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78、挑战他的女人

178、挑战他的女人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

在大夫的治疗下,迪曦芙的伤恢复的很快,紧三天的时间她就可以下地了。

她白皙的小脚踩着那长绒的地毯,顿时就就陷进地毯中,她很喜欢这种软绵绵的感觉,就光着脚在地毯上走。

杰克逊走进房间就看见这个站在地毯上一身睡衣的小女人。

他的眸子瞬时一敛,没有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迪曦芙转头便撞进他的眸子中。

杰克逊嘴角勾着走过来,“看来恢复的不错,能走路了。”

迪曦芙点了下头,礼貌的勾下唇,杰克逊把她照顾的不错,而且一直都恪守着本分,没有越雷池一步。迪曦芙觉得至少对着他时,礼貌上不应该一直绷直脸。

她弯了弯唇,六颗牙齿的标准微笑,“我想出去走走。”

她已经闷在这里三天了,实在想出去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

杰克逊轻点头,“衣服换上,我带你出去。”

女仆给迪曦芙换上了阿拉伯传统的服饰,阿拉伯的长袍。

长袍依托到地,把她身上的纱布全都掩住了。

杰克逊带着她漫步在他城堡的林荫路上。

一阵阵海风吹过,舞动着她白色的长袍,轻扬着她墨玉般的头发。

迪曦芙的身材不高,其实没有阿拉伯本土女人高挑的身体穿长袍的效果好,但是她的骨骼清瘦,虽然不高,但长袍将她的身材衬托得更加轻盈。

杰克逊仿佛是王一般,所到之处所有的人都会想他行礼。

佣人行礼也就是了,但是有一些衣着华丽的女人也是规矩的跪下行礼。

迪曦芙看着那些女人揣测着她们的身份,按道理以她们的衣着,她们不是这里的佣人,但是如果是他的女人,那么怎么也要向他行礼。

而且杰克逊似乎连半点的眸光都不曾施舍给她们。他的样子好似把她们当做空气一般。

可迪曦芙却从来没有向他行礼过,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

两个人走进了一个超大的花园,这里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都有,当然迪曦芙也在这里看见了世界各地的女人。

她们三五成群的散落在这里或喝咖啡或者聊天。她们一看见杰克逊便纷纷跑过来跪了一地。

有些阿拉伯本土的女人竟然拉起他长袍的衣角吻着他的衣服。

迪曦芙侧头看着身旁的杰克逊,他如王一般享受着这一切。

杰克逊坐在花园中间巨大喷泉假山旁的藤椅上,一群女人就围了过去。莺莺燕燕的环了他一周。

迪曦芙倒是趁机从他的身边妥开,她可不想陷进这些女人之中。她的眼眸不停的在四周张望,难得出来一次,她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和路简直是浪费机会。她轻移着莲步,看似在欣赏花花树树。

一个晃神,就觉得有人跟着她。她回头一看,竟然是几个女人。

为首的一个是典型的中东美人,的确很美,像是个真人版的芭比娃娃,看来她的地位不低,其他的女人都簇拥着她。

迪曦芙淡淡地看着她们,揣测着他们来找她的目的。就她们眼中那犀利的眸光,迪曦芙肯定不是喝茶聊天的。

她们都是杰克逊的女人,杰克逊多的是女人,他从来不把女人当回事。他就像是这里的王,而这些女人就像是他养在这里的玩物。

从来不会准许踏出这座岛一步,她们在这里享受世界最奢华的衣食,每天能做的事就是等着这里的王的垂青,杰克逊成了她们所有女人的事业和冥想。

他给这里定下了一个规定,他的女人的数量固定在30个,一旦有新的女人进来那么就要有人被淘汰掉。

淘汰掉的女人如果有他的手下来要便会赏给他的手下,如果没有就会直接送进这座岛最偏僻也最热闹的地方,在那里成为这里等着岛上的男人去认领。

没有女人愿意走到这一步,她们宁愿讨这个像恶魔般的男人欢心也不愿意沦落到那种地方像货物一样被这里所有的男人挑选,而能保住她们在这里位置的方法就是在这里争奇斗艳让杰克逊喜欢或者通过挣斗的方式。

挣斗是残酷的,通常是以死亡为代价,这里只要30个女人,只能保持这个数量。

杰克逊从来不理会这些女人的生死,在这里她们的生死,她们的争斗,都和他没有关系,他不但不会阻止反而会想看戏一般看着这些女人的争斗。

目前这些女人中最得杰克逊喜爱的就是这个领头的女人,她叫琳达。她三年前被杰克逊的手下送到这里,成为他的女人。三年中她一直屹立在他的后宫中,成为这里地位最高的女人。

琳达鄙夷的看了一眼迪曦芙,从嘴角逸出一句话。

她说的阿拉伯语,迪曦芙根本就听不懂。不过好在这里世界各地的女人都有,看快就有人把琳达的话翻译给迪曦芙。

迪曦芙才明白,原来是琳达让她回去。

虽然很不情愿但迪曦芙还是跟着这群女人回到了那个巨大的喷泉边上。

琳达在看见杰克逊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瞬时就变得笑若簪花。

迪曦芙只得暗自钦佩她高超的演技。

琳达向是复命一般略鞠躬向杰克逊说了句什么,迪曦芙只看见杰克逊点了下头。

杰克逊抬了下手,琳达便坐在她的位置上,这个位置三年来始终只有她有资格坐。

她轻柔的坐在杰克逊的身边,小鸟依人般的依偎着他,不过她的眸中满满的都是傲慢,毫不吝惜的将她傲慢的眸光撒向了她周围的这些女人身上。

这里的藤椅不多,迪曦芙略看了一眼也就是17把的样子,中间的一把与其说是藤椅到不如说是榻,现在正被杰克逊和琳达坐着,其他的椅子在两边排开,一边是八把。

这些椅子都被这里有地位的女人坐着,剩下的女人都只能站着。

迪曦芙暗自好笑,那不成这个杰克逊真把自己当成了王。

她又看着迪曦芙说了句什么,旁边的女人立刻走到迪曦芙的面前,将这里的规矩讲给迪曦芙听。

其实很简单,要想留在这里,只能找一个女人来挑战,只有这个女人死或者这个女人甘愿去被送到那个地方,那么迪曦芙就可以顶替她的位置,继续留在这里,否则去那个地方等着杰克逊手下挑选的人就是她。

当迪曦芙听明白正段话后,她的脸上没有泛起一丝波澜,平静的好似在听一件别人的事。

琳达看着她的平静表情,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会有女人听到这件事后,会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又问那个翻译的女人,让她去问迪曦芙到底懂没懂。

翻译的女人其实也很好奇,她见过立刻傻掉,疯掉的,见过哭过闹过的,可就是没见过迪曦芙这种的。

迪曦芙听着她的问话,点了下头,告诉她,已经听明白了。

她没有惊慌失措,不是她提前早已洞悉,而是因为经历过生死洗礼她,对于生死之事她有着常人没有的冷静。更何况她现在需要的就是冷静来,她需要冷静处理这次的危机。

她的身体她很清楚,根本就不可能有力气和别的女人进行什么生死的对决。

她甚至都没有看杰克逊一眼没有像他投去一个求助的目光。她知道既然是杰克逊带她过来的那么他一定就知道在这里要发生的事,既然这些事他已经预见到了,还要带她过来,看来这也是他想看见的。要么他就是想看见这场输死的斗争。要么,他就是想让她求他。

迪曦芙不想求,求他自然要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一定是他一直想得到的。可是却是她不想给的。

少顷,她缓缓抬眸,她锐利的眸光,直直看向坐在杰克逊身边的女人。她的唇勾出了迷人的弧度,素手轻轻抬起,指尖直指琳达。

她的声音不大,如空谷的黄莺般动人,“我要挑战她。”

她说得轻巧,可却惊愕了在场的所有女人。这个刚来的女人竟然要挑战这里位置最高的女人。

琳达也没想到,这个娇小的东方女人竟然会将矛头指向她。这里可没有人敢这么公然的向她挑衅,虽然杰克逊没有娶过任何一个女人,但她在这里俨然就是他的正妻的样子。

他甚至会让她替他打理他的日常的起居生活。这是其他所有的女人都没有的殊荣。

她手中的咖啡蓦然向迪曦芙泼去,虽然迪曦芙已经努力的躲,但是还是溅了她一身的咖啡,棕黑色的咖啡如水墨画般在她白色的长袍上倾泻而下。

她高声的喊了一句。

迪曦芙听到了翻译的解释,琳达说的意思,是这是她送给她的一个礼物,一个忠告。

迪曦芙轻笑了一声,顺手拿起桌子上的咖啡壶,整壶咖啡向琳达泼去。

她的唇轻启,缓缓说道,“对于自己不喜欢的礼物不知道你会怎么处理。但是我一定会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