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86、下药

186、下药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

迪曦芙轻笑着离开,背后是迪欣悦气得发抖的脸。

她不再是七年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小丫头,她现在不会再让自己收到一丝一毫的欺辱。

迪欣悦怎么可能不气,这是她此生都解不开的伤痛,而这个伤痛就这样让一个外人撕开了肆意的嘲笑,她现在气得只想杀了迪曦芙。

沈佳华优美的脸上,线条也是变得不在优美,这样的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宫雪仇会连这些隐晦的事都和迪曦芙说。

可现在也不是置气的时候,她拉了一把自己的女儿,“快买衣服吧,别误了和你哥吃饭的时间。”

迪曦芙开着车直接到了‘唯尊’,她不喜欢这里,这里是宫雪仇的地方,不过这是孙道成定的,她也只好来了。

孙道成早早就来了,他一直等着。这个女人吊了他太久,他今天终于能和她见到面,他眸子厉掠过一抹邪魅,女人,今晚有你好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孙道成是什么人,是玩女人玩出名的,就这么个人,竟然让个女人耍来耍去的,他能甘心吗。

当他看见迪曦芙如一道风景般的走进他的视线,他眸子中的邪魅更胜了。

“迪总裁,可让我好等!”他起身站起,伸出手。

迪曦芙落落大方,也伸出手来,“不好意思,孙老板。路上塞车了。”

孙道成倒是没有拉着她的手不放,他可不稀罕这双手,他稀罕的是别的地方。“不知道迪总裁要怎么补偿我?”

迪曦芙弯了弯唇露出个迷人的微笑,“那孙老板要我怎样补偿?”

“罚酒三杯!”

迪曦芙痛快的就答应了。她倒是没想到,孙道成会提出这么简单的要求,她还以为他会借机提出别的要求。只是她太小看了孙道成的本事。

孙道成点的是法式的大餐,要了餐前的开胃甜酒,又点了一瓶拉菲陪主菜。

迪曦芙一边和孙道成吃着前菜一边谈投资上的事。让她没想到的事,孙道成始终有礼有节,没有丝毫的不轨的举动。

不过她的眸光里却出现了一个让她不悦的人影。

迪欣悦正拿着一杯酒朝她走过来。就她那凶神恶煞般的样子,迪曦芙料定她是来对付她的。

迪欣悦走到迪曦芙和孙道成的桌边,冷嘲热讽的说,“真是般配的一对,渣男陪烂女!”

在商厦忍下的火她还没撒出来呢,没想到在这里又碰上了她,迪欣悦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孙道成有些不高兴了,他和迪曦芙谈得好好的,这个迪欣悦来搅和什么。

迪曦芙轻笑了一声,“对了听说你原来是姓迪的,可是怎么会是宫雪仇的妹妹,你现在有姓沈,不知道,你到底是姓什么?还是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姓氏?”

迪欣悦手里的酒杯紧紧握住,连自己的姓氏都高埗清楚,这不是变相骂她是野种吗。

孙道成也听明白了迪曦芙话里的意思,也跟着说:“是呀,我也很好奇到底该怎样称呼你。到底是迪小姐,沈小姐,还是南宫小姐?”

孙道成说完就毫不客气的讥笑出声。

迪欣悦的脸上瞬时就挂不住了,抬手一扬,手却被迪曦芙的手回按回来,一杯酒没泼出去整个洒在了自己的身上。

迪欣悦惊叫,“迪曦芙!你敢!你敢泼我!!”

迪曦芙优雅的一笑,拿着手里的餐巾,轻轻擦在迪欣悦的身上,“迪小姐你的酒杯在你自己的手上,我怎么拿你的酒杯泼你呀?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洒了自己一身的酒。”

她的笑轻轻柔柔的,她的眼眸中满是嘲弄,她早就洞悉了迪欣悦的动作,她被她泼过酒,在看着她拿酒杯来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她要干的事。

迪欣悦、沈佳华,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伤害,我会原封不动的统统还回去的!你们就慢慢享受吧!

迪欣悦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现在的她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这里面有都是人,她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

迪欣悦的手瞬时就朝迪曦芙挥过去,像泼妇打架般的去抓迪曦芙的头发。

迪曦芙反手将迪欣悦的手扭到了她的背后,其实以她的本事原来就可以收拾迪欣悦只是她一味的退让才自己受尽了迪欣悦的欺负。现在她不会了,新仇旧恨她一个都不会落下。

迪欣悦被她反拧着手,而且迪曦芙使足了力气,迪欣悦疼得叫出了声,她一抬眸子正看见宫雪仇朝这边走过来。

“宫雪仇,救我!!”她顷刻就哭出了声。

迪曦芙松了手,倒不是因为宫雪仇来了,只是她也不能真在这把她怎么样,杀人犯法,她还不想为这种人陪上自己的性命,况且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终极的惩罚,痛快的活着才是磨难。

迪欣悦见迪曦芙送了手立刻就扑进了宫雪仇的怀里,哭得荡气回肠梨花带雨。

呜咽的控诉着,“宫雪仇,这个妖女欺负我,你要替我报仇!!”

迪曦芙没有看眼前的男人,她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端起酒杯,“孙老板不好意思出了点状况,扫了大家的雅兴,我先干为敬!”

她的下巴轻扬出一个迷人的弧度,一杯酒这样灌进了肚子里。仿佛那个男人是空气般的被她忽略掉了。

宫雪仇搂着迪欣悦,这个毕竟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他轻拍了拍她的背,“欣悦,先回去,妈妈还等着我们呢。”

迪欣悦怎么肯愿意,她当她发现迪曦芙也在这里时,她决定要报刚才在商场的仇,她成心过来羞辱迪曦芙结果反到被迪曦芙收拾了。

“欣悦,仇哥,你们怎么在这?欣悦你这是怎么了?”这是林静雅的声音。

迪欣悦似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她们两个难得统一的事情就是都讨厌迪曦芙。

“静雅,迪曦芙欺负我,你看我身上,是她泼的酒。”

“迪曦芙,你也太不讲理了,你抢了欣悦的衣服也就算了,竟然还拿酒泼她!”林静雅说得义正严词。她到不是要替迪欣悦出气,只是宫雪仇在这,她故意这么说给宫雪仇听,她就是要在他的面前诋毁迪曦芙。

迪曦芙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意思,她真是佩服林静雅,就这般甜美的面庞竟然说谎都不打草稿。

“我说,这位小姐,是你……”孙道成看不下去了,感觉这个时候是他伸张正义的时候了。不过还不等她说完迪曦芙就打断了他的话。

“孙老板,不必动怒,更不必为了无谓的人扫了我们的兴致。”

她不想解释,他若是了解她就该知道,若是是怀疑,她又何必解释,况且她很快就要对他动手了,他们早晚都是仇人,现在恨她还是将来恨她都是一样的。其实她更希望他恨迪曦芙,这样她就可以动手动的无牵无挂了。

迪欣悦不依不饶的拉着宫雪仇,“宫雪仇,你替我做主!!”

林静雅也跟着说:“是呀,仇哥,今天欣悦可是受害者。”她巴不得宫雪仇和这个妖女闹掰了,越掰她越安心。

宫雪仇唇抿成了直线,他下巴上的棱角分外的明显,似隐忍着什么,“迪总裁,不管我们有什么恩怨,宫雪仇会一力承当,但是请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迪曦芙心口一窒,他还是相信了她们的说辞。

她手中的酒杯一倾,一杯酒又灌进口里,“那就请宫总裁看好你自己的家人。”

宫雪仇的脸更加的紧绷,眼眸中的暗沉没有人能看得懂。他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就带着迪欣悦和林静雅走向自己的二楼的餐桌。

迪曦芙继续和孙道成享用着他们的晚餐。

不过正在他们快吃完的时候,一个适应生走了过来,“对不起先生,您的车好像被别的客人的车撞到了。现在创您车的人正在等这和您解决问题。”

孙道成把手里的餐巾气愤的往桌子上一扔,谁都知道他玩女人,也谁都知道他爱车。竟然有人敢撞坏他的车,他的火顿时就冒起来了。他立刻跟侍应生去看自己的车。

迪曦芙看着他走远了嘴角一勾,从皮包里拿出一颗药放进了他的酒杯中。她本想等他上卫生间的时候放进去,可是他一直没有去,好在她有二手准备,她知道孙道成爱车如命,如果车出了状况他一定回去的。果然给了她这个放药的机会。

当然没有一会儿孙道成就回来了,迪曦芙轻勾了一下唇,“你的车怎么样了?”

孙道成轻笑着,“没事,只是有些小的挂伤,他们陪了钱,认错的态度也不错。所以就这么算了。”

迪曦芙看着他把剩下的酒喝掉,“那就好。”

孙道成的手终于压不住寂寞覆盖上迪曦芙的小手,“宝贝,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我们的事了?”

迪曦芙莞尔一笑,“好啊。”

她抽回自己的手,打开皮包拿出一份合同,“这是委托投资合同,你把字签了吧。”

孙道成一笑,“我在这定了间套房,我们到那里去谈。”

给读者的话:

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