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82、赌命的游戏

182、赌命的游戏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84  |  更新时间:

宫雪仇看着迪曦芙被杰克逊强抱着,他的怒火怎么也压抑不住,“放开她,我说过,你要怎么样冲我来,放开她!!”

杰克逊看着一脸怒意的宫雪仇,笑得更大声了,“别急呀,我们的帐,我们要一比一比的慢慢算。先算哪一笔呢?就先说说,我们的义父大人是怎么死的吧。墨,义父是不是你和伊娃害死的?!”

杰克逊说到最后,他的脸瞬时变得狰狞。对于自己义父的死他始终有怀疑,但是他却不能回美国,更没有办法调查这件事,现在他有了这个机会他一定要问清楚。

宫雪仇的唇始终抿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和杰克逊说,其实当年的事,他一直很后悔,虽然义父不是他杀的,而且他也一直在怀疑义父的死因,可是当伊娃找到他时,义父已经死了,而且他当时连问的时间都没有,伊娃就拉他去对付杰克逊。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但是他也不过才20岁,如果况且他那个时候还是相信伊娃的,而且伊娃有答应他,将义父公司给借给他,让他运做自己的公司。

宫雪仇要找迪楚平报仇就要有自己的公司和资金,他自己的公司成立了两年,虽然发展的很好,但是要和迪楚平比是在是杯水车薪。

于是他便答应了伊娃的要求,带着自己的人和伊娃的人追杀杰克逊。

当然后来也确实和他的预期一样,伊娃挪用了公司里的资金,让他的公司迅速膨胀,不过他也发现了当年义父死的种种疑点,他几次找伊娃问这件事,伊娃都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回答也是一种回答。

于是他在两年后,便还上了公司的钱,从此不在参与公司中的任何事物,甚至连自己在公司中所有的权力也都交给了伊娃。

后来他的公司在五年内成了跨国的公司。而后他也成功的找迪楚平成功的报了仇。

现在如果不是要救迪曦芙,他也不会来见杰克逊,他此生有两个最不想见的人一个就是杰克逊。

“我不知道。义父死的时候我不在,是伊娃通知的我。对于义父的死因我不知道。”

他知道杰克逊一定不会相信他的说词可是这确实是他知道是所有。

果然,杰克逊冷笑了一声,口气突然变得森冷,“宫雪仇,你骗谁!你不知道,你会帮伊娃?”

宫雪仇的眸色一暗,如果不是急着报仇,他贪恋了那些钱,他也不会帮伊娃做这些事。当初沈佳华能从迪楚平那里给他弄来的钱太少,他太急着扩大自己的公司,太急着复仇了,那时候,他为了报仇做了很多在现在看来让他后悔的事。

“不管你信不信,我知道的就是这些,对于义父的死我也有怀疑,但是我没有证据。”

“你当然不会有证据,那里会有人指证自己的罪行,不过不管怎么样都一样,我们该了解我们的事了。”

“放了她,我和你的事,我们自己了解。”

杰克逊低笑着,看看自己身边的女人,“放了她吗?好,我可以放了她,但是要你的一只手来换。宫雪仇,你自己砍掉自己的左手,我就放了她。”

迪曦芙的身体猛然一颤,她怎么也没想到杰克逊会变态到提出这种要求。她的眸子紧紧的望着宫雪仇,整个人都无法呼吸。

雷鸣脸色也是一变,他看着宫雪仇掏出匕首,急忙拦着,“仇哥不行!”

宫雪仇淡淡一笑,“我没有手又死不了,你怕什么。杰克逊,你说的话可算话?”

“当然,我说到一定做到!”

宫雪仇抬起匕首,瞬时就往自己的手腕上挥去。

“不要!”一声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声。

杰克逊的眸子深深绞着迪曦芙“怎么心疼了?你不是和他有仇吗?”

迪曦芙瞬时一僵,不过下一秒她便神色如常。“的确我是和他有仇,但是我会用光明正大的方式去报仇。”

杰克逊眉头一蹙,“你是我的方法不光明正大吗?”

“至少我不会用卑鄙的威胁的方法。”

杰克逊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很好,那我就如你的想法。宫雪仇我们就来一场公平的较量。”

宫雪仇放下手里的匕首,“可以。”

“义父教给我们的本事,应该还没忘吧。都拿出来,我们凭自己的真本事比试。”

杰克逊说着将自己的身上的手枪匕首都扔掉,宫雪仇也照做了。

两个人进行了一场近身的搏斗。

迪欣然的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们。虽然宫雪仇的武功不错,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商场上拼搏,身手当然会比天天摸爬滚打的杰克逊是逊一筹。两个人打了一会儿,迪曦芙便觉得宫雪仇站了下风。

杰克逊一嵇勾拳正打在宫雪仇的嘴角上,他的嘴角顿时流出了血。

杰克逊一收手,轻笑着,“义父当初可是夸你的悟性最高,怎么了,宫雪仇,最神秘从来不显身的墨,今天你可是失了当年的威风了。”

宫雪仇擦了一下嘴角的嘴角,“杰克逊,义父告诉过我们不战斗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道输赢!”

“是的,义父的确这样说过。不过你的辛辛苦苦来救的女人根本就不想和你走,你不觉得你很愚蠢吗?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将自己隐藏了那么多年的身份暴露。”

“不,她是我一定要带走的人。杰克逊不管今天结果如何,请放她走。我们的事和她半点关系都没有!”

“宫雪仇,我可以答应你放她走,但是她走不走我管不了了。不过,她的滋味很不错,我还真是舍不得她离开。没有她,我怕我晚上会睡不着觉。她天天和我在一起,一天24小时我们都在一起。宫雪仇你女人的我享用过了。”

迪曦芙听到出杰克逊是要故意激怒宫雪仇才说的这些话。她的眼眸紧紧望向宫雪仇。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但是她眼眸中的意思她相信宫雪仇看得懂。她和杰克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宫雪仇看到了女人灼灼的目光,他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他的女人他知道,即使是绯闻漫天飞的时候,他也是知道,她是不会做出出格的事。他是为了那些事和她吵过,闹过,但那不是不相信只是他希望听她亲口对他说。

现在他更不会误会她,这次的事,他明显的感觉到她对他的心意。即便他把她伤的那么重,她还是为了保全他的公司,而冒险逃跑,她还是不顾危险的要只身留下而人他离开,她还是在紧张他的安危。

宫雪仇的心从来有现在这样踏实过。越是在生死的关头,越能看清楚一个人内心埋藏的东西。

宫雪仇嘴角弯着,他笑得那样的自信,“是吗?可是我的女人向来只是属于我的。”

杰克逊的眸色瞬时闪出凶狠的厉色,他本来想刺激宫雪仇让他方寸大乱,好一举将他击溃,没有想到结果他丝毫不受影响。

他的拳瞬时就向宫雪仇挥去。

也许是有了爱人的支持,宫雪仇现在觉得身上满满的都是力量。他迅速从刚才的下风,占领了主动。

杰克逊没有想到宫雪仇会反攻回来,而他又怎么甘心这样败退。

他虚晃一招,站住,示意宫雪仇停下。“宫雪仇,我们这样太慢了,来个快的吧。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玩?”

“什么?”

“赌我们的命!”杰克逊说着从手中拿出一把手枪,从里面将子弹倒出来,只放了一颗子弹在里面。

他将手枪装好后面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这一枪并没有子弹。他把手枪扔个宫雪仇。

宫雪仇接过手枪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结果也没有子弹。他又把抢扔个杰克逊。

两个人就这样一枪一枪的将自己的命赌在那颗小小的子弹上。

迪曦芙的心整个揪了起来,她的心似已然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谁都知道,越到后面中枪的机率越大。

她的脑子一片的混乱她想帮宫雪仇,可是却一点有用的方法也想不出来。这个脑子慌乱的无法思考,即便她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生死,即便她可以沉着的应对自己的任何危险,可以当她亲眼看见他在为她赴死,她再也没了理智。

杰克逊的眼眸绞着迪曦芙的脸,她的表情将她全部的出卖。

杰克逊的眼中瞬时腾出恨意。当年就是有个女人将他欺骗,背叛了他。而现在这个口口声声说和宫雪仇有仇的女人,却又将他欺骗。这那里是有仇,杰克逊完全相信这个女人从一开是就是在骗他的。她的第一次逃跑就是为了保全宫雪仇。

当手枪在轮到他的手上时。他将手枪教到了迪曦芙的手中。

“现在由你向我们开枪,和刚才一样一人一发。”

迪曦芙的手抖的差点把枪掉了。

杰克逊紧握住她拿着枪的手,“别害怕呀,宝贝。如果你这颗子弹正好打中的是你想杀的人呢?想一想,‘嗙’的一声你想杀的人就死了,还有比这更高兴的事吗?”

迪曦芙的手终于将枪拿稳,杰克逊说的没错,如果打的是她想杀的人呢。毕竟是一个机会,她不能浪费。

给读者的话:

求各种!!有什么算什么统统砸过来!!花语接着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