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69、他没有回来

169、他没有回来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

宫雪仇感觉到女人没有反抗,低头吻着她的秀发,手指抬起她的头,热唇将她的朱唇覆盖。他小心翼翼的像是怕弄疼了她似的。

他的吻轻柔得像四月的春风让人微醺。

两个人呼吸渐粗,迪曦芙的心跳也跟着乱了。

他的唇始终没有放开她的唇。

她是他心爱的女人,他的妻子,今天女人没有反抗他的一切动作,这无疑给了男人极大的鼓励。

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熟悉,迪欣然的手难控的就要抱住宫雪仇。

迪曦芙的神志却在此时瞬间转醒。

迪欣然,你已经死了,你忘了是谁害得你家破人亡的吗!你忘了七年前的今天你犯了多可笑的错误吗?!

迪曦芙的神志迅速占领主控。她猛然推开宫雪仇,起身坐起,戒备的看着他。

宫雪仇,不曾防备就被她突然推开。

黑暗中他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她卷坐的身体,紧抱着自己的手臂,无一不是她内心不安的表现。

宫雪仇的心顿时一沉,原来她还是不能接受他。

他不敢再做什么,只怕又伤了女人。“别怕,我……我不该这样对你的。是我不对。你放心,我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你睡吧,我走了。”

宫雪仇不敢再留着客房,他知道现在他显然是她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弄不好又会让她犯病。

迪曦芙在他走后,迅速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她把自己整个缩进被子里。

好在黑暗和薰衣草的香气让她安定了下来。很快她便进入了梦乡。

宫雪仇看着熟睡的女人,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他的大手,轻抚这她的头。老婆,告诉该怎么只好你的病。

还有四天她就会离开他,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她的病。她的厌食症刚有些好转,这些日子,身上才长了些肉。他不放心没有他盯着,她还会不会好好吃饭。还有她的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他想过只要能让她释怀,他愿意承受她的一切报复。他愿意付出所有只要她恢复健康。

可他唯一不愿面对的就是她以后会和别的男人相恋结婚。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为了她,他应该只是旁观和祝福,但是他真的怀疑自己的承受力。

他爱得那样的深,一旦爱没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能支撑他走下去的理由。

爱永远是两个人的事,当年迪欣然因为他的不爱,而绝望到跳海。而宫雪仇的爱不会比迪欣然爱得少,当他要面对当年迪欣然要面对的同样的问题时,他又怎么能承受。

爱是博大的,但爱情却是自私的,自私到你的眼中,你的心中,只能容得下一人,而再无其他。

清晨,两个人便被一阵刺耳的门铃给吵醒。

迪曦芙睁眼就看见她身旁的男人。她微微的失了神。

宫雪仇有些局促难安,其实他每天都守着迪曦芙睡觉的,但觉得会在她醒来前离开。

但是今天出了状况,“我,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做。”他话有些慌乱,他不知道迪曦芙会不会生气。

迪曦芙将被子抱紧,她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知道男人说的应该是真的。

只有三天了。她暗自对自己说。

宫雪仇看着她没有其他不正常的反映才放心。

门铃声一声声响起,宫雪仇才想到要开门,“我去开门,你再睡会儿。”

宫雪仇阔步走出客房。

迪曦芙秀眉一沉,这么早会是谁来找宫雪仇。她也起身。

宫雪仇从门镜中便看见了林静雅。他不知道她怎么会来这。

他打开门,不等林静雅进来,便走出去,反手将门关上。

“静雅,你怎么来了?”

林静雅抬手给宫雪仇看看她手上拎着的饭盒。“我带了早点给你吃!”

自从宣布结婚后,宫雪仇就没回过‘雅居’。而且连去医院探望她的次数都是一个手可以数得过来的。

她给他打过电话,找了试礼服的借口,他都没有来。

林静雅怎么可能不着急,他们就要结婚了,可宫雪仇对她却没有丝毫的亲近。

她今天特意带了早点过来,堵他在家里。她就不信他还能躲她到什么地方。

宫雪仇接过饭盒,“谢谢,没有别的事就回去吧。”

林静雅一阵诧异,他竟然只是接过饭盒,就让她回去。

她知道‘倾城’自从那个女人死了以后,宫雪仇就再不让任何人进了。就连做卫生的阿姨也辞退了。整个三百多平米的公寓都是宫雪仇自己亲自打扫的。

林静雅心里拧成了疙瘩,就因为这是那个女人的地方,他连门都不让她进。

可是他们都要结婚了不是吗?他的心里还是只有那个女人吗?

“仇哥,我也累了,要不你让我进去歇一会儿,我歇一会儿再走。”

这是那个女人的地方,她一定要进去,她像是要宣布自己的所有权一样,就是要站在那个女人的地方上。

宫雪仇脸色一沉,“静雅,回去吧。”

林静雅那双眸子瞬时盈满了泪,“仇哥,我们都要结婚了,难道我连进你公寓的权利都没有吗?”

“静雅听话,回去吧!”宫雪仇脸色沉冷的要命。

林静雅看着他的脸色,她知道自己不该惹他生气,可是他是自己的丈夫,她不知道她要进自己丈夫的房间有什么错。

“仇哥……”还没等她说完,她的话就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了。

“宫雪仇,怎么不请林小姐进来?”

林静雅瞪大了眼睛,满眼中都是惊愕,看着迪曦芙。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她的睡衣细细的肩带深v的领口,刚刚过臀的长短,露着她那一双白皙的美腿。紧身的剪裁,让这件衣服合身的裹着女人曼妙的身材,她的美让人错不开眼。

林静雅片刻后才从混乱的大脑中找到了自己的思维。她看看宫雪仇一身的睡衣,在看看迪曦芙,一大清早,两个人在一间公寓,昨天晚上的事就不言而喻了。

她以为宫雪仇只是忘不了迪欣然,所以这间公寓他不许任何人进。但是现在这个女人就这样赫然的站立在这个公寓里。

林静雅的心骤然跌进了谷底。原来宫雪仇不是放不下迪欣然,只是他不爱她。

他宁愿和一个人尽可夫的妖孽在一起,也不愿意碰她的身体,她为他守了33年底清白在男人看来根本却是不屑一顾的。

迪曦芙看着满眼愕然的林静雅,她不知道当年当迪欣然看到林静雅和宫雪仇在一个房间里的时候,迪欣然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也是这样一般。

一切都没有变,变了的只是站在门里的人。

迪曦芙看着现在的林静雅,心里豁然开朗。

迪欣然,你安心的去吧,你失去的一切我都会帮你报复回来的。

宫雪仇身体一顿,他回头望着门里的女人,心中涌出万般的情愫,他没想到她会出来,更没想到她会这样对付林静雅。

如果当年是他的错,他愿意承受她所有的报复但这些事都与林静雅无关,他已经为了她负了林静雅。她怎么可以再伤害林静雅。

林静雅斗大的眼泪颗颗滴落。身体颤着往后退,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哀的新娘就在结婚的前夕但还得不到未婚夫的爱,还要面对他的不忠。她转身就跑逃命般了离开这里。

宫雪仇抬步就追了出去,这样的林静雅让他不放心。

迪曦芙看着消失在视线的两个人,轻轻地低笑,他还是选择了林静雅。

她的心骤然疼到了窒息,迪欣然你的心还没有死吗?你和你的心就永远的沉在那片大海吧!

宫雪仇追上林静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这样默默的看着她。

林静雅甩着他的手,哭得荡气回肠,半天才说出话来,“仇哥,你还会不会娶我?”

宫雪仇终于等来了她的话,他总算送了一口气,“会,我会娶你。”

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欠你的是要还的。

林静雅一把抱住宫雪仇,哭得呜咽,“仇哥,你不要骗我!”

宫雪仇点点头,“不会的。”

林静雅紧抱着宫雪仇不肯放手,况且这样子的林静雅宫雪仇也不敢让她一个人走,他开车送林静雅回了‘雅居’。

迪曦芙站在窗边,抽着雪茄。她面对着窗子,廖萧的站在那里,自带着一种愁然,纤纤的素指夹着雪茄,烟雾在她的唇间飘渺。

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这样站着,就已风情万种,妖娆似妖。她的愁,让人看了揪心。她就这样从晨曦一直这样站到中午。他还没有回来。

迪欣然记得当年他说过,让她等他回来,可是她没有等到他回来,就看见他和林静雅睡在一起,她的父亲死了,她的家没了,陪在她身边的人只是雷鸣一个人。从来都没有他的身影。

现在也是一样,他没有回来,他和林静雅在一起。

迪曦芙不知道迪欣然还要等什么。她转身想抬腿,腿已经站得麻木,她一个踉跄,强稳住自己的身体,才没让自己摔倒,她抬起头来,眨掉眼中的泛出的水泽。

爱情属于迪欣然,眼泪属于迪欣然,而作为迪曦芙,她除了仇恨再午其他。迪曦芙离开了这间公寓,就像当初迪欣然离一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