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12、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212、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14  |  更新时间:

厉成枫一个翻身将冷妍压到身下,迅速收回了主导地位,这种是还是男人主导的好。

一次他们是因为药,第二次他们是因为醉,但是这次,他们都是清醒的。虽然没有上两次的激烈和抵死的相缠,但是却是用心去爱的,这样的爱更融骨。酥了两个人的身,化了两个人的魂。他们没玩没了的缠着,好似再也不能分开。

迪曦芙早早地就在度假村里散步,她的脸色没有半点该有的喜悦,她真的很感激冷峻,感激他最后没有在逼她,而是体贴的说,让说她一点点的接受他。

昨天上明明他都喝醉了,可他还能做到这般的宽容,和体谅,迪曦芙觉得自己真的很辜负冷峻的痴情,她最后和冷峻相约在秋天的时候结婚,她希望到了那个时候,她可以和冷峻一起收获那个金色的秋天。

夏天她不喜欢,每一个夏天都让她痛苦,她曾经在那个夏天失去了最真爱的一切。

虽然冷峻原来想尽快举行婚礼的,但看着迪曦芙这么反对在夏天,他就同意到了秋天再结婚的决定。

迪曦芙往健身馆走着,她每天早晨都会到健身馆去视察一遍。

猛然间,她听到了有人叫她,“迪曦芙,快来救仇哥!”

迪曦芙抬眸一看是林静雅。救仇哥?宫雪仇怎么了?

迪曦芙飞快地跑过去,急急地问,“宫雪仇怎么了?”

林静雅慌忙指着里面,“在里面!”

迪曦芙知道这里是游泳馆,她要些纳闷宫雪仇在游泳馆里怎么了。她抬步走进,瞬时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

伊娃躺在地上,威廉在水里微弱的挣扎着。

迪曦芙惊慌的要跳下水救人,可林静雅却拦着她嚷,“拿那根棍子救人!”

迪曦芙捡起棍子想递给威廉,可威廉早没了抓棍子的力气,迪曦芙看着他渐渐下沉。

她的头疼得要了她的命,她满眼都是当年跳进海里的情景,她泡在冰冷的海水中,海水将她吞噬,她的肚子绞痛的像是要从她身上剜肉一般。当时的一幕幕历历在目,她仿佛又置身于那片大海中。

“啊!”她痛苦的叫了一声,双手紧抱着头,无力的蹲在地上将自己缩成了最小。她完全的掉进了那个早已离她远去的时空里。

度假村里的人似乎都被叫声吵醒了,大家只听见,有人在叫救命。人们纷纷的跑过去。

宫雪仇听出是林静雅的声音,他也迅速赶到。他看着惊慌失措的林静雅,大手握住她的双肩,“静雅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林静雅似乎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往游泳馆指。

宫雪仇意识到出了状况,他赶快往游泳馆跑,但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切让他愕然。迪曦芙紧紧抱着头颤抖着缩成了一团,伊娃躺在地上,威廉溺水。

宫雪仇一跃跳进了水池里,将威廉救了上来,他给威廉做着急救,可威廉吐出水后也没清醒,宫雪仇发现了威廉脑后的一个硬物击中的硬伤。

冷峻也赶了过来,当他看见迪曦芙时,整个人都吓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迪曦芙,甚至连他靠近都让她发抖的往后退。

宫雪仇撂下威廉,又去看伊娃,伊娃的脑后也有一个硬物击中的伤口,看来是被打晕了。可是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眼眸扫视着整个游泳馆。他的视线停留在地上的木棍上。

很快救护车就来了,医护人员将伊娃和威廉抬上了车。

而迪曦芙却不让任何人靠近。冷峻急的没办法,不管他和迪曦芙说什么,她都听不懂了。

宫雪仇知道迪曦芙是又发病了。他脱下自己的衣服,尽量的靠近迪曦芙,然后突然将自己的衣服蒙到了她的头上。

迪曦芙眼前一片黑暗,她对外界的抗拒渐渐地小了。

宫雪仇走过去,轻轻地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低声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他想将她抱起,冷峻却拦住了他,“我的未婚妻,就不劳宫总裁费心了。”

冷峻抱起迪曦芙,带她上了救护车。

冷峻怎么可能不介意,他的未婚妻竟然抗拒他的接触,却可以接受另一个男人的接近。而宫雪仇对迪曦芙的了解更让他嫉妒,他和迪曦芙在一起三年可他都对刚才的情况速手无册,但宫雪仇却知道。

冷峻的心嫉妒到发狂,他恨自己对迪曦芙的了解不够,也恨宫雪仇能让迪曦芙这样的爱。

宫雪仇看着冷峻抱着迪曦芙上了救护车,他的心是苦的,他只能这样远远的守护她,她身边的位置里没有他。他回身交代了雷鸣几句,便自己开车车跟着救护车往医院赶。

在明市最好的医院就是莫子辰的,他让救护车直接开到了莫子辰的医院。

莫子辰早就知道了消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救治。

救护车一到,莫子辰便带着医生护士紧急救治着伊娃、威廉和迪曦芙。

迪曦芙没有受什么伤,她只是精神上的发病,所以医生给她打了镇定的药,就送到了病房里。冷峻一步不敢离的守着她。这点倒是让宫雪仇很放心,至少冷峻这样小心的守着迪曦芙,就不会有人敢再害迪曦芙了。

急救室外,宫雪仇一直在等着伊娃和威廉的救治。伊娃倒是没有什么大的伤,就是脑后被人用硬物击中了导致她的昏厥,现在她已经醒了。

而威廉却不乐观,直到最后也没有醒过来,医生只是通知宫雪仇要有心理准备。

沈佳华也赶了过来,毕竟这个孩子有可能是她的孙子。她听到医生这么说,那张优雅的脸,瞬时变得狰狞,万一那个孩子就是她的孙子,她岂不是损失惨重。

“到底怎么回事,雪仇,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

她身边的林静雅接过话来,“阿姨,我知道一些。”

沈佳华拉着林静雅的手,急急地问,“你知道什么快说!”

林静雅抿了下唇,“我也知道的不多,就是,早晨我想去游泳,我怕早晨的海水太冷,所以我就去了游泳馆,结果一进去就看见迪曦芙在里面了。当时伊娃就在地上,威廉在水里,所以我就去喊大家来救命。”

林静雅很聪明,她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她不能多说,说多了到容易让人生疑,反正人证物证聚在,不用她说什么,也都查的到。

沈佳华脸色一沉,“又是那个迪曦芙,难道是她?雪仇,报警,一定要抓到凶手!看谁敢和我们南宫家做对。”

宫雪仇点了一下头,“知道了,会查清楚的。”

护士把伊娃和威廉都推倒了病房。

沈佳华马上跟过来问伊娃,“伊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受伤的?”

伊娃捂着自己的头,有气无力的说着,“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都带着威廉早晨去游泳,今天我们一进去就被人打晕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宫雪仇看着伊娃没说什么,便离开病房去了莫子辰的办公室。

“你先问你那个老婆的病?好像现在这里有你三个老婆。”莫子辰一看见宫雪仇进来,就知道他要问病情,否则他那那么闲,陪他聊天。再说伊娃带着孩子来找宫雪仇的新闻那么大,莫子辰想不知道都难。

宫雪仇脸色一沉,“我就一个老婆。”

“行,那就先说你这个老婆的。”

宫雪仇听着就变扭,什么叫这个老婆,难道他还有那个老婆。

他手一挥,“先说说那个孩子的。还有救吗?”

“行,先说谁都一样。你知道的那个孩子溺水那么长的时间,说实话能抢救回来就不错了,现在是植物人的状态,至于以后能不能醒就要看那个孩子自己的造化了。不过,话说后来了,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要不趁着他现在在医院我给你们做个dna检测。”

宫雪仇墨色沉冷,“不用。”

莫子辰一个惊讶,“你是肯定他是你儿子,还是肯定他不是你儿子?”

宫雪仇抿了下唇,“只是没必要。我老婆的病怎么样?”

莫子辰不依不饶的说:“怎么没必要,我帮你做一个,这个不收费。”

宫雪仇眉头一压,半眯着眼眸,绞着莫子辰,“你还会有免费的时候,算了吧,能让你铁公鸡拔毛的事,指定不是什么好事。”

莫子辰堪堪一笑,“我不就是有那么点好奇吗。怎么到你嘴里就怎么不堪。算了,你不做就算了,我还省了呢。”

“快说我老婆,她到底怎么样了。”

“宫雪仇,你先搞清楚,人家可都接受了冷峻的求婚了,新闻都爆出来了,她是谁的老婆也都不是你的老婆。”

宫雪仇脸色像挂了腊月里的霜,“她是谁的老婆我不管,但我的老婆只有她。”

莫子辰没了话,“行,你真成。其实你老婆的病,你知道,她是又犯病了。”

“我知道她犯病了,我是问,她的病情会不会因为这件是恶化?”

“这个肯定会有影响,说过了她不能受到原来的事物刺激的,这次看来是刺激到了。她以前就是落水差点死了,再让她看见类似的情景一定会勾起,她对以前的回忆。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谁要害伊娃和威廉。听说当时就只有迪曦芙在场,你没怀疑过她吗?也许她是看见你和别的女人要结婚,报复呢?”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