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84、必须面对的残忍

184、必须面对的残忍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

虽然迪曦芙知道,雷鸣的着急不会比她少,可她就是忍不住的要催他。

雷鸣指挥着飞机,一路往伊朗开。虽然他们离伊朗不算远,可以要开到他们要去的在伊朗接应他们的地方,还有要有一段时间。

他的脸阴的像腊月里的霜,他刚才看过宫雪仇的伤,那是有生命危险的。他现在拼命往那里赶。

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宫雪仇怎么会暴露自己隐藏了这么多年的身份,怎么会明知道杰克逊要杀他还冒死去救她。

他气吼出声,“迪曦芙,你最好求神拜佛的保佑仇哥没事不然我保证会让你陪葬!”

迪曦芙听到他的话,没有任何的害怕和反感,反而心中陡然一阵轻松,要是他死了,会有人把自己送到他的身边。

她的唇微勾出一个弧度,宫雪仇要是我们都死了,是不是那些仇恨就能了结了?

她的脸贴在他的脸上,感受着他冰冷的温度,宫雪仇,知道吗,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了,还要活下去。

当年她用死亡了断了一切,可是没想到,她还能活过来。那比死亡更让她难以接受的现实,她不得不去面对,不得不去接受。可是,她真的承受不了,她甚至不止一次的自杀过,可老天就是不肯收她,她一次一次的活过来。后来她想,应该是她还有没做完的事,所以她才死不了。

于是,迪曦芙作为迪欣然生命的延续从此活了下来,她对自己说,迪曦芙你是来复仇的,去为迪家复仇,去为那两条人命复仇。

让迪曦芙庆幸的是宫雪仇对她毫无保留的爱,可是,他越是爱迪曦芙,对迪欣然的心就越是伤害。

当有一天,她知道,宫雪仇从他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是迪欣然时,她才知道自己现在的纠结有多傻。

而宫雪仇那个时候才明白自己现在的对她的隐瞒有多蠢。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又将彼此错过。

更是直到多年以后,两个人才明白,爱情,真正的真谛,爱情永远是两个人的事,你不可以执拗的一个人去爱,这种爱看似伟大实则自私。

我们都知道爱情,都渴望爱情,希望爱,更希望被爱,但是又有几个人懂爱,会爱。

一如这两个痴缠的人。

飞机终于在迪曦芙的焦虑中慢慢停落了在一座隐藏得很好的别墅前。

奉命等在这里的大夫护士,第一时间就是将宫雪仇抬进了临时准备的一间手术室里。

迪曦芙一直站在门外静静的等着,她知道现在她能做的就只要等了。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如人鱼雕像一般屹立。

雷鸣看着这个女人,他似乎知道为什么宫雪仇会一直认定她就是迪欣然了,这个女人那双噙着泪了的眼,像极了迪欣然。可他终究是不能把那个水晶般纯净的女孩,和这个妖孽般的女人划上等号。

不过他也看出这个女人是真的担心宫雪仇的,他轻叹了一声,实在不知道,老天为什么每次都让宫雪仇爱得这般的苦。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可对于迪曦芙来说,这个等待似乎比几个世纪更让人难挨。她的眼紧盯着那扇门,好似要把门看穿一般。

雷鸣急得不停的走来走去。

终于,门打开了,雷鸣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大夫,“怎么样?”

迪曦芙的心瞬时忘了跳动,她的眸子紧紧凝着大夫。

大夫摘下口罩,“子弹取出来了,伤了心脏,而且他失血过多已经造成昏迷,人现在是还活着,但是能不能醒,能不能活过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如果明天他能醒过来就没事了,如果没有……”

后面的话他没说,不过大家也都明白他的意思。

迪曦芙的心才跳动了一下,他还活着。

她看着宫雪仇被推出来便扑了过去,他惨白的脸色还是没有血色,即使现在已经输着血,也依旧惨白。

她的手紧握着他的手,温暖着他的没有冰冷的掌心。以前他的手掌宽大温热,而她的手则小巧微凉,以前他总爱把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捂着。每次他的手掌包裹住她的小手,她都会有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现在他的手竟比她的温度还要低。

护士把宫雪仇送到给他安排好的卧房便退了出去。

迪曦芙一直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就这样看着他,一瞬不瞬。

天色渐渐黑了,雷鸣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女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让她去休息一下,不休息也至少要吃饭喝水,大家从杰克逊那里回来,他没有见过她喝过一口水。

开始他是成心不管她,可是现在这样的她让他想起当年在崖顶上的宫雪仇。这个时候他愿意去相信她就是迪欣然,如果她就是迪欣然,等宫雪仇好了,是不是一切也就圆满了。

可是这个女人却不愿意放开握住宫雪仇的手,只是接过雷鸣递给她的水喝了。

当雷鸣在沙发上张开眼睛时,天色已经放亮,不远处的女人,依旧握着宫雪仇的手,雷鸣敢肯定她是一夜没有合眼。

不管雷鸣怎么和她去说让她去休息,去吃饭,这个女人都只有一句,“等他醒了我就去。”

她知道他很在意她吃饭,每次她吃得少,他都会不高兴。

宫雪仇,你醒了我就去吃饭,所以你要快点醒。

从日出,到日暮,宫雪仇没有出现任何转醒的迹象。

雷鸣找了几次大夫,可大夫也没有办法,现在已经不是他能管的了。

迪曦芙看着天外渐黑的天色,握着他的手更紧了,要是他再不醒……

她的头底下,低声只用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宫雪仇,你欠我的还没有还清,我不许你死!你听到没有!即使一命偿一命,你还欠我一命,所以,你不可以死!我不许你死!”

也许是男人真的听到她低声的嘶吼,也许是她攥疼了他的手,他的手指在她的手中微微动了动。

迪曦芙查觉到这个微弱的动作,她的心不由得一紧,她张开手,看着他的手指,“宫雪仇!宫雪仇!”她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宫雪仇迷蒙中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这般的焦急,他怎么舍得让她急。他的手不由得勾起想握住她的手。

“雷鸣,快去叫大夫,他的手动了!”迪曦芙高兴的叫着雷鸣。

她确定他的手动了,他的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大。

雷鸣急忙去喊大夫。

大夫也没想到宫雪仇会在最后的时间内醒来。

大夫赶了过来,检查着宫雪仇的身体,他伸出手指让宫雪仇回答手指数,已确定他的思维是否正常。

当宫雪仇回答出这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时,站在门口的女人转身离去,没有人知道她已泪流满面。

人就是这般奇怪的动物,只有在直面生死的时候,才会放下那些现实中的顾忌和坚持,看到自己心中最真实的在意和情感。可一旦危机过后,那些在意又会隐藏在心底,因为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你不得不去面对那些残忍,比如迪氏的覆灭,比如爸爸的死,比如那个在大海中随迪欣然的心一起死去的那个她深爱着的……。

那些是她不能放下必须面对的残忍,她又怎么可能抛下这一切去爱这个造成这一切残忍的始作俑者。

宫雪仇努力的在屋子在寻找这那个刚才还叫他名字的声音,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他的手慢慢攥紧,手心里还有女人留下的温度,他舍不得让那抹温度消散。

雷鸣看着宫雪仇醒来也就放宽了心,他也就可以安心的处理杰克逊的追击。虽然还是夸了国界,可是这里离迪拜还是太近,他们不得不防。

宫雪仇的体质很好,即便受到这样的重伤,但在大夫的治疗下恢复的很快。不过他却再也没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女人。

他知道她就在这幢别墅里,也知道这个女人为他守了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他更知道,她的心里还是爱他的。

他很兴庆,即便他害她毁家灭门,她还是爱他的。至少他的爱不再是一个人了。

但是他也感觉到,她还没有再次接受他。

迪曦芙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找的《简.爱》这本书,她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读书。现在即使空翻着书页,她就能背出上面的句子。她一直坚强的活着像简.爱,可那些残忍也如影随形的跟随着折磨着她。

她没有再去看那个男人,即使是没心的迪曦芙也不可能对这个以命相抵的男人无动于衷。

当年他为了救迪欣然差点被车撞死,迪欣然就这样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

现在他又用他的命就了迪曦芙,可是迪曦芙却不敢再爱了,迪欣然的仇是迪曦芙存在的唯一理由,她只为了复仇而生。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她的冥想。她起身打开门,瞬时怔怔地站在那里,来的是那个男人,他的伤好了。

她的眼眸略低,不敢看他的眸子,只是看着他心脏的位置,子弹伤了他的心脏。

宫雪仇凝着眼前的女人,她的脸色不好,而且比以前更清瘦了,看得出这些日子她过得不好。

片刻,才传出女人清冷的声音,“有事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