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16、你男人看着呢

216、你男人看着呢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

这个别墅她曾经很熟悉,她曾经高傲的抛弃了他,没有想到她有一天会再次会到这里,这像是天底下最大的讽刺。

冷漠那个她从来都不想再见的人,现在她就站在他的门前。

她和冷漠都是四大家族的孩子,都有着别人不可比拟的尊贵和骄傲,当年他们像是一对王子和公主般走在了一起,他们互是彼此的初恋,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但是在一次他们去阿尔卑斯山滑雪改变了这一切。

那次滑雪冷漠发生了意外,从高高的山上跌滚而下,等医生赶到山上救治时,他的一条腿已经面临截肢的惨剧。

一向高傲追求完美的厉成桐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另一半是个残疾人,当她看见那一辈子都让她忘不了的截肢留下的伤口时,她果断的提出分手。

冷漠后来安装上了假肢,他的假肢都是最先进的,甚至到现在基本上没有人发现他这个秘密。他曾经去求厉成桐回来,可是厉成桐却冷笑着说,她死也不会让自己嫁给他这种人。

当时冷漠气坏了,他说,他要等着看她落魄得跪在他面前的一天。厉成桐当时还笑他是痴人说梦,她厉家的大小姐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天。

她真心的没想到,她真的有一天会再站在这幢房子的门前。可她已经再无他路,拥这个能力帮她的人只剩下冷漠了。

她的手按在了门铃上,像是等待着死神降临般的等着那个男人。

片刻后,门开了。

男人被他身后的灯光映衬得更加冷然。

厉成桐合了下眼,双腿一曲跪在了他的面前,他当年的诅咒应验了。她真的跪在了他的面前。

冷漠高高在上的看着他脚下的女人,这次曾经不可一世的女人,就在他的脚边。他面色冷然,口气清冷,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淡淡地说:“进来。”

厉成桐跟着他走进别墅,从来没有过的低眉颌首。

冷漠坐在沙发上,“说吧,想干什么?”

厉成桐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不敢抬头看他,半天才逼自己说出来,“帮我还上银行的欠款。至于条件随你出。”

冷漠冷冷一笑,“我出?你让我出什么条件?那不成现在在让你做我冷家的大少奶奶?”

厉成桐的心深深地被刺痛了,如果不是她当年一意孤行的决定,她早早就是冷家的大少奶奶,也许已经为他生儿育女了,又怎么会有今日的落魄。

人只有在失去时才知道拥有的可贵。

厉成桐还有这点自知之明,她知道这样的她不可能在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当年她觉得是他配不上她,而现在则是她配不上他。他只是少了半条腿,而她却脏了。

当年和他分身后,她拼了命的找男朋友,她就是要让自己找到比他更出色的男人嫁。可到最后她却落魄的连金凯都看不上。这样的她,只怕连给冷漠提鞋都不配了。

厉成桐紧抿了下唇,“我可以做女仆,奴隶,什么都行,只有能把银行的钱还上,你开除的所有条件我都答应。”

冷漠笑得更加凉薄,“女仆,你高傲的厉家大小姐竟然有一天会来给我做女仆?!好,那我就姑且试一试,从现在开始,你做我的女仆,别墅里的一切事务都由你一人来打理,记住一切都要干净整齐,而是24小时听命,伺候我的一切需要。如果我觉得满意,我会为你还上你欠的钱,如果我不满意,你随时会被赶出去。”

厉成枫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他愿意帮她还钱,她知道到这里一定会受到羞辱和惩罚,但是她没的选择。

从此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厉大小姐便成了这里唯一的佣人,从早到晚的做着她从来不会做的家务,打扫着她永远也打扫不完的卫生,伺候着她一生唯一的主人。

不过体力上的劳碌、蓦然失去的一切,净化了她旸燥的心灵。让她真正的踏实下来感观人生,感观世界,当她再回首时,才发现自己追逐的虚华之路是多么的可笑和无谓。

迪曦芙在昏暗的屋子里数着她第15次饭,已经5天了,她真的很佩服杰克逊可以这么沉得住气气关她这么久,他也不怕被他们找到吗?

迪曦芙绝对相信现在外面的人一定找疯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这里越久她就越想去宫雪仇的次数就越多,开始她还强迫自己不去想他,只想冷峻,想冷峻来救她,后来她就不跟自己较劲了,这样真的太辛苦,她就是控住不住的想他,就是一厢情愿的想着他一定在找她,一定能把她救出去。

而且她虽然看不见,可她一直在这里细心的听,想从他们嘴中听到些什么有用的,可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听到,唯一能听见的就是海浪声。从这个这个声音判断,迪曦芙敢肯定自己离海不远,应该在海边。

一声门响,外面的照进来的灯光刺得迪曦芙眼睛疼,不过那个人形她认得,是杰克逊。

杰克逊低笑着走进来,“美人这几天呆厌了吧,让我猜猜你在想谁?是宫雪仇还是你的未婚夫冷峻?想不想和他们说话?”

迪曦芙马上意识到杰克逊要给宫雪仇和冷峻打电话要挟他们了。她没有说话只是幽幽地看着他,心里盘算着怎么将她的位置告诉他们。

杰克逊在她的身边坐下,大手掐住她的下颌,她的眸子沉冷凛然,毫无惧色,她的胆识是让杰克逊钦佩,她的才智让杰克逊赞许,她的美貌让杰克逊倾倒。

杰克逊看着她,这样的女人他怎么舍得放她走,美人你就做好一辈子跟着我的准备吧。

他轻笑着,“美人别绷着脸呢,一会儿就要和你的男人通话了,笑一下。”

迪曦芙摇头甩开他的手,她对他的厌恶写在脸上。

杰克逊怎么能容忍她这样的对待,他的大手再次掐住了她的下颚,口气变得森冷,“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倒霉的只会是你心爱的男人!”

迪曦芙没有再动,这样的威胁她听得懂,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这样倒霉的只是自己。

杰克逊看着不在反抗的女人冷哼了一声,“一会儿别乱说话,听到没有!”

迪曦芙轻点下头,表示已经听懂。

杰克逊拿出手机,打出电话,他的电话是反追踪的,而且能多方通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里面传来了宫雪仇和冷峻的声音,两个人几乎同时喊出来,“杰克逊,小芙呢?”

杰克逊朗朗开口,“别这么急呀,她就在我的身边。”

杰克逊打开视频,“美人,笑一个,你男人看着呢。”

迪曦芙当然没有听话,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屏幕上两个男人,一个面色沉着但那双深邃的眸子紧紧凝着迪曦芙不放,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洞察一切。一个焦急的喊着她的名字,“小芙,小芙。”

迪曦芙知道她现在要的就是淡定,不然只会乱了他们的心神。

她淡淡然说着,“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她的态度在自然不过,好像她只是出门旅游随意给家里报声平安。

冷峻急急地说:“怎么会好,小芙,你放心我一定会去救你。杰克逊,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

杰克逊看了宫雪仇一眼,“我想怎么样,宫总裁应该很清楚。”

宫雪仇沉声说到,“两亿美元已经在瑞士银行的账户里准备好了,只要你放了迪曦芙,那笔钱就是你的。”

杰克逊笑出声来,“宫雪仇就是宫雪仇,连这个都替我想好了,的确瑞士的银行最安全。做得很好,不过这个价钱也就是弥补我这次的亏损而已,这个女人的价钱你还没出呢?”

冷峻马上喊到,“我出,你要多少钱我都给!”

杰克逊看了一眼冷峻,怪不得这个男人守在迪曦芙的身边那么久都不能打动她。单看冷峻一个人的话也是人中龙凤,可要是和宫雪仇放在一起,真得没办法比。

“当然少不了你的了,和宫雪仇一样把钱给我存到瑞士的银行。”

“行,我马上就去办,小芙,你什么时候放?”

“我会随时去查瑞士的账户,钱到账了自然会联系你。”

“可以。”冷峻痛快的就答应了。

杰克逊转头望向迪曦芙,“美人,你不多和你的男人们说几句话吗?”

“不用。”迪曦芙淡淡应着。

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她的眸子飞速的扫了一眼地面,瞬时尖叫到,“蛇,蛇!”

杰克逊被她喊得一愣,他往地上望去,确实有个带状的东西,不过他借着昏暗的灯光,他仔细辨认了一下,“别叫了,那不是蛇只是条绳子。”

迪曦芙的手按在心口上,“还好不是,我最怕蛇了,前几天还差点被蛇咬。”

“别怕美人,这不是还有我吗,我来保护你。”

杰克逊的蓦然将迪曦芙的后脑扣住,他的嘴吻上她的唇。

迪曦芙的挣扎都成了无用的动作,杰克逊将她完全的控制住,丝毫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迪曦芙紧紧的闭着嘴保护着自己,她厌恶他的一切,她的身体也剧烈的反抗着他。

望着屏幕,宫雪仇的大手攥成了拳头,即便他知道这是杰克逊成心要气她的,可又怎么可能不生气。他立刻关上了手机,他知道杰克逊的这场戏如果没人看,也就不会再演下去了。

冷峻坐不住,拿着手机就对杰克逊咆哮,“混蛋!你放开迪曦芙!混蛋!我饶不了你。”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