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83、怕他在怀里消失

183、怕他在怀里消失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090  |  更新时间:

迪曦芙知道现在该杰克逊了。她的手紧握住枪对准了杰克逊的太阳穴。手指使劲扣动扳机。一声滑轮滑过的声音,这枪是空的。

下一枪该宫雪仇了,她的手不自觉的就发颤。连走向他的脚步也抬不起来。

宫雪仇握住她的手将她手中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他能够感觉到女人的惶恐。

迪曦芙的手颤抖的连枪都拿不稳,的眼紧紧望着宫雪仇似乎是想从他的眸子里找到办法,他一直是有办法的,她还从来没见过他无法控制局面的时候。

其实她不知道他最无法控制局面的时候就是他覆灭迪家的时候。因为他的失算了某些人他将她失去。

可是这个男人脸上竟然还挂着笑,他的笑柔柔的就像当初看迪欣然的时候一样。他的眸子里更是那化也化不开的深情。他就这样凝着她的眼,一瞬不瞬。

迪曦芙简直要被他气疯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只顾着看她,他不知道抵在他太阳穴的东西是什么吗?!

宫雪仇现在真是七年来从为有过的好心情,她越是担心他,他越是高兴,高兴到他现在都想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好好的吻她一遍。

是不是经历过这次浩劫,她就可以重新接受他了。

他知道她已然是不可能拨动扳机了,他的手指覆盖住她的手指,用力一按,迪曦芙的手狂抖了一下。只听见一声滑轮划过的声音,要不是被宫雪仇握住了手,迪曦芙整个人都要瘫在了地上,好在没有子弹。

她的手握着枪又指向杰克逊,她只得现在还剩下两发了,也就是说,杰克逊的命中率是50%,她的从来没有这般殷勤的祷告过,就这一个瞬间她已祷告了千次让子弹在这次射出。只要杰克逊一死那么所有的麻烦就都解决了。

她的枪口对准了杰克逊的太阳穴,杰克逊从她的眸光中看到了死神的厉色,这个女人竟然想让他死,自从上次被他的女人背叛后,他这15年来从来没有对女人动过心,但是在看到迪曦芙时他改变了心意,他用心去爱,去呵护的女人竟然想让他去死。

当年的背叛,现在的欺骗,他从来没有过的憎恨。他恨她,甚至比当初恨那个背叛他的女人更恨她。

她口口声声的和宫雪仇有仇结果这就是她的仇,就在她刚才望着宫雪仇的时候,杰克逊相信他不会读错她的眼神,她样的深情,是骗不了人的。

他的眸子盯着迪曦芙眸子,不放过她一丝的情绪,他看着她搬动了扳机,当然这一发,让迪曦芙失望了,这里已经没有子弹。

杰克逊轻吹了一声口哨,“宫雪仇,看来这次上帝是站在我这边的。迪曦芙去过去,开枪,你的仇人就死了。”

迪曦芙那不能呼吸的神智在杰克逊叫她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她手中的枪似乎有千金的重让她怎么也抬不起来。

她暮然的朝宫雪仇走去,一步,两步。

她突然转身,枪口对准了杰克逊。只有一发子弹,她就用这发子弹去结束杰克逊的命。

然而还没等她扣动扳机,她就发现杰克逊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手枪,她记得他是把身上的武器都扔了的。

“你怎么会还有枪?”

杰克逊阴冷的扯动了一下嘴唇,“是呀,你没想到我还有一把枪吧。现在就试试我们谁的强快?美人,我们同时开强如何?”

他的枪口对准了迪曦芙,对于这个欺骗了他的女人,他要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

杰克逊轻声数着,“一,二,三。”

一声枪响,迪曦芙蓦然间整个人被人死死的抱紧。

她惊看着眼前的男人,宫雪仇,宫雪仇竟然抱住她,为她当住了杰克逊打来的子弹。

接着又是几声枪声,迪曦芙感觉到宫雪仇的身体在抖动,她嘶吼着,“不要!!”

雷鸣带着人紧跟着冲了上来,整个把迪曦芙和宫雪仇保护在了中间,迪曦芙用身体支撑着宫雪仇,大家一起向直升机处撤退。

迪曦芙的手紧紧的抱住宫雪仇的背,那里一片粘稠,迪曦芙知道那是血,宫雪仇的雪。那血正源源不断的流到了她的手上。他的身体越来越沉,迪曦芙知道他已经要撑不住了。

宫雪仇带来的人都向他们靠拢过来保护着他们撤退,一番浴血厮杀,雷鸣和迪曦芙才把宫雪仇带上了飞机。

随着一阵阵的轰鸣,迪曦芙的心才算恢复了跳动,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宫雪仇整个人倒在她的怀里。

她将宫雪仇翻过身来,就看见那被血整个染红了的衣服。雷鸣迅速的那来急救箱,马上把宫雪仇的飞、衣服剪开,为他查看伤口。

他的背上有三处抢伤,又一处正靠近后心的位置。子弹很深要想取出来必须做手术,雷鸣只好先给宫雪仇包扎为他止血。

迪曦芙的眼里泛着水泽,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明明开枪了,为什么只有宫雪仇一个人中枪。

她看着手中还握着的手枪,这把手枪她还没来的及丢掉,上面沾满了血。

“怎么会没有打中?”她低声轻喃。

她和杰克逊的距离很近,她不相信自己连这样的距离也打不中他。

宫雪仇趴着费力的伸出手,将他的手覆盖住迪曦芙的冰冷的小手,声音已然无力,“别看了,这抢里没有子弹。”

迪曦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疑惑的着看着宫雪仇,可她明明看着杰克逊放进去一颗子弹的。

宫雪仇看着满脸诧异的小女人,嘴角勾了勾,眸子闪着柔柔的光,“杰克逊,有一个爱好是赌博,所以偷梁换柱是他看家的本事。”

迪曦芙怔怔的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你早就知道枪里没有子弹?”

宫雪仇唇角一直勾着,“他应该不会傻到那自己的命去赌。他最后的那把手枪才是他要赌的。他只是想让我把武器扔了,趁我不防备杀了我。”

迪曦芙这才知道,傻的不杰克逊,也不是宫雪仇,是她,她竟然一直在为这个男人担惊受怕,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过他不傻吗,明知道她手里的枪没子弹,明知道杰克逊开枪打的是她,却还要冒死帮她挡子弹。

“你知道还来当我的子弹,你就不怕……”最后一个字她,说不出口,即使是现在他们在几千米的高空上,她还是心有余悸的不愿意说出来。

“我怕……真的很怕,很怕你有事。”他的气息已经变弱,艰难的说出最后几个字,握着她的手也没了力气,从她的手上跌落。

比起他自己的死,他更怕她死,如果当年可以重来他想他宁愿为她放弃报仇。如果当年的事不能重来,他宁愿他可以替她去跳海。如果当年的事既不能选择也不能代替,那么他只能做出今天的决定,如果今天的决定可以选择,他依旧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即便他此次逃不掉死亡的命运,依旧会直面死神。

只为了她安然,正如他七年前生日时许下的他一生唯一的一个愿望,只要她安然。

迪曦芙就在他的手跌落的瞬时,紧紧将他的手握住,“宫雪仇!”

她的嗓音已然沙哑,眼中噙满了闪闪的水光,可她就是倔强的不让那泪珠滴落。

他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她不停的对自己说,他不会有事的,所以她不可以哭。

她知道失血过多人会冷,她把所有能御寒的东西都裹在了宫雪仇的身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体温还是慢慢的在下降。

迪曦芙把他紧紧抱进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那个曾经让她贪婪的温暖怀抱,现在已然不再温暖。

她的指腹轻触着他的脸,他的唇,她的眸光看着玄窗外的天空,那如碧玺般湛蓝的天空,好似当年迪欣然跳下去的海。

即便当年被他逼得跳了海,可现在面对着他的死亡,她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宫雪仇当年迪欣然跳海的时候,你可为她流泪过?

她不知道,当年的事,没有人跟她说起过,她也不敢去问,去面对。

宫雪仇要是你知道迪曦芙只是迪欣然生命的一个延续,你还会来吗?还会为她以命相抵吗?

她不知道。

当年,宫雪仇为了救迪欣然差点送了命,迪欣然就从此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现在他为迪曦芙命悬一线,可迪曦芙却不敢去爱,她只是迪欣然的一个延续,她不知宫雪仇要是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是他曾经逼死的女人,他会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当你越是在意一样东西就会越怕失去,有的时候因为怕失去甚至连拥有的勇气都没有。

男人的体温越来越冷,他的唇变得苍白。

迪曦芙的心越揪越紧,她紧紧抱着他,从来没有过的紧抱,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在她怀里似的。

“雷鸣还有多少时间能找到大夫?!”迪曦芙终于喊出声。

给读者的话:

求月票!!求各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