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39、不能受到太强的刺激

239、不能受到太强的刺激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65  |  更新时间:

南宫墨当然知道这里有人,可有人怕什么他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要让他们的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个女人是他的,谁也别想再把他们分开。

雷鸣早就侧过身去,看着警惕着看着周围,冷峻还派人在宾馆盯着呢,要是让他的人发现,跟到这里来,只怕想走都走不了。

“行了,行了,不用在我面前秀恩爱吧!我说南宫墨你不至于吧,这才分开多久你就饥渴成这样。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她现在的伤口可没完全愈合,受不了你那刺激,你最好再老实一个星期,下个星期在健身,不过动作不能太刺激了,比如有些姿势,就先不要用了。”

迪欣然的脸红到了可以滴血,这话说得也太直白了,她羞得就差钻地缝了。她猛捶着南宫墨,让他放开,这要是在让莫子辰说下去,是不是连体位都说出来了。

南宫墨松开两个纠缠着的嘴,可手臂依旧将女人控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莫子辰,没事还不快走!”南宫墨这个郁闷呢,这些日子以来,他是没少索吻,但是女人害羞都只是浅浅的回应。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分开了一段时间,女人好不容易大胆的拿出热情来,他正享受着呢,谁知道这份福利,竟让莫子辰给搅了。他不知道他女人害羞吗,让他这一说,肯定是不给了。

“我听说过,卸磨杀驴的,我怎么感觉我跟驴待遇一样了。”

“莫子辰,世界上有你怎么贵的驴吗?你身上的肉八成都能论克卖了。”

莫子辰‘嘿嘿’一笑,“我只卖服务不卖身,你形容错了,不过这个保安费,是不是?”

南宫墨一阵头大,“行了,我登机了,雷鸣带着支票呢,你找他结吧,还有你人道点,别告诉我价格成吗,我真怕我的心脏病,还要给你钱。”

“能怎么可以,我从来不欺瞒客户!放心,放心,都我新楼改起来,一定给你留给好病房!”

南宫墨揽着迪欣然赶快去登机,只怕晚一步,这个莫子辰又不知道想出什么收费项目。

迪欣然拉拉南宫墨,“南宫墨,这次给我看病是不是花了很多钱?”

南宫墨刮了她的鼻子一下,“宝贝,没有多少,我还养的起我自己的老婆。两个莫子辰也吃不穷我。我们三个是大学的同学,平时都是损友,不损不说话,可关键的时候都是能两肋插刀过命的交情。”

迪欣然眨了眨她琉璃般的大眼睛,“三个?另一个是谁?”

南宫墨一顿,下一瞬,“他,他现在不在这,将来有机会解释你们认识。”

他暗自出了一口气,差点就说溜了嘴,宝贝,将来等我们修成了正果,你就知道他是谁了,其实你早就认识他了。

南宫墨买的机票都是头等舱的机票,这里的环境好也舒适,他可舍不得他的小女人再受一丁点的苦。

丹麦和中国的时差是早七个小时,也就是说,在中国是凌晨,那里还是下午五点。南宫墨给要了条毯子给迪欣然盖好,又把灯息了,他要让他的小女人先在飞机上补个眠。

不过,迪欣然可一时还睡不着,她望了望,身旁的男人,轻声问,“南宫墨,我们去丹麦干什么?”

今天,莫子辰突然来病房说要带她到机场找南宫墨,迪欣然还有些踌躇,毕竟她对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现在除了南宫墨她看谁都是陌生的。后来,雷鸣也来了,要护送她走,她安心的跟着他们来到了机场,她知道南宫墨很信任雷鸣,而且莫子辰也是南宫墨的朋友,她相信他们两个不会骗她。

可是为什么南宫墨不跟她说呢?连他们要去哪,都是登机的时候,她才知道的。她眨着她的大眼睛,懵懂地看着南宫墨。

南宫墨勾着唇角,头靠近她的耳朵,低声缱绻,“到了你就知道了。”

男人的声音低婉,他的气息湿热的打在女人的耳后,迪欣然一阵酥痒,她羞得侧过头去,要不是关上了灯,男人一定能看见她羞红的脸,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离他近一些都会受他的影响。她索性侧过头去睡觉,躲开他的骚扰。

南宫墨看着她没再问,也没再说,他要给她一个惊喜,老婆你可准备好了吗?

开始迪欣然还睡不着,不知道辗转反侧了多久才睡了。直到那好听低沉地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丹麦。

迪欣然不知道,南宫墨在这里怎么也会有手下,他们一出飞机场,就有人来接他们,汽车直接把他们送到了宾馆。

他们宾馆时是晚上八点多,迪曦芙又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也不觉得困。他们住的是总统套房,打开露台的门便是游泳池,和一望无际的海景,晚上地上光不是很强,这里的人很注意光污染,迪欣然抬头便能看见美轮美奂的月亮和遍布繁星的天空。

迪欣然仰头看着,好像星星离她很近,似乎伸手就能摘到星星。

“南宫墨这里好美,你快来看。”

南宫墨走过去,看着兴奋的小女人,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他从身后抱紧她,将她整个拥进自己的怀里。

他低头轻啄着她的耳,“宝贝,喜欢吗?”

迪欣然轻哼了一声,“嗯。”不知道是回答男人的问题,还是无意识的低哼。

南宫墨的手抚住她的头,将她的头转过来,找寻到她的柔唇,她的唇软糯可口,让他白吃不厌。他吸着她的唇,占领她的嘴,不放过她的一丝气息,他们终于离开那里,来到了自由的天空。

迪欣然回应着他的热情,她况且她也本就拒绝不了他的动作,只是这个姿势真的很难受,她是扭着头的。她没坚持一会儿,就开始抗议了,她不能为了一个吻扭断了脖子。

男人终于意识到她不舒服了,他没有松开,只是将她转过身来,继续贪婪的索取着她所有的气息。

她无力的瘫倒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给她的全部感觉。直到她都要怀疑自己呀缺氧而死了,男人才放开了她。

他搂着她,让她靠在他的怀里喘息,也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良久,他才拍拍她的背,温柔的说,“走吧,我们去洗澡睡觉。”

迪欣然连忙点点头,洗澡睡觉,也比被他吻断了气强。

不过,等她到了浴室,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是错的,这个男人死活就是不出去。非说怕她摔着了,一定要盯着她洗。在医院的时候迪欣然一直都是由南宫墨负责给她擦澡的,她还没当着他的面洗过澡。

迪欣然踌躇着,让她当然一个大男人宽衣解带,这个她还真做不到。

南宫墨有些不悦了,他早和她说过,他们是夫妻,已经什么都做过了,她还是这样放不开。

“要不我帮你?”南宫墨成心将了她一军。两权相害取其轻,人们正常的思维程序,她一定不敢让他亲手给她解。

果然迪欣然连忙说:“不用,我自己。”不过,话音刚落,她就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怎么就答应了他呢。

她变变扭扭转过身去,抬手间衣衫散落在地上,她白皙如玉的背正对着男人的眸子。

南宫墨的喉结不禁滚动了一下,其实他一定要留下来,真的是怕她摔着了,浴室里都湿滑,她的伤还没全好,他怎么敢冒这个险,与其让他在外面提心吊胆的等着,还不如他在这里盯着呢。

但是女人原本因为害羞,背过身宽衣的动作,却不知道这样更加惹人无尽的幻想。

南宫墨吞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强把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等女人都坐进浴缸里,他才转过身来。

他蹲下身,轻轻揽起她的长发,他真的要感谢莫子辰先进和顶尖的医生和医疗设备,本来开颅手术是要全剃发的,而在他那里给迪欣然做手术的时候,采取的是局部剃发,她的伤在脑后,只剃掉了伤口附近的头发,前面的头发盖下来,丝毫不破坏她的美。

这头秀发也是南宫墨喜欢的,小心的给她洗着头发,不敢碰到她的伤口。

迪欣然这个人都缩进了水里,水上的泡沫和花瓣将她遮挡的美好,她至少现在没有这么窘迫了。

南宫墨给她洗好了头发,又用毛巾帮她擦洗身子,迪欣然赶快拽过了他手里的毛巾,“我自己能洗了。”

她看不见自己的伤口,洗头用他帮忙是逼不得已,但是现在她有手有脚,她还是自己洗的好。

南宫墨倒是也没强求,他松开了手,负手站在一边看着他眼底里的女人。

迪欣然拿着毛巾洗了没几下就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她的动作全部被男人收进了眼里,她的身上不受控的泛起了红晕。

终于,她受不了这份折磨,“南宫墨,你能转过去吗?”

出奇的奇怪,男人竟这般的听话,一句话没说就转过身去了。她那里知道,男人也同样煎熬到不行,他知道她的伤还没好彻底,莫子辰临来的时候还特地嘱咐了,她不能受到太强的刺激,让他再忍一个星期的。

他当然是不会冒这个险现在要她,可是在水中,娇羞得如芙蓉般盛开的女人,他怎么可能没反映呢,这个可是他心爱的女人。要是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个样子还没反映,那绝对不是心理问题,而是生理有问题了。

他乖乖的转过身,好让自己调试一下心情,不然他真的要憋死了。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