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74、惹祸的女人

174、惹祸的女人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97  |  更新时间:

迪曦芙穿的是一件连体的泳衣,在这里就显得太保守了。不过这似乎掩不住她的身材。

她悠闲的躺在沙滩椅上,享受着风景如画。

牟然一个黑影压下,“我的美人,你昨天可让我好找!”

迪曦芙抬眸就看见了南弗。

她的秀眉一压,没想到在这里又碰见了他。

南弗倒是也看不出喜怒,只是坐她身边,“美人,昨天你去哪了?我可等了你一夜!”

迪曦芙的神经一紧,他不是当地的人,她以为他只是一个游客,想来他也带不了几天,而且迪曦芙自己也只待三天。她以为他们之间再不会有交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找到她。

下一瞬,她便让自己淡定下来,她轻柔的笑了笑。“我好感动,你竟然等了我一夜。你可真是痴情。”

南弗嘴一弯,女人的魅让他瞬时没了火气。“那你该如何补偿我?”

迪曦芙嘴角依旧勾着,“可惜了,我今天身上不太方便。”

她找了理由退了他,她想这个理由可是那个男人都无法抵抗的。

只是她错误的估计了南弗。南弗不是什么游客。

他是这里排行第二的集团公司老板杰克逊的左膀右臂。在迪拜杰克逊可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对于这个南弗这里的人向来也是不敢惹。

迪曦芙这点小伎俩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女人,这个人间极品的尤物,他怎么能放过。

他邪笑了一声,“是吗,可是我不信。”

迪曦芙秀眉一沉,“那你想怎么样?”她都说了,他不信,那有什么办法。

南弗继续说到,“你们华人不是有句话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我要亲眼看。”

迪曦芙骤然坐起,脸上气得泛了白,他竟然要看。

还没等她说话,南弗的手已经伸了过去。

迪曦芙眼底扫过一抹厉色,挥起手,朝他的脸打去。

南弗是个练家子,他反手将迪曦芙挥来的手擒住,把她的手攥得死死的,他在她的面前厉声呵道,“女人,别给脸不要脸,我南弗看上你是你的造化。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你!”

迪曦芙使劲的往回抽自己的手,可根本抽不动。“你放手!不然我喊人了!”

南弗轻笑出声,“那你就喊,我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管我的事!”他的话音未落,一个人影便压了过来。

迪曦芙抬眸一看,竟然是雷鸣他们。

雷鸣按照宫雪仇的吩咐一直暗中跟着迪曦芙,看见这份场景自然要过来治止。

“放手!”雷鸣吼了一声。

南弗看了看雷鸣,他真的很意外,这个女人竟然还真带着保镖了。

迪曦芙也是一愣,她也没想到雷鸣会在。不过这样她到是安心了。

少顷,南弗冷哼了一声,带保镖就带保镖,这女人在厉害还能压得过杰克逊去,他的手非但没松反倒抓得更紧,“这女人我要定了,不过你们最好想清楚了,你们是要保这女人还是要保自己的命?!”

他吹了声口哨,离开有几个人围了过来。

虽然雷鸣不怎么喜欢这个到处惹祸的女人,但是毕竟是宫雪仇交代,他不敢让迪曦芙受到伤害,而且这种恶霸他也最痛恨。

他伸拳就往南弗的脸上挥去。南弗不得已松了握着迪曦芙的手和雷鸣打在一处。其他的人也都同时加入了这场战斗。

迪曦芙紧张的看着雷鸣他们,她现在才意识到南弗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一场架打下了,大大的超出了南弗的预期,这些人一个个全都是伸手数一数二的人物,虽然他的功夫也不错,但他手下的人就逊多了,他看着这群训练有素的人,也意识到了这些人不好惹。

他迅速下了命令住手,带着自己的人离开。雷鸣看着他们走远,便护送迪曦芙回宾馆。

南弗回到自己的住处,越想越生气,他还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不过这个女人的身份到让他有了好奇心,他不住的想,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身边为什么会带这些人。

而且他也发现一个问题,他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可是他又想不出在哪里见过她。

郁闷的他,打开了电脑,便看见了特大的新闻,宫雪仇和迪曦芙私奔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尽管沈佳华一再封锁消息,但这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南弗点着这些新闻,瞬时就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迪曦芙。

他突然大笑出声,“迪曦芙,我看你还往哪里跑!”他迅速起身去见他的老板杰克逊。

杰克逊是一个白种人,身材魁梧高大,他一直称霸在迪拜。他的公司在这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他住在一座被树木掩映中的古堡中。

“大哥!这口气你一定要帮我出!”

杰克逊看着还没进门就嚷嚷的南弗,“什么事也至于你这么喊?”

他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手中的硬币像是活得一般在他的手指间跳动。

南弗一脸上全都是怒意,“大哥,宫雪仇和迪曦芙你知道吗?”

杰克逊点了下头,他知道世界上任何一个富翁,对于宫雪仇他自然不陌生。

对于迪曦芙他到没什么概念,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他身边有的是女人,开始还弄了一群在身边玩,可后来,他就没了兴致,虽有的女人都一样。“宫雪仇怎么了?”

南弗冷笑了一声,“我昨天被一个女人给玩了,今天还被她的手下打了。大哥我可是你的人,这打我可是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里!”

他打开手机给杰克逊看,“大哥,你看这个新闻,宫雪仇为了一个叫迪曦芙的女人在婚礼的现场抛弃了他的未婚妻,和迪曦芙私奔了。现在南宫家的主母,宫雪仇的妈妈正在满世界的找他。那个玩我的女人就是这个迪曦芙!大哥,我要你帮我把她绑来,替我出这口气!”

杰克逊冷哼了一声,“这个容易,不过像不到这个当年的金融奇才,宫雪仇会是个没用的男人,竟然为了个女人,放弃自己的一切。我到倒是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个头脑冷静的金融家做出这么不冷静的事。”

“大哥,他不冷静最好,敢玩我南弗,敢打我,就让他们付出代价!”

杰克逊一顿,“怎么你知道他们在哪?”

“知道,他们就在帆船饭店。就是不知道宫雪仇肯为了这个女人花多少钱?”

杰克逊会心一笑,“放心吧,南弗会为你出这口气的,而且我也想知道,他会为这个女人做到什么程度。”

他手指将手中的硬币一弹,这枚硬币便镶嵌在了他对面的墙上。杰克逊和南弗阴冷笑着。

迪曦芙回到宾馆,雷鸣变向宫雪仇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对于迪拜他们比较太陌生,不知道会不会惹来麻烦。

宫雪仇眉心一沉,转头问迪曦芙,“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

毕竟如果在这里招惹个什么不该招惹的不是什么好事。她老实的回答,“他说他叫南弗。”

宫雪仇点了下头,“雷鸣,你去打听一下这个南弗的身份。”

雷鸣点头应着,“是,我这就去。”说完便退去房间。

宫雪仇看着一脸宁静的迪曦芙,知道她也在担心这件事情。“不用担心,应该没什么事。不过不要在出宾馆了。后天一早我们离开也就没事了。”

不管那个人是什么身份都不会在帆船宾馆里闹事,毕竟这宾馆可是属于迪拜酋长的。而且他想实在不行他就动用他的力量。

迪曦芙没有说话,她知道他在安慰她。也知道,他已经开始处理这件事。她的确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她的心里就是不舒服,看着他对迪曦芙好她就不舒服。

为什么他的到就不能留一点给迪欣然呢。她落寞的想。

她知道自己是迪曦芙可是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会想到迪欣然。

她自从醒来之后就是迪曦芙了,迪欣然和迪欣然的心都死在了那片海里。

晚上,迪曦芙很早就睡了。

宫雪仇听完雷鸣的回报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是集团公司老板杰克逊的手下。

对于杰克逊他并不陌生,他知道他是迪拜的能力,而且他也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

他脸上的棱角越加的分明。

他现在只希望这件事杰克逊不要插手,他此生不愿意见的两个人一个就是他杰克逊。

如果杰克逊发现了他的另一个身份,那么连他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

他吩咐雷鸣注意整个宾馆的动静,让人暗自将他们的房间保护起来。

宫雪仇进到卧房,看着已经睡熟的女人,蹑手蹑脚的躺在她的身旁,这是他一直以来唯一能靠近她的时间,在她睡熟的时候,他才能靠近她,贴近她的心。

也只有在她无意识的时候,她潜意识里的东西才会肆无忌惮的冒出来,比如她潜意识里还是无法抛下对他身上温度的眷恋。

宫雪仇长臂将她圈进怀里,她不自觉的就往这份温暖上依靠过来。

宫雪仇嘴角苦涩的抽了一下,“老婆,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

他轻轻吻着她的额头,不敢用力,只怕吵醒她。

转天,他们住进了迪曦芙定的最后的一套房间,总统套房。

这里的确是堪称世界最高级的地方,脚下是金贵的长绒的地毯,人脚一踩下去都会陷在地毯的长绒里。墙上挂着的是世界名画的真迹,桌子上摆着的是价值不菲的玉石、象牙,的摆件。卫生间里的水龙头也都是纯金的,甚至连桌椅上也都贴着金叶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