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33、老婆我在你别怕

233、老婆我在你别怕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87  |  更新时间:

孙道成那里知道,医院的重要地方为了保证医护用的机械设备工作时,不受的手机信号的干扰,这里的手机信号都是屏蔽的。就像迪曦芙待着的重症监护室。

没有办法,孙道成只好等着过一会儿再打。他往地上的垫子上一躺,这一天他躲雷鸣的追赶没少跑路,早累的不行了。

“过来,你知道怎么把我伺候舒服了,现在开始。”

林静雅知道他想干什么,那次他可没少逼她,换着花样的整治她,她低垂着眼眸,不敢让他看见她眸子中的凶光,慢慢走近他。

“快点!给我解开!”孙道成有些不耐烦的拍拍自己的皮带。

林静雅温顺的将他的裤子褪下,不敢让他看见她眸子中的厌弃之色。

孙道成一把抓住林静雅的头发,将他的头按在他的身上,将她的嘴填满。

林静雅恶心的想吐,可嘴被他堵得严严的,她连吐都吐不出来。

孙道成累了,他躺在垫子上一动不动的,完全让林静雅自己动作,他那些变态的招式折腾的林静雅要死,林静雅强忍住心头是恨,将孙道成伺候舒服了。

等孙道成沉沉的睡了,林静雅的眸子瞬时睁得大大的眼底的凶光暴露无遗。她拿起地上的碎玻璃照着孙道成脖子上的大动脉,狠狠的割了下去!

孙道成被一阵利痛惊醒,他脖子上的伤口血流如注,他踉跄着站起,“你!你敢!……你不怕……视频曝光!”

他以为他用视频威胁她,她就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狠。

林静雅阴冷的笑着,“我要是相信你会把视频给我,除非我是傻子,我看你死了,怎么发视频!”

她知道照这个样子流血,孙道成是死定了的。

孙道成一手捂着自己冒血的脖子,一手伸出就想抓住林静雅。但他的动作已经踉跄,自然不是林静雅的对手。

林静雅拿起椅子朝他的头顶砸了过去,孙道成一歪倒在了地上。

孙道成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身上像被抽空了一般一阵阵的发飘,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冷笑着,想不到自己玩了一辈子的女人,竟然会死在女人的手上!

“林静雅!……像你这么狠毒的女人……我怎么舍得……让你好过。你等着,你的报应……报应快来了!上传视频……”

孙道成终于走完了他令人厌恶的一生。

林静雅猛然听到了门外一声惊呼,她赶快跑出去看。就看着一个男人疯了似的跑,身后飘出了他的疯喊声,“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林静雅想追的可追了几步就看不见那个人的人影了,她折回身,走回屋子里,现在没有比那视频更重要的事了。可她翻遍了孙道成的身上和这个屋里都没有优盘之类的东西。难道他只是存在了手机上。

林静雅想着,便把他手机里的卡都那出来毁掉。她看着孙道成的死尸,冷笑了一声,“孙道成,就算你把东西藏到了别的地方又怎么样,你现在也没命传了。”

她转身出了屋子开着车往回赶,她心头的大石终于卸下了。

宫雪仇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他一直在想,当初她盯了他两天一夜是不是也是这样,痴痴的看着他。想到被这个女人就这样看了两天一夜,他的唇角都勾了起来。

他从不知道,盯着一个人苏醒是这么焦急的事,他才体会到当初为什么迪欣然会连饭都不吃的,只是守着他。因为这样的焦急,真的没心思吃饭。他想着女人对他不舍,对他的焦急,他就觉得好幸福,她是那样的在意他,和他在意她一般。

“老婆!快醒过来吧,看看我,你舍得让我这么着急吗?”他吻着她的手轻轻的低喃。

“老婆,你快醒吧,老婆,老婆……”

他一直在她的耳边低语,说到后面,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是这样老婆,老婆的叫着,其实,就着两个字,已然包含了太多的意义。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叫着她,他比什么都高兴。

迪欣然的手在他的手里,被他握着,他细看着她的每一根手指,将他的吻印上。老婆我们就这样牵着手一直走下去可好?

猛然他发现她的手指在他的手里动了一下。

“欣然!老婆,你醒了?”他欣喜的叫着。

女人的反应越来越大,她的眼似乎要睁开,长长的眼帘一直在颤着。

“老婆,我在,你别怕,睁开眼睛,睁开眼睛你就看到我了!”宫雪仇的声音控制不住的提高了。他一手紧抓着她的手,一手又忙着去按紧急按钮叫一生过来。

医生就在门外的监控室,没等宫雪仇按下,他们就已经推门进来了,他们在外面的监控仪器上已经看到了,迪欣然好醒来的迹象。

迪欣然微弱的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堵人在围着她,都是穿白色衣服的医生,还有一个没穿着医生服的。

“看看着是几个手指,你能看清楚吗?”医生问道。

迪欣然点点头说到,“三个。”

“现在呢?”

“两个。”

这些看似白痴的问题,却能证明她的思维是正常的。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医生接着问道。

迪欣然眉紧紧蹙起,似乎很痛苦的痒子。

“怎么了?老婆。”宫雪仇有些沉不住气了。

医生给了他一个手势不让他说话,“别着急,你慢慢想,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吗?”

迪欣然沉了半天,终于摇了摇头。

宫雪仇紧张的抓着她的手,不敢再说话,但焦急的看了看医生。

医生手指了一下宫雪仇,“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迪欣然看着这个紧紧拉着自己手的男人,有着一种好熟悉的感觉,可是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他是谁。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医生点了下头,“好,我知道了,你不要着急,你刚做完手术,有可能会有些想不起来的事,但是慢慢会好的。”

医生说完就退了出去。

宫雪仇将她的手,放到被子里,“你等一下,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他赶忙走出到监控室,“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手术成功吗?!”

莫子辰接到了护士的报告,也赶了过来,刚才的一切他都已经看见了。

“你别着急。手术的确是成功的,你老婆不是也活了过来吗?!但是她伤的是脑子,我们治的是伤,可管不了脑子的事。她应该是受到猛烈的撞击,损伤了大脑才造成的失忆。而且你也知道,她有创伤后遗症的病根,她发生这种状况也不是不可能。”

莫子辰解释着,迪欣然的病情,对于人的记忆问题,这个忙真心的帮不上。

宫雪仇没了话,他当然知道莫子辰说的是实话,而且他也确信,莫子辰绝对是尽力了。

他的眉沉沉地,低声问,“那她什么时候能想起来?”

莫子辰轻叹了口气,“也许几天,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也许一辈子,都有可能,关键是看她的恢复,和亲人的呵护。”

宫雪仇的眸子黯然到了无光,她竟然连他都不记得了。他怎么能淡定。

莫子辰拍拍宫雪仇的肩膀,“宫雪仇,别这么悲观,也许你可以让她重新认识你。”

感情的问题,都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在莫子辰看来,宫雪仇和迪欣然唯一的结就是七年前的那些事,如果迪欣然真的不记得了,那么他们的结不就没了,两个人重新认识,重新开始,没有了那些阻碍的束缚,就凭两个人在彼此心中的分量,他相信他们还会走到一起。

莫子辰的话如醍醐灌顶般的浇在了宫雪仇的头顶上,宫雪仇的心豁然就开朗了,是啊,让她重新认识他,没有仇恨,没有过去的牵绊,他们完全可以重新开始。

他的眸子深邃的眸子闪动着异样的华彩,“谢谢!莫子辰。”

莫子辰堪堪一笑,“不用谢,内什么,昨天的精神损失费,还有今天的心理辅导费,出院的时候别忘了交就行。”

宫雪仇可没功夫陪他算这个,他老婆还等着他呢。

“一会儿让雷鸣给你一张支票,你想写多少写多少。”

莫子辰眼睛一亮,“那怎么好意思呢。”

“问题是你从来没不好意过!对了,你就再加上一笔保密费吧!还有事让你办。”

“放心吧,这个我驾轻就熟,保证说梦话都说不出来!为朋友两肋插刀是我的一贯作风。”

宫雪仇无奈的摇摇头,“对,就是那刀要收钱。”

“是啊,扎一下很疼的,而且刀是有成本的,还有……”

宫雪仇可没功夫听他废话,他早就走进了病房。

迪欣然现在的精神已经比刚才又清醒了不少,她看着走进她的高大男人,他的身姿挺拔,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脸上的棱角分明,棱角间透着冷峻和霸气,但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柔和,正柔柔的看着她。他的举手投足间又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

迪欣然觉得他好熟悉,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

宫雪仇坐到她的身旁,将她的手复握在手里。

迪欣然显得有些局促,她不好意思让一个大男人这样拽着自己的手。她的手试着往回抽了一下,可是没抽动。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