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25、和他们一家人算算账。

225、和他们一家人算算账。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

迪曦芙看着大盘的走势,这些日子她和宫雪仇在金融市场上的博弈,让是给了宫雪仇的公司一个打击但是她较劲了脑汁也始终不能将他的公司致死。她颓然的想着,看来还是打不过他。

迪曦芙按下眉梢,既然她从金融市场上不能彻底的报复他,那么她是不是该从别的方面好好的和他们一家人算算账。

她的眉眼低敛着,凝神想着对策。

晚上下班,她便回到自己的公寓,冷峻依旧做好了饭等她。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只是迪曦芙发现冷峻现在的电话越来越频繁了,有的时候还会在书房待上很长的时间。

他敬业是好事,但是迪曦芙总觉得,冷峻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了,他不在像以前一样会阳光般的笑,他的眸子里也多了很多的阴郁。

迪曦芙煮好了咖啡,端到书房给冷峻,猛然听见他说:“把事情做漂亮,将来我不会亏待你!”

迪曦芙心里一沉,这个语气并不好,他的口气中夹着说不出来的狠意。

“冷峻,你的咖啡。”迪曦芙轻声说。

虽然只是轻声,但似乎还是吓到了冷峻。

迪曦芙觉得相信,她看见的是冷峻一个惶恐的不自然的表情。不过当迪曦芙再想从他的眸子中探什么,他眼中的所有情绪稍纵即逝。一瞬便恢复如常。

“谢谢,不过,我想喝我会自己煮的,你身体不好,早点休息吧。”

迪曦芙轻点了下头,放下咖啡踌躇着开口,“冷峻,这些日子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冷峻弯了下唇,“没有,你怎么这么想?”

迪曦芙有些局促,曾经她和冷峻是无话不说的朋友,可现在他们是未婚夫妻了反倒生分到连话都要斟酌着说了。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迪曦芙不知道,只是觉得好像离冷峻越来越远。

她扯了下唇,“没什么,只是刚才听你说,好像要把什么办漂亮,我还以为公司有什么事。”

冷峻站起身,伸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是宾馆的改造工程,我让他们做漂亮,将来不会亏待他们。你不希望我们的主题房间漂亮吗?”

迪曦芙点点头,“希望,当然希望。噢,我回房间休息了。”

冷峻倒是也没强留,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啄了一下,放开手,“好,你去吧。”

看着迪曦芙的背影,冷峻的眸子分外的凌厉,她还是不能接受他,她被他抱着的时候,她的身体僵硬,他吻的时候,她不自在的抗拒,都告诉他,她爱的人不是他。

迪曦芙,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看见一个新的冷峻,一个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冷峻!

迪曦芙走进自己的卧房,即使强迫自己不去想,她也会不受控的回放着刚才冷峻说的话,那句话的口气根本不是他说的只是吩咐做好工程的口气。迪曦芙不知道为什么会往那些不好的放向去想冷峻。可是,冷峻怎么会去做那些不好的事情呢?她认识的冷峻不会这样的。

只是迪曦芙不知道,人是会变的,嫉妒会冲昏人的头脑,爱情会让人疯狂。

平静的日子又开始继续,迪曦芙依旧在攻击着宫雪仇的股票,而且在另一个方面她也开始让媒体不但报道沈佳华也开始报道迪欣悦的事情。她成功的让舆论将迪欣悦推到了帮着亲母伤害自己的父亲和家族企业的不孝女的位置上。

迪欣悦枉费了爸爸这么疼你,你就好好的接受舆论的谴责吧!

迪曦芙不会杀了她们,杀人犯法,这个她清楚的很,况且死亡并不是终极的惩罚,让人生不如死才是最痛苦的。她就是要看着她们这些当初害爸爸毁了这个家的人,天天的受着这样的煎熬。

下班后迪曦芙走到底下停车场,这些日子她不让保镖在跟着她,杰克逊逃走了,他在这里留下的罪行,警察一直在通缉他,他想回来也不可能了。她迈步走到自己的车前,不过反光的车身让她看见了一个人影正向她走过来。

她警惕的想旁边一闪,那个人手里的瓶子正扔向她刚才的位置,瓶子里的液体撒了一地,一车,地面和车子因为强烈的腐蚀发出了‘啧啧’声。那个人看见没打中迪曦芙,飞快的跑掉了。

迪曦芙轻笑了一下,抬头看看头顶上的那些摄像头,她早就防备着会有人来找她,她让媒体作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媒体毕竟是她的,也不排除她们会查到她的可能。只是她没想到她们会这么狠的用硫酸。

就刚才的身影,她笃定是迪欣悦。不过她正等着她们出手呢,她们不出手,她还真抓不住她们的把柄,当年的事都是无凭无据的,她可以让舆论去揣测,但却没有真凭实据去告沈佳华。现在不一样了,她手里有了对付沈佳华的一份有利的证据。

迪欣悦跑回了家,吓得面如土色,她知道自己是失手了,而且现在才觉得自己鲁莽了,要不是她被报道气疯了,她也不会擅自去找迪曦芙。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她认出来。

正当她慌张的走进自己的卧室时,她的手机响了,迪欣悦拿出来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她手指一滑接通了电话。

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迪欣悦,有段视频送给你”话声一落,电话就断了。

迪欣悦看见手机声新收到的视频,打开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那视频是那么的清楚,从她进地下存车场,到她跟着迪曦芙,到她泼硫酸,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清楚的不能在清楚,甚至,连她跑到存车场外,摘下自己的面纱露出自己的脸,都被拍了下来。迪欣悦完全被震住了,她怎么会知道那么竟然安装了那么多的摄像头。

正在她没缓过来神的时候,刚才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怎么样,拍的很清楚吧,如果这视频被送到公安局,你谋杀未遂的罪名一定是成立的,竟然用硫酸这么恶毒的手段,我想这样至少要有不少年头的牢狱之苦吧,迪欣悦,你受得了吗?”

“不要,你不要!你想干什么你说。”迪欣悦吓坏了,法律常识她还是懂的,她绝对相信自己肯定是要坐牢的,从小养尊处优她那里受得了这种苦,更何况,她也丢不起这个人。

“我没想干什么,只是想和你聊一聊,你现在出来见我,我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不过,要是你敢让第三个知道我们的约定,我就会让所有的人看到这段视频,到时你一辈子就毁了。”

“我……你,你为什么要我?你想干什么?!”迪欣悦吓吓唧唧的说着,她只怕自己会遇到什么不测。

电话里的女人轻笑着,“放心,我没想把你怎么样,如果我想害你,就不会和你谈这笔交易,早就把你的视频送警察局了。我只是想问几个问题。信不信由你,不过你三十分钟如果赶不到市中心的书屋,我就把视频传到公安局。”

随着电话的挂断,迪欣悦彻底傻了,她到底要不要去,她有害人的胆子,但却怕死的要命。不过想一想就像电话里说的,如果她要是想害她,把视频公开了就行了,没有必要再给她打电话。

迪欣悦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30分钟赶到市中心的书屋,还真是赶得很。

她飞快的跑出卧室,下一点就撞上了从这里路过的林静雅。

林静雅看着是脸色煞白的迪欣悦,本来是想发脾气的也只好忍了,对于这个大小姐她还要忍着。

她假惺惺的说:“哎呦,欣悦,你这是怎么了。着的什么急啊?看看你撞到了没有?”

迪欣悦那里有时间应付林静雅,她慌慌张张的说了一句,“没有。”就跑走了。

林静雅有些意外,本来都做好让迪欣悦挤兑的心理准备了,结果迪欣悦竟然一句没说就走了,而且她走得那么的慌张,林静雅只觉得有些不正常。

她冲着迪欣悦喊了一声,“欣悦,你这是去哪?”

迪欣悦连理都不理就往外跑,一个是她没时间了,二个是她也不能说。

林静雅的眸子深绞着那个背影,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迪欣悦气喘吁吁的跑进书室,就看见靠窗的位置上,一脸平静地看着书的迪曦芙。

“我来了,你想怎么样?”

迪曦芙弯了下唇,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刚刚好,“坐吧。我说了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迪欣悦坐在椅子上,“什么问题?”

迪曦芙合上手中的《简.爱》,“七年前,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沈佳华和宫雪仇联手迫使迪氏破产的?”

迪欣悦心口一松,原来是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还好。

“是迪氏破产的当晚,我妈告诉我的。”

“那她都和你说了什么,她怎么让迪氏破产的?”

迪欣悦抿了下唇,“也没说什么,她就是说宫雪仇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说南宫家和迪家有仇,说她是被迫嫁给爸爸的。”

“南宫家和迪家有什么仇?你妈妈是南宫城的妻子吗?据说她不是。”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