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67、不该有的绯闻

167、不该有的绯闻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218  |  更新时间:

冷峻知道她已经在努力的接受着自己,她的努力让他很高兴,至少说明她是打算和他在一起的。

他将迪曦芙整个抱进怀里,轻吻着她的头顶,“没关系,我说过我会等,等你的心为我而活。”

两个人相拥着看着多彩的夜景沉浸在这片祥和之中。

虽然已经快到夏季,但夜里的山上风还是会冷。

冷峻脱下自己的西服给她披上。

可迪曦芙也不想让他冻着,“冷峻,我们到车上坐着吧。”

“好。”冷峻痛快的答应,只有能和迪曦芙在一起,其实在哪他都心甘情愿。

两个人坐进车里,冷峻将cd机打开,他觉得如果把气氛搞好些是不是迪曦芙接受起他来更容易。

迪曦芙看着窗外的景色,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冷峻。度假村现在是你在经营吗?”

冷峻点了下头,“是,现在是我在管。”

他父亲给了他一半的经营权,可是好的公司都被他大哥要走了,剩下的不怎么盈利和亏损的公司才给到他的手上。

“那现在经营的如何?”她轻声问。

冷峻叹了口气,“不怎么好,现在日常的收入,连贷款都还不上,完全要用其他公司的盈利去弥补。”

“我有个想法,我想投资度假村的项目。”

冷峻有些诧异,“小芙,还是投资别的吧,这个项目真的不好搞。”

他可舍不得让迪曦芙辛苦挣来的钱,赔在这个上面。

可迪曦芙却似乎很有把握。“不会的冷峻,我觉得会把这个搞好的。我们可以参照台湾做旅馆的经验去做。”

冷峻有些不太明白,“台湾的旅馆是怎么做的?”

迪曦芙解释道,“在台湾,他们把每一间客房都做一个主题,比如,白雪公主的主题,客房里面就会有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画像还有白雪公主的裙子。灰姑娘的主题,客房里就会有南瓜马车和水晶鞋。

星座的主题客房,就会是漫天的星空。巴厘岛的主题客房,就会让人们一进去就以为来到了巴厘岛。总之,一个房间一个主题,宗旨就是让人们身临其境,让人们切身感受到这个主题。”

冷峻听得饶有兴致,“如果是这样的确可以吸引许多的人来度假村玩。”

“不光是我们明市的,其实来明市观光旅游的游客也可以把这个度假村作为一个旅游的项目。只要我们把配套的设施和硬件的基础做好,不愁找不到客人。”

冷峻不禁赞叹道,“小芙,你还真有经商的头脑。这样就不愁赚不到钱了。”

“是,我们要让没有钱的人觉得钱花得心甘情愿,有钱的人觉得钱花得物有所值。只有这样我们的度假村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冷峻点着头,“只是这是一笔很大的投资。”

“的确,我回去会做好一份可行性报告,找个时间再和冷伯伯谈这件事。”

“行,我回去也先和我爸说一声。”虽然度假村现在的经营权给了他,但对于重大的事项,冷志森并没有放权。

两个人接着探讨一会儿这个提案。

这是迪楚平的项目,当年他一心放不下的就是这个项目,虽然这个项目是导致迪家破产的本源,但迪曦芙知道,迪楚平对于这个项目一直抱有很重的期望。

他希望能在中国建立一个比肩迪拜的帆船宾馆。

再看时间都已经过了凌晨。冷峻看着时间太晚了,便送迪曦芙回家。

回来‘倾城’冷峻绅士的为迪曦芙打开车门,当然也深情的送上了一个晚安吻。

迪曦芙自然没有拒绝这个浅吻。

冷峻知道看着迪曦芙走进公寓楼,才开车回家。

迪曦芙抱着花回到自己的公寓,一进门公寓里的灯便自动打开。

迪曦芙只看见男人那张铁青的脸。

迪曦芙秀眉一沉,毫不客气的眸光对峙着男人逼人的眸光。

片刻,男人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说,晚上都干什么了!”

迪曦芙只觉得好笑,他自己带着未婚妻满世界的招摇,她只是晚回来会儿,他凭什么质问她。

她清冷的笑了一声,“宫雪仇,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宫雪仇怒气更胜,“别忘了我们的合约,你要做我一个月的妻子,作为妻子你有什么资格和别的男人约会!”

迪曦芙火也蓦然的窜起,“宫雪仇,别忘了你今天还带着你的未婚妻出席晚宴呢!”

“我是带着林静雅出席晚宴,我为什么带她,你清楚。而且晚宴一结束我就会来了,而你去了哪,你都干了什么!你自己去看看新闻!”

宫雪仇气吼着,像是发了怒的狮子。

迪曦芙望着愤怒的男人,觉得实在不可理喻,她只是和冷峻出去一趟,他至于是那么大的气吗。

不过他后面的话,提醒了她,看新闻。

迪曦芙拿打开手机几乎所有的网站上都上传了她和冷峻土遁玩车震的消息。

而且插图的照片正是她和冷峻在山顶的照片,一张是在山顶吻的。一张是照车子的。

按照时间的顺序他们是先亲了之后才上的车,而且网上还标注了,他们在车上的时间是两个多小时。

两个多小时,谁能相信他们这两个多小时只是在谈度假村的事。

迪曦芙不知道怎么会有狗仔跟着他们,他们已经很小心了,而且一路上都注意看没有人跟着,才上山的。她的面色沉冷,她什么都没有做,可是有人信吗。

宫雪仇看着不说话的女人,女人的沉默在他看来却成了默认。

“说话!”宫雪仇气吼着。

迪曦芙的火气也蓦然的窜起,“宫雪仇,新闻你不是看了吗?你还问我干什么!”

她绕过男人就往卧室走,她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说什么似乎都是多余的,

他都已经认定了新闻上的事,又何苦问她。

就在两个人交错之际,宫雪仇的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迪曦芙往回抽着自己的手,男人攥得死死的,她根本抽不回来。

“你放手!宫雪仇,我是答应做你一个月的妻子,可是我没答应你不和别的男人约会!即便是这一个月我和任何人见面,那又怎么样?一个月后还不是你结你的婚,我交我的男朋友,我现在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是将来和别的男人,有什么差别?”

宫雪仇的大手暮然一缩,迪欣然吃痛的叫了一声,她都要怀疑自己的手腕要被宫雪仇攥碎了。

他一直对自己说,最后守她一个月,一个月后就放她离开。他想将来她不管是选择冷峻还是什么别的男人他都会祝福她的,只要她过得好,只有她幸福,这些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可是,就在看到这条车震的消息是他觉得自己都要疯了,他受不了她被另一个男人拥有,他逼问她,他要她说清楚,可是这女人就是不说,似乎成心要将他逼死。

她非但不解释,还说什么将来和别的男人,他的心被绞成了碎片,他这才清楚的意识到,不管是一个月还是一生,不管是他结婚还是不结婚,他对她永远放不开手。

他的大手往怀里一拽,女人跌进他的怀里。

还没等迪曦芙站稳,他的长臂就将她的纤腰搂紧。

迪曦芙嘶吼着,“宫雪仇!”

可男人却趁着这个机会噙住她的唇。

她跟本没想到他会这样。他的手死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紧紧贴在自己的唇上。他堵着她的唇,吸走她所有的气息。

迪欣然的大脑一阵阵的发晕,她根本就喘不上起来,正个人都处于缺氧的状态。连她反抗他的手,也没了力气。

宫雪仇想撩起她的裙摆。

迪曦芙瞬时找回了神智,她本能的往后躲。他嘴依旧不肯放过她的唇,迪曦芙彻底被他弄得崩溃,她死命的捶打着他,歇斯底里的踢他,她怎么可以让他看她的身体。

她的手背护住在她的前面。她呜咽的哭出声,浑身发着颤。

宫雪仇意识打她的抗拒,她的身体已经抖得不像样子。

宫雪仇意识到女人不正常的反应,也慌了神,急忙松开嘴和手,他哪来还敢再索取。

迪曦芙终于得到了自由,她紧抱住自己的身体缓缓蹲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了最小。她的身体抖动着,连哭声都发着颤。

宫雪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鲁莽,她还病着,他怎么能这么逼她,心中懊悔万分,其实他明明知道她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她的性格,决定了她永远不会做这些事。可他看见那些报道就是抑制不住的生气,他的女人,他受不了她和任何男人扯上关系。

他的火蓦然就向她发泄,其实只是想亲口听她说一句,她没有。

他不敢再靠近她,几步奔到茶几前拿起遥控器将所有的灯都关上。

果然,黑暗让迪曦芙的状态有所好转。

宫雪仇找到她的药,将药倒出,托着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给她。

他沉了半天,听着她的声音平静了些才慢慢地靠近,缓缓地蹲在她身旁,轻声说:“药,把药吃了好不好。”

迪曦芙像是受了惊的小兽,听到他的声音就条件反射性往后退。

可她已经蹲了半天了,腿早就麻了,这一退的动作让她整个跌坐在地上。

宫雪仇一把将她搂紧怀里没让她倒下。

迪曦芙抗拒的推着他。宫雪仇不敢使劲抱她,只是急着说:“药,你的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