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37、找我要你的未婚妻

237、找我要你的未婚妻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19  |  更新时间:

直到南宫墨都给她洗完了,迪欣然的心还在不自觉的乱跳。男人高大的身影压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迪欣然紧紧贴着那具温暖的身体,她的身体似乎找到了慰籍。

南宫墨为了照顾迪欣然,将所有的公事都搬到了她的病房,他要离开,他必须将所有的事安排好。

迪欣然和这个男人可以说基本24小时在一起了,甚至连她上厕所的时候,都是他扶着去的。虽然,她的心每天都被这浓浓的爱包围着,但是有的时候这也太粘了吧。

而且这事被他盯着看,她有几次都想找地缝钻了,可男人那一副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理所应当的不能再理所应当的样子,又让她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很快迪欣然就快要到出院的时候了,不过,也到了宫雪仇结婚的时候。就算他再怎么不用想离开迪欣然,那个他必须出现的婚礼,他势必是要去的。

他向莫子辰交代了一番,又留下了雷鸣,才起身去‘唯尊’酒店。按照宫雪仇的意思,婚礼不要大,简单就好。而且,沈佳华嫌丢人,她又把婚礼给压缩了些,结果弄得整个婚礼就剩下吃饭了。

婚礼是传统的中式婚礼,这样省去了交换戒指的麻烦。林静雅一身红色的旗袍,宫雪仇一身长袍马褂,两个人当众人的面给双方的母亲跪下敬茶就算是结婚了。

出席婚礼的人只请了明市三大家族里的人,就算是只给林静雅一个虚名,这些重量级的人物,也是要通知道的,不然实在是不尊重人了。

沈佳华的脸一晚上没好看过,这样的儿媳妇,简直丢尽了脸,不过怎么办呢,总不能真看着她死在眼前,况且只是一个虚名,为了还上林家的恩情,沈佳华也只能忍了。

林静雅看着自己寒酸的婚礼,她的脸上保持这微笑。寒酸又怎么样,为了得到这个南宫家主母的位置,她付出了多少!她已经有了这个名分,剩下的她不信她得不到,等她能为南宫家剩下个儿子,她就不信她得不到她该有的荣光。

宫雪仇带着林静雅向来宾们敬酒,到了厉成枫的时候。厉成枫轻碰了他的酒杯一下,只用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我有事找你。露台。”

宫雪仇点了下头,他继续箱其他的人敬酒。不过酒席上投来的一道愤怒的眸光让他看见了冷峻,很好该来的都来了。

来宾没有几个,很快宫雪仇就敬完酒了,他起身离席走向露台。厉成枫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当他看见宫雪仇时,他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迪欣然呢?”

他和冷峻都把明市不知道翻了几遍了也没找的迪欣然,后来他发现了一件事,就是迪欣然失踪,宫雪仇没有找。反而是下令追杀孙道成,这个绝对是反常的。

上次迪欣然失踪,他的紧张,他的在意,厉成枫都是看见的。他绝对不相信,宫雪仇能放着迪欣然,不管去玩命追杀一个人,而且他为什么一定要孙道成死呢?

于是,厉成枫将所有的事情都拼凑在了一起。他终于发现,宫雪仇派人杀孙道成的时间和迪欣然被救回来的时间出奇的一致。把这两件事连在了一起,剩下的事就顺利成章的想出来了。

孙道成绑架了迪欣然,迪欣然跑了被他救了,宫雪仇知道了迪曦芙被救,于是下令追杀孙道成。当然想清楚这些,他也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迪欣然会失踪,莫子辰是宫雪仇的人,迪曦芙根本就没有出院,而是一直被莫子辰藏在了医院。

而且迪欣然在出院手续上签下的都是迪欣然三个字,也就是说,宫雪仇也知道了迪曦芙就是迪欣然。

宫雪仇淡淡一笑,厉成枫能这样问他,也就是说厉成枫已经猜出来了。而且,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他也没必要隐瞒。

宫雪仇淡淡地一笑,“她在我这。”

“你!你囚禁了她?!”厉成枫的额头上的青筋都跳起来了。

宫雪仇拍拍他紧攥着他的手,“你觉得我会囚禁她吗?如果我要囚禁她,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这么做了。”

宫雪仇的眼睛深邃平静祥和,他的眸光让厉成枫不得不相信他的话。不过,他话的意思,也让厉成枫多想了一下,第一次见到她?

“第一次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知道她就是迪欣然的?”

宫雪仇轻勾了下唇,很高兴他的心事能有分享的人,这些心事在他的心里藏了太久。

“第一见到她的时候,第一次看见她眼睛的时候,我就认出了她。我的妻子没有死。”

说这话的时候,宫雪仇眼中的那化不开的深情,一如当年厉成枫见到他时是一样的。

厉成枫的心猛的沉下,原来他一直都知道迪曦芙就是迪欣然,迪曦芙在他面前多少次他都没有认出她来,而他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简直不敢相信,宫雪仇是什么样的心态,看着他和冷峻追求迪欣然,看着迪欣然和冷峻订婚,看着他们住在了一起。

如果他真的在意迪欣然他要怎么忍受。可是如果他不在意,他又为什么每次都要以命相抵的救她,甚至连她在金融市场上做空他的股票,都这般的纵容。

厉成枫的手送了些力气,“一直就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和她相认。”

当年他为了找她快把命都丢在了那片海滩上,既然认出了她又为什么不相认。

“因为她不想认我,如果她想认我,她就不会化名回来了。当年的事,是她的放不下的心结,我想让她报复,让她把所有的心结都解开。不然她永远也等不到真正的快乐和幸福。”宫雪仇的话中绞着说不出的苦涩。

“甚至看着她和别人订婚?”

“是,如果那是她想要的幸福,我愿意去守护。”宫雪仇的眼中闪过一抹懊恼,如果不是他当初放任她去爱,她也不会遭受到这么多的苦。他高看了冷峻,冷峻根本就保护不了迪欣然。

厉成枫的唇抿成了直线,原来他永远也比不上宫雪仇对迪欣然的爱,他以为他爱的很深,可是宫雪仇比他爱得更彻骨。

“那么现在呢?你和她?还有,你今天结婚要迪欣然怎么办?!”想到这厉成枫松开的手又攥紧了。

宫雪仇垂了下眸子,“只是为了还我欠林家的情,给林静雅一虚名罢了。而且我会离开这里。”

厉成枫有些愣住了,他要走,那迪欣然怎么办?不过他发现了宫雪仇那双满溢着幸福的眸子。

他瞬时明白了他的用意,“你要带迪欣然走?迪欣然愿意吗?”

宫雪仇勾着唇角,点了下头,“是,我们要走了,可能永远不会回来,她是愿意的,而我会用我的一生去好好爱她!”

厉成枫放开了宫雪仇,他愿意为她放下这里的一切,她愿意和他走,很好的结局,可怎么他的心却是这般的寂寥寞落。

宫雪仇看着他的黯然,他知道厉成枫对迪欣然一直是有心的,厉成枫的心情他能理解,“厉成枫,希望你能祝福我们吗?”

厉成枫苦笑了一下,拍了拍宫雪仇的肩头,“好好爱她!我比不过你,始终也比不过你的爱,输的心服口服!希望你能给她一世的幸福,不要让她再落泪了!祝福你们!真心的。”

“谢谢!兄弟!”宫雪仇伸出了他的手。

厉成枫挥开他的手,却给了他一个兄弟的拥抱,当然他也没放过最后一个警告他的机会。

“还是那句话,宫雪仇,你记住,要是你敢欺负她,让她伤心,我厉成枫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一模一样的话,七年前他说过,七年后他又说了一边,却有了不同的意义和内涵。

宫雪仇很佩服厉成枫的洒脱和率性,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因为此他注定能成就一番大的作为。他所做到的不是那个男人都能做到的。例如,冷峻。

宫雪仇和厉成枫简短的谈完了他们两个男人间的对话后,就回到了宴会厅。不过这个时候冷峻却找上了他。

冷峻在他的身边低声的威胁,“宫雪仇,把迪曦芙叫出来,不然我就再这里说出你私自扣留迪曦芙的事,我看你的婚礼要怎么进行下去!”

宫雪仇轻声应着,“到走廊等我。”

冷峻从他的身边走过,径直的就走到了走廊。这些日子他找不到人,也发现了异常,和厉成枫一样,他怀疑到了宫雪仇,他当然要找宫雪仇来要人。

冷峻手撑在走廊的窗台上等着,心中的火,一股一股的往上窜,他的未婚妻竟然和这个男人待了一个星期,他们都干了什么,而且为什么迪曦芙会不回来,是她最终决定离开了他,选择宫雪仇,还是她被宫雪仇所控,他还不得而知。

他希望是第二种答案,但是他的心蓦然的就是害怕,这个女人的心从来没在他身上过,即便她不说,他也知道她的心里,始终是有宫雪仇的。

宫雪仇阔步走过来,一身的沉着淡定,“你找我要迪曦芙?”

冷峻一直压在心头的火,瞬时就迸了出来,“你别告诉我,她没在你手里。一定是你困住了她!你把她放了!”

宫雪仇冷笑一声,“冷峻,你的未婚妻,你竟然找我要,你不觉得可笑吗?”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