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30、该不是舍不得我走

230、该不是舍不得我走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316  |  更新时间:

迪曦芙听见孙道成的声音,马上老实的坐在了垫子上。

一阵开门锁的声音后,孙道成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袋子的食物和矿泉水。

他把袋子往迪曦芙的身边一放,“这是你的吃得喝的,自己吃吧。我先提前告诉你,这四周没人住,所以你可以省下喊人的力气。还有你的手机,我收着了。等我拿到钱再来带你走。”

孙道成安排完就转身要走,宫雪仇是什么人,要是他和迪曦芙在一起,他敢笃定宫雪仇一定能找到他们。

所以他要和迪曦芙分开,就算宫雪仇找到了他,又怎么样,他身边没有迪曦芙,宫雪仇看不见迪曦芙就不敢动他。

“等一下!”迪曦芙马上喊道。

孙道成回头看了她一眼,“干什么?宝贝你该不是舍不得我走吧?!”

迪曦芙冷笑了一声,“我不喝这个牌子的水,这个质量太差了,我咽不下!”

孙道成冷哼了一声,“女人,都什么时候了,别讲究了。凑合喝吧!”

迪曦芙唇角一弯,“孙道成,我不喝就是不喝,你要是给我渴死了,可没有护身符了,宫雪仇一定会把你千刀万剐的给我陪葬!”

孙道成的脸瞬时被气得发黑,他知道迪曦芙说的是实话,现在迪曦芙就是他的护身符。

他狠狠地说:“要什么牌子的你说!”

“萨奇、voss,最次也要圣培露。”迪曦芙轻声说到。

孙道成脑袋一大,萨奇的苦味矿泉水产自捷克,一瓶要160元。voss产自挪威,一瓶要100元。最次的圣培露产自巴黎,也是要人民币50元一瓶的。

他到不至于连几瓶水的钱都没有,只是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怎么可能有怎么贵的水。就他刚买的那些还是在他开了半个小时的车才找到一个小商店里买的。

“这里可没买这么贵的水的地方,你将就点吧。”他可不想为了瓶水再开两个多小时的车,回市中心给她买去。而且他已经给宫雪仇打电话了,他这一回去一定会被宫雪仇的人盯上,要是他买了水再给她送来,岂不是给宫雪仇带了路。

迪曦芙假装沉思道,“可是我就喝这几个牌子的水,没有我不渴死。”

略顿,她又继续说道,“要不你给我买露露或者椰奶吧,那个我也能喝。”

孙道成没了办法,不过这个至少这里还有的卖。“行,你等着。”

宫雪仇的眉蹙着,这才消停了多久,就又出了状况,迪曦芙竟然让孙道成给帮走了。为了找迪曦芙,他询问过她公司里的助理铃兰,铃兰事无巨细的将迪曦芙失踪前的行程都告诉了他。

迪曦芙只是最后接了一个电话便出去了,而且还不让保镖跟着。对于这个电话,宫雪仇很熟悉,这个是他妹妹的电话号码。可是他想不通的是,如果是他妹妹约了迪曦芙,又怎么会和孙道成扯上关系。这事他一定要找迪欣悦问清楚!

雷鸣带着迪欣悦走进宫雪仇的办公室。

迪欣悦脸上难掩的喜色,她的哥哥宫雪仇还从来没主动约过她呢,这次可是第一次约她出来,而且还让雷鸣接的她。

“宫雪仇,我来了。”迪欣悦声音里都跳动着欢乐的音符。

“仇哥,孙道成回到明市了,我已经派人跟着他了,刚才盯着的人来电话,他回了他自己的出租屋,不过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雷鸣简单的将情况向宫雪仇汇报了。

迪欣悦听到了脸色一僵,宫雪仇怎么会派人查孙道成,她瞬时想到了迪欣然,难道宫雪仇知道孙道成带走了迪欣然?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她迅速否定了这个想法。

宫雪仇挥了下手示意雷鸣出去,剩下来的是他和自己妹妹的对话,他有一点私心想给自己的妹妹留点脸面。

他的脸色沉冷的想挂了霜,就这样的脸色让迪欣悦看着从未有过的瘆人。

迪欣悦有些弄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宫雪仇口气冷然,他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迪欣悦的眼,不放过她的一丝情绪,“欣悦,你今天约迪曦芙去哪了?”

迪欣悦瞬时傻了,宫雪仇怎么会知道是她约的迪曦芙。

“我没约她啊?宫雪仇你搞错了吧。”迪欣悦故作镇静,堪堪地答着。

宫雪仇大手甩出一张清单,上面都是迪曦芙这一个上午接到的电话,最后一个就是迪欣悦的。

迪欣悦拿着看了一眼电话清单,她当然认得自己的电话,她的声音有些发颤,“我,我就是给她打了个电话。就打了个电话。”

“你给她打电话,都说了什么?”宫雪仇追问到。

“啊?”迪欣悦的脑子可没这么好,她怎么也编不出来给迪曦芙打电话的说什么。

“内个,内个,就是,对了,我就是警告她不让她缠着你。”迪欣悦终于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宫雪仇冷哼道,“她什么时候缠着我了,你忘了她有未婚夫?”

“哦,对了,她有未婚夫。”迪欣悦真恨自己,怎么编的理由都对不上。

宫雪仇的大手猛然拍在了桌子上,气吼着,“迪欣悦!你最好说实话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咆哮的的宫雪仇像只发了怒的野兽,迪欣悦怎么也没想到宫雪仇会生那么大的气。

她吓得往后躲,“不是,我不是,是妈妈,是妈妈让我给她打电话的。”

迪欣悦的特点,永远是自私的,从管是谁都没有她自己重要,当然她也就可以为了自己出卖任何人。

这下换宫雪仇愣住了。

下一瞬,他几步走到迪欣悦的面前,大手攥住她的肩膀,“妈妈?妈妈让你给迪曦芙打电话干什么?”

迪欣悦觉得肩膀一直利痛,她真的感觉自己的肩膀好像要被宫雪仇捏碎了,她的疼得哭了出来,“我说,我都说,真的不管我的事,我告诉你。”

迪欣悦的确是说了,不过她将所有的事都推到了沈佳华的身上,把自己说成是被迪曦芙用视频要挟的,是被沈佳华逼的。

她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宫雪仇后,宫雪仇呆怔了,他没想到,迪曦芙和他母亲的战争在他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展开了,而且他的母亲早就知道了迪曦芙就是迪欣然。

他一直保守的秘密终究是被别人知道了,终究没能保护到她。

迪欣悦看着宫雪仇没有了反应,赶快就跑了出去。她还要赶紧回家,去给她妈妈送信。

迪欣悦的话还没和沈佳华、林静雅讲完,宫雪仇已经带着一身的戾气冲进了‘雅居’。

“为什么,妈妈?为什么你还不肯放过她!”宫雪仇咆哮着,他的眼中迸着能烧死人的眸光。

虽然沈佳华没听迪欣悦说完,但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雪仇,她用视频威胁欣悦。欣悦可是你的亲妹妹,难道你想让你的妹妹坐牢?!”

“要是为了视频,拿回来就是了,为什么把她交给孙道成!”宫雪仇气吼着。

“她是那个贱人的女儿,七年前她就该死了!交给孙道成只是不想脏了我的手!”

“妈妈!七年前我没有保护好她,但是现在我不会了,我不会允许你们任何一个人去伤害她!”

沈佳华知道自己的儿子绝对是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对她,她也气疯了,她一把抓住了林静雅的胳膊,“是不是你告诉雪仇的!”

迪欣然被孙道成带走的事,只有她们三个人知道,如果不是她,不是欣悦那就只能是林静雅。

“不是我,不是我!”林静雅赶忙解释。

“是孙道成打来的电话,他用迪欣然来威胁我,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我的妈妈,妹妹都背着我做了这些事!从现在起,你们休想再伤害她!”

在这点上宫雪仇真的感谢孙道成是贪财的,如果不是他用迪曦芙去威胁他要钱,他可能真的连救迪欣然的机会都没有。

宫雪仇没再这里耽误,他来只是警示他的妈妈、妹妹别再做出伤害迪欣然的事情,他知道一旦她们知道,他已经知道了这些事,她们就会多少估计些,不会再轻举妄动。

沈佳华一愣,原来林静雅只是告诉她,孙道成想要迪欣然,而且可以保证将迪欣然处理干净,可是宫雪仇却告诉她,孙道成来威胁他。沈佳华再恨迪欣然也不会让别人利用这个机会去威胁自己的儿子。

沈佳华愤愤的拉住林静雅,“他为什么会威胁雪仇!”

林静雅当然知道为什么,但她故意瞒了,不然沈佳华能把迪欣然交给孙道成吗。孙道成不看见迪欣然又怎么会给她视频。

“我怎么知道?是孙道成骗了我们。阿姨,难道我会害仇哥吗?”林静雅委委屈屈地哭着。那副模样好像是沈佳华真的错怪了她。

对于林静雅对宫雪仇的爱,沈佳华还是相信的,林静雅一句,‘难道我会害仇哥吗’打消了,沈佳华的疑虑。

沈佳华松开了林静雅的胳膊,狠狠的说:“孙道成!”

林静雅看着沈佳华信了她的话送了一口气,不过她又开始担心,万一宫雪仇把迪欣然救回来可怎么办。

她期期艾艾地说:“阿姨,要是仇哥把迪欣然救回来,只怕迪欣然不会放过我们。”

略顿,沈佳华沉声吩咐林静雅,“给孙道成打电话,他要挟宫雪仇的一切要求全部答应,但有一点,迪欣然必须死。只要迪欣然一死,我可以保证他安全离开这里,去他想去的地方。但要是迪欣然还活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林静雅如得到圣旨般的兴奋,她第一时间就给孙道成打了电话。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