自己,当然他也注意到了她挡住疤的动作,这次他正确的理解了一下,她是怕疤丑,才怕被他看见的。他低下头,拉开她的手臂,轻轻的吻着那道疤,那是他造成的,那是他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对她的伤害,他怎么可能嫌弃,他唯有加倍的爱她才会让自己觉得好受些。

迪欣然的泪再次流下,不过这次流下的是幸福的泪,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到底有多爱她。

灯光映照在两个的身上,在墙上形成了一个长长的纠结的人影。

清晨,南宫墨早早的就醒了,他看着自己臂弯里的女人,唇勾着,吻悄悄地落在她的额头上。昨天虽然是情到浓时,但是他也没敢真要她,医嘱还是要听的,那么多年他都等了,也不差这几天。况且,这几天,他还有他的安排。

迪欣然在男人的温暖中苏醒,她一睁眼就看见男人眼眸中那化不开的深情,她的唇角勾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

“早安。”她仰头送上了她的早安吻。

“早安。”他回吻着她。

她扎进了他的怀里,继续享受着他温暖的怀抱,他轻拍着她的背,“宝贝,我们该起了,吃完早点,我带你去看丹麦的美景。”

迪欣然点了下头,随着男人起来,两个人简单的在宾馆用过早晨就出门欣赏美景了。

丹麦的景色很美,真的可以用绿草如茵,碧树成林,天空如洗来形容。古老的街道上,青石的石阶诉说着历史。道路两侧红色尖顶白色墙壁的房子好像是从童话故事书中倒出来的一般。

迪欣然走在这些房子里仿佛就置身在童话中的世界里。

她头带着一个宽沿的遮阳帽,身上穿着一件长长的碎花连衣裙,她身旁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姿,不可一世的气度。她的手被男人紧紧握住,她的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可以让所有的人羡慕。他们两个让过往的游客都不自觉的回望着这对好似从童话中走出来的王子和公主。

南宫墨带着她来到丹麦最著名的克伦堡,克伦堡城堡是由丹麦国王波美拉尼亚的埃里克于1420年代时所建造的。铜制的堡顶,因为历史的洗礼,透着绿色的铜臭,从远去看去好想是块绿宝石。

迪欣然欣喜的看着这幅美景,“南宫墨,这里好美!”

南宫墨握着她的小手,眉眼都是笑意,“喜欢吗?”

迪欣然点点头,“喜欢,好美。可是你怎么认得路,你来过这里?”

“没有,不过来之前做了些功课,不然怎么带你玩?”南宫墨柔声说道。

“那你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陪我玩吗?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嗯……”南宫墨一时语塞,他安排的不只是这些,不过现在还不是告诉她的时候。他正想着要和迪欣然怎么解释,迪欣然的目光就被一家珠宝店橱窗里展示的项链吸引了过去。

南宫墨暗自松了口气,还好她看见了,还好她没追问下去。

迪欣然靠近了橱窗看着那里面的项链,那是一条白金的项链,整个项链的造型就像是大海的波涛,这些波涛下托着的是一颗蓝色泪滴形大钻石,蓝色的颜色很正像是大海的颜色。

南宫墨牵着迪欣然的手,“喜欢吗?喜欢就进去看看。”

迪欣然想得出这个和鸽子蛋一般大小的钻石必定很昂贵,她摇摇头,她不想让南宫墨为了她花那么多的钱。但南宫墨却坚持要牵着她走进去。

正在两个人正各执己见的时候店老板走了出来,招呼他们进去。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