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06、偷来的爱

206、偷来的爱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

杰克逊看着历成桐,没有一丝的羞愧,满脸的享受,“看见了,这个也是我喜欢的口味,你让我为了你放弃其他的就要满足我其他的口味。”

杰克逊一把将小名媛推开,拉过历成桐,“过来让我满意!”

历成桐吓得往回抽着自己的手,“不要,不要!”

她怎么可以允许自己怎么伺候男人,她还没下贱的这个分上!

杰克逊大手一挥甩开她的手,“不要就滚!”

历成桐落荒而逃,这个地方让她恶心。在她踏出房门的那一刹时,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从来没有过的屈辱,今天让她尝尽了。这一刻她有了个决定,她要撤出自己的资金,再不和杰克逊有任何瓜葛!

落魄的历成桐在走廊里猛然看见走廊尽头的冷漠,冷漠的眸子冷得像千年的玄冰。

历成桐挺直了自己的背,强将自己眼中的泪眨净,她就算在天下人的面前丢尽了脸,也不会让自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有一丝的侘傺。

冷漠就这样看着历成桐,两个人交错而过,什么都没有说,而冷漠的脸色更加的冷然。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太阳的余晖洒在小岛上,映得整个小岛一片瑰丽的绯红。

迪曦芙的脚歇了快一天了,也好的差不多了,她起身在小岛上漫步,小岛很静很静,只听得到海浪声和婉转的鸟鸣。

她望着天边的晚霞,这里的一切如此静谧,静谧到她恍惚的以为和外界全部的隔绝掉了。

这像偷来的一缕恬静,让她舍不得丢下。她只想把这一切都刻自己的眸子里。

晚风吹拂这她身上男人的衬衫,还有她飘扬的长发,她似刚刚上岸的人鱼一般屹立在海边。

女人望着自己眼中的风景,却不只自己已成为男人心中的风景。这样的风景,男人愿意一辈子守护。

他记得有一首老歌歌词是,‘叹那无情郎,想得泪汪汪,湿了红色纱笼白衣裳’,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白衣裳会是红色的,现在的景象终于解开他的疑问。

迪曦芙一身白色的衣裳被太阳的余晖映成了红色,仿佛是红色的纱笼。她就像是玫瑰般的娇柔,绽放在他眼前。难道是上天可怜他,赐给他这一日的情结。

少顷。

“一会儿就要走了,我带你到岛上转转,这里很美。”宫雪仇低沉好听的声音响在女人的耳畔。

他已经给这个岛起好了一个名字就叫,勿忘我。如果这是上天赐给他们一次单独相处的机会,他想好好享受和爱人在一起的这个难能可贵的时光。

迪曦芙点了下头,跟在男人的身旁。

她看着树,看着草,看着花,这里好像就像是个世外的桃源。

就在丛生的草里迪曦芙竟然发现了那小小的勿忘我。蓝色的花瓣散着点点的忧伤,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宫雪仇也看到了那小小的花,他知道这是女人最喜欢的花,他俯身从草丛里摘下了一枝勿忘我,没有递给女人,而是仔细的带在了她的发鬓上。

他的眼深深的凝着她的眼,你是幸福我便快乐,你若安然我便晴天。

迪曦芙望着他的眼,他眸中的伤悲她不懂。

夕阳映照两个人的身影在地上形成了长长的剪影。

迪曦芙突然觉得自己的脚下一凉,她低头一看只见一条翠绿的小蛇在她的脚边游走。

“啊……”迪曦芙惊叫着,跳到宫雪仇的身上。

她的双臂紧紧抱住宫雪仇的脖子,双腿也紧勾着他的腰。她的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宫雪仇下意识的抱紧她。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小蛇,大模大样的游走。他一手轻轻拍拍女人的背,“没事,没事。”

他想告诉她这蛇没毒的,可话到嘴边,他又吞了回去。他的脸埋在她的心口上,深深的闻着她的体香。他的手不受控的将她按紧在自己的身体上。

迪曦芙已经感觉到男人的动作,可是她却不敢动,甚至不敢看地上上的蛇。男人的温度和气息让她晃神。

片刻,她狠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让自己清醒过来,“那蛇走了没有?”

她堪堪问道,声音抑制不住的发颤。

宫雪仇深喘了一口气,才说出话来,“应该走了吧。”

“那你放我下来吧。”迪曦芙轻声说。

宫雪仇反到搂得更紧,“别动,天色黑了,蛇喜欢夜行,我抱你回去。”

迪曦芙想说不要的。她身上除了这件衬衣再无其他,他身上除了那条游泳裤也别无他物。两个人又是这样的姿势。就这种状态,实在让她难堪。可一想到那蛇,她就又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宫雪仇抱着迪曦芙往沙滩上走,他的速度不快,应该说很慢,他每走一步迪曦芙都能感觉到他。

那里被他顶得难受。

迪曦芙看见到了沙滩便立刻要求宫雪仇将她放下,再这么走下,迪曦芙感觉自己的呼吸都粗了。

宫雪仇却和没听见一样,依旧抱着她走,一直把她抱到了他铺了一地芭蕉叶的树下。

“放开我。”迪曦芙轻推着他。

宫雪仇略抬头看着迪曦芙的眼,迪曦芙就这样撞进他深邃的眸光里,他的眸光似要将她吞噬进去。

他俯下身慢慢将她放躺下,他们的姿势没有变,只是躺在了叶子上。

天色昏暗,仅剩的一缕余晖打在两个人的身上。

他缓缓低下头,他的唇印在她的额头,他的身体里叫嚣着对她的渴望。

如果这是他们从上天的手里偷来的时光,那么在这里他们是不是可以忘记所有的过往,只遵从于彼此心底最深处的呼唤。

迪曦芙在他的唇吻上她的一刻就闭上了眼睛,他的温度她的气息让她迷失了自我,她很恨现在的自己,她排斥所有的男人接触,可自从上次被孙道成下药和他有过一次,她的身体对他的记忆似乎被他换醒了,现在对他的触碰没有丝毫的抵抗的能力,即便她知道这是不对的,即便她知道不可以在和他纠缠,可她却无力反抗。

“不……”没等她的话出口,他的嘴便堵上了她的唇。

他霸道的占据着她的口腔,不给她一丝拒绝的机会。他的手更是四处的热火,慢慢的将她点燃。

迪曦芙所有的理智都随着他的动作离家出走,身体没了半点的反抗。很快就沉沦在他娴熟的技术中。

静谧的小岛现在已经变得昏暗,树影遮挡着两个交叠的人形,婉转的鸟鸣声中绞着深深浅浅的低哼。

他的火热,他的气息,他将她彻底的融化成一池的水。

她像藤般缠绕着他,将他一点点吞噬,将他融成身体的一部分。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在属于自己,完完全全的只属于他,所有的情绪被他所控。

起伏似海浪,缠绵似纠结的水草,他品尝着她所有的美好,不放过一分一毫。她在他的唇下,身下,手中沉溺,像是要溺水的人,唯有拼命抱着他才得以存活。

宫雪仇没敢要得太久,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阵暴风骤雨后,宫雪仇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休息,可迪曦芙却侧过身去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只把后背留给了他。

迪曦芙不知道该面对他,其实就连自己她都无法面对了,明知道他们之间只能是仇人的关系,却还和他一而再的纠缠上。

如果上次的事是因为药,那么这次能,她可是清醒的。

宫雪仇也知道她现在肯定是心绪难平,也没有强求,只是安静的陪在她的身边。

天色已经黑,宫雪仇坐起身,大手轻抚在她的背上,“回去吧。”

即便他希望能和她待得久一点,再久一点,可终究是要回去的,这是两个人必须面对的现实,况且冷峻现在一定是找人找疯了,要是再不回去,只怕事情就大了。

宫雪仇没让迪曦芙自己开快艇,晚上的海面不平静,而且迪曦芙刚学会,他也不放心,他让她上了自己的快艇。

两个人一阵疾驰很快就到了度假村的海边。

宫雪仇将快艇停好,看着周围没人,便让迪曦芙先在快艇里躲着,自己到沙滩上寻找。好在迪曦芙原来放在自己沙滩椅上的浴巾没有被人拿走,宫雪仇赶快拿了回来,浴巾很大,正好把迪曦芙裹了个严实。

迪曦芙看着现在的自己松了口气,至少这个样子还能见人。她捡步就走和宫雪仇交错而过的时候,蓦然被男人拉住了手腕。

两个人两两相对,迪曦芙没抽回自己的手,她知道只要他不放,她怎样也抽不回来。

她垂了下长长的眼帘,口气中绞着清冷,“放开我。”

宫雪仇没有放手,反而抬起他另一只手将她鬓角上,他亲手给她带上的‘勿忘我’摘了下来。

“忘了我,不管我们曾经历过什么都忘掉。”他喃喃低语。

忘了我,你才会找寻到自己的幸福,忘掉我们的过去种种,你才会拥有你真正的快乐。我们的一切,就让我独自去记忆,去品尝,只要你能幸福,快乐,我宁愿你忘记我。

迪曦芙的心猛然一颤,他竟让她忘记。

她凉薄的勾了下唇,“你放心,我会忘的。”

他有妻子有孩子,他的身边永远不会是她,一夕的欢好,她又算得了什么。她抽回自己的手,只给他留下清冷的背影。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