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87、她的解药

187、她的解药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

迪曦芙勾了下唇,“签了合同,我们再上去,难道孙老板还怕我跑了不成。”

这样的结局迪曦芙早料想到了。他已经吃了她放的药,她倒是不担心他能把她怎么样,只是怕时间耽误久了他一旦睡着了谁给她签字呀。

孙道成顿了一下,他还真不担心她跑了,而且他本来也是要把投资交给迪曦芙的。他痛快的拿过笔将合同签上了他的名字。

迪曦芙收好了合同,温顺着随着孙道成上了套房。

到了套房里,孙道成便急不可待的将迪曦芙圈进怀里,迪曦芙心中百般的厌弃,可脸上还是勉为其难的挂着她的笑容,“别着急,我又跑不了。你先去洗个澡。”

她的声音本就好听,现在加上了些媚更让人听着发飘。

孙道成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早知道迪曦芙不反抗,他也就不用做那么多的事了。“宝贝,那你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出来。”

他快速的走进浴室去洗澡。

迪曦芙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估量着他睡着的时间,只是他洗的速度大大超乎了她的预料,他很快就出来了。

孙道成连浴袍都没有穿,裹着个毛巾就出来了。

迪曦芙的眸光从他的身上掠过,暗自后悔早知道,她就早放会儿药了。

她堪堪的说:“你先等会儿,我也要洗澡。”

孙道成有些等不及的说:“那你可快点。”

迪曦芙点点头躲进了浴室,她将浴室的门锁好,不敢不洗,没有洗澡的声音只怕他会起疑。

况且她知道他一会儿就该睡着了,她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就好。

她站在花洒下,水冲洗着她的身体。可是不知道为何,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热。她不停的将水温调低,可还是冲不掉身上的温度。

她的心也跟着狂跳着,面脑子不受控的都是宫雪仇画面,以前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水温已经调到了最低,已经全部是冷水了,可她身上烧的泛出了红色。她不停的搓着自己,想缓解身上的不适。可是却越来越难受。

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她将花洒关上,胡乱的擦净自己,赶快把衣服穿上,她想赶快回家,这样的她在这里是危险的。她已经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混乱。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似乎没有任何声响,她的理智告诉她,这么长的时间,孙道成肯定是睡着了。

她打开浴室的门,小心的走出去,果然看见孙道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她的身体离开了水更加烧的难挨。

孙道成一个翻身,吓得她一颤,她现在可任何的抵抗能力都没了。她的眼紧紧盯着孙道成,好在他只是翻了个身,并没有醒。

迪曦芙松了一口气,抬腿就往门口走,她必须要回家,可一抬腿,才发现腿软得根本就走不了。她强扶着墙壁往门口移动,身上的热浪一波一波的往外涌。她的呼吸也变粗了。

她瞬时有冲回浴室泡在冷水里的冲动,可不敢停留她不知道孙道成会什么时候会醒,留下来太危险。

她的脑子勉强聚集着那些要涣散掉的意识,强撑着自己走。

一声开门的声音,吓了她一跳,紧接着就看见一个身体冲进房间里。在她看清楚是他时,她的心莫名的一松。

宫雪仇看着那里只有孙道成一个人躺着,一颗紧张的心才放心,他四处环视房间才在身后的墙角下找的缩成一团的女人。

迪曦芙在看清是宫雪仇后,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她难受的站不住顺着墙滑下,把自己抱紧。

宫雪仇立刻上去将她拽起来,她身上的温度和她的粗重的喘息声都让他意识到了不正常的情况。

“你怎么样?”宫雪仇焦急的问。

迪曦芙怔怔的看着他,“你怎么回来?”

他不是和他的家人在一起吗?怎么会来这了?想到这她就莫名的委屈,每一次在她和他的家人之间他的选里永远没有她。

她那里知道,宫雪仇在看见和她在一起的人是孙道成就让雷鸣盯着他们了。他自然知道孙道成的名声,他玩女人都玩出了圈,他不由得暗骂这个女人,怎么什么人她都敢招惹。这孙道成是她能惹的吗!

他尽力将晚餐的时间缩短,赶着将她们送回雅居,路上就接到了雷鸣的电话说孙道成带着迪曦芙进了套房。他疯了似的往回赶,只怕她会出事。

好在他来的即时。一切都没发生。

“我不来,你怎么办?我问你,你现在怎么样了?!”男人气吼着。

迪曦芙被他吼得一阵眩晕,堪堪的说:“没事,就是热。”

宫雪仇回头看了一样孙道成,“他怎么了?”

“我给他的酒了放了安眠药。”她的气已经喘不匀了,大脑发昏得就想往他身上扑,她用手使劲掐着自己,让自己保持着仅有的清醒。

宫雪仇嘴角一勾,他的姑娘真的长大了,已经会保护自己的了。他长臂一伸将她打横的抱起。

迪曦芙一阵惊呼,“你干什么。”

“带你走,你难道还想待在这?!”他的脸色一黑,口气带着不满,他在这里他还能干什么。这女人,真让他生气。

迪曦芙不再说话,她自然是不想待在这了。而且她的理智已经越来越模糊。其实她已经支撑不住了,她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艰难的喘着气。

宫雪仇抱着她来到他顶楼的总统套房里,将她直接抱到了浴室,把她放在浴缸里,用温水冲着她烧得泛红的身体。

迪曦芙的神志在水中稍微恢复了些,到了现在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状况。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喃喃地问,“怎么会这样?我没离开过座位,他没机会给我下药。”

这是她一直郁闷的问题,她这么小心没给他留下一丝下药的机会,而且酒和都是侍应生当着他们的面打开的,况且他也喝了,她实在是想不出他是什么时候给自己下的药。

“傻瓜,人家就不会在你没来的时候下药。他就不会先涂在你的酒杯上!你不知道他的名声?!还敢惹他!”

宫雪仇没了好气,这是孙道成惯用的计量,法式大餐每一道菜搭配不一样的酒,用不一样的酒杯。孙道成就是利用这个惯例,提前将药涂在最后用的酒杯上。这样即可以正常的吃完饭不让女生察觉到,又可以省去想方设法找机会下药的麻烦。

可迪曦芙那里懂得这些,她也没有遇到过这么渣的人。不过她现在总算明白了,孙道成为什么会早到的原因。

不过温水已然是去除不了她身体上人热度,她难受的搓着自己,低声喊着,“凉水,用凉水。”

“不行,这个天气用凉水不行。”宫雪仇离开否定了她的要求。

现在还没有进伏天怎么能用凉水洗澡,况且就她这个身体,就算是到了伏天只怕用凉水洗也会生病的。

“不行,我受不了了。”迪曦芙难受的想撞墙,她躲在浴缸的里面,浴缸外的男人,让她一看就有想扑上去的冲动。

宫雪仇看着她粉红的皮肤,知道她现在难受,他先也不好受,这样的她……

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她是他心心念念爱着的女人,他也忍得很辛苦。

迪曦芙狠掐着自己,让自己清醒过来,可是手指现在连掐自己的力气都没了。

“宫雪仇。”她轻哼着他的名字。

她已经没了所有的意识,满心满眼满脑子都是他,他们以前在一起的缠着的画面,不受控的在脑子里回放。

宫雪仇的黑眸紧凝着他的女人,大手攥得紧紧的,只有想下去杀了孙道成的冲动,他到底给她下了多少的药!在这一刻,他一决定孙道成绝对不能留。明市绝对不会给他立锥之地!

他伸手将浴缸里的女人抱出来,她的身体已经滚烫,像是烧着了一般。他把她打横的抱进了卧室。

离开了水,女人难受的睁开了眼,残存的意识让她意识到男人要做的事。

“把灯关上!灯关上,灯关上……”她身上没有一丝的力气,只是不停的低喃着这三个字。

宫雪仇听明白她说的话,把她放躺好,拿过遥控器将房间里所有的灯关上。

一片黑暗笼罩住两个滚烫的人。寂静中只有深深浅浅的呼吸声。衣衫跌落了一地。他饥渴的找寻着她,她失控的将他吞噬。寂寥的夜被他们的火热点燃。起伏的人影如潮,狂跳的心如鼓。

交叠着,覆盖着,渴望不分高下。纠结的人形像蛇,似藤。他将她融化,她将他融合,统统化作一池的水,绕指的柔。

一室的迤逦,空气中弥散着爱的味道。无尽无休,誓要将对方嵌进自己的身体。无穷无止,似要将此时化作永恒。

宫雪仇不知道睡了多久,好像七年来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踏实这么幸福过,怀里的温度让他的唇角一直勾着。

他缓缓睁开眼睛,凝着眼前的人,深邃的眼睛好似要把她吞进再不放出。

厚重的窗帘也挡不住午后强烈的阳光,偷钻进来的光线柔柔羞怯的看着两个相拥的人。

他轻轻撩起被子,昨天那个疑问他要一探究竟。

给读者的话:

今日还有加更!!亲们注意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