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26、给我!我想要!

226、给我!我想要!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305  |  更新时间:

迪欣悦怔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那天沈佳华抹黑把她从家里带到了‘雅居’,跟她说这些事的时候,她除了哭就是哭。

因为宫雪仇是她的哥哥,所以她注定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宫雪仇在一起了,而且他转天就要和林静雅结婚了。

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以至于别的事情,她基本都没听进去,后来等她接受了宫雪仇是她哥哥的这个事实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成定局了,反正她知道还是不知道都已经是这样了,她也懒得问了。

她期期艾艾地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是有仇,好像还挺复杂的,我当时也没听懂。我妈不是南宫城的妻子,好像是南宫城娶了别人,后来她嫁给了爸爸,后来……后来怎么样,我真的记不清楚了。”

迪曦芙脸色一沉,眼看就要解开谜底了,她却记不清楚了,她的口气瞬时变得森冷,“你最好想清楚你记得不记得,不然这个视频我看就传了!”

迪欣悦也急了,她是真的不记得了,不然这些事有不是她的事,她干嘛不说,“我真的是不记得了!你不能传!不然……不然,我也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迪欣悦真佩服自己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件事情。她手里也握住她的把柄。

迪曦芙冷笑了一声,“我的秘密,我的什么秘密?”

迪欣悦的眸中瞬时闪过了厉色,“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认出你来了。你就是迪欣然!”

迪曦芙轻笑着,“你知道就知道吧,这个名字我已经很久没听过了。真好听,你再叫一次。”

迪欣悦有些怔住了,迪曦芙竟然不怕,“你,你不怕我说出去?”

“你说出去又怎么样,我是迪欣然有怎么样,难不成警察会因为我是迪欣然抓我吗?不过,你的视频要是上传了,警察一定会抓你!所以,你最好想好了要不要说出来?”

迪欣悦没了话,现在迪曦芙手里的把柄才是要命的。

“我,我不说就是了。”

迪曦芙突然眼眸一沉,“我是迪欣然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迪欣悦慌忙摇头,“没有了,没有人知道了。”她哪敢说她和她妈都都知道了,只怕惹怒了迪曦芙,她一个不高兴再把她的视频传上去,可就不好了。

迪曦芙点了下头,“那就好,你不要乱说不,我也不会乱作。我问你,爸爸那天是怎么死的?”还好他还不知道。

迪欣悦心中一惊,她游离的神色,让迪曦芙知道,这件事她一定是知道的。

迪曦芙手晃了晃手机,迪欣悦明白她的意思,堪堪地说:“是,是我妈,去医院找爸爸,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爸爸。爸爸受不了刺激就,就……”

其实当时她也在,沈佳华是带着她一起去的,说是让她见她爸爸最后一眼,算是给她爸爸送终了,毕竟他还是她的亲生父亲。

可当时她正为宫雪仇哭的昏天黑地的,真的就是看了她爸爸一眼,当她爸爸看着她咽气时,她的善念才在那个时候闪现了一下,要说爸爸对她的确很好,她其实也不希望爸爸死,不过这父母的事,她能怎么样。她就这样看着爸爸咽气的。

迪曦芙的心沉到了海底,果然是,果然是沈佳华,她一直觉得奇怪,她走的时候明明爸爸是好的,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她的眸中,蒙着一层水雾,狠烈的眸光让她整个人都笼着一层戾气。

爸爸你放心,你的仇我一定会给你报!

迪欣悦看着这样的迪曦芙有些害怕,迪曦芙看着可不是当年那个任她凄冷的小女孩了。

迪欣悦期期艾艾地说:“我都说了,你能把视频换给我了吧。”

迪曦芙抬眸看着迪欣悦,“我问你的问题,你都答上来了吗?等你都答上来了我就还给你。”

迪欣悦急着说:“那些我真的不知道!”

“我相信你不知道,但是你可以去问啊,你妈妈既然能跟你说一次,就能跟你说第二次,你回去把这件事问清楚了,等你告诉了,你要的东西就自然会给你。”

迪欣悦猛然伸手抢过迪曦芙的手机,她才不想给迪曦芙留下什么把柄,今天是让她问这个,明天她问来了,她又指不定让她问什么呢。东西还是放在自己的手里放心。

可让她奇怪的是,迪曦芙连动都没动,泰然的喝着她手里的茶,悠然的说着,“迪欣悦,你该不会以为,我就这一份视频吧?我怎么可能连个备份都没有。”

迪欣悦狠攥着手机,要是她的力气足够的话,她绝对有心把手机捏碎了。她狠狠的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

迪曦芙勾了勾唇,“打听清楚了,给我打电话,我们再见面。你现在可以走了。”

迪欣悦起身走出书室,抬头看见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但没看清楚,那个身影便消失了。她也没理会,打车就回了家。

一路上,迪欣悦都在琢磨着怎么问她妈妈,那些事情。其实沈佳华对以前的事情是很反感的,也就是那天给她说了那么一次,而且说的并不详细。可是现在迪欣悦不问又不行,这可难坏了她。

迪曦芙回到家,没有看见冷峻。这个让他觉得很意外。她拿出手机,给冷峻打了一个电话,结果里面是机械的女声,‘机主暂时不便接听,请稍后再拨。’

迪曦芙对饭没有太多的感觉,她索性做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打发着时间,现在她还不能动沈佳华,只能等迪欣悦问出情况才能动手。她从皮包里拿出录音笔播放了一下,里面的声音很清楚,她满意的点了下头。

不过电视上的新闻报道却吸引了她的注意,新闻上说,冷家的长子冷漠涉嫌私造假账,私吞公款现在已经被刑事拘捕。而冷家的二公子冷峻成了继冷漠后的冷氏集团的执行总裁。

迪曦芙怔怔的看着那条新闻,怎么也想不到冷漠会私造假账和私吞公款,就在几天前,冷志森才宣布让冷漠出席冷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其实这也是一种暗示,暗示冷家的企业要交到冷漠的手中。

既然冷氏集团都要是冷漠的他为什么要吞自己企业的钱。从这点上是说不通的。

她牟然就想到了那天无意中在书房听到的冷峻的电话。‘把事情做漂亮,将来我不会亏待你!’这句话一直萦绕在迪曦芙的耳边,她不敢再想下去,她不停的安慰自己说,不会的,冷峻不会的,她认识的冷峻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迪曦芙现在宁愿是冷漠私造假账和私吞公款。

她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冷峻回来,她想把事情问清楚了,这样她才能安心。可是等到了她再醒来,窗外的天光已经亮了。

接着又是一整天没有冷峻的消息,迪曦芙想给他打电话,可是几次拿起电话又都放下了,她不知道该怎么问,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浑浑噩噩中,她下班回到家中。一进门她便闻到了饭菜的香气,她走进去,怔怔地看着那个在厨房忙碌的男人,好似昨天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觉。

冷峻回过头来,看见迪曦芙,脸上勾出了月亮般的笑容,但不知道为什么迪曦芙却看不到原来那阳光般的光芒。

“小芙,你回来了。饭马上就好。”冷峻朗朗地说着。

迪曦芙轻声应着,像往常一样的摆着碗筷。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冷峻还开了一瓶红酒,“小芙,今天陪我喝一杯。”

迪曦芙点了下头,拿着酒杯轻碰了他的酒杯一下,“恭喜你,成了执行总裁。”

冷峻勾着唇角,眼眸中闪着激动的光,“谢谢,小芙,我现在是执行总裁将来就是冷氏的继承人。你高兴吗?你要嫁的人是冷氏的继承人?”

迪曦芙顿了一下,“冷峻,那些都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我并不在意这些。对了,冷漠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他为什么要私吞公款?”

冷峻脸色一沉,他成了执行总裁她不关心,却在关心一个外人。

“小芙,我们能不提别人吗?”冷峻的口气中夹着不满。

“不是,冷峻,我只是觉得冷漠实在没必要这么做。”

“那你是什么意思?!他是被冤枉的吗?我是不该成执行总裁的吗?”冷峻气吼着。

迪曦芙垂了下眸子,她还从来没见冷峻生过那么大的气。“不是,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还不等迪曦芙说完,冷峻起身就走,冷然的背影后摔下了一句冰冷的话,“迪曦芙,是不是在你眼里,我谁都不如!”

迪曦芙愕然的看着他,知道听见大门被重重的关上,才回过神来。她觉得自己是不该怀疑什么,可这件事又透着蹊跷,她只是想问清楚,打消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只是没想到会伤了冷峻。

迪曦芙没再等冷峻,她早早的就回卧房休息了,昨天她根本就没睡好,混混的就想睡觉。

正在她熟睡的时候,猛然就被什么压住了,迪曦芙瞬时惊醒,她的鼻息间满满都是酒气,唇被人堵着。

她挣扎着推开身上的人,“冷峻,你喝醉了?”

她的反抗让冷峻失了神,他已经是总裁了不是吗?将来继承了冷氏的家业一点也不会别宫雪仇差,她为什么还要推开他。

他怔怔地看着迪曦芙,这个他用心呵护了三年的女人,这个答应嫁给他的女人,他不知道她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他。

“小芙,给我!我想要!”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各种!!新书《千年寻,遗失的爱》亲们百度试一下能搜了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