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复仇美妻请爱我>161、要让她好好的

161、要让她好好的

本书:复仇美妻请爱我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

转天早晨迪曦芙醒来,揉了揉自己的头,混沌的大脑经过一晚上的修正,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她看看自己躺在自己的卧房里,有些愣神。半天才把自己的记忆拼凑完整。

她想起是自己跑回家的,至于后面的她就想不起来了。

她简单的洗漱,略画了下淡妆,穿好衣服就准备去上班了。

一走出卧房,就闻见了香味。她走到厨房一看,果然看见了正在准备早餐的男人。

宫雪仇抬眸看见她,“早餐熟了,吃饭。”

迪曦芙抿了下唇,想说不吃的。可一看见他的眸子,她就知道她要是不吃,他不会放过她的。

他在她公寓里,总要先让他走了才行,她也不能把他锁在自己的公寓里吧。

她坐下,慢慢啃着烤面包。

“把鸡蛋和培根吃了。”

男人的声音沉得,让她听着难受,好像她犯了什么错误一样。

迪曦芙抬了下眸子,“我不想吃。”

她一般早餐都是不吃的,今天能坐下吃面包就不错了,他还要怎么样。

宫雪仇也不吃,就这样坐的笔直的看着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她自己都瘦成什么样了,还不好好吃饭!

他的心里蓦然窜着火,是生她的气吗。更像是生自己的气,她今天的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像是赌气一般一定要让她把早餐吃完,他要让她好好的。好好的活着。

迪曦芙负气似的啃咬着面包,嚼蜡似的吃着培根和鸡蛋。

男人那紧凝着她的眸子让她喘不过气来。她几乎是把食物吞进肚子,只想着快点把他送出去。

宫雪仇只看到她吃完最后一口才开始吃自己的早餐。

吃完饭,两个人才离开公寓。

宫雪仇看着迪曦芙的车开走,才上自己的车子。不过他没有向往常一样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莫子辰刚刚来到办公室就看见等在外面的宫雪仇。“你们家又谁出事了?该不会你那个老婆又玩自杀吧?”

宫雪仇的火一下子就迸了出来,他就是听不得迪欣然不好的事,那怕开玩笑也不行。

“你老婆才玩自杀呢!我老婆好得很!”

莫子辰看着一脸愠怒的宫雪仇有些发蒙,大家平时都是损友,真有事的时候一定是两肋插刀型的,可是平时都是不损不说话型的。

他只是嘴贱了一下,他也不用生这么大的气呀。

不过莫子辰迅速有了个认知,迪欣然是他的死穴,你那怕说他死都不能说迪欣然有半点不好的话。

“就开个玩笑,看你紧张的。至于吗?”莫子辰软了口气。

宫雪仇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了,挥了下手,“这两天上火,你别介意。”

莫子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我给你看看。”

宫雪仇有些纳闷了,“你不是西医吗,什么时候学中医了?”

“你不懂,医学是相同的,是无国界的。你看你这个脉呀,不是上火,是……这个,典型就是欲求不能给憋的!”

宫雪仇挥开他的手,一脚踹过去,“莫子辰,你这是找死的节奏!”

莫子辰一躲闪开了宫雪仇的脚,“宫雪仇,你还是想清楚,你找我什么事吧!”

一大早晨就跑到他办公室外面等着他,他就不信宫雪仇有这么闲。

宫雪仇立刻没了底气,他可不是有事找他吗。

“是有事,进去说。”

莫子辰开了办公室的门,两个人进到办公室。

宫雪仇立刻拿出手机给莫子辰看,“你看看这些药是治什么病的。”

莫子辰往自己的老板椅上一靠,一张一张的看着照片。

宫雪仇有些不耐烦了,“至于看这么久吗?到底治什么病的?”

莫子辰眉头一蹙,少有的一副正经模样,他抬头看看宫雪仇,“你觉得她的行为有什么反常吗?你应该猜到一些吧。”

宫雪仇眸色一暗,“她是有些反常,什么不是她心里上有什么病?”

莫子辰点了下头,“你有这个思想准备就好。这些药是治疗创伤后压力综合症的。”

宫雪仇有想过迪欣然得的是忧郁症之类的心里疾病,但他没想到是这个他连听都没听说过的病。

&icstressdisorder全称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指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遗症。这些经验包括生命遭到威胁、严重物理性伤害、身体或心灵上的胁迫。

有时候被称之为创伤后压力反应。以强调这个现象乃经验创伤后所产生之合理结果,而非病患心理状态原本就有问题。”

莫子辰知道这个结果是宫雪仇最无法接受的,这无疑是将他对迪欣然的罪多加了一层,这个病就像是对他当年所做的事的控诉。

宫雪仇脑袋一黑,正个人瘫坐在沙发上。他没想到他会把她伤成了这样。

莫子辰接着说:“这病的症状包括恶梦、性格大变、情感解离、情感上的禁欲或疏离感、失眠、逃避会引发创伤回忆的事物、易怒、过度警觉、失忆和易受惊吓。你应该已经发现了她的这些表现。”

宫雪仇大手揉了一下自己跳痛的太阳穴,“这病有治吗?”

“心里障碍,说白了就是心病。她心里的结解了病也就好了。可要是一直解不开,她也就一直好不了。不过,你也不用想得太悲观,至少你还知道她心里的结是什么。对症下药才是良策。”

宫雪仇点了下头,她心里的结无非就是他,她要报仇而且。

“平时要注意什么吗?”

“不能再刺激她了。比如以前的事,以前的物,凡是可以刺激她的东西做好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她对你也是排斥的吧。”

宫雪仇无奈的点了下头。“是,她好像很怕我。”

“先不要强迫她接受你,一点点的来。太快的节奏会让她的心里承受不住的。至少她现在肯回来面对你,这就是一个进步。”

宫雪仇低低的一叹,他现在才知道,迪欣然为什么昨天会犯病,原来是那间屋子。原来他们的过去的一切都让她不能承受。

“知道了,我会小心处理。谢谢。”他眸子满是灰败,声音黯然的没有丝毫的生气。

宫雪仇从莫子辰的办公室出来,顺路去了一趟病房,去看林静雅。不想自己的妈妈也在哪里。

“妈妈。”

宫雪仇的妈妈,脸上洋溢着喜气,“雪仇,我还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你看你和静雅的婚礼在哪里举行好?我的意思是去巴厘岛。可是静雅却说那样太破费,而且又耽误你的时间。你可这孩子多懂事。”

宫雪仇扯了下唇角,“定哪里都好,静雅喜欢就行了。”

林静雅笑得甜甜,“仇哥我想在上次我们要举行婚礼的地方。那个度假村很好,就在那里吧。”

宫雪仇呼吸一顿,那是他和迪欣然要举行婚礼的地方。

宫雪仇的妈妈笑弯了唇,“好,我们静雅喜欢就好。”

“妈,你和静雅定吧,我公司有事先走了。”宫雪仇勉强的说完了话,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宫雪仇妈妈堪堪地笑了笑,“你看这孩子,都成了工作狂了。没事静雅,我们定也一样。”

林静雅笑得勉强,她成心说在度假村的就是想看宫雪仇的反应,结果她的心猛然就被打到了谷底。

他脸上表情,他的声音,无一不说明,他是介意的,都七年了,他还在介意。他放不下迪欣然甚至连他们原来结婚的地方,他也在介意。

她暗自对自己说,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迪欣然他再爱你又怎么样,他娶的终究是我。

迪曦芙在办公室里打算再耗到天黑的时候,接到了宫雪仇的电话。

“快回来吧,今天回你家。”

迪曦芙机械的应了一声,“噢。”

她怎么也没想到宫雪仇会让她会自己的家,简直好像是大赦天下一般。

迪曦芙唇角刚要上扬,骤然想到,他让她回她自己家的原因,也许是他不在家,也或者是他未婚妻要来吧。

他们是未婚夫妻,到家里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迪曦芙的唇角终是没有扬起。时隔七年他要娶的人还是林静雅,时间虽然改变了,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她拎着自己的皮包,慢慢走出大楼。

她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她是来复仇的,她要他的公司一点点的毁在自己的手里。

对于他娶谁的问题,并不在她的复仇计划里,他的婚姻与她无关。

即便他不娶林静雅也会娶别人,不管是谁都不会是她。

她的心七年前已经沉进了冰冷深海,她想她此生永远都找不到那颗失落的心了。

直到汽车停下,迪曦芙才意识到保镖已经将车开到了‘倾城’。

迪曦芙扫了一眼对面楼的窗子,结果是一片漆黑。看来他是没回来吧。

她的眸光略向下,便看见他的那辆马巴赫。

迪曦芙有些转不过来了,他的车在了,可人去哪里。

她猛然意识到什么,抬头望向自己的窗子,果然那里灯火通明。

迪曦芙的大脑瞬时一黑,她门上的锁是指纹识别的,不用问,一定是昨天他自己把指纹偷偷存上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