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68、烛光晚餐

168、烛光晚餐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04  |  更新时间:

迪曦芙似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再动,手颤着伸手找他要药。

宫雪仇的心拧成了一个,他恨死现在的自己,怎么可以又把她伤成这样。

他的一只手托着药送到她的唇边,迪曦芙就着他的手直接将药吃下。

吃完药,她又将自己紧紧抱紧。

不知过了多久,宫雪仇才听到了女人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她是睡着了。

宫雪仇长臂将她打横的抱起,抱回卧室。可她即使在睡梦中还紧抱着双臂。

“对不起,对不起!”他喃喃地低语,因为他的不受控,他又伤了女人一次。

因为药物的作用,迪曦芙睡得很沉。

第二天,迪曦芙睁眼已是快到中午的时间。

她揉了揉头,她的头昏昏沉沉的怎么也拼凑不起昨天晚上的记忆。

宫雪仇坐在床边上守着她,看见她醒了便轻声说:“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我做好饭了。”

迪曦芙怔怔的看着他,她记得晚上回来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她记得他吻她,可是后来怎么样了,她不知道。

她紧张的坐起来,将被子抱紧,一副防备他的模样。

宫雪仇没敢靠近,“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迪曦芙张了张嘴,半天才发出声音,“昨天晚上,我们……我不记得了。”

宫雪仇知道她的病症里会有失忆的症状,可他没想到,她失忆的这么是时候,她竟然不记得了,他心里的巨石陡然放下,他还担心她会怪他。

他急忙说:“没有,我们什么也没做。我没……”

他说得含糊。他原来想说没动她,但是想想自己确实对她是做了不该做的事。

这句谎话他说不出口,他只好说是没做,因为确实是没做。

迪曦芙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你出去,我想起床。”她低声说。

她不想被他看着起床。

宫雪仇立刻站起来,“好,我去把饭热热,你洗漱好了,出来吃饭。”

他真心的不想再伤害她了。

迪曦芙也没再探问昨晚的事。吃了饭便去了公司。当然,也看到了铺天盖地的她和冷峻的绯闻。

个绯闻不是迪曦芙想要的,她嘱咐冷峻近期最好不要见面,她不想这个绯闻被越炒越大。

冷峻也不想迪曦芙每天都被这样的绯闻困扰,也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对于厉成枫是时不时来的约会电话,迪曦芙也统统都退掉。

还有不多的时间,她现在只想相安无事的将这段时间度过,一切都等她拿到那笔资金在说。

迪曦芙和宫雪仇两个人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几天的时光。

时间就在这种平淡中度过。一天一天,迪曦芙每过一天都是一个解脱,而对于宫雪仇来说没过一天都是一份不舍。

这天迪曦芙坐在办公室里数着日历上的日子,还有四天就到了和宫雪仇约定的最后期限,四天后宫雪仇就要结婚了,而她也就能拿到那笔资金。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起,让她那略舒展的眉头一蹙。

来电话的是宫雪仇。她的手指轻划了一下屏幕,“什么事。”

“下班后来我家。还有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好,明天不上班。”男人说完了,电话就挂断了。

迪曦芙狠攥了一下手机,明天不上班,他也不问问她能不能不上班。

片刻,她才调整好情绪,反正就只有四天了,她不停的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当然这个建设只有一个字‘忍’。

下班后迪曦芙回到‘倾城’。

因为,她要把转天的事情都安排好,所以耽误了些时间。现在天色已经黑了。

她抬头看看宫雪仇公寓的窗子竟然是黑的,她一愣神,他让她来他的公寓,可是他却不在吗?难道是她弄错了。

她转身看看自己家的窗子也是黑的。不过两个窗子这样对比着看,似乎宫雪仇的窗子有一些微弱的光。

迪曦芙喘了口气,定了定神,虽然她对这个公寓还是那么的排斥,但她知道这是她必须做的,她都忍了那么久了,马上就要成功了,不可以因为这件事功亏一篑。

她捡步走上楼,到了门口她才发现大门没有关。

她抬手开门进去,只见一片黑暗。不过黑暗到让她的心神稳定了很多。

她寻着一点烛火找到餐厅,就看见宫雪仇正在摆餐具。

他抬眸凝着女人,眼中散着温柔的光,“回来了。正好晚餐好了,吃饭吧。”

迪曦芙看着餐桌上点着蜡烛,摆着煎好的牛排,还有意大利面,红酒。应该是烛光晚餐的意思。

反正就是吃饭,迪曦芙也倒是坦然,坐下和宫雪仇开始吃着他们的晚餐。

宫雪仇看着迪曦芙脸上的表情比刚进来的时候要舒展了些,才安下心来。他还真怕她承受不住。

可今天的这个日子他真的很想和她一起在这里度过。

这是他的一个梦,梦里她和他在这里长相厮守生儿育女。还有四天他就要和她分开了,虽然他觉得自己不会放开她,但是毕竟再没有和她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时候了。

他能困住的也就是这些资金。一旦资金给了她,他相信她会头都不回的立刻离开他。

他想这两天和她待在这里,就这样相守在一起。

他想她一定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七年前的今天,他为了救她摔折了胳膊,医院里的一幕一幕他都记得。

那时的甜蜜陈酿了七年,结果现在想起只是满满的苦涩。

迪曦芙慢慢的嚼着她的饭,不管是牛排还是意大利面,也或者是红酒,在她吃起来都是这般的难咽。

在迪欣然的记忆里这一天对她来说很重要,她从这一天开始毫无保留地全心全意地爱上了这个男人。

然而事实证明她有多愚蠢,她只是被男人玩弄的一个玩物,只是陪他演了一场戏。

男人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而迪欣然失去了她的一切。

但这些记忆是迪欣然的,迪曦芙不需要这些记忆。她只有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而来就够了。

她自动忽略掉男人温柔的眸光。沉冷的像一块玄冰。

宫雪仇并不强求,看着她吃完饭,便让她去客厅休息。自己收拾着厨房。

迪曦芙在一片黑暗的笼罩中,她从茶几上的雪茄盒里拿出一支雪茄,慢慢的抽着。

宫雪仇回到客厅看着那忽明忽暗的红火,眉心蹙了一下。

他挨着女人坐在沙发上,大手伸出想去拿过她手中的雪茄,女人似乎早有防备,背过身,躲过了他的手。

宫雪仇轻叹了一声,从她身后揽住她,将她整个抱进怀里,大手从她的手臂一直探到她的手指上,迪曦芙在他的怀中微微失了神,雪茄就这样被他拿走了。

她转身想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开。

宫雪仇倒是也不强求,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低声轻喃,“去洗澡睡觉。”

迪曦芙正愁没有理由躲开她,听到他那么说立刻就起身去客房。

卫生间里也是一片昏暗,唯有浴缸的角上点着几盏熏香的蜡烛。空气中弥漫着沁人的芬芳,点点烛火摇曳,这样的气氛让迪曦芙整个人的身心都放松下来。

她将浴缸的水放满,整个人都泡在了水里。

宫雪仇点的是薰衣草的香烛,有安神的作用,迪曦芙在温暖的水中泡得都快要睡着了。

感觉水有些冷了,她才出来。

不过不管是迪欣然还是迪曦芙都似乎永远记不住洗澡要带睡衣。

她站在卫生间里愣了神。四周寻了一圈,竟然在衣钩上发现了自己的浴袍。不用问也知道是宫雪仇给她拿来的。

她穿好浴袍,不过又郁闷了,有了浴袍她是可以出去了,但是她的睡衣怎么办,她总不能穿着浴袍睡,而且她也没带换洗的衣服。

她郁郁的打开门,黑暗中就看见一个男人高大的身影。

她站在门边有些局促,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快一个月了,他都没有要过她,可是他要是不要她,那他为什么非要让她做他一个月的妻子。

宫雪仇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女人,知道她的现在一定忐忑难安。

“我是来给你送睡衣和换洗的衣服的。”他的声音沉沉的。

迪曦芙这才放心的走过去。

宫雪仇将衣服递给了她。她的头发微湿着,全身都散着淡淡的香气。

宫雪仇摸了摸她的头发,“别怎么睡,容易着凉。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宫雪仇阔步走进卫生间拿来了吹风机,大手将迪曦芙按坐下,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给她拨弄着头发。

女人的香气充斥进他的鼻息。他离她这样的近,她被男人的气味笼罩,他的味道是迪欣然最熟悉的味道。

这一刻迪曦芙觉得自己的神志被迪欣然所控。

他的手一直舍不得离开她的头发,即便已经吹干了,他还是放不下。

迪曦芙抬手轻推开他的手,“好了,已经干了。”

宫雪仇的手从她的头上离开,却又不受控的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

迪曦芙没有动,他的体温,他的气息都是迪欣然贪恋的东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