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88、她的伤他的痛

188、她的伤他的痛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

一颤,宫雪仇手中拎着的被子,差点从他的手中跌落。他的人整个呆怔在那里。

她心口的位置,一道狰狞的疤,打碎了她的美。这个疤像一条红色的蜈蚣,让他心纠紧揪在一起,不是因为那疤的丑陋,而是这个位置上的疤,要么是肋骨骨折手术,要么是心脏手术留下的。

他只知道她死里逃生,并不知道当年她的伤势,现在看来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那次她到底伤的多重,到底都有什么伤。

他的眼中腾起了水雾,细心的在她身上查找。她皮肤白皙如玉的皮肤上,一条条隐含着的细小的白色痕迹,刺痛了他的眼,一条条,他不知道看到了多少条,他知道这些都是美容去疤后留下的痕迹,其实如果不像他这样仔细的找,迪曦芙的白皙肤色会将这些痕迹掩藏的很好。

可是他的眼一点点搜索着,不放过任何一个痕迹,他知道她有三年的记录是空白的,原来他不知道她失踪这段时间去了哪,去干什么,现在看来,这三年应该是都用来治病了。

他轻轻的抚着她手腕上的细痕,他记得林静雅割腕自杀后,手腕上留了疤后来美容去疤后,就留下了这样的痕迹。而女人手腕上的痕迹竟然有三条。

他的心碎到拾不起来,呼气也变得哽咽,是他,是他把她变成这个样子。他的唇轻轻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处痕迹,她伤他痛,他眼中的涩泪,扬了半天的头才没滴下。

他邹然明白了,昨天为什么女人一定要让他关灯。当时他只是因为,她不想面对他,现在看来是因为那道疤。

如果不是昨天他吻到那里,感觉到那里皮肤的不同,他也不会起疑,今天也不会查看,那么他要什么时候才知道她所受的苦。

“老婆,对不起!老婆……”他已然哽咽难言。

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她抱紧,不让她在受到一丝的伤害。

迪曦芙在这温暖的怀抱中醒来,抬眼便撞进男人深沉的眸子里,男人眸光中的伤,让她看不懂。

她的手推着他,这样的距离让她难堪。她一直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纠结,自从他上次以命相抵,她就更不敢和他在有什么接触。这次的意外,让她有些不之所错。

而且一想到昨天夜里两个人的纠缠,她就不受控制的全身泛起羞红,就算是当年她也没和他这么疯过。

刚开始她只是想解了药性就算了,可是后来,她自己完全掌控不了自己,整个身心都陷进了他的火热,再难自拔,唯有和他一起沉沦,迷失在夜色中。

是药,是情,还是欲,又有谁说得清楚。

宫雪仇感觉到她的抗拒,他不敢强求,缓缓放开女人。

迪曦芙将被子裹紧,她身上的疤怎么敢让他看,那道疤连她自己看见都觉得害怕。那疤太深了,是根本就去除不了的。所以才会一直留在她的身上。

让她自己最无法接受的是,昨天她最后一丝理智想到的就是这个,她的身体这么丑,怎么让他看。

她没有去想他是她的仇人,只是想她这么丑,怎么让他看。

好吧,就只当是还他救她那次吧,本来那次是想给他,只是他没有要,就当是补那次的吧,她不停的对自己说。

宫雪仇起身去了浴室,她紧绷着的坐姿和紧抱着自己的姿势,无一不投露出她的不安。他只好躲进浴室,好让她觉得自在些。

毕竟昨天是药的作用,并不是她真心的想法,他想,她一定还是接受不了他。

迪曦芙看到他去了卧室赶快起来找自己的衣服,衣服都在地上,而且她的衣服昨天泡了水,根本就穿不了。

原以为他走了,她就可以逃出升天结果她连地方都动不了。

卫生间门一响,男人穿着浴袍出来。手里拿着一件浴袍递给她,“先穿这个,一会儿雷鸣就送衣服过来了。”

他说完又转身回了卫生间。

迪曦芙连忙将浴袍穿上,没有衣服总没安全感,这个虽然不是正式的衣服也总比没有的强。

果然等她洗完澡再出来时,宫雪仇就将一个提袋递给她,她又折回身到卫生间去换衣服。

一件valentino的连衣裙,一套guialabruna的贴身小衣,一如当年一样。迪曦芙看着这些衣服失了神,他是不是给所有女人买的衣服都是这两个牌子的?她已经很久没有再穿过这两个牌子的衣服了。不过现在也没的选了,她麻利的穿好了衣服,走出卫生间。

男人正站在窗前,抽着雪茄,他落寞的身影让人看着一阵的心酸。

迪曦芙撇开她的眸光,没再看他。

“我先走了。”她轻声说。

男人转回身,“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开车来的。”她说完就急着离开,好似逃离一般。

“等一下。”男人几步赶上,拉住她的手腕。

迪曦芙用力抽着自己的手,“你放开我!”

她气吼着,昨天是因为药的关系,可先她清醒的很,他还要干什么!

宫雪仇连忙松了手,“我没别的意思,我是想说,你等一下,我派两个保镖送你回去。”

“不用了,只是回家,不用保镖。”

“昨天你给孙道成下安眠药的事,你以为孙道成会放过你?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还是小心点的好。听话,别让我担心。”

男人的语气带着恳求的味道,尤其他说到最后一句,迪曦芙的心漏跳了半拍。

下一秒迪曦芙才找回失掉的甚至,点了下头。“好。”

宫雪仇迅速给雷鸣打了电话让他安排两个人跟着迪曦芙。

迪曦芙坐着保镖开着的车子回‘倾城’。半路上,蓦然想到了一件事,她看见路边的便利药店,赶忙吩咐保镖停车。

看着保镖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她一阵头大,只得跟他说,让他在门口等着她,她要买的东西实在是不方便让怎么多人参观。

好在保镖听话,乖乖的站在了门口。

迪曦芙这才进了药店,买了盒事后避孕药。

她拿着药的手指微颤着,她这药又让她想起来当年她醒来后知道的一个消息。她的头不受控的疼着,药最终被她吞下,没有水就这样硬生生的吞下。

药在她的喉间留下一片苦涩。苦吗?她早就苦到发木了。

她的仇,迪家遭受到的一切都要讨回来。

宫雪仇在迪曦芙走后就让雷鸣去联系孙道成在美国的进货商人。孙道成是做代理出口生意的,没有了美国的进货商,他代理来的货物要卖给谁。敢动他宫雪仇的女人,他真心的是不想活了。

只是孙道成现在还对此一无所知,他还沉浸在气愤之中。半夜一觉睡醒就再也找不到女人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突然睡着的十分蹊跷,唯一的解释就是女人在他的饮食里做了手脚,他立刻联想到他车子被挂的事上,想来就是女人的安排,不然车子好好的停在车位上,怎么会挂到。

唯一的解释就是女人将他支,在他的酒里放了安眠药,该死的女人!他咒骂着。他是玩人的人,想不到有一天竟然被人玩了。愤怒可想而知,而且他一想到他还给迪曦芙下了分量不轻的药,就更加气恼,那样的分量,不做肯定是抗不过去的。这样的尤物不知道便宜给了谁!

他想查饭店的出入记录,想知道迪曦芙最后是和谁走的,好判断出那个男人是谁,可这里的老板是宫雪仇,人家根本就不给他查。他不由得暗想,难道是宫雪仇,不过他又迅速打消了这个想法,外面早就传开了他们分手了,而且昨天他也亲眼看见他们不和,所以他想,怎么样也不会是宫雪仇。

不过吃的亏他一定要讨回来,他直接去了迪曦芙的公司,结果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人影。没了办法他只好先回自己的公司。

迪曦芙在家里换了衣服才去上班的,她少有的选了一件长袖高领的红色丝质衬衫,下面搭配了一条黑色紧身长裙,看上去干练中透着妖娆。这个造型其实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必须穿长的、高的,她全身那些错落的红痕,让她都没法见人了。

看着那些红痕,感受着身上的某处的疼痛,她就想骂人,身上竟每一处被他放过的地方。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饿,昨天晚上都快要把她生吞了。难道那个林静雅还饿着他了。

她那里知道他为她守了七年。只因为他的爱都给了一个女人。

快下班的时候,迪曦芙接到了助理的电话。“总裁,孙道成老板现在要见您。”

迪曦芙眼帘一垂,就像宫雪仇说的一样,她摆了孙道成一道,孙道成肯定不会轻易地放过她,她的眼闪了闪眸光,“让他进来吧。”

人家都堵到了家门口总不能不让进,况且宫雪仇派给她的保镖就站在门外,她知道他们觉得不会让她有事的。

孙道成带着他满身的怒意就进来她的办公室,“迪曦芙,你玩我?!”

给读者的话:

加更了!!亲们,求个各种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