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23、像疯了一样索所要着她

223、像疯了一样索所要着她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453  |  更新时间:

转天,又是如此,不管是开会时,还是晚宴时,这个女人简直比陌路还陌生。尤其是冷峻四处的散播他和迪曦芙要在秋天结婚的消息,在场的人向他们纷纷投去祝福的话,更是把宫雪仇的心搅得粉碎。

第三天,宫雪仇没有走进会场,那里的气压,要压到他发疯了,他宁愿她和他打和他闹也受不了她只是把他当成陌生人。

他开着快艇就出海了,海风猛吹着他,可他还是觉得不够,他加足了马力,让风更狂烈的吹他,只希望风能吹醒他。他从来不是一个情绪失控的人,可自从认识了这个女人,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她总要办法让他失控。

他明明知道她只是把他当成了仇人,可他还一厢情愿的爱着她,他明明知道她早晚是要嫁给冷峻的,可他还痴心的想着她。

他希望自己可以潇洒的放下,放过她也放过自己,但是,他可以放过她,却终是放不过自己。

海浪海风让他的整个人都清醒了下来,不该这样的宫雪仇,他对自己说,只要她幸福就好。

他漫无目的的开着快艇,转了几个弯,最终来到了一个小岛,就算他想通了所有,他管得了自己的大脑,却管不住自己的心。这个岛上有太多他的记忆,那一次从上天手里偷来的时光,让他难以忘怀。

他停好了船,走上了小岛,小岛还是这样的美,什么都没有变,一切都如初。他在小岛上散步,回味着当时的一点一滴,每一点都对他是这样的难能可贵。

他向着那片勿忘我走去,那是她喜欢的花,他想去看一眼。蓦然间一个身影映进他的眼底。

迪曦芙幽幽的看着那片花,这两天,她尽力的不去看他,把他完全当成了空气,她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只怕冷峻看到什么会让他生气。而且冷峻看她看得很严,就差没24小时看着她了,冷峻这样的爱让她疲累。

爱一个不爱你的人不容易,爱一个你不爱的人更难。

今天,迪曦芙开着快艇出来躲清静,就来到了这里。她真的觉得自己很让人厌恶,明知道和他只能是仇人的关系,明知道他这样的羞辱冷峻,她还是会不自觉的想起。当年迪欣然就是这样傻傻地爱上了他,迪曦芙有些恍惚了,明明她是没心的为什么也会想起。

他用那么低的价格把宾馆给她,她知道他的心里是有迪曦芙的,可是迪曦芙只是迪欣然的延续,如果他知道了,他是不是会后悔这些决定。

她很想忘了和他的一切,可越是想忘,却偏又记得清楚,她俯下身摘下一朵勿忘我,小小的蓝色花瓣,淡黄的花心,散着那点点的忧伤。她低头看着,蓦然抬眸就看见,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迪曦芙惊得手一抖,他应该开会的不是吗,怎么会来这里。当然想完只后,她又狠狠的骂了自己,自己不也是应该开会的吗,不也跑出来了。

宫雪仇几步就来到她的面前,他的心情是这两天来最好的,原来她记得,原来她没有忘记,虽然他口口声声地说让她忘记,可真的她要是忘记了,宫雪仇也真的怀疑自己的能否承受。现在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再好不过,她没有忘记,所以她来到了这里。

他的大手拾起着那朵小小的勿忘我,抬手想带在她的发鬓上,就像他上次一样。

迪曦芙侧头躲过了,这不对,这真的不对,她不是来和他谈情说爱的,她是来复仇的。

她侧身想绕过他从他的身边走过,可男人却一把将她拦住。

“别走!”不是都来了,为什么还要走?

“我该回去了,冷峻在等我。”迪曦芙冰冷的说出了她的理由,这个理由很好,既可以让自己清醒,也可以提醒男人,她是冷峻的未婚妻。

宫雪仇的手握成了拳头,气吼出声,“既然心心念念的都是他,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迪曦芙心口一窒息,她没有任何的借口来解释今天自相矛盾的事情。

她张了张口终究说不出任何的话,她低头绕过他拦着她的手,飞快的想远离他。

宫雪仇看着女人落跑的背影,深邃的眸子,迸着火,她明明心里就有,但她就是要逃,要走。

他阔步赶上了她,长臂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迪曦芙被他从后面抱着,她拼命的挣扎着,“放开我!你放开我!”

“别走,求你!”宫雪仇的头埋在她的耳后,低低沉沉的声音,绞着说不出的苦涩和哀求。

迪曦芙的心颤着,他这样的落寞,她的心也是疼的。可是不行,她不能放任自己,再被他的情绪影响。

“放开我,我是冷峻的未婚妻,所以,请你放开我!”迪曦芙哽咽的说着。

宫雪仇的手猛然就收紧了,他强行扳过女人的身体,逼她看着他,“你是冷峻的未婚妻,可你心里想的却是我!”

迪曦芙的心猛跳了一下,他将她埋在心里的秘密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说了出来,她可根本就不能承担,无法承受。

“不是,我没有想你!你是我的仇人!是你射伤了冷峻,是你给了他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我不会原来你,永远不会!”

迪曦芙嘶吼着,这话像是说给男人听的更像说给自己听的。

宫雪仇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气吼着,“你希望伤的是我,还是死的是我,你希望在你身上的男人是谁!”

开枪的是他,他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冷峻,甚至连开枪都避开了他的脏器,而如果开枪的是冷峻呢,宫雪仇绝对相信以冷峻当时的状态,他绝对是想杀他的。

而且当他在度假村得知迪曦芙和冷峻分别住在两间套房时,他的心是狂喜的,他们是未婚的夫妻住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但还要分开睡,也就是说,迪曦芙和冷峻一直没发展到做后的关系。

他的女人,他的妻子,一直都只是他的!所以他敢肯定,迪曦芙是不想和冷峻的,不然两个人天天住在一起不早就睡了。

迪曦芙的心滞住了,她希望他伤吗?她希望他死吗?她不敢想,那次在飞机上看着他在她的怀里,一点点的消逝,她觉得自己仿佛又沉到了海底。

希望她身上的是冷峻吗?如果她真的可以办到,那么她和冷峻就不会到现在两个人还分居着。

她不想让冷峻有事,但是也不想让宫雪仇伤到,她不想让冷峻受辱,可又接受不了,救她的人是冷峻。好像宫雪仇给她出了一个她根本就解不开的难题。她怔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

“你不想我有事,对不对?你想的是我,对不对?可是那个时候没有两全的办法,如果有,我也不会让你那么痛苦!”

迪曦芙脑子完全不能思考,她知道宫雪仇说的是对的,可是她怎么可以,可以不选择自己的未婚夫,而选择自己的仇人。

宫雪仇看着发呆的女人,低下头热唇轻啄着她的朱唇,只是没几下,他的温柔便不复存在,完全幻化成兽,席卷着她。他太想她了,每天,每时,每秒,虽然分开没有多久,可他已经就不能忍受了,他天天看着她和冷峻出双入对他就越来越压不住,要她的冲动。

这是他的女人,他的妻。如果那一次对冷峻是耻辱,那么冷峻又何尝不是每天都在羞辱着他。一个男人天天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算什么都没做,那也是不可忍的。饶是像宫雪仇这样自制力强的男人,也有崩溃的一天。

爱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条单行路,你不可能允许他人在你的路上过往。

迪曦芙的唇被他弄得生疼,但疼痛让她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她使劲推着他,挣脱不开他的嘴,她就咬他。可就算是疼,男人也死也不放开她。

迪曦芙急了,她捶打着他,她怎么又沉溺在他火热中。她到底还是不是迪家的女儿,到底还要不要给爸爸报仇,还有她死在海中的那个爱……

迪曦芙眼泪不受控的往外涌,她只觉得自己对不起那些已逝的一切。

宫雪仇感觉到女人呜咽,他紧贴着他的脸被她的泪打湿。他停住了自己的动作,松开了他的女人,大手捧着她的脸。

“别哭,别哭。”宫雪仇低声说。

迪曦芙哽咽着,“宫雪仇,你知不知到,你公司的股价暴跌是我做的!你知不知道……”

宫雪仇将她紧紧搂在自己的怀里,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我知道,我说过,只要你回来,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只要你愿意,不管前面有什么我会和你一起面对。”

迪曦芙怔怔的看着他,他要和她一起面对吗?

可没等她反映过来,宫雪仇再次锁住了她的唇,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证明她的存在。他的手紧紧把她按在自己的身上,猛然一个转身,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像疯了一样索所要着她的一切,十指相扣,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这个时候不管迪曦芙在怎样逼自己清醒,她的清醒也被男人的火热烧得离家出走。

她从拒绝到被动承受,从被动承受到沉沦。完全沉溺在他的深情中。

他疯狂的索取,连让她喘气的机会都不给,剧烈的起伏,让她深深的感到他的存在。

迪曦芙早没了气,她的身体也不再受他所控,随着他起伏,虽然着他沉沦,她所有的理智被他撞没,眼前只有他,只有爱。

他娴熟的技术,让她在他的身下化成绕指的柔,他很顾及她的感受,每次都要先把她带上云端,再解决自己的问题。

正因为此,迪曦芙每次都能在他的身下感受到满满的做女人的幸福。她缠着他纾解着身体上的渴求,紧紧将他抱住,像是要把自己和他融为一体。

寂静的小岛上,长长短短,深深浅浅的低哼声尤为的诱人,眼中、心中、身中、只有彼此的人,根本就没有发觉,这份寂静中隐藏着的阴冷的目光。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