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35、她对他浓浓的依恋

235、她对他浓浓的依恋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376  |  更新时间:

一阵门响,门终于打开了个缝。

宫雪仇推门就走了进去。只一瞬,他就怔在了门口,惊呼出的声音透着焦急,“静雅把刀放下!”

楼下的人听见宫雪仇的声音,都跑了上来。

林静雅正拿着一把水果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眼睛哭得红肿的像桃子,她的手示意着宫雪仇不让他靠近,“别过来,你别过来!”

“好!我不动,你把刀放下!”宫雪仇强压着声音,柔声说。

林静雅艰难的说道:“仇哥,我是早该死的,我硬忍到现在,只是想见你最后一面。和你把事情说清楚。呜……那视频……呜……不是,不是,不是我想做的。”

“我知道,我知道,是孙道成逼你的,我相信你!”宫雪仇赶忙说。这点上他觉得相信,林静雅是被逼的。

林静雅点点头,“那天我从商场出来,不知道怎么就被人用手绢捂住了嘴。后来我吻到了一阵刺鼻的味道,然后我就没了意识。等我再醒过来,孙道成就逼我喝了药,让我做……”

林静雅说不去了,痛哭了一会儿,前面的话都是实话,她说着不费力,但是后面的她要斟酌着说了。

“后来,他让我走了,他说让我听他的话,不然他就让视频曝光。我很害怕,不知道,他让我干什么。可是连着几天,他都没有给我打电话。直到我和阿姨在迪家的别墅见迪欣然的时候,他突然就出现了。

他绑走了迪欣然,还用视频威胁我们不让我们阻拦他。其实,就算我们想拦他也拦不住,他是带着人来的。仇哥你不要怪我们,我们原来也不想,让孙道成把迪欣然绑走的。

昨天他又给我打电话让我给他一千万,他就把视频还给我,我没有办法,就把我们结婚的戒指,当了一千万给他打到账户中。可后来我怎么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了。我没想到今天,这视频会传到网上,我已经给他钱了,他为什么还有这样对我?”

林静雅哭得期期艾艾荡气回肠,她将所有的事都编排圆满了,甚至连戒指的事也说了。戒指的事早晚会被发现,她索性编进去,这样她就把所有对她不利的因素都消除了。

宫雪仇试着走近了些,“我知道,是孙道成那个畜生干的,我已经让雷鸣带人去追捕他了,不会让他好死的!”

当他在想靠近,林静雅就喊出了声,“别过来!我不死就是想和你把事情说清楚,我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你,即便你不娶我,我也从来没想过嫁给别人。我就想这样守着你,在你的身边就好。可是现在我连这个资格都没有了,仇哥!我脏了,不配在你的身边了!我们来生再见!”

林静雅说着就把水果刀往自己的脖子上割。

“静雅!”林姨吓得喊出了声。

“不要!”宫雪仇也急了,“你别动,静雅,你没脏,你是个好女孩!”

林静雅的刀子已经把自己的脖子割出了血痕,“我不是,不是,不会有人再要我,也没人愿意娶我了,你也不会娶我!我这辈子已经完了,与其让别人指指点点的笑一辈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的手往上一抬,狠命的将往脖子上扎。就在她想自杀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如果是要有一死,那么她为什么不拿自己的命再赌一次,不成功则成仁。她最终的决定。所以她这次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堵宫雪仇的心!她的手使足了力气,毫不犹豫的往自己的脖子上扎。

林姨惊叫了一声便昏了过去。

宫雪仇手疾眼快的握住了她的手腕,“静雅!你不可以死!你不要我了吗?你不要林姨了吗?”

林静雅使劲的挣脱着手腕,“我要,可是那你们都不会再要我了!”

“要!要!静雅我要你!只要你不死,我就给你一个名分,不会让你受别人的嘲笑!”

林静雅怔怔看着宫雪仇,“不对!你是骗我的!我不信!”

“我们可以马上结婚,好不好?”宫雪仇立刻承诺。

林静雅不再挣扎,她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她想要的终于得到了,多不容易呀!差点真的连命都没了。从此,她对置于死地而后生着句话,有了更深的认识。

宫雪仇安抚好林静雅,看着林姨醒了过来才放心。他刚要离开就被沈佳华叫到了一旁。

“雪仇,你真的要娶林静雅吗?她可没了清白了,而且真的要是让她进门了,南宫家的脸面可就没了。‘

虽然她对林静雅很满意,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娶一个,让所有人耻笑的女人。

宫雪仇沉声说:“妈,我总不能真的看她去死,毕竟我还欠她家一条命,就当这次我把欠她家的都换清了吧。而且我说的是给她一个名分,我给的只是一个名分。

您帮忙安排一下,大家在一起吃顿饭,一个简单的婚礼就行了。其他都不用。婚礼后我要去美国,暂时不回来了。等她把这件事放下,我们的关系再了断就是了。”

沈佳华点了下头,要是只是一个婚礼,那也付所谓,就当是哄哄林静雅吧,儿子,去美国躲躲也好,总不能真的要了她吧,只要不是真的结婚怎么样对沈佳华来说都行。

即便是她看好的儿媳妇又怎么样,一旦触及了她的利益,她也会好不留情的抛弃!

宫雪仇往医院赶的路上,就开始安排他的一切计划,他正好借着林静雅的事,即把他欠林家的情换了,又可以借机躲到国外去。

国外,他想着嘴角就勾了起来,老婆,你可准备好了?

一到医院,莫子辰便开始抱怨了,“你这个保密费,可真不好赚,亏了我昨天聪明,把迪欣然的监护室换了,你知不知道,厉成枫和冷妍两个刚才来了,要看迪欣然。”

宫雪仇一蹙眉,要是他们见到迪欣然,那他编的话岂不都露馅了。

他紧张的问:“怎么样,你让见了吗?”

莫子辰一笑,“当然没有,不然怎么赚你的保密费。”

他说着扬了一下手里的文件,“你走了,我就让迪欣然把出院的手续都签上字了。厉成枫和冷妍来了,在原来的监护室里找不到迪欣然就来问我,我就把出院的文件给他们看,告诉他们,迪欣然是自己醒了要求出院的。他们看见迪欣然自己的亲笔签,当然就走了。估计现在正满哪找人呢!”

宫雪仇笑着拍了拍莫子辰的肩膀,“兄弟!谢了!保密费,随你开!”

莫子辰不耐烦的推开他的手,“这话说的,好像我就是为了钱似的。我是很重情义的人!”

宫雪仇连连点头,“对对,情意无价!绝对不能用廉价的钱,侮辱了你那无价的情意!行了,支票给你价格随你开,但是求你,千万别告诉价格,我怕我被你吓出心脏病!”

“行了吧,你的心脏坚强着呢。不过还是先谢了,你老婆要是再出几次事,八成我那新住院楼就盖出来了。”

宫雪仇脸色一变,“你老婆才再出几次事呢!”

莫子辰这个悔呀,怎么忘,开什么玩笑,也不能拿他老婆的命开玩笑!

“别生气,老大,我失言。你老婆偿命百岁,以后你们子孙满堂。”

别说,莫子辰的这几句话说得宫雪仇爱听,子孙满堂,听着还不错。他勾了下唇角,抬步要去看他子孙满堂的创始者去。

“等一下!”莫子辰猛然想到一件事。“宫雪仇,迪欣然签的字,都是她原来的名字,迪欣然。所以,厉成枫知道迪曦芙就是迪欣然了。”

宫雪仇顿住了脚,略沉,“知道就知道吧,反正他也找不到。我老婆多久能出院?”

他已经决定不再放开迪欣然的手,所以他们早晚都会知道。所以厉成枫早知道晚知道,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

“她术后情况很稳定,要是一切正常,一般十天就可以了。”

“还能再快点吗?”宫雪仇追问到。

“最少一个星期。”

宫雪仇点了下头,走进病房,一个星期,行就再忍一个星期的。

迪欣然已经一觉睡醒,她醒来发现没有南宫墨,她紧张的抓着被子,她觉得她的心是空的,没有了他似乎她的一切都没有了。

她的一直望着门口,一瞬不瞬的期盼着他回来,即便莫子辰已经告诉她,他一会儿就会回来,可她还是不放心的张望。当门打开,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走进来时,她的心才得意安稳。

她急急的伸出手去,就像抓着他不放。

“南宫墨。”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绞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宫雪仇的心也跟着一紧,急走了几步,握住了她的手。她焦急的眼神,和沙哑的声音,都让宫雪仇感到了女人的不安,和她对他浓浓的依恋。

她这般依恋着他,他很幸福,可他也不想让她不安,要不是林静雅出事了,他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在医院,她才刚醒,而且对一切都不记得了,他现在是她唯一认识的人,如果他不在,她一定会不安的。

“对不起老婆,我有点事出去了一趟。”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让她感受到他的存在。

“我知道,莫子辰告诉我了。”她柔柔的一笑,醉了男人的心神。

不需要男人做什么就这样看着他,她就觉得好满足。

晚饭送了进来,宫雪仇没让护士喂,这样的事当然要自己为他的女人做。迪欣然现在只能吃软烂的流食,宫雪仇用勺子舀了一勺粥,小心的吹温,又不放心的尝了尝,才喂进女人的嘴里。

迪欣然凝着眼前的男人,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是好像这是从未有过的幸福。

直到把女人喂饱,宫雪仇才开始吃他的饭。

“怎么一直看着我?”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1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