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73、酒吧里的男人

173、酒吧里的男人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

林静雅直到这个时候才哭出了声,她才反映过来她在一次被宫雪仇抛弃在结婚现场。对于一个女人这是莫大的耻辱。

沈佳华也是气得面目狰狞,宫雪仇这样跑走却把整个烂摊子都丢给了她,南宫集团简直是颜面扫地。

她迅速下令手下的保镖,出找宫雪仇,找到后立刻将他抓回来。

迪曦芙的车现在正开在去飞机场的路上,她的计划在别墅的时候就已经想好,当年林静雅加注在迪欣然身上的一切她都有报复回来。

南宫家做出这种在婚礼现场抛弃新娘的事,一定会遭到各界的唾弃,她就是要让南宫家族的名声毁于一旦。

当然她也知道以沈佳华的能力一定会全市的缉捕宫雪仇和她,所以她先会了公寓,拿了自己和宫雪仇的护照,并且定了两张去迪拜的飞机票。

宫雪仇的确如她所愿的和她走了,她的车在路上飞奔,一会儿就开到了飞机场。

到了飞机场,迪曦芙发现男人并没有她预想的惊讶,甚至他什么都没问就拿着行礼和她上了飞机。

直到飞机飞上了3000米的高空,宫雪仇也没有问迪曦芙一个字。

迪曦芙瞟了一眼坐在身边的男人,他的静默,他的沉着,完全是对迪曦芙的一种全部的信任和包容。

迪曦芙的心骤然一冷,当她到婚礼现场的时候是带着必胜的把握去的,她不知为什么就是笃定宫雪仇会和她走,当然宫雪仇也的确和她走了。

这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计划发展的,可是在成功时雀跃没有一瞬,她的心就再没了温度。

他竟然为了迪曦芙放弃了他的婚礼,他的未婚妻,他的一切,甚至连问都不问一句。

而当初他为了他的一切逼死了迪欣然。

迪曦芙的心,生拧成了一个,不管他选择了林静雅,还是迪曦芙,他都不会选择迪欣然。

飞机一路平安的到了迪拜的帆船饭店。这里是世界上最豪华的饭店。

迪曦芙提前在这里预定了一间总统套房,一间中等套房和一间标准套房。

她预计在这里呆三天,她想体验一下三种套房不同配套。毕竟要投资度假村,她想把度假村做得最好。

当年他爸爸带着沈家华和迪欣悦来这里度假,回去后就投资兴建度假村,他想打造自己的帆船饭店,这一直是他的梦想,当然也为了这个梦想毁了迪家。

她让饭店查了当年的记录,才找到她爸爸当年住的房间。一件中等的套房。这也是她今晚打算住的地方。

虽然是中等的套房,但这规格比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房规格还高,是个海景房,打开露台上的门便看见一望无际的海,风景美得没话说,而且就在露台上就有私人游泳池,可以随时游泳。

客房的服务也是24小时的。迪曦芙站在露台上看着无边无际的海,心如海般无边无际的疼着,她想象着当年她父亲和沈家华站在这里的情形。

她只觉得讽刺。当初爸爸站在这里的时候一定是幸福的,但这幸福的代价,却是如此的血淋淋,让人不忍直视。

宫雪仇看着她的背影,他的心没有一刻是好过的,他想和她解释当年的事,既然她已经知道了她是沈家华的儿子,那么当年的事他也没必要再隐瞒,其实当初他不说,一个是怕他们之间没了牵绊,还有一个就是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

他知道她对沈家华是有好感的,这么多年她一直很尊重这个大妈。他本想尽力的隐瞒这一切,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妈妈会去找她。他可以想象出她当时的震惊。他的心揪痛着,只为她的疼而疼。

良久,迪曦芙才从露台回到屋里,她拿着自己的电脑将套房内的一切细节都拍成了照片,而且还将自己对这里配套服务的优点和更深度发展的可能行都写在电脑里。

宫雪仇看着认真忙绿的女人,一时没有想明白她到底要干什么。

不过少顷,他想到,她应该是想等吞并了他的公司重新改建他的宾馆吧。想到这些,他的心略安了,这样至少说明她还没有被沈佳华的事击倒。

迪曦芙忙绿完了就自顾自的走出房间,丝毫没有理会她身边的男人,仿佛他只是空气。

她没有去餐厅,而是直接去了饭店里的酒吧,现在她能咽下的也只有酒了。她坐在吧台上,点了一把金酒慢慢的喝着。

她的美毋庸置疑,即使跨了国界,她的美也没人能够忽视。

她一进来就被一个男人像是瞄猎物一般盯上了。

这个男人起身走到她身旁,“美女,我能坐在这吗?”他指了指迪曦芙身旁的座位。

迪曦芙本想拒绝的,就在她侧头要说时,正看见宫雪仇走进来。

她离开改变了主意。

她秀眉一扬,“可以。”

男人嘴勾得像月亮,“谢谢。”

迪曦芙沉了一下,“你会说华语。”

那男人伸出手,“我叫南弗,那的父亲有一半的华人血统,所以我会说华语,不过不多。”

迪曦芙也礼貌的伸出手,轻点了下头,“我叫tisiphone。”

南弗抬手示意了一下酒保,又点了两杯鸡尾酒请迪曦芙喝。

迪曦芙有意无意的看到宫雪仇那张铁黑又浸满无奈的脸。

迪曦芙记得宫雪仇是从来容不得迪欣然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而对于迪曦芙他竟然可以容忍到这个程度。

他越是对迪曦芙百依百顺,越是包容迪曦芙,越让迪曦芙反感,痛恨。

她觉得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对迪欣然的背叛和伤害。

她并不知道,宫雪仇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她想当然的认为,宫雪仇只是把她当做另一个女人。

而宫雪仇因为估计她的感受也不敢将这件事说破。因为爱,他有太多的顾忌,他宁愿自己承受所有也不敢让迪曦芙在承受一点的伤害,只是他不知道,这反而让她更受伤。

如果说两个人都错了,那么只是他们爱得都太执拗了。

他看着迪曦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笑意盈盈,他的心痛成了一个。手中的酒杯似乎都要被他攥碎了。

他看着那个男人在迪曦芙耳边低语了一句什么,接着迪曦芙嫣然的一笑便和那个男人一起离开酒吧。

宫雪仇的眉蹙成了疙瘩,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无能过,他竟然连上去阻止的勇气都没有。

他尾随着两个人出去,却发现竟然找不到人了。

他赶忙掏出手机,给雷鸣打了电话,让他带着人赶快找。

当他得知他们的飞机是飞往迪拜的,他就立刻通知了雷鸣带着人赶过来。他知道现在明市所有的人都在找他们,他不敢确定,他妈妈会不会找到迪拜来,他身边总要有人才安心。

只是没想到,雷鸣来了不是来帮他挡那些追捕他的人,而是来帮他找老婆的。

宫雪仇在公寓里看着天边泛起了白光,才等来了他的老婆。

迪曦芙跌跌撞撞的走进来,她一身的酒气和烟味,身上的衣服还有被撕裂的口子。

宫雪仇脸色阴沉着,但始终没有爆发出来,他大手扶住迪曦芙,几乎是拎的就把她拎到了卫生间,“洗干净了出来。”他命令道。

迪曦芙咯咯的笑出了声,“宫雪仇,我早就脏了,你不知道吗?是洗不干净的。和你私奔的女人,竟然在第一晚就跑去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不生气吗?”

宫雪仇脸上更沉,他的唇抿成了直线,似隐忍着极大的愤怒。

片刻,才从牙缝中逸出,“快去洗澡!”他将她推进了卫生间,头也不会的径直的走上露台。

晚上的海风清冷,肆意的吹在他的身上。他的眼中泛着水泽。即便是雷鸣已经告诉他,他们发现迪曦芙自己躲在她定的另一间房间里,抽烟喝酒。

但在看见这样的她回来时,他的心仍是痛到不能呼吸。他知道她是成心气他的,她拼命的作践自己,只是为了报复他。

老婆,如果这是你的报复,那么我会承受。

迪曦芙把自己整个埋进了水里。

她和南弗出了酒吧,边以尿遁的理由成功的甩开了他。

他没按好心,迪曦芙不傻当然知道。不过她只是为了气宫雪仇,不会真让自己出事。

从服务台领了房卡,去了她自己定的另一间标准房,在那里拼命灌自己酒,还成心把自己的衣服撕破。看着天色发白才回来,她以为他会发怒,结果他竟然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他爱得如此卑微,爱得如此没落。

迪欣然看看你爱的男人吧,他竟然会爱另一个女人爱成了这个样子。迪欣然,你还要爱他吗?你还要为他心痛吗?迪曦芙对自己说。

迪曦芙一直睡到了中午才醒。宫雪仇看着她醒了,便叫了饭菜,让她吃饭。这几天折腾得连原来刚长出来的肉都瘦回去了。

迪曦芙吃了饭便去了海边,来迪拜不去海边,岂不是暴殄天物。

宫雪仇只得自己是收拾行李把东西都搬到那间标准房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