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200、两个女人的争斗

200、两个女人的争斗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

伊娃对自己和孩子的房间,倒是没什么感觉,住什么房间她无所谓,只要能跟着宫雪仇就行。

现在她最头疼的就是林静雅了。来到时候宫雪仇接她和孩子先去了‘雅居’,毕竟到了宾馆也是要见面的,所以他先待着伊娃来见见自己的母亲。

在‘雅居’里,伊娃完全感受到沈佳华的态度,和林静雅的敌意。

沈佳华只是拉着威廉问长问短,根本连她都不看一眼。沈佳华的意图很明显,她就是要告诉伊娃,她只认孩子,不认大人。

而林静雅更是把她当空气,当着她的面坐在宫雪仇的身边,完全一副南宫家女主的架势。

伊娃阴冷的笑了一声,林静雅,你敢跟我斗!

客人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最后来的是杰克逊,他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一双深海般冰冷的眼眸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迪曦芙,这个女人今天穿了一身轻纱般的晚礼服,头发松松的绾在头上,有几缕似有意又似无意的散落在耳边,飘渺的就像是不识人间香火仙子。

他的眸子凝着这个女人,这个让他动了心的女人,骗了他的感情,他怎么可能放过她,他要杀了她,才能泄了他心头的恨,不过,在杀她前,他要好好的享受她的美好。

他的目光让冷峻感到了不安,他迅速迎过去,不敢让迪曦芙去接待,“杰克逊先生好,欢迎到度假村。”

杰克逊礼貌的和杰克逊握了手,“你好,冷先生。”

他收回手又伸向迪曦芙,“迪小姐好。”

迪曦芙大方的伸出手来,众目睽睽之下,迪曦芙笃定他不敢乱来。

杰克逊握住迪曦芙的手,突然往自己怀里一拽,迪曦芙因为惯性,往前进了一步,她的身体差点就贴在杰克逊的身上。

杰克逊贴近她的耳朵,“美人,我好想你。”

迪曦芙到也没什么以外,早料定他没什么好心,她嘴角挂着微笑,声音宛若黄莺,“我也很想你,想你去死。”

早就势同水火了,她想让他死,在迪拜朝他开那一枪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迪曦芙觉得也没必要隐瞒。

杰克逊倒也没生气,郎朗地笑出了声,“好,我等着,看我们谁先让谁死。要是现在只有一颗子弹,你的选择还会和迪拜时的一样吗?”

杰克逊说完就放了手,笑着跟着服务生往自己的房间走。伊娃和宫雪仇的事他也知道了,看着自己的爱人,和别的女人生儿育女,他很想知道迪曦芙的反映。

迪曦芙笑得凉薄,爱情对你有多伤?爱会伤到你想死,会伤到你痛不欲生,像是扎在你心中最软处的针,每时每刻的折磨着你。

不过那又怎样,疼了才清醒,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她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报仇,报仇,只有报仇。让所有让她痛苦的人比她更痛苦。

不过杰克逊的问话,还是让她一颤,她会让他死吗?

天色渐黑,度假村的晚宴拉开了序幕。

迪曦芙和冷峻作为主办方,登上了主席台,简短的向所有的来宾致辞。这一对俊男美女惹来了不少的镁光灯的注视。似乎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冷峻和迪曦芙的感情会随着度假村的项目而升温。

晚宴开始,迪曦芙温柔的挽着冷峻的手臂,两个人一起向来宾一一敬酒。迪曦芙要求度假村的食物必须是当天空运过来的,一定要报仇食材的新鲜,所以这里的海鲜,新鲜到不行。

宾客们都对海鲜赞不绝口,不过宫雪仇却发现了一点异常,那个曾经视海鲜如命的人,竟然一口生的都没有吃。依旧要了一份焗海鲜。宫雪仇记得好像自从她回来后就不在吃生的了,每次都只是一份焗海鲜。

宫雪仇拿着盘在夹了几片龙虾刺身,坐回到座位上。林静雅端着几片烤和牛和一杯拉菲回来,看见宫雪仇自己拿的刺身,一阵诧异。

“仇哥,你不是不吃这些生的吗?”

宫雪仇没说什么,他只是想尝尝当年那个女孩和他说的海的味道。他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和她一起去品尝这个味道,当初和她在一起的每一滴每一分都成了他现在最珍视的记忆。

他轻轻的夹了一片,慢慢的放到嘴里,细细的品尝,原来她新欢的是这个味道。他嘴角微勾了一下,难抹笑让林静雅一阵的惊异。

伊娃那了一份黑椒牛t骨回来,不过看见林静雅给宫雪仇拿来的东西,她的脸色一沉,“墨,我给你拿了你最爱吃的牛t骨,煎的很嫩的,你尝尝。”

她顺手把林静雅拿来的盘在放到了一边,把自己的盘在摆在宫雪仇面前。

林静雅可恼了,她一把拉住宫雪仇的手臂,双眼含着无尽的委屈,“仇哥,你以前最爱吃烤和牛的,我特地给你拿的。”

林静雅说完就坐在宫雪仇的身边,一副他正妻的样子。

伊娃那是省油的灯,她做在了宫雪仇的另一边,“威廉,你帮爸爸把牛排切好给爸爸。”

孩子是她的王牌,她就不信宫雪仇能拒绝孩子。

林静雅瞬时瘪了嘴,孩子,那个孩子,她拿什么和那个孩子挣。

宫雪仇用餐巾擦了下嘴,起身站起,“我吃饱了,你们请便。”

两个女人的意图,他很清楚,不过现在他还不想陷进这场无谓的争斗中。他起身抬步拿了杯金酒就和几个老板聊天去了。

林静雅一双寒眸直直逼着伊娃,她的愤怒从眸光中迸出,口气异常的狠冽,“都是你把仇哥气走的!你有什么本事,不过仗着个来路不明的野孩子。”

伊娃清冷的讥笑了一声,“林静雅,墨都默认了孩子,你再质疑有什么用,我的确只有一个孩子来绑住墨,不过你有什么,据我所知,墨连碰都没碰过你。非但没碰过而且还两次在结婚现场将你抛下。”

伊娃说到最后,着实的笑了出声,笑声中满满都是嘲讽。

林静雅脸色惨白,这是她一生的耻辱,竟然被一个男人抛弃了两次。而且都是在婚礼的现场。

这样的羞辱她怎么能忍,不过她也有她的本事。她的眸子瞬时溢满泪,委委屈屈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可怜。

沈佳华看不下去了,再怎样林静雅都是她选定的儿媳妇,她立刻冷哼了一声,“我还没死呢,南宫家让什么样的女人进门,我还能说了算、”

林静雅一声哽咽,凄凄地叫,“阿姨。”只这一声,叫得荡气回肠,百转千回。

沈佳华拉住林静雅的手,安抚她道,“放心。我说的话雪仇还不敢不听。”

伊娃毕竟是西方人,就算她跟着宫雪仇学会了汉语,多少知道些东方的礼教,但对于婚姻要听长辈的话,还是无法理解。她可是从小受西方教育长大的。在爱情上追求自主是她认为理所当然的事。

“我和墨结婚和你有什么关系?只要墨同意,就可以了、”

沈佳华瞬时阴了脸,这还没进门就敢这么和她说话。

沈佳华的语气陡然变得阴冷,“那你就试试看,看看雪仇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伊娃听得出她话中似带着威胁般的语气。而且现在她还没把握让宫雪仇听她的,毕竟义父的事,是两个人解不开的疙瘩。

伊娃识相的没敢在说什么,起身去找宫雪仇。

迪欣悦看着这两个女人脸上的表情,轻笑出了声,她的心情此时最好。

林静雅抽泣着,和沈佳华说了声要去卫生间,也起身走了。

不过林静雅可不是去什么卫生间,她知道伊娃一定会去找宫雪仇,她怎么能让她如愿。

她顺手拿了一大杯的饮料,找寻着伊娃。暗自想要是这大杯饮料都洒在伊娃的身上会怎么样。这还是她上次看见迪欣悦被泼了一身的酒有的灵感。只是她嫌酒太少了,便把酒变成了饮料。

林静雅幽幽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饮料,还是冰镇的,这大夏天的泼在身上的感觉应该不错。她想着想着,连嘴角都弯了起来。

只是伊娃在哪呢,她环顾下四周,怎么没找的。

猛然间有人拍了她背一下,“你在找我?”

林静雅吓了一跳,回头便看见了伊娃。她手中的饮料好悬掉了。

不过她瞬时就恢复了常态,她冷笑了一声,“是,我就在找你!”

她的手中的杯子陡然就向伊娃泼过去。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伊娃先一步握住了她的手腕。

伊娃是什么人,从小就被他们的义父教育,在商海能战,在战场能打,她的武功虽然不及宫雪仇和杰克逊的但是对付林静雅这种什么都不会的白丁,简直是几个手指的事。

果然,她就用了几个手指,握住了林静雅的手腕,就让林静雅动都动不了。

林静雅被她死攥着,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都要让她攥碎了。她意识到敌我之间的力量悬殊。这样下去吃亏的只会是她。

“你敢什么,你放开我!”

伊娃鄙夷的看着林静雅,“林静雅,你想和我斗,你差的远!你刚才拿着饮料想干什么?要不要我帮你干完了吧。”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